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茅屋丑事

    屋内男子柔声道:“有如此美人相伴,却只顾自己修炼,让你独守空房,实乃愚昧,我若不来寻你,岂不辜负你片心意。”

    “说的好听,还不是想得到我的身体罢了,真让你跟他撂摊子,你敢么?”

    “这个”屋内男子略有犹豫,道:“如今我实力尚且不足,暂时无法与其抗衡。”

    “哼,”女子冷哼声,道:“不过试探你番,立马露出马脚,就你这德性,如何与他抗衡?”

    “巧儿,你相信我,过不了多久,我定能将你从他身旁带回。”

    “鬼话连篇。”被称为巧儿的女子显然不相信男子之言。

    “巧儿,你定要信我,我已筹划许久,最多半个月,我便能从他手中,夺过阵营的大权,到时,我便可风光地将你从他身旁带回来。”

    慕飞听到屋内二人谈话,无奈地摇了摇头,喃喃道:“堂堂书院都充满尔虞我诈,更遑论外界。”

    “什么人!”

    就在此时,茅屋内忽然响起声呵斥声,紧接着,慕飞赫然感觉到,道恐怖威压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向外蔓延而出,直逼慕飞。

    “给我散开!”

    慕飞大喝声,凝聚玄力,同样施展威压与其抗衡,时间,竟呈均敌之势。

    “喝!”

    屋内再次响起声暴喝声,而男子所施威压也骤然变强,欲将慕飞的威势压制下去。

    “雕虫小技!”

    慕飞冷笑声,同样增强自身威压力道,反将屋内之人的威压压制了下去。

    “嘭!”

    只见屋内之人赫然暴起,从茅屋内跃而起,身旁抚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

    男子身形魁梧,长相俊美,而其实力更是不凡,为炼气境地境后期。

    女子则妩媚无比,娇俏可人,只是此时却正气喘吁吁,显然是与男子经历了番。

    不知为何,慕飞望着女子,却突然想起先前不断纠缠他的越玲珑。

    同样是妩媚,同样是娇俏可人,只是,此女却差了越玲珑不少。

    而随着二人越至半空,茅屋也因承受不住慕飞的威压,随之轰然倒塌。

    “该死的!”男子落回地面,面色无比阴冷地盯着慕飞。

    “胆敢偷听我讲话,我宰了你!”

    慕飞冷笑声,道:“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男子大怒,正欲出手,却见女子把拉住他,让其停手。

    “你干什么!”男子有些恼怒地看着巧儿。

    巧儿盯着慕飞,面色凝重地说道:“他是慕云!”

    “他就是慕云?”男子显然愣了下,随后转头眼神复杂地看着慕飞。

    慕飞被二人看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心中暗道:“我有那么出名么?”

    “哼,正好!”男子冷哼声,面色变得狰狞无比,冷声道:“既然你自投罗,正好将你除之,还可削弱他的力量。”

    说罢,男子身形骤然暴起,把冲至慕飞身前,重拳迎面而上。

    慕飞不躲不避,施展“大音佛拳”正对男子重拳。

    “轰隆!”

    双拳对轰,引得此地玄力波动不断,四面八方作鸟兽散,威势极为强悍。

    对轰过后,二人身形皆后退数步,男子气喘吁吁,冷眼盯着脸从容的慕飞,道:“能统治外门之人,果真有几分实力!”

    慕飞笑道:“但你实力却不怎么样,后劲无力,想必是偷鸡摸狗的苟且之事行多了,乱了道心。”

    “你!”男子闻言顿时暴怒无比,冷声道:“好!很好!”

    “当真以为在书院,我便不敢杀你不成!”

    慕飞淡淡道:“昔日王峰曾言我旦进内门,便要收拾我,阳迁子也曾扬言要斩我。但我如今活的好好的,你又算哪只?”

    “他可是”巧儿正想出言恐吓,却被男子拦下。

    “休要多言,隔墙有耳!”

    巧儿只得闭口不言。

    慕飞冷笑道:“实力不强,派头倒是挺大。”

    “派头大不大,轮不到你来指点!”男子冷声道,“今日便让你知晓,内门与外门的差距,大到你难以想象!”

    说罢,男子便将浑身玄力凝聚于身,恐怖气息随之爆发而出,饶是慕飞,都不由得心中凛。

    “好生强大的气息,此子绝非凡辈!”慕飞面色凝重,全神贯注地盯着男子,准备出手。

    正当男子要出手时,却见其腰口处,忽然亮起道红光。

    男子面色骤变,恐惧之意油然而生。

    “该死,早不唤,晚不唤,偏偏这时候唤!”巧儿同样面色凝重,转头问道:“怎么办?”

