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五行珠

    离轩不死心地问道:“倘若有人攻进来该怎么办?”

    “那就让他攻进来好了,”慕飞说道,“若是在此地中建立圣龙营的话,我们可以仰仗地势,在当中与他们周旋。倘若他们聚在起进攻,我们可以利用地形顺利逃生,若是他们分散开来寻我们,我们亦可仗着地形将他们击破。”

    上官晨问道:“那万他们要是毁山洞呢?”

    “他们没那个本事,”慕飞淡淡道,从星光袋中取出五行御玄阵的经书,递给众人查看,道:“此乃五行御玄阵的阵法经书,只要催动阵法的五行之物足够强大,这座山洞将坚不可摧。”

    “五行之物是单指与五行相关之物吗?”海月柔疑惑地问道。

    “不错,五行之物,金木水火土,各方物,每物代表道阵眼,阵眼越强,阵法便越强。”

    离荀皱眉道:“不太妥,书院内能堪当阵眼的五行之物本就不多,而阵法讲究均衡,若是这五行之物的档次相差过大,阵法会变得极易被击破。”

    “这点,我早就想到了,”慕飞笑道,“过去我前往入断山寻去问天炉时,曾得到枚五行珠,这枚五行珠,若是能以它作为阵眼,那么这五行御玄阵,莫说这些人,便是长老们来,都需要费番力才能破阵。”

    “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这枚五行珠,如今在明月长老手中,明月长老对我貌似有些偏见,若是我贸然前去索要,只怕她并不会将五行珠交给我。”慕飞无奈地说道。

    海月柔说道:“不如让我陪你去吧。”

    “如此甚好,”慕飞欣然应道。“圣龙营建立迫在眉睫,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

    二人很快便行至鸾仪宫,刚进鸾仪宫,便听见悠扬婉转的琴音絮絮不断地回荡在空中,每道音,都仿佛俏皮的精灵般,不断跳入二人的耳中,令二人倍感舒畅。

    慕飞不禁感叹道:“琴衣师兄的琴音,又长进了不少,且旋律比起过去,多了分轻快,想必是从悲伤中走出来了。”

    海月柔摇头说道:“这倒不是,主要还是师父对他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的关系已经没过去那般紧张了。”

    “不能吧?”慕飞脸不可置信,“就照明月长老的性子,能和琴衣师兄说的上话,都已经算的上奇迹了,他们的关系,居然还能缓和?”

    “唉,”海月柔叹了声气,道:“其实师父的性子,并非如他人所说的,完全不近人情,毫无情绪,凡事都显得古井无波。她只是善于把自己情感隐藏起来,这才让别人认为明月长老是个如冰山般的人,我曾听名师兄说过,当年师父,也是敢爱敢恨之人,只是后来因为某个原因,变成了这个样子。”

    慕飞疑惑道:“什么原因。”

    “这我就不知晓了。”海月柔摇摇了摇头。

    “咚!”正当此时,琴音突然戛然而止。

    二人转头看,却见瑶琴已然断了根琴弦,显然是用力过度导致。

    “唉,”望着断裂的琴弦,琴衣不禁感叹了声。

    慕飞走上前作揖道:“琴衣师兄。”

    “师哥。”海月柔同样问候道。

    琴衣平复好心情,露出温和的笑容,道:“慕兄,又见面了。”

    慕飞扫了眼断开的琴弦,笑道:“想必琴衣师兄已经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了吧。”

    “无意听言声入耳。”琴衣笑着摇了摇头,无比儒雅。

    慕飞意味深长地笑道:“想来师兄应当知晓明月长老为何会变成如此的原因吧,否则又怎会在弹琴时,忍不住加大力道。”

    “慕兄说笑了,只是琴弦老旧,自行断开罢了。”

    “不见得吧,我虽不懂音律,却也知晓,琴弦纯色越亮,它的崭新程度便越高,而琴衣师兄瑶琴上所断之弦,远比其他琴弦亮。”

    “这可不定,”琴衣笑了笑:“若是我这根琴弦弹奏的少呢?”

    慕飞笑了笑,道:“似琴衣师兄这等嗜琴之人,对琴的爱护不输于自己,材质必然也选得非同般,不易断开,这琴弦断开,本就不合常理。且由于琴衣师兄长期与琴相伴,尚未发觉每道琴弦之中都冒着股特殊的异香,而其中,异香最重的,便是这根断裂的琴弦。根据琴弦的异香的程度,我甚至可以肯定,这根琴弦,是琴衣师兄刚安放不久的新琴弦。”

    “哈哈哈哈,”琴衣不禁大笑,道:“推断的非常精彩,慕兄果然不是般人。”

    “谬赞了,”慕飞淡淡笑道:“琴衣师兄若有难言之隐,我便不再过问了。”

    “多谢体谅,”琴衣笑道:“不知慕兄和小师妹此次来寻师父所为何事?”

