第二百三十八章 人员初定

    “砰!”

    随着盈歆收回寒气,偌大座山崖,便宛若大厦倾倒般,顷刻间湮灭殆尽,化为无数碎冰,跌入底下的万丈深渊当中。

    上官晨脸错愕,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景象。

    “这这”

    慕飞笑道:“现在可否知晓了?”

    上官晨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朝远处眺望而去。

    山崖已然消失,只有鸟兽在空中不断飞动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飞摇了摇头,叹气道:“莫说你了,连我都不知晓到底是何情况。”

    “总之,你盈歆姐如今的实力,莫说保护她了,她保护我,都绰绰有余了!”

    上官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慕飞又说道:“走吧,既已经决意加入圣龙营,便带你去见见其他圣龙营的成员!”

    说罢,慕飞便转身朝外走去。

    “这就走了?”上官晨疑惑,回头看了眼盈歆。

    盈歆冲其点了点头,说道:“随哥儿去吧,切他都会安排好的。”

    上官晨又转头看向小幽。

    小幽面色不善地呵斥道:“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睛!”

    上官晨无奈,只得悻悻地随慕飞离开。

    路上,上官晨按柰不住好奇,问道:“慕飞大哥,为何盈歆姐和小幽小妹,会在韵华阁?”

    慕飞说道:“你盈歆姐的体质太过特殊,连书院的非常重视,因此便将其安排进韵华阁,如此便能好好观察她的体质了。”

    “原来如此,”上官晨点了点头,随后走到慕飞身旁,四周看了眼,见无他人,便贼兮兮地问道:“那个慕飞大哥,小幽她她可有那个啥来着?”

    慕飞望着上官晨这捏扭作态的模样,不禁心中暗笑:“都这么多年了,还惦记着她。”

    但心中知晓,慕飞却故意装出副疑惑的表情问道:“有啥?”

    “就是那个啊。”上官晨支支吾吾地说道。

    慕飞疑惑道:“哪个?”

    “就是那个啊!”上官晨都快急哭了。

    “到底哪个啊?”慕飞仍旧在装傻。

    “就是她可否有心仪之人了?”上官晨总算将话说了出口。

    慕飞哂笑道:“我还以为你会直憋着不说出口呢。”

    “慕飞大哥莫取笑我了,她有没有心仪之人了?”

    慕飞撇了撇嘴说道:“没有。”

    “真的?”上官晨大为欣喜。

    “不过”慕飞又开口说道:“此时没有,但很快可能就有了。”

    “什么?”上官晨不禁愣。

    “算了,日后你自己便知晓了,前方便是令剑峰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结束了。”

    “结束什么?”上官晨疑惑不已。

    “喏!”慕飞指了指令剑峰顶上正在激战的红绫和海月柔,“她们快结束了。”

    上官晨疑惑道:“令剑峰时常有人上台决斗,这有何好看?”

    慕飞说道:“你且查探番,这二人的实力如何?”

    上官晨这才转头仔细盯着令剑峰上的两女,不过观摩了片刻功夫,上官晨的神色便从起初的随意,慢慢地变成了震惊。

    “好猛的两个剑修!”

    慕飞指着红绫说道:“她叫红绫,是剑宗的核心弟子。”

    “剑宗!”上官晨不禁愣,看红绫的目光,也不由得变得敬重了几分,但见红绫被海月柔打的节节败退,又忍不住问道:“另名女子是谁,居然能将剑宗的核心弟子压制到这等程度?”

    “海月柔,海族剑门脉门主之女。”慕飞淡淡道。

    “原来如此,”上官晨点了点头,说道:“两人都是年轻辈中的顶尖人物,如此高手打斗,还真值得看。”

    “你猜谁会赢?”慕飞开口问道。

    “这我暂时猜不准,虽然情势上看,是海月柔占了优,但是剑宗的人,我也是打过交道的,对机会的勘察能力极为强大,虽然现在出于被压制状态,但海月柔只要有招破绽,便会败给红绫。”

    “我若说此战,海月柔必胜,你相信吗?”

    上官晨疑惑地看了眼慕飞,问道:“为何?”

    “你看着便知。”慕飞卖了个关子,没继续说下去。

    上官晨无奈,只得继续看二人决战。

    二者不断激战,引得令剑峰内剑气肆意扫荡,气息波动不断。

    红绫的气息随着打斗,变得愈发猛烈,而海月柔,却始终如,丝毫没有波动。

    上官晨疑惑道:“海月柔的气息,从打斗到现在,直毫无波动,而红绫的气息却随着打斗变得越来越强,再如此下去,海月柔不是就输了?为何说海月柔会必胜?”

