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箐箐

    众人乘兴离去,兴致盎然。

    唯海月柔心事重重,脸黯然离去。

    望着海月柔离去的身影,慕飞暗叹声,道:“但愿你能自己想通吧。”

    感叹过后,慕飞遂朝天权宫行去。

    至天权宫外,慕飞立于原地,正思虑着如何寻找天机阁的师兄,却赫然听到天权宫内道传音响起:“进来便可。”

    正是玄丘的传音。

    慕飞也不扭捏,当即踏入天权宫内。同时心中也不住地暗叹玄丘修为之高强。

    如此大的范围,仍旧能感知到自己的气息,这是何其强大的实力!

    天权宫,不似鸾仪宫的恬静,却也有自己的份淡然,安宁。

    阁楼之外,立着两棵巨大的金桑树,枯叶宛若雨水般从树上不断飘落而下,但虽如此,金桑树的枯叶却丝毫未见减少,仿佛永远掉落不完般。

    树叶自然不可能凋落不尽,切皆玄丘施展大神通所为。

    “虽只是普通的金桑树,却能将玄丘长老的修为显现的淋漓尽致。”慕飞望着金桑树,脸敬佩之色。

    至殿内,切都如常,四周只有些许简单的摆设,唯显眼之物,便是立于中心的青色鼎炉,虽布满灰尘,却掩盖不住其内在的锋芒。

    “上次来得及尚未来得及细看,此次再探之下才发觉,此鼎着实算得上是极品,不知比之明月长老的鼎孰强孰弱。”

    感叹过后,慕飞也并未在此多作停留,径直穿过阁楼,继续朝前方行去。

    至道华池时,只见无数道化鱼正欢快地游动着,而池内之水,更是道气逼人,令慕飞感到阵心旷神怡。

    “道华鱼,珍品也。”慕飞目不转睛地盯着池子,脸垂涎。

    “臭小子,别打歪主意!”玄丘的传音再次传来,令慕飞有些无奈。

    他倒是想在这道华池内偷偷捞个那么两条鱼上来,但却也知道华池是玄丘的心血,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

    “罢了,多见无益,反倒徒增念想。”慕飞喃喃道,不再留恋,至玄丘身前。

    “玄丘长老。”慕飞弯腰作揖,对玄丘行大礼。

    玄丘笑呵呵地说道:“数日不见,怎感觉生分了不少?说吧,有何事相求?”

    慕飞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也不再客气,问道:“不知衡瑾师兄可在书院?”

    玄丘疑惑道:“你找他作甚?”

    慕飞说道:“此事说来话长,简单的说,便是我想在内门自创阵营,需要衡瑾师兄的帮助。”

    “什么!”玄丘猛地起身,瞪大了双眼,惊愕道:“自创阵营?”

    “正是。”

    玄丘皱眉道:“你可知这代表着什么?”

    “自然知晓,便是将自己推向四大阵营的对立面。”

    “知道你还”玄丘正想责问,但见慕飞双目有神坚毅无比,只得独自感叹声,道:“内门不似外门,但凡在内门的弟子,哪怕是我等,也难以对其过多管束。是绝大部分弟子的背景强大,家两家尚好,但若是整个阵营,饶是我们,也不敢轻言得罪。二便是身在内门的弟子,多为他日世间顶尖行列天才,性格多为狂放不羁,你若是将自己推于他们的对立面,很可能落不到好下场,甚至死在他们手中,也并非没有可能。”

    慕飞笑道:“已经晚了,我早已在内门得罪了不少人,他们都已存杀我之心,此时哪怕我未自创阵营,也难以再融入四大阵营,正因如此,我才打算自创阵营,在内门求生。”

    玄丘皱眉道:“你可想清楚,过去死在内门的弟子,可不再少数,光上年,便已有数十位弟子死在内门当中,你不建立阵营,凭你的实力,纵然在四大阵营混的不如意,也可如独孤胜般,做个勉强供给自己修炼的独行者。而你若是建立了阵营,便是九死生,将引来四大阵营的敌视!”

    “长老如此不信任我么?”慕飞微微笑,道:“既然创立阵营,我自有我的打算,实不相瞒,如今,我已在内门拉拢了不少人,且个个都算得上高手。”

    “嘿,你这臭小子,”玄丘当场就急了,“你自己惹事也就罢了,怎还祸害你身旁那群人!”

    慕飞无语道:“谈何祸害,不说其他,光凭我们这群人,便足以在内门站稳脚跟。”

    “况且,创立阵营之事,早已如离弦之箭,无法收回。”

    “因此,此番前来即使寻不到衡瑾师兄,我也会另寻他法。”

    玄丘面色复杂地看了眼慕飞,感叹声,摆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真是个牛脾气!”

