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最毒妇人心

    全场死般的寂静。

    唐巧巧之言,宛若在平静的海浪激起丝涟漪,牵动着在场所有弟子的心弦。

    “这”哪怕是山崖之上身为旁观者的慕飞众人,此刻也面面相觑,头雾水。

    “都说旁观者清,我怎感觉不到?”离轩满脸疑惑之色。

    慕飞盯着下方众弟子,心中不断思量着。

    离荀问道:“慕兄可有何想法?”

    “暂时没有,”慕飞摇了摇头,道:“不过,唐巧巧之言,倒是让我们的事情出现了转机。”

    “继续看下去吧,看她怎么说。”

    “你说什么?”许久之后,尉迟绝才反应过来,脸茫然地盯着唐巧巧。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在场所有弟子,皆脸茫然,被唐巧巧之言弄得头雾水。

    “巧儿,你”袁立则呆呆地望着唐巧巧,此时此刻,他纵有千般话语,却也句都说不出口了。

    唐巧巧,确实是他从赵严身边夺过来的,但这却是唐巧巧让其为之。

    “赵严不过是我接近大人的个手段,其实我心中真正所仰慕之人,是大人你啊。”

    昔日唐巧巧的原话,尚历历在目,不曾想,今日唐巧巧竟当这所有动山营众人之面,说出如此之言。

    股不详的预感,骤然从其身上油然而生,他忽然发现,眼前的唐巧巧,再也不是过去千娇百媚的模样了,而是头毒蛇,头要将自己咬死的毒蛇!

    “巧儿,你在说什么啊?”赵严脸焦急之色,道:“你不用怕他了,如今他已失势,根本不足为虑,你可以回到我的身边了。”

    “闭嘴!”尉迟绝大声呵斥声,随后转头对唐巧巧冷声道:“你把话说清楚!”

    却见唐巧巧忽然蜷缩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众人本就茫然,见唐巧巧如此姿态,顿时心生怜爱之心,纷纷出口安慰。

    “巧巧姑娘,你别哭啊。”

    “到底有何事,你说出来,我们自会替你解决。”

    而与此同时,他们也深信,袁立与赵严之间,必有他们尚未知晓的隐情。

    “这”纵使身为动山营老人的尉迟绝,却也从未面对过如此情景,因此显得手足无措,匆忙焦急道:“你你怎么哭了?”

    唐巧巧红着眼眶,哽咽着说道:“小女心中有苦,时情不自禁,哭了出来,还请大人见谅。”

    “到底怎么回事?”尉迟绝脸焦急。

    唐巧巧这才停止抽泣,缓缓开口。

    “小女本只是内门的名普通弟子,但赵严身为动山营的副营主,却仗着实力强大,强行让我做他的道侣,还曾扬言,若是我不依他,他便让我在内门无生路可走。”边说着,唐巧巧的眼泪再次潸然落下,梨花带雨的模样,令动山营的众弟子甚是怜爱,想为其分忧。

    “呸,败类。”

    “还以为赵严是什么好人,没想到,原来也和这袁立样,不是个东西!”

    众人纷纷开口辱骂,令赵严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与此同时,众人对赵严的目光,也不再如同先前般敬仰,而是充满鄙夷之色。

    “唐巧巧,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赵严不禁勃然大怒,目露凶相,指着唐巧巧破口大骂道:“唐巧巧,你这个表里不的贱人,对着我套,对着袁立又是套,如今对着动山营兄弟又是另套,真可谓蛇蝎心肠,我非要宰了你不成!”

    说罢,赵严当即凝聚玄力,身形骤变,化为只青色大鹏,仰天长啸,随后挥动青色巨爪,猛地朝唐巧巧挥去。

    “啊!”唐巧巧无力抵御,登时被吓得不住后退,结果个不慎,绊到后方的石子,跌倒在地。

    眼见赵严就要得手,却见尉迟绝个箭步上前,化出道玄力护盾,将赵严的青色大爪抵御住,随后从手中生出道如血般鲜红的烈焰,散发无尽威势,猛地朝赵严轰去。

    赵严大惊,匆忙收起双翼,急速后撤,至公良嬴身后。

    “大人当心。”

    眼见烈焰朝公良嬴轰袭而去,公良嬴身旁几名弟子当即出口提醒。

    却见公良嬴不避不闪,凝聚浑身玄力于双手之中,令双手赫然变得白泽如玉。

    烈焰随之袭来,公良嬴大喝声,把将烈焰收于双手之中,不断蹿动着。

    紧接着,便见公良嬴右手做掌状,掌轰向手中不断蹿动的烈焰。

    只听见“嗖”地声响起,尉迟绝的火焰,登时便被公良嬴轰而散。

    将火焰轰散后,公良嬴回过头瞪了赵严眼,冷声道:“若有下次,你命休矣!”

