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上门滋事

    “回回去么。”越玲珑喃喃道,看着慕飞的眼神中,多了分别样的色彩。

    “走吧。”慕飞将旁的篝火熄灭,便欲离去。

    但转头看,却见越玲珑仿佛痴呆了般,站在原处动也不动。

    “做什么梦了?”慕飞问道。

    “啊,没没什么。”越玲珑反应过来,匆忙解释,深怕暴露了自己梦中景象,“我我们赶紧走吧。”

    慕飞看了越玲珑眼,没再多言,转身离去。

    越玲珑跟在其身后,心中满是忧虑,不知该如何面对慕飞。

    正胡思乱想时,越玲珑忽然听见慕飞说了声“到了”,这才回过神来,四处看了眼,才发现原来已经回到了书院。

    “已经到了么,”越玲珑有些恍惚。

    此次她让慕飞帮她去猎杀青灵狐做药引,只是个借口。她实际上的想法,是利用青灵狐尾巴所散发的烟迷住慕飞,随后她再施展小手段,引诱慕飞梦到自己。不曾想,慕飞没被烟迷住,自己反倒个不慎,被烟迷住,还反在梦里梦到了慕飞,且还是男女间最亲密的时刻。

    “不对,我是帮圣女拉他入伙的,在胡思乱想什么!”越玲珑猛地回过神来,想转头对慕飞说句道谢,却发觉慕飞早已不见踪影,已然离去。

    “我在图个什么呢!”越玲珑不禁摇头苦笑。

    慕飞回到离荀的住所中,见无人所在,便取出五行御玄阵的阵法经书,感叹道:“此次倒是要多谢越玲珑了,虽然后面被越玲珑耽搁了些时间,但比起独自寻找阵法经书,还是要省了不少时间。”

    言毕,慕飞遂不多语,开始研摩五行御玄阵的铭刻之法。

    “五行御玄阵,以五行为基,金木水火土,各方行,行之极致,方可显露无穷威力。”

    “五行么,”慕飞独自思索,“金木水火土,每行所用之物档次越高,五行御玄阵的威力越强,而今五行中,除了火这行,我有嗜灵焰威力足够之外,其余四行却不尽如意,难以铭刻足够强大的阵法。”

    “过去在入断山时,我在帮长老取得问天炉的同时,也取得了枚五行珠,若是以那枚五行珠作为基础的花,这五行御玄阵必然强悍无比,坚不可摧。”

    “只是不知长老可否肯将五行珠交由我。”

    “而今五行珠在明月长老手中,海月柔是明月长老的弟子,待海月柔回来后,我便同她前往鸾仪宫请求明月长老将五行珠交给我。”

    慕飞不断思虑,正想时,外部突然出现阵惊慌失措的求救声。

    “不好了。”

    慕飞当即起身,走出屋外查探,原来是弥灵,只见弥灵脸慌张,匆匆地朝慕飞跑来。

    “发生了什么事?”慕飞问道。

    弥灵惊慌失措道:“慕大哥,你快去帮帮张子冲大哥,他快被人打死了。”

    “什么!”慕飞惊,搭住弥灵的肩,沉声道:“你先别紧张,将事情说清楚。”

    “事情是这样的,张子冲大哥同我去了疾风营,查探疾风营的内部情况,顺便再拉拢人心,原先,张子冲大哥进行的很顺利,但是后来出现了个人,不但阻止张大哥,还想强行将我留在内门,说要让我当他们的修炼鼎炉,张子冲大哥气不过,便同他打了起来。”

    “此人叫什么?”慕飞问道。

    “我不知道,我当时很害怕,没听清楚,我只记得他们好像叫他王哥。”

    “是王峰吗?”慕飞不禁皱眉。

    “不是,他本人的实力不强,根本不是张子冲大哥的对手,但是他们好像很听那个人的话,他声令下后,我们二人便被他们围住,张大哥拼死保护我,我才得以逃出来,我逃出来,便马上来求救了。”

    “我道是谁,原来是他!”慕飞面色变得阴冷无比,“走,我们再去趟疾风营,我倒要看看,那条王峰的狗还能翻了天不成!”

    二人匆匆赶到疾风营内,正好碰见张子冲被人打的残废,浑身骨骼尽碎,已然奄奄息,且他们还并未有停手之意。

    “好,很好!”慕飞大为震怒,当即化出道天雷,“轰隆”声,朝这群殴打张子冲的弟子劈去。

    疾风营的弟子大惊,匆忙催动玄力施展身法,避开雷电轰击,随后恼怒地看着慕飞。

    “慕云,你胆敢来疾风营撒野!”

    慕飞看都不看这几人眼,上前把将张子冲搀扶起来。

    “你怎么样了?”

