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衡瑾

    慕飞望着箐箐无言却又着急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道:“你还不信吗?”

    “他们真的这么坏吗?”箐箐有些委屈,她本以为这几名男弟子,是好心帮她捞取万寿草,此时听慕飞说,回过头想,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几人确实心存不轨之意,因此此时心情变得格外低落。

    “箐箐!”慕飞忽然紧盯着箐箐,严肃道:“你记住,凡尘俗世,人心险恶,你必须学会保护自己!”

    箐箐有些茫然,呆呆地点了点头。

    “也不知她听进去了没有。”慕飞望着箐箐的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

    “对了,”过了片刻,慕飞再次开口问道:“你为何要寻万寿草?”

    箐箐心情仍有些低落,有气无力地说道:“师父诞辰快到了,我想采集万寿草,给师父做碗万寿面。”

    “诞辰?”慕飞闻言有些愕然,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欣慰道:“虽只是凡人的节日,但胜在心意,玄丘长老若知晓你这份心,想必也会很高兴的。”

    箐箐苦着脸说道:“可可是,我实力不够,捕捉不到万寿草。”

    “这有何难?”慕飞脸傲然,道:“若是你应我事,我便帮你得到万寿草,如何?”

    “什什么事?”箐箐苦着脸问道,眼中还带着些许泪光。

    慕飞搭着箐箐的肩膀,道:“帮我向你衡瑾师兄求情,让他帮我建立座营地。”

    “衡瑾师兄回来了?”箐箐闻言顿时破涕为笑,兴奋地问道,扫先前的阴霾。

    “不错,”慕飞笑着点了点头,道:“他现在就在藏经阁内,你想随我去寻他吗?”

    “好啊好啊。”箐箐脸兴奋道:“我们这就去找他。”

    慕飞有些无语,道:“万寿草你不要了吗?”

    “万寿草”箐箐闻言,顿时又陷入了困惑中,脸苦恼地盯着池子,随后忽然转头问道:“慕云师兄,你有办法吗?”

    “唉。”慕飞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浑身玄力凝聚于身,化出道气劲,猛地轰向池水。

    只听见“嘭”地声响起,池子立马水花四溅,池水受到气劲轰击,涌出道巨大的水柱,跃冲天,而池子之物受水柱影响,也顺着水柱蔓延而出。

    慕飞看准在其中不断游动的万寿草,把将其从水柱中抓取而出。

    万寿草疯狂在慕飞手中挣扎,想在其手中挣脱而出,但慕飞的力量何其之大,任由万寿草挣扎,却丝毫不能在其手中扭动分毫。

    好会儿后,万寿草似乎放弃了抵抗,停了下来。

    慕飞这才将万寿草递给箐箐,道:“小心点,别让它跑了。”

    箐箐兴奋地接过万寿草,道:“谢谢谢谢慕云师兄。”

    慕飞笑道:“株万寿草而已,说那么多声谢谢作甚,赶紧去寻衡瑾师兄吧。”

    “嗯。”箐箐小心翼翼地将万寿草放入星光袋内,这才放下心来,蹦跳地便朝藏书阁走去。

    慕飞望着箐箐地身影,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语道:“真不知该说你天真好,还是说你不懂人情世故好。”

    说罢,慕飞快步跟上箐箐,同其同前往藏书阁。

    藏书阁仍旧空空荡荡,不过寥寥数人在当中走动。

    箐箐不断地哼着凡人的山谣,显然心情极好。

    慕飞跟在其身后,四处张望,寻找着衡瑾的身影。

    “衡瑾师兄作为玄丘长老的弟子,实力必然强横无比,但此时藏书阁内却并无强大的气息,显然是衡瑾师兄刻意将气息隐藏起来了。”

    正想时,箐箐忽然转过身来,眨巴着眼睛问道:“慕云师兄,衡瑾师兄真的在这里吗?为为何我没见到他?”

    慕飞无奈道:“应在此处无疑,你衡瑾师兄的性子,你比我了解,你仔细想想,他般喜爱翻阅什么书籍?”

    “唔”箐箐将食指放在自己的小脸上,歪着头,歇着眼思虑片刻,道:“衡瑾师兄平素喜爱看兵法类和机关类型的功法。”

    “这就好办了。”慕飞闻言笑了笑,朝兵放置兵法之地行去。

    至此地,慕飞四处扫视了方,四周空空荡荡,除了放置功法的木柜以及功法之外,再无他物。

    “不在么”慕飞喃喃了声,有些遗憾,就欲离去。

    “嗯!”