    “你运气不错,你衡瑾师兄,前日正好回到了书院,此时应在藏书阁内,你不妨前往藏书阁寻他。”

    慕飞大喜,当即作揖道:“玄丘长老,告辞!”

    言毕,慕飞便转身离开。

    玄丘又在后方喊了声,“衡瑾的性子,连做师父的我,都摸不准,你最好带上箐箐,衡瑾在书院,最喜欢的便是箐箐了。”

    “多谢玄丘长老告知。”慕飞应了声,随后便离开了天权宫。

    “唉!”望着慕飞离去,玄丘忽然面色惆怅地感叹声,道:“你儿子,还真是和你模样。”

    “但愿他不会走你的老路吧。”

    从天权宫出来,慕飞便径直前往花林。

    花林是书院里女弟子最喜爱之地,花团锦簇,五颜六色的花争相绽放,甚为绚丽。

    至花林内,慕飞路行来,所见弟子皆成双成对,或相拥赏花,或打情骂俏,又或男弟子借着花林之势向女弟子诉说心意,想以此打动美人心等等。

    慕飞独自在此,宛若异类般,被无数双眼睛的盯着。

    慕飞被看地起了生鸡皮疙瘩,嘟囔道:“玄丘长老靠不靠谱,箐箐会在此地么?”

    但没走多久,慕飞便见到了箐箐的身影。

    箐箐正蹲在花林中池子的旁,费力地搅动着池子,仿佛想在池子中捞点什么般,而在其身旁,正围着四五个男子,同样在催动玄力在池子里找着什么,只是显对池中之物毫无兴致,脸心不在焉,不过随意在池子中随意搅动番。但几人抬头看着箐箐时,却又会双眼发亮,露出脸垂涎之色。

    正当此时,池子忽然“扑腾”地响了声,亮起道水柱。

    箐箐立马为之振,兴奋地指着水柱方位道:“几位师兄,定在这里!”

    说罢,箐箐便趴在池子旁,将手伸入池子中,催动玄力,费力地在池子里打捞着。

    而在其身旁的几名男弟子,却突然向后退了几步,蹲下身子,脸贪婪地欣赏着箐箐裙底中的风光。

    “这妮子。”慕飞无奈地摇了摇头,上前喊道:“箐箐。”

    箐箐抬起头来,思虑了数秒,恍然道:“我我认得你,你是慕云师兄。”

    “慕云!”箐箐身旁的几名男弟子闻言登时惊,警惕地看着慕飞。

    慕飞看了几人眼,冷冷道:“趁早离去,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慕云,你这是何意!”其中名男弟子脸不忿,大声呵斥道。

    慕飞看了此人眼,冷声道:“方才那道水柱,是你施展玄力所致,当真以为无人看见不成?”

    “还有你们几个!”慕飞又转头看着另外几人,道:“堂堂玄殷书院的弟子,却行如此龌蹉之事,真替你们宗门蒙羞。”

    “你什么意思!”几人面色不善地盯着慕飞,“莫不是想挑衅不成?”

    慕飞冷笑道:“偷看女子裙底的登徒之辈,还不配让我挑衅!”

    “你血口喷人!”几名男弟子面色通红,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羞辱般,其逼真程度,若非慕飞亲眼所见,只怕都忍不住要相信几人了。

    箐箐见几人吵了起来,立马起身拉住慕飞说道:“慕云师兄,他们是来帮我寻找万寿草的,不是你说的那种坏人。”

    “还是箐箐小师妹明理。”几人脸奉承地笑道。

    慕飞不耐烦地道:“我数三下,若是再不滚,休怪我出手!”

    “你!”几人显然心有畏惧,但又认为大庭广众之下,慕飞不敢出手,便忍不住出言讥讽道:“好大的威风啊!”

    “好生霸道,这花林难不成是你的地盘不成?”

    “三!”

    “我就不信你真敢出手!”

    “二!”

    “姓慕的,你休要乱来,否则长老怪罪下来,你担待不起!”

    “!”慕飞冷冷喊出最后声,随后不再多言,气息骤然变强,凝聚玄力,化出数道雷电,“轰隆”声,便将几人劈地神智不醒,扑倒在地。

    “好好厉害!”周围之人,被慕飞这边的动静吸引,见到地上倒地的几人,皆忍不住惊叹道。

    “慕云师兄,你”箐箐望着倒下的几人,有点小气愤,有心责骂慕飞,但又骂不出口,憋着嘴的模样,甚为可爱,令慕飞都忍不住笑。

    “傻妮子,”慕飞无奈地摇了摇头,指着倒地的名男修士说道:“你还不明白吗?为何方才那道水柱,为何会附带着和他样的玄力气息?”

    “我”箐箐立马便答不上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