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内门乱起一

    离轩疑惑道:“公良嬴可是此次竞争动山营营主的直接之人,怎算的上局外人?”

    慕飞反问道:“那他可曾说过句关于动山营的事?”

    “这”离轩当即没了话。

    慕飞继续说道:“身为可能成为动山营营主之人,动山营如此内乱,却不管不顾,任由事态发展,恶化,若非有所图谋,何必如此。”

    红嫣脸茫然,道:“动山营内乱,对他有何好处?”

    “很简单,”慕飞笑了笑,道:“树立威信!”

    “威信?”

    慕飞点了点头,道:“动山营内乱,袁立与赵严两败俱伤。这二人,人为营主,人为副营主,事至如今,已然失势,不可能再继续担任高位。少了袁立,赵严二人,有能力掌管动山营之人,便只剩尉迟绝与他公良嬴二人。”

    “但尉迟绝身处内门十几年,资历,实力,人脉三者皆有却只是动山营的护法,说明他对掌管动山营没有兴趣,因此,公良嬴成为动山营新任营主,已是必然。”

    “此时的动山营众人,由于袁立与赵严的关系,人心涣散,公良嬴即使坐上营主之位,也并不稳固。但此时公良嬴若是出面,树立自己的威信,将涣散的人心收回,让众人对其有归属感,他便能稳坐营主之位了。”

    “先前公良嬴出手抵御尉迟绝的烈焰,看似被动,实则却是刻意为之,展现自己强大的实力,让众人心生敬佩之心,这便是他立威的第步。”

    “但力量虽让人臣服,让其直接掌管动山营,仍会有人不服,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他接下来,便会撇清与赵严的关系,将其推出去,甚至会废了赵严!”

    果不其然,慕飞话音刚落,便见公良嬴开口道:“各位,可否听我言?”

    “说!”尉迟绝冷冷地回了声,口气极差。

    显然,赵严之事已让其对公良嬴产生厌恶之意。

    公良嬴淡淡道:“袁立、赵严,人为动山营营主,人为动山营副营主,却因名女子,而置动山营而不顾,险些导致动山营大乱,令人寒心,已不适合再身居高位,应将二人弹劾并赶出动山营,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你说什么!”尉迟绝闻言不禁愣。

    将袁立赶走,尉迟绝不会觉得奇怪,但他却想不到,公良嬴居然会让赵严于袁立同离开。

    毕竟,无论赵严此时境况如何,实力却尚在,是他公良嬴的大战力。

    “公良嬴,你什么意思!”身为当事人的赵严闻言自然大为震怒。

    由于唐巧巧的缘由,他已做好卸下副营主之位的准备,但他却怎么也没想到,此刻的公良嬴,竟然会开口提议将其赶动山营。

    公良嬴冷冷地扫了眼赵严,道:“道德败坏,仗势凌人,如何壮大动山营,又如何能服众!”

    “你!”赵严气极反笑,冷声道:“公良嬴,好,见我失势,便将我脚踢开,很好!”

    “但我告诉你,我们是条绳上的蚂蚱,我若是被赶出动山营,你也不会好过!”

    公良嬴冷笑声,道:“我乃龙魂宗少主,而你却只是仗势凌人的小人,你我殊途,条绳上的蚂蚱的说法从何说起?”

    “你!”赵严闻言大怒,“你别忘了,迎新派的人,都是我的人!”

    “是么?”公良嬴眉头跳了跳,转头问道:“赵严说你们都是他的人,此话可当真?”

    “呃”

    “这个”

    迎新派弟子欲否决赵严之言,但当着扶旧派这么多人的面,他们却也有心无力,因此此刻公良嬴问他们,只好支支吾吾,试图蒙混过去。

    公良嬴再次开口:“你们先前不过是受赵严蒙骗,此番看清他的真面目,难道不该弃暗投明,重振动山营吗?”

    众人面面相觑,窃窃私语片刻,很快便有了主意,纷纷对公良嬴行礼。

    “谨遵公良营主之令!”

    “公良嬴!”赵严歇斯底里地吼道,紧紧盯着公良嬴,仿佛要将其吃了般。

    公良嬴却并不理会赵严,转头问扶旧派的弟子,道:“你们呢?可还想追随袁立?”

    众弟互相注视,思虑片刻,皆同迎新派弟子般,纷纷向公良嬴行礼。

    “承蒙各位厚爱,赢必不负众望,定将动山营带出番成绩!”公良嬴同样向众人回施礼,但紧接着,公良嬴又指着赵严以及袁立说道:“各位。你们说这二人,该如何处置?”

    “滚出动山营!”

    “滚出动山营!”