    “慕哥,你来了,”张子冲无力地笑道:“我保护好了弥灵姑娘,没让她受到伤害。”

    “嗯,”慕飞点头应道,“你做的很好。”

    弥灵立马施展愈力,开始为其修复伤势,片刻后,张子冲的伤势便恢复了七七。

    “该死的!”疾风营的几名弟子见张子冲的伤势痊愈,面色顿时变得阴冷无比。

    “必须把弥灵限制住,否则我们再打,也只是徒劳!”

    “可是慕云来了,而王峰大哥他们又不在,该如何是好。”

    “怕什么!慕云的实力没那么玄乎,别看他在外门称王称霸,在内门,他可就没这个本事了。”

    “说的不错!”

    几名弟子你言我句,已然有了信心。

    “慕云!”其中名弟子大声呵斥了声,“可敢战!”

    “保护好她,”慕飞对张子冲叮嘱了句,转头冷冷地盯着几人。

    几人信心满满,正视着慕飞,毫无惧意。

    其中名弟子大声呵斥道:“或许你在外门当惯了王,但这是内门,是条龙,你也得给我盘着!”

    “盘着?”慕飞眉头跳,“就凭你们,还没那个本事让我盘着!”

    说罢,慕飞便骤然上前,对准先前出言呵斥他的弟子出手,施展记“大音佛拳”,朝此人脸颊上狠狠地轰去。

    “轰。”

    此人毫无还手之力,当即被慕飞轰倒在地,连地面都陷进去了不少。

    “好快!”

    “好恐怖的威力!”

    在此人身旁的几人顿时为之惊,心中不禁骇然。

    慕飞转头冷冷地朝几人逼近,道:“还有谁要让我盘着?”

    几人见慕飞实力如此,已然心生畏惧,但话已出口,若是此时服软,又会失了面子,只得硬着头皮沉声道:“慕云,这可是疾风营,你别太过了,否则,疾风营将永无你的容身之处!”

    “疾风营?”慕飞不禁哂笑:“我从未想过加入疾风营,你们的算盘打的不太好。”

    “那又如何,就算你不加入疾风营,若是你今日敢动手,这内门,将无你容身之处。”

    “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没容身之法,”慕飞冷笑声,缓缓朝几人逼近。

    几人眼见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互相示意了番,同时从各方位朝慕飞出手。

    “喝!”慕飞大喝声,施展雷法天决,化出无数天雷,若雨落般直落而下,顷刻间便将疾风营众人轰的皮开肉绽,瘫倒在地上难以起身。

    “秒杀!”张子冲忍不住喝彩,兴奋地叫道:“慕哥威武!”

    “有什么好威武的,”慕飞摆了摆手,“打几个无名小卒而已。”

    倒在地上的几人顿时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什么叫无名小卒,咱几人好歹也是内门弟子,有那么不堪么。

    “这仇已经帮你报了,走了。”慕飞淡淡道,仿佛从未发生过此时般。

    “好嘞!”张子冲脸得意,上前又踢了几人几脚,随后才挺慕飞弥灵离去。

    “姓慕的,你别得意!王峰大人,很快便回来了。”

    “不错,王峰大人,定会去找你的。”

    慕飞闻言,顿时停下脚步,冷声说道:“你倒是提醒我了,此事由王坤而起,若是就此离开,倒真是便宜了他了。”

    地上几人愣,顿时面如土色,把头紧紧埋低。

    “什么破嘴,居然让这茬把王坤想起来了。”

    “若是王坤有什么好歹,王峰大人怪罪下来,我们几人,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王坤!给我滚出来!”慕飞大喝声,释放恐怖威压,朝周围散去。

    藏在屋檐之上的王坤,承受不住威压,顿时从屋檐上跌落下来。

    “在这呢,”慕飞收起威压,缓步走到王坤面前。

    “慕云!”王坤双眼通红,歇斯底里地朝慕飞怒吼了声。

    “啪!”

    慕飞反手便给了王坤巴掌,冷笑道:“再吼个试试?”

    “畜生!”王坤破口大骂道。

    “啪。”

    慕飞又给了王坤巴掌。

    “有种你就杀了我!”

    “啪!”

    又是巴掌打在王坤脸上。

    王坤顿时不敢在出声了,只是狠狠地盯着慕飞,仿佛要将其活吞了般。

    “啧啧,”慕飞拉起王坤的衣领感慨道:“许久未见,修为不见涨,人的起色倒是好了不少啊,想必跟着你主子在疾风营狐假虎威,过的挺滋润的吧?”

    “你别得意!”王坤咬牙切齿地说道:“待王峰大人归来,定不会放过你的!”

    “唔,当初在书童阁的时候,你那般书童小弟,也是这么说的。”慕飞笑了笑,但随后面色便骤然变冷,道:“向你的主人回话,说就算他不找我,我迟早也会找他讨个说法,这事没完!”

    说罢,慕飞朝王坤狠狠地踹了脚,直接将其肋骨踹断,同张子冲以及弥灵扬长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