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布阵准备二

    “爆炸?”慕飞登时被惊出声冷汗,道:“为何会如此?”

    越玲珑说道:“所谓五行,为金木水火土,包罗万象,包含了世间大多数之物。”

    “而五行御玄阵,便是以五行之物为阵眼,与阵法之外的五行之物,产生共鸣而成。若是他人出手攻击阵法,便会立即均摊到阵法之外的五行之物中,而这范围的大自然也就取决与五行之物的强度。”

    “小女子见公子对五行御玄阵志在必得,所用五行之物,必然是极为强悍,因此,旦阵法中丢失其中物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慕飞皱眉道:“你可有解决之法?”

    越玲珑闻言顿时面露傲然之色,道:“论及阵法的研究,我们宗族,自问不输于世间任何门阵法大家!”

    “这第六道阵眼,便是解决之法。”

    慕飞皱眉道:“说了这么多,我到此时都都不知晓,究竟何为第六道阵眼!”

    越玲珑笑了笑,道:“第六道阵眼,处于五道阵眼交隔的中心之处,乃将五行精华合为体的阵眼。”

    “倘若五行御玄阵发生如我所言之事,第六道阵眼,便可将阵法之中的所有爆炸余威,全部转到第六道阵眼的载体之上。”

    “并且,倘若载体足够强大的话,公子甚至可以在载体爆炸之前,将五行之物,重新放入五行御玄阵中,重新催动此阵。”

    慕飞这才释然地点了点头,向越玲珑作揖道:“越姑娘,多谢告知,慕云铭记于心!”

    越玲珑见慕飞向自己道谢,顿时喜形于色,心中暗道:“总算让慕云有所改观了,计划总算近了步!”

    想罢,越玲珑便弯腰行礼道:“公子无需多礼,若是公子不嫌弃的话,小女子亦可为公子布置阵法出份力。”

    慕飞疑惑道:“布置阵法,极其考验修为,姑娘你的修为,不过炼气境人境初期,足够吗?”

    “公子,布置阵法,可不单单只是依靠修为这么简单。”越玲珑抿嘴地笑了笑,道:“我并非有说公子实力不足的意思,只是这五行御玄阵,公子若是单独布置的话,虽然也能够布置完成,但至少需要分为三次,才可将其全部铭刻完毕。但如此来,阵纹容易出现偏差不说,即使没有偏差,阵法的威力,也会因此而弱了分。”

    见慕飞仍在考虑,越玲珑又继续说道:“公子请想想,小女子可曾有害过公子之意?况且,小女子的实力,哪怕有害公子之意,又能对公子造成什么伤害?还请公子相信小女子次!”

    慕飞望着越玲珑斩钉截铁的模样,叹了口气,道:“罢了,便信你次。”

    “多谢公子!”越玲珑大为欣喜。

    “嗖。”

    阴冷的寒风不断从山洞之外吹入,肆意在洞中流通,身前,身后,皆能感受到寒风的飘动。

    越玲珑感受着寒风,望此地四通八达,形似迷宫,且甚为黑暗,显然是无人经过之处,不禁心中有些畏惧。

    “糟了,若是慕云在此地轻薄于我,我该当如何是好!”

    二人不断朝山洞深处行去,光线越来越暗,越玲珑心中畏惧感,变得越来越强。

    “慕云的实力,远强于我,倘若他在此地强行轻薄于我,我必难以逃离,如此,我先前苦心和慕云建立的关系,便会如无柱的楼阁般,轰然倒塌!”

    想罢,越玲珑遂不再往前,停下脚步。

    “怎么了?”慕飞转头问道,看不出丝情绪。

    “公子,不如我们回去吧。”越玲珑紧张地说道。

    “回去?”慕飞脸疑惑,道:“不是你说要随我来布置阵法的吗?”

    “公子为何要在如此阴森之地布置五行御玄阵?”

    “这以后你便知晓了,时候不早了,再走段路,便到了中心之处,便在那里布置阵法吧。”

    说罢,慕飞便继续朝深处走去,留下越玲珑在原处踌躇不定。

    “是了,过去我不断暗示慕云,他都毫无反应,想必也并非登徒子之辈!”

    “但是,虽非登徒子,但慕云总归也是男人,孤男寡女,倘若待会布置阵法时,慕云突然兽性大发,克制不住,又该当如何是好!”

    “若是待会我先行主动献身于他的话,会不会比较好,如此来,也可进步拉近与慕云的关系!”

    “是了,旦慕云有丝毫欲轻薄之意,我便献身于他便好!”

    “不对,我在想什么!”

    “我怎会有如此龌蹉的想法!”越玲珑猛地反应过来,忍不住咒骂自己,“我真是个浪荡的女人。”

    但咒骂之后,越玲珑又忍不住想道:“可是,若是待会慕云真的轻薄于我,又该如何是好?”

