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内门乱起二

    “呵呵呵呵,”回应王峰的,是阵阴冷的笑声。

    “滚出来!”王峰再次大声呵斥声,四处寻觅,欲寻出讥讽之人的下落,奈何此时弟子甚多,此人藏蔽于人群之中,且是用玄力发音,除了方位外,王峰根本无从寻起。

    公良嬴眼见此景,冷笑声,道:“在我动山营如此大肆吆喝,好生威风啊。”

    “哼,”王峰冷哼声,道:“众所周知,赵严实力强大,放眼整个内门,有实力击杀其之人,不足二十人。”

    “而在动山营内,有实力击杀其之人,唯袁立、尉迟绝、李胤白以及你公良嬴四人,你们四人,谁都有杀他的嫌疑!”

    “正好此时,我率疾风营众临此,便自作主张,将此人纠出来并将其惩治,以此告慰赵兄在天之灵!”

    “哈哈哈哈,你可真会扯,这话你自己信吗?”讥讽之人再次出声,言语间颇有揶揄之意,令王峰颇为恼怒。

    “这位道友,奉劝你句,莫要张狂,我若真想寻你,易如反掌!”

    “是吗?”此人哂笑道:“我倒真想瞧瞧,你要如何寻我。”

    “这是你自找的,”王峰冷声道,遂催动玄力,四处寻找出言讥讽之人,但轮扫视过后,却仍未发觉是何人。

    “哼!”寻找未果,王峰只得冷哼声,道:“敢出言讥讽却不敢出面相见,小人行径。”

    “找不到就找不到,装模作样作甚?”此人再度出言讥讽。

    公良嬴冷笑道:“这位道友所言皆为实言,谈何小人行径?反倒是你疾风营趁火打劫,倒是与小人般无疑。”

    王峰沉声道:“此人多次出言讥讽,言语间颇有针对之意,必是受你动山营之人指示,而你此时却出言相帮,居心叵测,令人猜疑,想必此人,与你脱不了干系,并且,我如今极度怀疑,赵严是你所杀。”

    “哼!”公良嬴冷哼声,道:“赵严本就为我所杀,我何曾否认!”

    王峰闻言面色骤变,显得异常震怒,紧紧盯着公良嬴,冷声呵斥道:“果真是你!”

    公良嬴将双手持与后背,脸傲然道:“是我又如何?”

    王峰缓缓取出手中长枪,将玄力凝于长枪之上,指着公良嬴,气势磅礴地说道:“是你的话,我便替天行道,代动山营清理门户!”

    “那你就来试试!”公良嬴丝毫无惧,将浑身玄力凝于双手之中,使其双手变得白泽如玉,蓄势待发。

    双方顿时变得剑拔弩张,随时准备出手。

    而动山营与疾风营的弟子,自然也因此开始互相对峙,皆凝聚玄力,随时准备出手。

    时间,动山营内恐怖玄力波动不断,众弟子的气息也由此肆意开始流窜,扩散,令深处山崖上的慕飞众人都深感压力倍增。

    上官晨感慨道:“不愧是两大阵营散发而出的气息,着实强悍!”

    慕飞淡淡道:“待会还有更精彩的。”

    “嗯?”上官晨面露疑惑。

    “你看。”

    慕飞指着远处动山营大门之外,缓缓滚动的尘烟说道:“另两大阵营的人,也来了。”

    话音刚落,便见动山营之外,再次响起浩浩荡荡的声响,且比起疾风营到来时更为浑厚。

    “哼,都来了么。”王峰冷哼声,不再出手,收回玄力,转头紧盯着动山营大门。

    公良嬴同样停下手来,盯着不断逼近的两股势力。

    片刻后,徐林营以及掠火营的两队人马,便从外界闯入动山营之中,让原本尚且空旷的动山营,瞬间变得密集无比。

    掠火营,以晏舒为首,陆玥站在其旁,而徐林营,则以营主葛凌为首,在其身旁,则站着阳迁子与沈桓。

    王峰冷笑道:“果然都来了。”

    葛凌闻言哈哈大笑,道:“再不来,难不成任由你对动山营出手不成?”

    晏舒淡淡道:“动山营内乱,人心涣散,你王峰却想趁此机会出手,趁火打劫,令人不齿。”

    “呸。”二人话音刚落,先前讽刺王峰之人便再度出言讥讽,“都是满肚子坏水的人,装什么仁义贤士。”

    “什么人!”晏舒与葛凌闻言当即转头望去,但人山人海,此人藏蔽于人群之中,根本难以寻到,二人遂施展玄力扫视了番,欲寻出此人,但结果自然同王峰般,难以寻到。

    寻找未果,葛凌便冷哼声,道:“此次就罢了,若是再敢胡言,被我等揪出,休怪我等出手不客气!”

