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战局分析

    海月柔淡淡道:“若是动山营会发生内乱的话,应便是三日后动手。”

    “三日后?”慕飞不解。

    “前辈有所不知,四大阵营,每年都会有次话语权的选举,说是话语权,实际上就是阵营高层的主导权。”

    “疾风营、徐林营以及掠火营尚好,他们的地位稳固,充其量是走个形式,而动山营则不同,如是公良嬴当真要争抢动山营的主导权,必是在三日后动手,如此,于情于理,都可说得过去。”

    慕飞闻言,低头思虑片刻,问道:“其他阵营可有派探子观察动山营的情况?”

    “哼!”红绫冷哼声,道:“你能想到,别人自然也能想到。”

    离轩闻言不禁皱眉,道:“若真是如此,事情怕是有些麻烦了。”

    “不!”慕飞摇了摇头,道:“若真是如此,反倒对我们有利!”

    “慕哥此话何意?”张子冲不解。

    慕飞说道:“如今动山营内乱,他们很可能会想趁此时刻,在动山营内分杯羹,占据点好处。”

    “若是他们没有如此想法也就罢了,但旦贪念起,他们必然也会陷入这场纷争当中,无法置身事外。”

    上官晨问道:“这是为何?”

    慕飞笑了笑,说道:“无法置身事外有二,其,另外两家,不会放任其中家白白占据便宜而不出手。”

    “其二,动山营必然也考虑到了这等情况,无论是公良嬴,还是如今的动山营把手袁立,他们争夺,那也只是争夺动山营的掌控权,若是其他阵营前去瓜分动山营的这份权利,他们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是动山营吃准其中家阵营拼命出手,他们必然难以招架,更何况,动山营内乱,还不至于到瘦死的程度。”

    弥灵听的头雾水,问道:“可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慕飞笑道:“当然有关系,只要他们打了起来,无论谁胜谁负,都会大损自己阵营的实力,这本就是对我有利之事。”

    “而若是我们能在此时想办法吸收些不得已加入这四大阵营中的弟子,或者对阵营生有不满之心的弟子,想必也算不得太难,此消彼长之下,届时,我们圣龙营,便能真正地在内门站稳脚跟,而存活下来了。”

    “可是”离轩有些疑惑,“他们,当真会舍弃他们的阵营,加入我们阵营吗?我若是他们的话,必然会选择加入另外三大阵营,而不是这前途未卜的圣龙营之内。”

    “不错,”慕飞点了点头,“若只是如此,他们并不会加入我们的圣龙营之内,但若是我们能混在其中挑拨番的话,又会如何?”

    “哼,又是这种肮脏的计谋!”红绫脸鄙夷之色,“除了这等计谋,还能有其他计谋么?”

    “咳咳,”慕飞尴尬地干咳两声,道:“计不在多,有用便可。”

    红嫣开口问道:“那让谁混进去,挑拨他们的关系?”

    众人闻言,纷纷转头望向张子冲。

    张子冲心下震,匆忙道:“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不会去的!”

    时间流逝,转眼间,三日边过。

    动山营话语权的选举也由此拉开序幕。

    此时慕飞干人,正匍匐在动山营外的山崖之上,紧紧盯着动山营的动静。

    离轩忍不住哂笑道:“嘿,这动山营,还真选了个好地方,此崖着实适合我们观察他们的举动。”

    “小声点,”慕飞沉声道:“我们能听到他们的话,他们自然也能听到我们的话,赶紧把气息藏好了,莫让他们发觉!”

    离轩见自讨没趣,只得悻悻地收起凝神聚气,将外泄的气息收起。

    其余人自然也将气息收起,紧紧地盯着动山营的动静。

    在大厅之外,站立着上百名动山营弟子,分为两派,分别立于左右两侧,正剑拔弩张地注视着对方。

    离荀指着左边派系说道:“左边那派,是由袁立所带领的扶旧派。”

    “而右边那派,便是由公良嬴所率领的迎新派。”

    “公良嬴好有手段!”上官晨闻言不禁皱眉,“不过这么些时日,居然拢聚了这么多弟子,与袁立不分上下。”

    “不,”慕飞摇了摇头,道:“再有手段,也不可能在短短数月内,拉拢如此之多的弟子,必然是有人在暗中扶持他!”