    正当越玲珑不断地做着心理斗争时,却听见慕飞在远处喊了声:“发生什么事了?为何还不来?”

    “公子挂心了,只是想多查探番此地的地貌,研究阵法,这就来了。”越玲珑说道,遂便朝深处走去。

    “罢了,比起宗族,名节算得了什么!”

    至深处,毫无丝光线,越玲珑四处张望,问道:“公子,你在何处?”

    “嗖!”

    慕飞施展“焚炎变”,随手化出数道青蓝色火焰,于空中漂浮。

    火光顿时将此地照的铮亮。

    慕飞正想转头问越玲珑该如何布置阵法,却见越玲珑心不在焉,且神色之中,带着些许紧张。

    “你怎么了?”

    “没没事,公子,我们开始吧。”越玲珑紧张地说道,遂从星光袋中取出道法杖状的法宝,将玄力灌入其中。

    “这是什么?”慕飞惊奇地问道。

    越玲珑勉强露出丝笑容,道:“这是铭刻阵法所用的定神杖,专门用以铭刻阵法。”

    “公子,请将五行御玄阵的五行之物,交由于我。”

    慕飞闻言,从星光袋中取出五行珠,递给越玲珑。

    越玲珑接过五行珠看了眼,不由得惊。

    “怎么了?”慕飞疑惑。

    越玲珑颤声问道:“公子,这是何物?”

    “五行珠,以珠之力,融汇五行,乃五行御玄阵的最佳之选。”

    “五行珠么”越玲珑愣愣地盯着手中的五行珠,不知在想什么。

    “有什么问题吗?”

    越玲珑沉默片刻,随后缓缓开口道:“将五行融汇在起,确实非常适合作为五行御玄阵的阵眼,但是,如此来,第六道阵眼便无法以物来承载了,只能用人才可。”

    “用人?”慕飞闻言惊。

    “不错,用人。人体的经脉错综复杂,却又神奇无比,唯有人,才能作为第六道阵眼的承载物。”

    “旦五行珠消失,便可将阵法中的五行精华,逼入体内的经脉中不断流通,形成五行循环,如此来,才可保证阵法的维持。”

    慕飞皱眉道:“风险多大?”

    “这要看作为阵眼之人经脉的强度。”

    慕飞当即伸出手,化出道不断盘旋的星辰,道:“你催动玄力,顺着它,便可查探到我体内的经脉情况,你看看的经脉,够不够堪当第六道阵眼?”

    “这”越玲珑有些犹豫,道:“公子,还请三思啊,实在不行,还可以去寻其他五行之物,何须以自己的生命作赌注!”

    慕飞淡淡道:“我自由分寸,越姑娘请放心。”

    “好吧,”越玲珑叹了口气,道:“既然公子有意,小女子也不好推脱。”

    说罢,越玲珑便催动玄力,从慕飞手中的星辰中涌入慕飞体内。

    刚涌入,越玲珑便赫然感到自己的玄力受到慕飞体内玄力的压制,变得颤动不已。

    “好生霸道的玄力!”越玲珑不禁感慨,道:“公子玄力的浑厚强度,比起圣女来,也是有过之而不及!”

    慕飞淡淡道:“谬赞了,请继续查探。”

    见慕飞受到自己如此夸赞,却仍显得平静无比,越玲珑心中不免对慕飞又高看了分。

    “有如此修为却不骄不躁,如此心性,着实恐怖,他日必是方霸主!”

    心想着,越玲珑的玄力,已然慢慢地涌入经脉之中。

    “好生坚韧的经脉!”感知着慕飞的经脉,越玲珑再次讶异了起来,道:“如此坚韧的经脉,当真是闻所未闻!”

    “公子,可曾特意修炼过经脉吗?”

    “这到没有。”慕飞摇了摇头。

    “公子真是了不起!”越玲珑赞叹道,随后继续探寻。

    当探寻到玄脉之后,越玲珑赫然从讶异,变为了惊骇之色。

    “这公子,你的玄脉”

    慕飞淡淡道:“玄脉倒是特意扩张过,不过,还尚有不足。”

    “这还尚有不足?”越玲珑有些无语,“如此玄脉,莫说炼气境了,只怕在凝神境之内,都甚少有人能有公子这般粗大的玄脉。”

    “玄脉再粗,那也只是玄脉罢了,这个世界,总归是以拳头说话的。”

    越玲珑收回自己的玄力,宛若看怪物般地看着慕飞,道:“公子,我以为我们圣女,便已是个怪胎了,但比起公子来,简直无法相提并论!”

    慕飞被越玲珑逗乐了,道:“你身为陆玥的侍女,却如此吹捧我贬低她,这要是让她知晓了,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