    赵严闻言,顿时心中颤,不敢多言。

    “好好厉害!”

    “强如赵严的青鸾大鹏术都无法抵御尉迟绝的玄炎决,不曾想,公良嬴居然掌便将尉迟绝的火焰轰散了!”

    “公良嬴的实力,好生恐怖!”

    “只怕放眼内门,能与公良嬴对招之人,不出二十个!”

    众人皆脸震撼,对公良嬴的实力大为夸赞。

    “首次出手,便令动山营众弟子心生畏惧,真是好手段!”哪怕是山崖之上的干人,见公良嬴如此威猛,都忍不住惊讶。

    慕飞皱眉道:“比起袁立,赵严之辈,这公良嬴显然更难对付!”

    “不错,”离荀点了点头,道:“动山营若真让公良嬴吃下了,虽不至于似赵严般与我们死磕,但实力却比赵严之流所带领的动山营更为强劲!”

    “是个高手!”饶是心高气傲的上官晨,此时都忍不住对公良嬴大加赞叹。

    弥灵疑惑道:“他们会把阵营交给公良嬴吗?”

    慕飞沉声道:“就看公良嬴能否趁此机会拉拢动山营弟子之心了。”

    公良嬴的实力,让在场众人为之臣服,但尉迟绝却是例外。

    只见尉迟绝丝毫没受公良嬴的影响,紧紧盯着在其身后的赵严,大声呵斥道:“赵严,你方才想作甚?”

    赵严面色阴冷,紧紧地盯着尉迟绝,但碍于尉迟绝的强大实力,却也只得忍气吞声,冷哼声,不敢再多言。

    “废物!”尉迟绝冷哼声,回过头将唐巧巧扶起,道:“唐姑娘可有受伤?”

    “唐巧巧摇了摇头,道:“多谢尉迟大人,小女并无大碍。”

    “这便好。”尉迟绝点了点头,道:“既然无碍,便将袁立之事,也同讲出吧。”

    “袁立”唐巧巧嘴里嘟囔了声,转头看了袁立眼,道:“当初袁立从他人处听到赵严强行让我做他道侣之事,大为震怒,便气冲冲地到上门找赵严,让其放了我。”

    论地位,论实力,赵严都不如袁立,因此,赵严只好不得已而放了我。”

    说罢,唐巧巧双眸再次泛水,又次哭了出来,令尉迟绝甚为无奈。

    “唐姑娘,你怎么又哭了,这不是挺好的吗?”

    唐巧巧闻言却哭的更加厉害,令尉迟绝大感头疼,不知如何是好。

    许久过后,心情平复了些许,唐巧巧这才啜泣道:“大人有所不知,袁立将我从赵严手中救下后,我本以为我总算能脱离魔爪了,事情总算变得好了起来。不曾想,我却只是从个火坑,到了另个火坑中罢了。将我救下后,袁立竟也如赵严般,强行收我为道侣,我这才明白,袁立明为救我,实则是见我美貌,便从赵严手中把我给抢了过去罢了,他们二人,根本就是丘之貉!”

    “哼!”尉迟绝闻言登时怒火中烧,指着袁立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我真不该帮你这畜生!”

    袁立苦笑声,并未回应,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事至如今,无论是他的营主之位,还是赵严的副营主之位,都已无法保住,众怒难消。

    而此时的赵严,同样面如死灰。他从未想过,他千般算计,手谋划的这计划,居然把自己也给栽了进去,且还是栽在了唐巧巧手上。

    此时的在场众人,已不似先前般剑拔弩张,反而是脸茫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场面也因此陷入僵局之中。

    “嘿,”望着动山营此时情景,离轩忍不住乐道:“个动山营的营主,个动山营的副营主,最后却被个女人给玩死了,可笑,实在可笑。”

    “哼,”海月柔冷哼声,道:“此女心计甚重,我不喜欢。”

    “说的不错!”红嫣开口附议,“妖艳贱货,我也不喜欢!”

    “可是”青凝有些疑惑,道:“这个女人,摆明了是要将动山营搞垮,我们都能看清,为何动山营这群人,却无人能看清?”

    离荀笑道:“这便是轩弟方才说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不,”慕飞摇了摇头,“除了我们,还有两人,也看清了唐巧巧的真面目。”

    “谁?”

    “李胤白和公良嬴。”慕飞淡淡道。

    离荀面露疑惑之色,问道:“何以见得?”

    “他们二人,虽身在动山营,实则却如我们般,是旁观之人。”

    “只不过个懒得理会这些破事,个正好想借此事为自己造势,便谁也没有说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