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五行御玄阵

    “公子说笑了,”越玲珑抿嘴浅笑道,“圣女胸怀广阔,怎会与我名侍女多做计较。”

    慕飞摆了摆手,将话题拉回,道:“越姑娘,我身上的经脉以及玄脉,足够作为承载的阵眼了吗?”

    “依公子的经脉以及玄脉强度来说,倒是足以作为这第六道阵眼,只是,纵然公子经脉强悍,玄脉更是逆天,却也只是堪堪足够作为阵眼的承载之体,倘若他日五行珠被取出,公子作为载体,仍有不小的危险。”越玲珑脸犹豫,仍在不断地劝阻着慕飞。

    “既然足够,便请越姑娘出手布阵吧,若他日真出了事,那也是慕云自找的,与姑娘无关。”

    “公子唉,罢了,公子执意如此,小女子拗不过,只能随了公子心意。”越玲珑感叹声,随手将手中的定身杖催动。

    只见定身杖散发出紫色的璀璨光辉,化出道紫色的星空气旋于杖首处盘旋,极为绚丽。

    “阵法,起!”

    越玲珑大吼声,将定神杖扔至上空,催动玄力将定身杖定在空中漂浮着,缓缓转动,吸收四周的灵气精华。

    法杖之上的紫色光芒,也随着玄力的加持变得愈发精粹,并开始不断凝结。

    “公子,将火焰收回,它会误我布阵!”

    慕飞闻言当即收回火焰。

    “噌!”

    山洞骤然变得暗淡下来,但却并未变成片漆黑。

    定神杖正散发着暗淡萤光,照耀着此地。

    “收!”

    正当此时,越玲珑忽然出手,将定神杖收回手中。

    “公子且退让,我要开始布置阵法了。”

    说罢,越玲珑便手持定神杖,开始在地面铭刻道又道阵纹,身形矫捷无比。

    越玲珑的修为不强,慕飞本以为越玲珑没铭刻多久,便会停下歇息,但刻过去,越玲珑却并无停歇之意,不断地铭刻阵纹,且气息也并未变得虚浮,仍旧与先前般无二。

    慕飞眼便看出,这与越玲珑对阵法的铭刻手法相关。

    “好俊俏的铭刻手法!”慕飞不禁赞叹道。

    若是让他自己铭刻,不知要徒劳铭刻多少道多余的阵纹才可将五行御玄阵铭刻出来。

    “谢公子赞赏。”越玲珑闻言笑了笑,手中的定神杖,比之挥动的更加浑厚有力了。

    半个时辰后,五行御玄阵总算铭刻完毕,紫色的阵纹铭刻在地面栩栩如生,仿佛有生命般,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生气。

    将阵法铭刻完毕后,越玲珑遂取出五行珠,将其催动,运转至阵法中心处,在空中缓缓漂浮着。

    “阵法,定!”

    随着五行珠到位,越玲珑再度施展定神杖,向其散发出道紫色光芒。

    “噌!”

    五行珠受到定神杖光芒催动,骤然开始转动,其颜色也开始变换,每隔半息便变动次,分别为代表金木水火土的五色。

    片刻后,五行之金、五行之木、五行之水、五行之火、五行之土也由五行珠而生,化为五行精粹,被越玲珑疏导至阵法的五个阵眼当中。

    “嗖!”

    阵法骤然开始剧烈转动,恐怖的气息从阵法当中不断蹿出,压迫感极强,阵法已然成型。

    越玲珑收回定神杖,笑嘻嘻地说道:“公子,你可出手攻击试试。”

    慕飞听罢,当即朝五行御玄阵施展道天雷轰去。

    “轰隆!”

    随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雷光直直地劈打在阵法之上。

    却见阵法毫无损伤,紫色光辉不断在期间盘旋。

    “成了!”慕飞大为欣喜。

    “不,还差步!”越玲珑说道,随后再次挥动定神杖,朝地面猛地穿插而入。

    “阵法,扩!”

    话音刚落,便见五行阵法,开始缓缓扩散,半个时辰后,阵法的覆盖程度,便从只是最中心的小地方,扩大到整个山洞。

    越玲珑收起定神杖,指着阵法中心,有些虚弱地说道:“公子,这便是第六道阵眼处,请公子站在上方。”

    慕飞闻言,当即走到阵眼处,脚踏上阵眼。

    “嗖!”

    刚踏上阵眼,慕飞便赫然感觉到身体阵麻痹,五行之力,正缓缓地蹿入其体内。

    慕飞下意识地想将其排出,越玲珑忽然开口道:“公子,若是此次抵御住五行之力,产生抗体,便再也无法作为阵眼了。”

    慕飞只好就此作罢,强忍着身体的麻痹感,任由五行之力袭身。

    片刻后,麻木感消失,慕飞总算缓了过来,但正当慕飞以为结束之时,却忽然感觉肉身变得阵僵硬,仿佛整个肉身,都陷入了死海中般,无法动弹。

    “唔!”