    “言之有理。”离荀点了点头,道:“若按照此逻辑猜测的话,有可能暗中扶持公良嬴之人,在动山营中只有三人。”

    “哪三人?”青凝开口问道。

    “第人,是动山营的老护法尉迟绝,他在动山营的地位,仅次于动山营营主和副营主,且由于在内门修行了十二年,算的上是动山营资格最老的弟子,哪怕是帮主袁立和副帮主赵严,也要敬他三分。”

    “第二人,便是动山营的副帮主赵严,他本身的实力便极为强劲,加上他善于笼络人心,因此,动山营大大部分弟子,都与他关系甚好。”

    “而第三人,便是长白李家的子嗣李胤白。”

    “李胤白?”慕飞闻言不禁皱眉,“他怎会有这个能耐?他而今的境界,不过锻心境罢了。”

    “慕兄有所不知,李胤白,虽只是锻心境,但却并非是他没有能力突破,而是他们李家的独门剑法所致。”

    “他们李家,有门剑法,名为无尘断缘剑,讲究斩凡心,断尘缘,需要三立三破,方可练成。”

    “而所谓三立,便是三次突破炼气境,而三破,则为三斩炼气,重新跌落至锻心境内。”

    “啧啧,”慕飞不禁感慨,“如此自虐之法,谈何斩凡心,断尘缘?”

    “若只是单纯如此,自然不可,但修行无尘断缘剑,突破炼气境时,会受到剑心反噬,个不慎,变会死于走火入魔,但若是渡过这劫,李家人的剑心,自然也会变得强横几分。”

    “而斩断炼气,本就是极为危险之事,同样算的上生死关头,历经生死,道心自然会由此升华不少。”

    “如此循环三次而活下来的人,即使再平凡之人,都会由此变得不凡,成为代世间天骄。”

    上官晨听的毛骨悚然,忍不住问道:“李胤白的无尘断缘剑,练到什么程度了?”

    离荀皱眉道:“只要再突破次,便能达到大圆满之境,三破三立,从此修炼,便同如鱼得水般,水到渠成。”

    “虽然他的玄力看似只是锻心境天境巅峰,但如今他的实际战力,只怕连不少炼气境地境弟子,都不定是他的对手。”

    “真是个怪胎。”上官晨忍不住咒骂道。

    “李胤白或许很强,”慕飞淡淡道,“但是,暗中相助公良嬴之人,绝非是他。”

    “何以见得?”众人不解。

    慕飞说道:“以实力服人,确实是让人臣服最简单直接之法,但李胤白性子孤僻冷傲,即使能让他们臣服,也绝不能让他们如下方的迎新派弟子般,让他们死心塌地地为公良嬴卖力。”

    弥灵开口问道:“那这暗中扶持公良嬴之人,是尉迟绝还是赵严?”

    慕飞皱眉道:“两人嫌疑都很大,暂时无法分辨究竟是谁,还需多观察番才可。”

    “暗中扶持公良嬴之人,必是赵严。”

    正当此时,长久不开口的烟儿,忽然语出惊人。

    “哦?”慕飞讶异地看了眼烟儿,问道:“有何根据吗?”

    “方才离荀大哥所言,这尉迟绝,已在内门待了十二年,但十二年,却仍只混了个护法之位,营主和副营主之位,他却毫无可能,说明他要么是实力不足,要么是没有野心。”

    “但无论是那点,他都没有暗中扶持公良嬴的可能。”

    “实力不足,自然就没能力扶持公良嬴上位,而没有野心,自然也不会做这等除旧迎新的事。”

    “但赵严却不同,善于笼络,说明他善于攻心,而善于攻心之人,必然心计甚重,再看此时动山营的情况,也绝非日之功,必是长久谋划之,这本就加重了赵严的嫌疑,而据我过去帮离荀大哥整理各大阵营的人物时,更是发现,袁立的道侣,曾是赵严的心爱之人,单凭这两点,他便有足够的理由除袁立。”

    上官晨疑惑道:“那为何他不自己上位?”

    “,他若是上位,必会惹来非议,到时,其他三大阵营,必会以他心存不轨之心为由,联合出手,将动山营举歼灭,随后将动山营瓜分殆尽。”

    “二便是,他打不过袁立,旦他上位,袁立必然会对他疯狂报复,他承受不起。”

    “而公良嬴则不同,实力虽强,却爱慕虚荣。对于管理动山营,他可能不感兴趣,但若是让他当营主而不用他管理动山营,他必会欣然接受。并且,以他的实力和骄傲的性子来说,即使其他阵营出手,他也丝毫不会畏惧。”

    “让公良嬴出面挡住三大阵营和袁立,付出的代价却只是喊他声营主,你们说,赵严,何乐而不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