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布阵准备一

    明月眉头跳,道:“无灵之鼎,只在些极其寻常的鼎炉之中才有,你莫不是以为寻常鼎炉能承载地住天炎之威而不炸损不成?”

    慕飞笑了笑,道:“自然不是,不过是无灵的宝鼎罢了,我自有之。”

    言毕,慕飞遂从星光袋中取出尊青铜鼎,“咣当”声扔在地上。

    青铜鼎锈迹斑斑,上方布满铜褐色的铁锈,道裂纹隐隐在其鼎中显现。

    明月疑惑道:“这是何鼎?”

    慕飞笑道:“明月长老上前看便知。”

    明月闻言当即上前,仔细地盯着这尊青铜鼎,端详片刻,明月的表情变得骇然。

    “这是饕餮铜纹鼎!”

    慕飞敬佩道:“不愧是明月长老,慧眼如炬,眼便识出这尊鼎来!”

    明月爱不释手地看着这尊鼎,感叹道:“饕餮铜纹鼎,当真俊俏的很!”

    慕飞望着明月此时模样,心中已然有了底,道:“不知这尊鼎,是否足以炼制千魂锻玄丹?”

    “此鼎乃天下第鼎,自然足以炼成,虽然鼎灵已消散,但却正符合这千魂锻玄丹的炼制条件。”

    “这便好,”慕飞欣慰道。

    “不过,我还是不能将五行珠交由你。”

    慕飞顿时惊,问道:“为何?”

    “饕餮铜纹鼎乃鼎中王者,其强度自然不言而喻,奈何鼎上的裂纹,太过致命,会让药力流失不少,若用饕餮铜纹鼎炼化,只怕三十日的功夫,这千魂锻玄丹的药力,已然只剩下十之二了。”

    慕飞大为焦急,道:“难道没有弥补之法了吗?”

    明月说道:“自然有,便是用大黑仙金将裂纹修复。”

    慕飞不禁无语,道:“我若有大黑仙金,早将它修复了,何须留到此时。”

    海月柔问道:“师父,你不是曾与我说过,书院有块大黑仙金吗?”

    明月淡淡道:“大黑仙金何其珍贵,连我的明月镜,都不舍得用大黑仙金当炼制材质,怎能轻易赠予他。”

    “唉,”慕飞叹了口气,没了兴致,正打算离去,却见明月再次开口。

    “要将大黑仙金用来修补饕餮铜纹鼎的裂纹,也并非不可,除非”

    “除非什么?”见事情有转机,慕飞顿时又了来了兴致。

    “除非你应我三件事,否则,切免谈。”

    慕飞顿时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但五行珠他势在必得,不得不追问道:“哪三件事?”

    “第件事,这饕餮铜纹鼎,我帮你修复好后,你需借我两年,两年后,再归还于你。”

    慕飞低头思虑道:“饕餮铜纹鼎虽然珍贵,但本就无灵,再加上尚有裂纹,借明月长老两年,倒也无妨。”

    想罢,慕飞欣然点头同意,道:“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以后不得再出现类似过去你人将药田独自采完的情景!”

    慕飞顿时感到阵无语,心中腹诽道:“居然还记着这件事。”

    但心中虽有腹诽,嘴上慕飞却答应道:“我答应你,那第三件呢?”

    “第三件事,以后你须得再应我三件事。”

    “啥?”慕飞闻言不禁愣。

    “师父,你”海月柔脸无语,她从没想过堂堂玄殷书院大长老,居然和个弟子耍无赖。

    慕飞无语道:“明月长老,你好歹是长老,何必和我个弟子过不去呢。”

    “你应是不应?”明月毫无身为书院长老的自觉,意味深长地问道。

    慕飞愣愣地看着明月,叹了口气,无奈道:“应,我应便是。”

    五行珠,他志在必得,也只得答应明月所开的不公正条件。

    明月少有的露出丝得意之色,顺手从黑色巨鼎中取出五行珠,递给慕飞。

    慕飞无奈地接过五行珠,随后便向明月辞行,同海月柔离开鸾仪宫。

    路上,慕飞看着五行珠,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无奈地说道:“这次可被你师父坑惨了。”

    海月柔咯咯地笑了起来,道:“放心吧,师父乃代骄女,如今的实力更是屹立在荒州顶层行列,她不过调侃你下罢了,无需当真。”

    “是这样么?”慕飞长叹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明月连过去药田之事都记得那么久,这次有这么好的收拾自己的机会,又怎么会不找个机会整整自己。

    “罢了,总之这五行珠算是到手了,这五行御玄阵,也有了着落。”

    海月柔问道:“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慕飞低头思虑片刻,道:“我先去布置阵法,你先随他们再多探查些情报吧,我们如今的情报,比起另外四大阵营,实在太过匮乏。”

    海月柔停下脚步,问道:“你人,可以吗?”