    但正当慕飞要离去时,个斜眼间,忽然瞥见本功法摆放的位置不对,心中有所疑惑,便上前将功法拿在手中。

    “还有余温!”刚将功法拿到手,慕飞便察觉到了异样,遂将功法翻开。

    只见功法之上,抄录之迹甚重,显然是未来得及处理,且功法之上,还被画了张繁杂的图纹,慕飞虽不清楚图纹具体之意,却也知晓,这是机关的设计图。

    “果然在此。”慕飞顿时恍然大悟,又四处扫视了番,但见四周仍毫无动静,便猜到衡瑾并不想见他。

    “据玄丘长老所言,衡瑾师兄不喜与外人相见,果不其然。”

    “好在箐箐在此,我不妨让箐箐将其引出来,只要衡瑾师兄肯见我,切都好办了。”

    想罢,慕飞当即计上心来,故作苦恼状,哀叹了声,道:“箐箐啊,你衡瑾师兄,似乎不怎么喜欢你啊,都不肯出来见你。”

    箐箐当即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解释道:“不是的,衡瑾师兄说他很喜欢我。”

    慕飞问道:“那为何他不肯见你?”

    箐箐犹豫了片刻,道:“定是他不再此处!”

    慕飞笑道:“那这本功法之上的抄录之迹,又从何而来,功法上的余温,又从何而来?”

    “说不定说不定”箐箐心中没了底,小心翼翼地说道:“说不定是其他人在此翻阅呢。”

    慕飞笑道:“那这机关图纹呢,如此繁杂的图纹,整个书院,除了你衡瑾师兄外,只怕再无第二人能刻画的出了吧?”

    箐箐答不上来,顿时心生忧愁,脸委屈地坐在地上,喃喃道:“衡瑾师兄真的不喜欢我吗?”

    “说不准哦。”慕飞继续添油加醋。

    “哼!”

    正当此时,却听见声冷哼从空中响起,紧接着,便见道身影不知从何处迅速蹿出,至二人面前。

    只见此人身披头红色长发,虽有束冠,却只束住半头发,甚是奇怪。且面相气派,剑眉星目,眉宇间,透露着股仿佛要让所有人臣服的英气,正是衡瑾。

    “衡瑾师兄。”箐箐见到衡瑾,立马起身,兴奋道:“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喜欢我呢。”

    “傻丫头。”衡瑾轻抚着箐箐的头,无奈地笑了笑,道:“衡瑾师兄,怎会不喜欢你,你这么可爱,谁不喜欢?”

    “真的吗?”箐箐顿时面露欣喜之色。

    “师兄何曾骗过你?”衡瑾笑了笑,继续说道:“你先回天权宫,待师兄将解决了自己的事,便回天权宫寻你,如何?”

    箐箐转头看了眼慕飞。

    慕飞笑着冲其点了点头,“箐箐,你先回去。”

    “好,”箐箐点头,当即跨着小脚步从藏经阁离去。

    目送箐箐离去后,衡瑾这才转过头来看着慕飞,面色骤变,再无先前的和蔼之色。

    “我警告你,休得打箐箐的主意,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慕飞笑道:“衡瑾师兄莫要误会,我让箐箐前来,只是想让她将你引出来而已。”

    “什么意思?”衡瑾闻言不禁皱眉,紧紧盯着慕飞。

    慕飞撇了撇嘴,道:“玄丘长老曾与我有言,说只要有箐箐在,你便会现身。”

    “这臭老头!”衡瑾当即忍不住咒骂了玄丘声,随后又转头问道:“寻我何事?”

    慕飞淡淡道:“衡瑾师兄,实不相瞒,我想请你帮我立座营地!”

    “立座营地?”衡瑾冷笑声,道:“好大的口气啊,我凭什么帮你?”

    “材料。”

    “材料?”衡瑾闻言愣,冷声道:“什么材料?你把话说清楚!”

    慕飞笑道:“素问天机阁的大机关术强横无比,有逆转星辰之能。由大机关术所衍生的机关球,更是世间绝。”

    “但机关球虽强,对各类材料的需求,却极其之高,个顶尖的机关球,哪怕再多的材料,都不够其消耗。”

    “对于机关球的消耗,饶是以天机阁雄厚的实力来说,都远远不足,因此,天机阁的弟子,自然会对世间顶尖的材料需求甚大。”

    “即使强如衡瑾师兄,对于顶尖材料的需求,也不会低到哪里去,我说的对吧,衡瑾师兄?”

    衡瑾冷眼看着慕飞,道:“你倒是知晓的挺多,但你认为凭你现有的材料,能入得上我的眼?”

    “你不看看,怎知定入不了你的眼?”

    衡瑾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我的机关球等阶并不低,你的材料,怕是难以再为其提升多少。”

    “师兄,不凡说几样材料看看。”

    衡瑾不耐烦地看着慕飞,却见慕飞神色之中并无戏谑之色,便道:“你就这么对你的库存有信心?”

    “有那么点。”

    “好!”衡瑾点了点头,道:“金明石、黑麓石和天蚕木,三样有其,我便帮你建立阵营!”

    “巧了,金明石、黑麓石和天蚕木,我三样都有。”慕飞笑着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