    男子紧紧盯着慕飞,犹豫片刻,便做出了决定。

    “走!”

    巧儿看了眼慕飞,道:“真要走吗?他可是看到了我们二人在此偷会。”

    “放心吧,我总归是二总之,哪怕慕云将我们的事揭穿,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好,我听你的。”巧儿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哼,”男子冷哼声,道:“姓慕的,此次算你运气好,下次再碰见,定让你归天!”

    说罢,男子把将巧儿搂在怀里,施展身法,“蹭”地声,便消失在此地。

    “此人的丑事被我发现,照理说,他应与我不死不休才对,但他却突然离开,其间必有蹊跷!”慕飞不禁皱眉,低头思虑着,“是了,他突然离开,是因他腰上那道红光。”

    “想必这红光,并非寻常之物,待将圣龙营要事解决完后,需得查探番,顺便再查探番他的身份。”

    想罢,慕飞也没多做停留,径直回到内门当中。

    刚回到离荀住所内,便见众人早已在此等候,只等慕飞归来。

    见慕飞回来,离荀立马便围了上来,问道:“慕兄,阵法如何了?”

    “阵法已妥当。”

    “那便好,”离荀点了点头,道:“下步,该当如何?”

    慕飞低头思虑片刻,道:“阵法虽立,但山洞总归只是山洞,需要凿磨番,才可作为圣龙营的大本营。”

    上官晨忧虑道:“若是贸然开凿,是否会将山洞毁灭?”

    慕飞摇了摇头,道:“自然不会,山洞中有五行御玄阵,坚如磐石,莫说开凿山洞,便是让全内门弟子起出后,都毁灭不了山洞。”

    “我们当中,有擅长这些机关建造之类的人吗?”离轩疑惑。

    慕飞摇了摇头,道:“恐怕没有,此事,我尚得前往天权宫趟,我曾听箐箐说过,他的师兄,是天机阁弟子。”

    “箐箐是谁?”海月柔问道。

    慕飞淡淡道:“个小女孩,与小幽般年岁,是玄丘长老的亲传弟子。”

    “只是,这些师兄,皆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琴衣师兄之外,我尚未见过其他几大长老的弟子,在书院露过面。”

    张子冲嘿嘿笑道:“这慕哥你就不知晓了,书院的日月星辰四门,除开晨门外,日月星三门的弟子,皆有书院指派的任务,甚少回书院,而身为长老亲传弟子的几名师兄,实力自然强于这些弟子,所指派的任务,自然也是重中之重,极难完成。而未完成书院指派任务,师兄们也不会回书院,书院自然就甚少见到他们了。”

    “唯琴衣师兄算是个例外,是他身份特殊,乃瑶池府的圣子,书院与瑶池府世代交好,自然也不好指派他做那些事关生死的任务了。”

    “二便是瑶池府的功法较为特殊,讲究恬静、静心。因此,似其他弟子般给琴衣师兄指派任务磨炼,反倒不适合他。”

    慕飞闻言不禁皱眉,道:“如你所言,这天机阁的师兄若不在书院,我们就得另寻他法了。”

    离轩疑惑道:“慕哥,个营地而已,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慕飞摇了摇头,道:“正因是营地,才更得尽心,这可是圣龙营的门面!”

    离轩闻言更加不解,问道:“若是实力强大,我们自己便是门派的门面,何须如此?”

    慕飞叹了口气,道:“他日若是你当上魔音教教主,你便知晓了。”

    说罢,慕飞也不多言,转头说道:“红嫣、青凝、红绫,你们三人随海月柔同前往动山营勘察情报,其余人,都跟着弥真兄,前往山洞,将其开凿出来。”

    海月柔淡淡道:“我人便足够,无需她们帮我。”

    慕飞摇了摇头,道:“这可不是帮你,动山营的内乱,是圣龙营能否立身与四大阵营中的重中之重,情报万不可有丝毫偏差,况且,事到如今,其他三营,想必也已探寻到了动山营的内乱,想借此分杯羹。”

    “可是”海月柔还想再申辩番,却被慕飞摆手打断。

    “内门不同外门,单凭人,无法成事,莫说是你,哪怕是我亲自上阵,都容易有所偏差。”

    见海月柔仍在犹豫,慕飞又说道:“此事就此决定,我这就去寻找天机阁的师兄,若是未寻到他,我便想办法寻本关于机关建造类的功法回来同研究。”

    见慕飞如此决绝,海月柔只得妥协,不再多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