    慕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没有多语。

    “难道有什么是我没发现的?”上官晨脸疑惑,紧紧地盯着海月柔,试图从其身上找出特殊之处。

    “咦,她那把剑,好像不简单!”上官晨惊讶道。

    慕飞说道:“那是炎黄剑,是玄殷书院院祖欧阳玄前辈所佩武器。”

    “但这也并非海月柔必胜的把握啊。”

    慕飞问道:“这二人此时比起先前有何不同?”

    上官晨说道:“红绫的气势变得比之前更强了,对时机的把握也变得更强了,只要海月柔露出哪怕再小的个破绽,也要败给她了。”

    “那海月柔呢?”

    上官晨说道:“海月柔的气势和气息,正如先前般,古井无波,丝毫没有”

    慕飞笑道:“怎么不说下去了?”

    “我去,原来如此!”上官晨赫然明白过来。

    “海月柔的气息未变,尚可说明她的剑法偏向于平稳,但她的气势都丝毫未变,说明她打这仗游刃有余,根本无需出动全力。”

    “而最关键的,便是她这个打法,根本不会露出丝破绽。”

    “总算明白了。”慕飞欣然地笑道。

    “你从开始就明白了?”上官晨骇然道。

    慕飞撇了撇嘴,随后点头说是。

    正如上官晨所言,红绫从始至终都未寻到海月柔的破绽,结果自然是败下了阵来。

    而随后,便见二人从令剑峰上跃下,正好落到慕飞二人的身前。

    只见红绫铁青着张脸,而海月柔则脸平淡,丝毫没有刚决斗了场的样子。

    “欢迎加入啊。”慕飞笑道。

    “我说过的话,自会算数!”红绫冷声道,随后便朝书院走去,但走到半,又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冷声问道:“海月柔,在过去,你都是让着我的?”

    海月柔摇头说道:“自然不是,过去与你战斗时,所显露的战力,确实是我的真实战力,只是先前偶然得到了些机缘,故而此番才能胜过你。”

    “哼!”红绫冷哼了声,头也不回地便离去了。

    慕飞笑道:“幸苦你了。”

    海月柔浅笑道:“举手之劳罢了,如今红绫已经加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慕飞说道:“先回去从长计议吧。”

    “好,”海月柔点头,“待我先去师父那趟,便来寻你。”

    说罢,海月柔便踏空而行,朝鸾仪宫飞去。

    上官晨愣道:“不会吧,这两人,都是圣龙营的?”

    “不错,”慕飞点头。

    “行啊,慕飞大哥,”上官晨不由得感叹,“有了这两人,光凭我们四人,便抵得上那些阵营中最顶尖的几人实力了。”

    “以后打阵营战抢夺资源,至少抓那些落单的弟子,已经毫无问题了。”

    慕飞脸鄙夷地说道:“有点出息行不行,抓落单,这种事,你不说丢人,我都嫌丢人。”

    “走,再带你去看看圣龙营的其他成员。”

    说罢,慕飞便带着上官晨离开了令剑峰,回到了内门当中,到了离荀的住所处。

    “都在呐,”慕飞望着屋内众人说道,“正好省了我聚人的功夫。”

    “慕哥,”张子冲满脸骇然,“你还真把上官晨给拉来了。”

    上官晨上前作揖道:“各位兄弟好,从今以后,我便是圣龙营的员了,若是日后有何我做了什么不妥之事,还望各位见谅。”

    离轩上前作揖道:“你好,在下离轩,自元阳城魔音教而来。”

    “法修!”上官晨诧异地看了眼离轩,随后同样作揖道:“离轩兄弟好,从今以后,我们要好好相处啊。”

    “这是自然。”离轩笑道。

    “哎哟,”张子冲急忙上前,脸殷勤地说道:“我说今日为何会满面春风,心想是要遇到好事,果然,今日上官兄加入了圣龙营,真是令圣龙营蓬荜生辉啊。”

    “哈哈哈哈,”上官晨听到张子冲的吹捧,顿时傲上了天,拍着张子冲的肩膀说道:“这位兄弟说的好,我很欣赏你!”

    “是吧,”张子冲呵呵笑道,“上官兄,你简直就是我圣龙营的贵人,拯救圣龙营于危难之中就全靠你了,以后你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只管找我,我张子冲要是皱下眉,我便不叫张子冲!”

    “哈哈哈哈,”上官晨大为满意,说道:“好,张兄弟,你这性格我喜欢。”

    “哪里,能和上官兄称兄道弟,我可受不起啊。”

    “诶,这就见外了,我上官晨是那种先看人背景再交友之人吗,你这性格我很喜欢,所以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二人你言我句的聊着,已然忘了他人的存在了。

    离荀走到慕飞身旁,轻声问道:“上官晨,没问题吗?”

    “他在疾风营,可是惹了不少事了,若是到时他再发怒,把圣龙营给”

    离荀没再继续说下去,他知晓慕飞已然明白。

    却见慕飞笑了笑,说道:“若是其他人,他尚有可能如你说的般,但若是我的话,他断然不会如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