    公良嬴冷笑道:“此人说的有何错?都是趁火打劫,如此虚伪作甚?”

    “如今的动山营虽乱,但若因此想来动山营分杯羹却是痴心妄想!”

    “嘿,虚张声势的模样倒是挺唬人。”讥讽声再度响起,此次是针对公良嬴。

    公良嬴闻言,面色骤然阴冷下来,道:“你三番四次出言讽刺我等,是何居心?”

    “哈哈哈哈,毫无居心,不过是看着你们的丑态,觉得好笑罢了。”

    公良嬴冷声道:“有何好笑?”

    “不好笑吗?”

    “你公良嬴费尽心机,借着赵严这步棋,成功踏上动山营营主之位,得手后,又以正义之态将赵严击杀,如此虚伪,不好笑吗?”

    “还有王峰,身处距离动山营最远的疾风营,却是第个赶到此地,想籍此动山营内乱之时趁机捞便宜,如此难看的吃相,不好笑吗?”

    “还有晏舒和葛凌,听闻疾风营倾营之力前来动山营,深怕被王峰抢了先机,便没便宜可占了,便心急如焚地同赶来,阻止王峰独吞,如此愚昧,不好笑吗?”

    四人闻言,登时怒伤心头,面色阴冷下来。

    “妖言惑众!”

    “胡言乱语!”

    四大阵营中的弟子,也有不忿之人,出口辱骂此人。

    “是否在乱语,你们自己知晓,反正你们四家,已结下梁子,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解决!”

    四人闻言,登时陷入沉默当中,久久不语。

    山崖上,众人眼见此景皆不由得眉头紧皱,只有慕飞和烟儿除外。

    离轩皱眉道:“这张子冲在搞什么,不激起他们的仇恨,却让他们静下心想问题的解决之法!”

    “这便是你小看他了。”慕飞闻言笑了笑,“看似让他们解决问题,实则却是激化他们的矛盾。”

    “如今四大阵营已如数到来,既已到此,便再无回头之路。”

    弥灵听的头雾水,“我怎么听不懂?”

    慕飞笑道:“张子冲说是让他们解决问题,其实是在让他们想想其中的利弊关系。”

    “动山营本身便是事端起源无需多言,这疾风营,此时又该当如何?”

    弥灵犹豫了下,轻声问道:“继续攻打动山营?”

    “还有两家阵营在此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即使疾风营赢了动山营,也要被另外两家剿灭。”

    “那如果就此停手离去,又如何?”

    “三家阵营皆已向动山营展现了自己的獠牙,如何停手?”

    “张子冲已将话说到明面上了,便是防止他们收手。”

    “旦他们有人想收手,必会引起其他三家猜忌,故而受到其他三家围攻,元气大伤事属必然。”

    弥灵疑惑道:“那他们若是共同商议停手又该如何?”

    慕飞笑道:“动山营肯不肯罢休不说,即使肯,他们会信吗?”

    “还是那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万其中家前脚刚离去,另三家阵营后脚便出手袭击,又该如何?”

    弥灵愈发疑惑,问道:“这,另三家,为何要出手袭击?”

    “因为此时四大阵营皆在局内,若是其中家率先离去,等若率先离局,身处局外,必会令其他三家感到不安。”

    “张子冲的作用便在于此,不断增强他们的不安,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如此来,他们即便不想打,也得掂量掂量是否会遭到其他三家的围攻。”

    “噢。”弥灵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继续盯着动山营的动静。

    正如慕飞所言,此时的四大阵营,因为张子冲几句话的功夫,已然陷入了被动当中。

    王峰脸怒气,葛凌脸无奈,晏舒则脸淡然。

    而公良嬴,此刻却忽然放声大笑,道:“把自己玩进去的滋味,如何?”

    “哼!”王峰冷哼声,道:“既然徐林营和掠火营插手了,此时我便不再多加理会了,告辞!”

    说罢,王峰招呼了疾风营弟子声,就欲离去。

    “站住!”公良嬴大喝声,身形闪,瞬间冲到王峰面前。

    “公良嬴,你这是何意?”王峰皱眉道。

    公良嬴冷笑道:“先前在我动山营耀武扬威,此番见情势不妙便想离去,哪那么容易!”

    王峰闻言不禁恼怒,道:“你当真以为我怕你不成?”

    “公良嬴,让他离去吧,反正王峰为人谨慎,断然不会去而复返,杀你们个回马枪!”

    张子冲再度出口,令王峰面色骤然变。

    晏舒和葛凌,则冷冷地盯着王峰。

    动山营,他们势在必得,但没了王峰,他们便师出无名,因此,他们自然不会放任王峰离去。

    “王峰,你还是在此老实待着吧。”葛凌冷冷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