    慕飞闷哼声,强行催动玄力,要挪动脚步。

    脚步勉强踏了出来,但虽然成功了,却甚为勉强,光走出步,便耗费了慕飞极大的劲。

    “五行之金,没想到又要被它折磨次!”慕飞咬着牙,勉强说了出口,随后便闭口不言,全力抵御五行之金的余威。

    好在五行之力不单只有金,片刻后,慕飞身上的压迫感消失,转而,绿色的光辉在其中身上缓缓亮起不断治愈着他,正是五行之木的力量。

    木,代表生机,先前慕飞受到五行之金压迫的消耗,很快便被五行之木恢复。

    但刚歇息没多久,五行之火猛地蹿至慕飞全身,令慕飞感到阵钻心的灼伤之痛。

    越玲珑脸焦急地说道:“公子,若坚持不住,即刻离开,万不可逞强!”

    此时慕飞面色惨白,浑身直冒冷汗,显然状况极差。但虽如此,慕飞却毫无退意,任由火焰袭身。

    “不过肉身疼痛,何足挂齿!”

    “公子”见慕飞如此倔强,无法劝阻,越玲珑遂不再多言,静静地站在旁看着慕飞。

    片刻后,五行之火的力量骤然消失,转而变为五行之水。

    五行之水逐渐抚平五行之火所造成的灼伤,令慕飞感到阵舒畅。

    但片刻后,五行之力再次变换,又变为了五行之土。

    慕飞登时感到自己的肉身,变得僵硬无比,宛若铁块般,难以动弹。

    片刻后,五行珠开始又次变色,五行之土的力量,亦开始随之消散。

    眼见五行珠就要再次转动至金之上,慕飞当即坐不住了,道:“越姑娘,五行之力,我已承受轮,还不能停下吗?”

    “收!”

    越玲珑闻言立马施展定神杖,将其身上的五行之力收回体内。

    “嗖!”

    没了禁制,慕飞当即从五行御玄阵的阵眼当中跃而出,瘫倒在地,大口的喘着气。

    “公子这般年岁,便有如此大毅力,小女子好生佩服!”越玲珑由衷地敬佩道。

    “如此毅力,只怕些老前辈,都远不及公子。”

    “谬赞了,”慕飞摆了摆手,道:“阵法如何了?”

    越玲珑指着阵眼之处,道:“公子请看。”

    慕飞闻言转头看,便见道若隐若现的幻影,正在阵眼之上显现,正是自己的幻影。

    “这便是第六道阵眼?”慕飞狐疑地看着越玲珑。

    越玲珑收回法杖,恢复过去侍女之态,弯腰行礼道:“确是如此,公子不妨全力出手试。”

    “当真?”

    “请公子试。”

    慕飞遂不多语,将全身玄力凝聚,化出恐怖威压,朝五行御玄阵,狠狠地轰了拳。

    “大音佛拳”夹杂星辰之力,威势何其强悍,出手,便引得整个山洞地动山摇。

    但虽如此,阵法却丝毫没被破坏,若非阵法之上的紫光正隐隐地闪动着,慕飞甚至都感觉不到阵法正在抵御自己的攻击。

    随着轮疾风骤雨般的“大音佛拳”轰击过后,慕飞便因力竭而停了下来。

    足足三十五拳,却丝毫未对阵法造成任何损伤。

    “公子,如何?”越玲珑脸骄傲,“我这道阵法,可否能如公子的眼?”

    慕飞点头赞叹道:“五行御玄阵,果真厉害,越姑娘,更是布阵的把好手。”

    “谢公子赞赏。”

    慕飞抱拳作揖道:“布阵之恩,慕云铭记。”

    “公子无需多礼。”

    慕飞说道:“我尚有要事,姑娘是要留在山洞,还是随我回书院?”

    “啊?”越玲珑闻言不禁愣,显然没想到慕飞会这么说。

    “若是姑娘有意,便留在此地便可,我便先行离去了,告辞。”

    话毕,也不顾越玲珑,慕飞当即施展踏空九行,“蹭”地声,消失在原处,留下越玲珑在山洞中风中凌乱。

    “这就走了?”越玲珑满脸不可置信。

    回答她的,只有从山洞外呼啸而来的寒风。

    “什么人嘛!”越玲珑气的直跺脚,脸忿恨地从山洞离开。

    而想起先前,她还在担忧慕飞会不会借着山洞之势轻薄于他,她的脸色便变得更加难看,通红无比。

    “难道我真的如此不入你的眼吗?慕云!”

    回内门的条幽径小路上,慕飞缓步走着,脸愁容。

    “会不会过了?她总归帮我铭刻好了阵法!”

    “美人恩难消,剪不断理还乱,还是与她撇清关系地好,最多以后有事时,帮她把便可。”

    正思虑着,慕飞却不知不觉走偏了前往内门的路,走到处破旧的茅屋之外。

    “死鬼,嘴上说怕他,不还是壮着胆子来找我了。”

    茅屋内,个女子的娇嗔声,赫然把慕飞拉回现实当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