    “我们想找明月长老索要五行珠。”

    “五行珠?”琴衣闻言愣,随后无奈地笑道:“你来迟了,师父正拿着它,在炼丹房炼化味丹药,至少需要三十日才可成功。”

    “炼丹?”海月柔闻言愣,“为何碰巧偏偏在此时炼丹呢?”

    琴衣无奈道:“师父不说,谁能知晓。”

    “总之,这五行珠,怕是要不成了。”

    “不去试试如何知晓?”慕飞淡淡道,“船到桥头自然直。”

    “但愿如此吧。”琴衣不置可否。

    “琴衣师兄,告辞了。”慕飞向琴衣作揖,随后便同海月柔朝炼丹房行去。

    炼丹房内,并排着层又层的柜子,每层上,都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丹药,而正中心,则放置着个巨大的黑色鼎炉,散发着古朴的气息。

    慕飞虽不知晓此鼎名为何鼎,却也知晓,其鼎必然来历不凡,绝非寻常药鼎。

    鼎炉之下,温和的金色火焰正不断燃烧着,火焰跳动的非常有节奏,每隔半息跳动小次,每隔三息跳动大次,且分布无比均匀,丝毫不会浪费半分火力。

    望着不断跳动的金色火焰,慕飞不禁感慨道:“天炎,果真是名不虚传,若能得此火炼丹,再寻常的丹药,只怕都会变得非同般。”

    海月柔点了点头,感慨道:“说起来,当初为了得到这道天炎,师父险些就丧了命,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师父不仅成功生还,还得到了这道天炎。”

    “还有这事?”慕飞闻言愣,“我还以为天炎是那几个老头得到的。”

    “这道天炎,是当初师父在高阶魔兽炎魔的肚子当中所发现。”

    “高阶魔兽,炎魔!”慕飞不禁倒吸口冷气,高阶魔兽,乃天地间最顶尖的魔兽之列,每头高阶魔兽,都有万夫莫敌之势。

    而炎魔又不同于寻常高阶魔兽,它是靠吞噬强大火焰来壮大自己。天炎乃天地间最顶尖的火焰之,被炎魔所吞噬后,自然让炎魔如虎添翼,而究竟有多强悍,饶是慕飞都不敢多想。

    “明月长老当初是怎么拿下天炎的?”

    海月柔摇了摇头,道:“不知,只知明月长老差点死在炎魔手中,最后回到书院时,已经奄奄息了。”

    “多嘴!”

    正当此时,后方忽然传来声冷声呵斥。

    慕飞二人转头看,呵斥之人正是明月。

    “师父。”海月柔匆忙行师徒礼。

    “明月长老好。”慕飞同样弯腰作揖。

    明月板着张脸,缓步上前,道:“来此有何意?”

    慕飞笑道:“明月长老,我想布置道阵法,急需五行珠用,特来向明月长老求赠。”

    “五行珠我自有用,你走吧。”

    “师父,我们真的很需要这五行珠。”海月柔哀求道。

    明月扫了海月柔眼,冷声道:“真是长本事了,天天和他厮混在起,如今都敢打师父的主意了!”

    “师父,我”海月柔顿时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如今毁你家园的大敌还在书院内,莫不能为了儿女之事忘了大仇!”

    “弟子不敢忘。”

    “你能记得便好,”明月淡淡道。

    “别忘了,我曾让你二人查清阳迁子来此的真实目的。”

    “弟子记得,只是弟子如今,确实急需这五行珠。”

    明月皱眉道:“不成,我这丹药已开始炼制,无法停下,倘若贸然停下,损伤鼎炉事毁灭药材事大,因此绝不外借。”

    慕飞笑道:“那明月长老的意思是,倘若我们能保住这鼎炉中的药材,便肯将五行珠赠予我们?”

    明月闻言眉头跳,道:“你要有这个本事的话,自然可以。”

    “敢问明月长老,此番在炼制何丹药?”

    “千魂锻玄丹。”明月淡淡道。

    “千魂锻玄丹!”慕飞二人不禁倒吸口冷气。

    这千魂锻玄丹,乃天地间最顶尖的丹药之,具有淬炼玄脉、重塑玄骨之能,极其强悍。

    “没那个本事的话,便请离去。”明月淡淡道,遂不再理会二人,转身开始催动天炎,开始炼化千魂锻玄丹。

    慕飞仍旧不死心,开口问道:“明月长老,敢问这五行珠,和炼制千魂锻玄丹有何关系?”

    明月说道:“压制鼎灵。”

    慕飞闻言喜,道:“这么说,若是鼎炉无灵,便无需这五行珠来压制了,对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