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淫梦

    慕飞冷声说道:“你从先前便鬼鬼祟祟地接近我,是何目的?”

    越玲珑听罢心中顿时惊,不禁思索道:“莫非被他识破了?”

    但心中虽如此想,嘴上却道:“小女子只是好意,公子为何如此想?”

    慕飞放下经书,双眸中亮起无尽幽光,仿佛蕴含着无尽宇宙,紧紧盯着越玲珑,令越玲珑不禁心生畏惧,不住地向后退了几步,不敢看着慕飞。

    “罢了,”慕飞将双瞳恢复模样,道:“这五行御玄阵的阵法经书,总归是你帮我寻得的,我若对你出手,反倒是我的不是了。”

    说罢,慕飞便收起阵法经书,转身离去。

    “公子!”越玲珑反应过来,当即叫住了慕飞。

    “还有何事?”

    越玲珑面露怯意地说道:“这阵法经书,是我帮公子寻得的,不知公子能否也来帮我事?”

    “早知你目的不纯,你若是想以人情让我帮你做我不想做之事,这阵法经书,不要也罢!”

    “不是的,公子千万别误会!”越玲珑大惊,匆忙解释。

    “说吧,何事?”

    越玲珑这才缓下心来,紧张地说道“小女子想猎杀头青灵狐以做药引,但奈何实力不足,无法猎杀,公子实力强悍,我想请公子帮我猎杀青灵狐,事后公子想要什么,小女子都愿意给你,哪怕是”

    越玲珑没再继续说下去,紧紧盯着慕飞的反应。

    “好,”慕飞冷声道,“帮你猎杀完青灵狐,我们便两清!”

    越玲珑顿时喜,道:“如此便多谢公子了。”

    二人随后便离开藏书阁,前往玄殷书院外的处魔兽山林。

    慕飞取出羊皮卷,将其变为魔兽山林的地图,仔细地端详着。

    越玲珑贴近慕飞,将胸脯靠在慕飞的手臂上,柔声问道:“公子,你的羊皮卷,好像不般吧?”

    “休要管太多!”慕飞冷声呵斥道,随后径直朝山林里行去。

    越玲珑吃了瘪,顿时气的面红耳赤,忍不住咒骂道:“慕云!你是不是男人!”

    “哪有你这样的男人!”

    但见慕飞已然走远,越玲珑纵然气得不行,却也只能快步上前,追上慕飞。

    “公子,方才是小女子的不是,不该妄加追问。”

    慕飞没理会越玲珑,仍旧朝深处走去。

    “公子,这青灵狐在中阶魔兽中虽算不得强,但终归也是中阶魔兽,公子若是贸然进去,怕是不妥,不如我们先在此歇息刻,好好商议番如何?”

    慕飞仍旧没理会她。

    越玲珑没辙,只得悻悻地跟在慕飞身旁,也没再试图打开话题,心中不断地咒骂着慕飞。

    “慕云,你真不是个男人!”

    “装什么正人君子,我就不信你能直忍着!”