    无论是先前迎新派,还是扶旧派的弟子,此时都清色的如此呐喊着。

    “公良嬴!”赵严气的双眼通红,再也顾不上颜面,当即施展青鸾大鹏术,化为只青色大鹏,散发恐怖威势,其气势凌人,随后身形骤然闪,猛地朝公良嬴轰袭而去。

    “公良嬴,你不仁,休怪我不已,你断我后路,我不会让你好过!”

    “就凭你?”公良嬴冷笑声,将浑身玄力凝于双手之中,化出两只白色大手,手将赵严的双翼抓住,手则猛地朝其颈脖掐去。

    只见赵严不断挣扎,疯了似地想从公良嬴手中挣脱而出,但公良嬴却丝毫不给其机会,控制赵严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大。

    紧接着,众人赫然听见“嘎哒”声响起。

    只见赵严的脖颈,赫然被尉迟绝捏地粉碎,而其气息,也随之迅速减弱,俨然奄奄息。

    公良嬴这才收手,任由赵严跌落在地。

    只听见“扑腾”声响起,赵严猛地瘫倒在地上,奄奄息,连说半个字的力气都没了。

    众人眼见此景,心中皆不禁阵胆颤。

    尉迟绝则满脸错愕,亲眼见其气息点点跌落,点点消失,直至其死亡。

    股无名火,赫然从公良嬴心中冒起。

    “公良嬴,你好生歹毒!”

    公良嬴冷声道:“如此之辈,死不足惜。”

    “你!”尉迟绝大为震怒,正想对公良嬴出手,却被身旁的几名弟子拦了下来。

    “尉迟大哥,忍忍,公良嬴成为营主,已是大势所趋,我们不要触其逆鳞,赵严之流,死了也就死了。”

    “哼!”尉迟绝冷哼声,指着公良嬴说道:“你当你的营主,我就不再奉陪了,从今以后,我不再是动山营之人,告辞!”

    说罢,尉迟绝施展身法,身如浮燕,也不顾几名弟子的劝阻,转眼间便离开了此地。

    慕飞眼见此景,转头对众人说道:“尉迟绝脱离了动山营,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可试着拉拢番。”

    “嗯。”离荀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拉拢他。”

    “不必。”慕飞摆了摆手,“尉迟绝身处动山营这么久,其他阵营必对其心存忌惮,不敢妄加拉拢,暂且不急。”

    “反倒是袁立,我们倒是可以想办法抢先步,将其收入麾下。”

    海月柔闻言不禁皱眉,冷声道:“我不喜欢他!”

    慕飞无奈道:“圣龙营初立,急需强者扩充,袁立身为动山营营主,实力毋庸置疑,即使行为有劣迹,也是我们需争取的人之。”

    正当此时,动山营之外,忽然浩浩荡荡地出现大批人马,足足上百人,气势凌人,直直地朝动山营靠拢。

    慕飞笑道:“真正的重头戏,总算开始了。”

    话音刚落,便见这群人,直直地闯进动山营内,丝毫没有避讳之意。

    来着,正是疾风营众人。

    “疾风营的人!”

    “他们怎么来了?”

    “哼,定是听闻我们动山营的情况,想来趁火打劫!”

    动山营众弟子皆目露敌意,冷冷注视着疾风营众人。

    公良嬴冷声道:“你们来作甚?”

    疾风营营主王峰笑道:“四大阵营,想来同声共气,今日动山营发生内乱,王某特率疾风营干人,前来相助!”

    公良嬴冷声道:“这话你自己信吗?”

    “想趁火打劫,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王峰故作惊讶状,道:“公良兄千万不要误会,王某是真心想助动山营渡过此难的,我曾听闻,有不轨之人,想将袁立兄从营长之位上拉下,公良兄可知是何人?”

    公良嬴冷冷地看着王峰,不发言。

    正当此时,疾风营名弟子忽然指着死在地上的赵严,惊道:“王峰师兄,你看!”

    王峰转过头看,登时被吓了跳,随后匆忙上前将其扶起,道:“赵兄!”

    紧接着,只见“嘎啦”声,赵严的头颅,直接从其头部骨碌碌地滚落而下,路滚到疾风营如今的副营主雁青尘面前,直直地盯着雁青尘。

    “真恶心!”雁青尘身旁的名侍女,脚将赵严的头颅踢开,满脸厌恶之色。

    “是谁!”王峰缓缓起身,面色阴冷地扫了圈动山营众人,满是暴怒之色。

    见无人回应,王峰怒吼声,道:“说!是谁!”

    “哼,装模作样的本事,倒是厉害,若非知晓你与赵严不对付,只怕我当场就信了。”

    “什么人!”王峰大声呵斥声,像说话之人方向望去,但此刻,动山营疾风营之人混在起,根本无法分辨究竟是何人所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