    慕飞低头思虑片刻,道:“应当可以,毕竟如今我也是炼气境了。”

    “好,”海月柔点了点头,便与慕飞分路,前去与众人会合。

    慕飞望着海月柔离去的倩影,不禁叹声气,喃喃道:“我做任何事,她都能包容,理解我,若是没有歆儿的话,或许我便与她结为道侣了。”

    “罢了,不多想了,还是先前往山洞,将这阵法布置好再说。”

    想罢,慕飞便只身人,朝山洞行去。

    但没走多久,慕飞忽然感觉道熟悉的气息正逐渐向其逼近。

    “又是她!”慕飞不禁皱眉,转头凝视着气息逼近的方位。

    气息的主人,正是越玲珑,随着气息不断逼近后,越玲珑的倩影,赫然显现,挪着莲步,正朝慕飞不断靠近。

    慕飞板着脸沉声道:“你又来做什么?”

    只见越玲珑满脸笑意,向慕飞行礼。

    但虽只是行礼这等简单的动作,却在举动间都充满媚意,甚为勾人。

    “公子,此去可是想去布置阵法?”

    慕飞冷眼看着越玲珑,不发言。

    越玲珑见慕飞态度对其如此,心中不禁暗叹声,道:“公子,你知晓这五行御玄阵,该如何布置吗?”

    “我自会钻研。”

    越玲珑笑道:“公子,五行御玄阵并非寻常阵法,需要五行之物为辅,公子可知晓?”

    “自然知晓,无需姑娘挂心。”

    “那,公子可知晓,五行御玄阵,虽名为五行,但实则却有第六道阵眼?”

    “第六道阵眼?”慕飞闻言不禁愣,当即从星光袋中取出五行御玄阵的阵法经书,翻找其间内容。

    但来回翻找了片刻,慕飞都无所获,只当是越玲珑刻意戏弄他,不禁有些恼怒,冷声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越玲珑笑道:“公子稍安勿躁,可否听小女子将话讲完?”

    “说!”

    见慕飞应允,越玲珑面露欣喜之色,侃侃而谈道:“这五行御玄阵,分为金木水火土,五道阵眼,此乃阵法经书所记载的内容,严格来说,也并没有错误,因为最初版的五行御玄阵,确实只有五个阵眼。”

    “最初版?”慕飞抓准其中的关键字问道。

    越玲珑点了点头,浅笑道:“不错,就是最初版,我们家族,为世间顶尖的阵法大家,这五行御玄阵,乃世间顶尖的防御功法,家族自然也会多以研究,而随着研究过后,我们发觉了阵法之中的五道破绽,于是我们便开始着手弥补阵法中的破绽。”

    “不对!”慕飞沉声道,“若真如你所言,有那么多破绽,五行御玄阵怎么可能是世间最顶尖的防御阵法!”

    “公子说的不错,我们家族不断修改,不断弥补破绽,但最终却发觉,弥补后的阵法,反倒不如最初版的阵法有用。每弥补了处破绽,却又会把暴露另处破绽,且比起原先的破绽,更为致命。”

    “我们这才反应过来,所谓破绽,看似破绽,实则却是五行御玄阵的精髓之处。所谓五行之术,亦可称为均衡之术,当年阵法之主创立此阵时,起初并未用五行之物作为阵眼,结果创立而出的阵法,有道致命的破绽,便是催动阵法之时,绝不能受到任何阻碍,旦受到哪怕丝阻碍,都会令阵法陷入瘫痪,从而导致阵法被毁,且阵法旦形成,便无法再度停下,只能依靠源源不断的玄力,才可将其维持住。阵法之主对此大为费神,但又无法解决,便改了阵法铭刻之法,改为利用五行之术,将破绽分化,分别隔在五行御玄阵的五道阵眼之内,再利用五行相生相克之理,形成互相牵制的局势,如此来,哪怕阵法停止催动,亦不会陷入阵法被毁的境地,而倘若维持阵眼的五行之物足够强大的话,他人亦无法尊唉,可随时催动。”

    慕飞皱眉道:“那你所谓的第六道阵眼,又是怎么回事?”

    “从我们宗族发觉五行御玄阵的原理之后,我们便不再从阵法本身下手。而是从外部下手,进步的强化它。”

    “公子请试想下,倘若维持阵法的五行之物,少了样,阵法会变得如何?”

    慕飞狐疑地问道:“阵法毁灭?”

    “不,”越玲珑摇了摇头,严肃道:“若只是阵法毁灭,那再重新铭刻道便是,五行御玄阵,旦少了其中行,便会发生威力极为恐怖的爆炸,足以将整个玄殷书院,炸成粉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