    正想着,却见道青色的身影“嗖”地声,从越玲珑身旁闪过,将其吓了跳,个踉跄,眼见就要栽倒在地。

    越玲珑正想施展玄力,稳住自己的身形,但转念想,认为慕飞会出手相助,便收起了玄力,任由自己跌落在地。

    但事情却并未如她所料,慕飞并未出手,而是任由仍有她跌倒在地。

    “慕云,你!”越玲珑顿时大怒,气急败坏地起身,正想质问慕飞为何不扶她,但话到嘴边,越玲珑想到自己的目的,治的将此话活生生地咽下。

    “公子,你有没有事?”越玲珑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勉强笑道。

    “先前偷袭你的便是青灵狐,你自己注意点便可。”慕飞淡淡道,随后施展踏空九行,也没理会越玲珑,便朝青灵狐逃离的方位追去。

    “公子,你等等我!”越玲珑赶紧跟上。

    青灵狐的速度并不快,慕飞很快便追了上来。

    眼见就要被追上,青灵狐当即挥动尾巴,从其尾巴中骤然冒出道青烟,朝慕飞飘去。

    “是毒烟么?”慕飞喃喃道,催动逆引星流覆盖于身,青烟飘到逆引星流之上,骤然消散。

    正当慕飞准备出手时,却见后方的越玲珑姗姗来迟,总算追了上来,结果刚来,便见青烟飘散到了其身上。

    越玲珑当即昏倒在地上。

    “越玲珑!”慕飞惊,回头将其搀扶住。

    只见其面色绯红,双眼迷离,俨然陷入了幻境当中。

    “是烟么。”慕飞喃喃道。

    “罢了,纵然你目的不纯,但终归还是帮了我,就帮你把吧。”慕飞将逆引星流引导越玲珑身上,将其周身的青烟隔开。

    没了青烟,越玲珑的气息总算稳定了下来,只是却并未醒来,仍旧在梦境当中。

    “啧啧,看来是做到好梦了,居然还不愿意醒来。”慕飞感叹道。

    青灵狐眼见招式对慕飞无用,没了偷袭之意,转身就跑。

    “哪里走!”慕飞当即化出道天雷猛地朝青灵狐劈去。

    只听见“轰隆”声响起,雷电赫然劈打在青灵狐的腿上,青灵狐惨叫声,赫然倒地,没了再逃跑的气力,奄奄息地哀鸣着。

    而越玲珑,此时正深陷自己的梦境,无法醒来。

    梦境中,轮明月高挂于空,将下方的男女印衬地格外显眼。

    人身披乌黑长发,相貌俊美,此刻正半裸着上身,脸邪魅地靠在另人身旁,轻轻抚摸着她的俏脸。

    而被抚摸的女子,便是越玲珑。越玲珑受到男子撩拨,心神荡漾,而红透了的脸颊,让本就美艳的越玲珑增添了分别样的姿色,格外动人。

    “公子,”越玲珑脸看着男子,正欲开口,却见男子轻轻将指头放在越玲珑的双唇上。

    “嘘,”男子满脸宠溺地看着越玲珑,柔声道:“莫要误了这气氛。”

    “嗯。”越玲珑满足地点了点头,任由男子拨弄自己。

    男子亲昵地将手慢慢从越玲珑脸颊上滑下,至越玲珑胸口时,又贪婪地停滞了片刻。

    “嗯!”越玲珑按奈不住,忍不住娇哼了声。

    “你的声音真好听。”男子温柔地说道。

    越玲珑受到男子调侃,面色变得更为羞红,道:“你好坏,如此戏弄我。”

    “那”男子将脸贴近越玲珑的脸颊,亲昵地问道:“你喜欢我这样戏弄你吗?”

    “你太坏了,你明知道的。”越玲珑面色红透了天,把头偏过去,不敢再看男子。

    男子宠溺地笑着,将手继续往下挪动,开始为越玲珑宽衣解带。

    去掉衣物,越玲珑粉红色的胸衣赫然暴露在外,将本就丰盈的玉房衬托地更加的傲然。

    男子望着越玲珑的呼之即出的玉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赞叹道:“真美。”

    越玲珑得意无比,戏问道:“它美还是我美?”

    “两个都美,”男子柔声道,随后紧紧贴近越玲珑,往其柔软漂亮的嘴唇上亲吻了口。

    双唇相对,让本就有些迷离的越玲珑,变得更加不能自己,双手紧紧抱住男子。

    过了许久,男子才缓缓将头抬起,看着越玲珑,双眸之中,满是爱抚之色。

    越玲珑娇声问道:“你会离开我吗?”

    “我舍得吗?”男子柔声笑道。

    “我才不相信你不舍得呢,”越玲珑故作气恼状说道。

    “那我证明给你看,我舍不得离开你。”男子柔声道,再次对上越玲珑的嘴唇,贪婪地吸允着其口中的香液。

    而嘴上动着,男子双手也没闲着,伸到越玲珑的胸脯上,温柔地揉了几下,随后又将手伸到越玲珑背后,将胸衣慢慢解开。

    月光高挂空中,格外的明亮,将璀璨的光辉洒落在二人的脸上。

    越玲珑面色绯红,大口地呼吸着,衣裳不整,且有不少地方,都被撕裂开来,显得风情万种,仿佛要将人的骨头都柔酥了般,令人流连忘返。

    不知过了多久,越玲珑才平静下来,转头望向旁的男子,笑道:“我还真以为你是柳下惠,坐怀不乱呢。”

    男子柔声道:“那只是他没遇到你罢了,似你这般美艳不可方言的美人,有谁能拒绝的了呢?”

    “哼,现在说的好听,只怕回去后,马上便翻脸不认人了。”越玲珑娇嗔道。

    “你知道就好!”男子骤然变脸,再无先前的温柔之色,变得冷漠无比。

    “什么!”越玲珑惊,转头望着男子。

    却见男子双眼忽然变得血红无比,浑身冒着森然魔气,把掐住越玲珑的脖子。

    “呃,”越玲珑顿时难受无比,不断挣扎着。

    “去死吧!”男子大喝声,手中凝聚出道恐怖天雷,对准其轰去。

    “啊!”

    越玲珑惊恐地叫了起来,骤然起身,脸惊恐。

    “你醒了。”慕飞淡淡道,随手递给越玲珑只野味。

    越玲珑惊容未定,愣愣地看着慕飞。

    “你中了烟,昏睡了半日。”

    “是是这样吗?”越玲珑呆呆地接过慕飞递给自己的野味,轻轻咬了口,却点都感觉不到野味的味道。

    慕飞站起身来,走到远处,将濒死的青灵狐带了过来,扔到越玲珑面前,淡淡道:“青灵狐,我已捕猎到了,我们回去吧。”

    越玲珑呆呆地盯着慕飞,心中万般不是滋味。

    在她梦境中的与其寻欢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慕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