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内门乱起三

    王峰闻言,面色顿时变得阵阴阵白,双拳捏的“嘎吱”作响,紧紧盯着葛凌。

    葛凌耸了耸肩,道:“别如此看我,掠火营和动山营,样不希望你离去。”

    “好!”许久过后,王峰才收起心中怒火,冷声道:“我倒要看看,此事如何解决!”

    说罢,王峰随手做到块大石之上,盘膝而坐,竟开始独自修炼。

    “这”见王峰如此,不少弟子都有些不忿,恼怒地盯着王峰。

    “大人,要不要”掠火营中的名弟子附到晏舒身旁问了番,想对王峰出手。

    “由他吧,”晏舒摆了摆手,“人在此便好。”

    该名弟子只好就此作罢。

    场面再度陷入僵局当中。

    上官晨忍不住捧腹大笑道:“哈哈哈哈,这王峰,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慕飞叹了口气,道:“那也只是无法退离而已,虽然人是留住了,但纵观全局,除了死了个赵严之外,便再无第二任死去,这对我们算不得好消息。”

    “总之,接下来如何,只能依仗张子冲了。”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间,便过了两个时辰,但此时动山营内,各大阵营的弟子却仍旧在此僵持着。

    期间,王峰还退出修炼,看了晏舒、公良嬴以及葛凌眼,见三人无反应,便再度陷入修炼当中。

    “我说”正当此时,许久未开口的张子冲,再度出言讥讽,“你们在玩什么?木桩人吗?可真有意思呢。”

    “哼,”公良嬴冷哼声,沉声道:“个连出来相见都不敢的蝼蚁,有何颜面出言讽刺?”

    “出言讽刺?”张子冲故作惊愕声,随后忽然大笑道:“何为讽刺?我所言难不成是假话不成?”

    “聒噪!”公良嬴冷哼声,同样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嘿,胆子还挺大,”张子冲冷笑道,“王峰敢如此,是因为他实力强大,无惧他人出手偷袭,你公良嬴算什么东西,也敢如此,派头倒挺大。”

    公良嬴闻言当即打断修炼,猛地起身,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再说次!”

    “再说十次,百次,千次又何妨?”张子冲大声讥讽道,“你公良嬴,不如王峰。”

    公良嬴闻言顿时大怒,凝聚玄力,肆意扩散玄力,毫不避讳地在各大阵营之人身上,肆意搜寻着。

    “若让我寻到,定将你碎尸万段!”

    “公良嬴,你别太过了!”身为徐林营营主的葛凌,自然不会任由公良嬴如审视犯人般,肆无忌惮地在徐林营弟子身上搜捕着出言之人的气息。

    “滚!”公良嬴冷声呵斥声,丝毫没有理会葛凌,不断搜寻着张子冲的下落。

    “岂有此理!”葛凌大为恼怒,当即施展玄力,化出道气劲,猛地朝公良嬴轰去。

    “轰。”

    公良嬴猛地转身,掌将气劲轰开,使其偏离方向,向掠火营众弟子的方向袭去。

    名弟子躲闪不及,受到气劲轰击,当即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葛凌!”晏舒登时变得恼怒起来,“看你干的好事!”

    葛凌冷声道:“此事由公良嬴所为,找我作甚!”

    说罢,葛凌双手合十,凝聚浑身玄力,化出道青蛇幻像,散发无尽威势,猛地朝公良嬴袭去。

    “居然直接动用了青蛇决,这是要下杀手啊!”

    “哼,不过是想借着这个借口对公良嬴出手罢了。”

    “是了,如今动山营,袁立不知所踪,赵严已死,尉迟绝又负气离去,只要杀了公良嬴,其他人便群龙无首,如待宰羔羊。”

    “哼,”公良嬴听到弟子议论,冷哼声,道:“杀我,也要有足够的本事才行。”

    言毕,公良嬴同样施展凝聚玄力,双手再度散发白玉光泽,猛地朝袭来的青蛇轰去。

    “轰。”

    二者皆为内门顶尖人物,实力强悍,且此番已全力出手,顿时引得整个动山营,地动山摇,摇摇欲坠。

    正当此时,张子冲再度喊道:“动山营的弟子,若是公良嬴死了,你们动山营可就亡了,还不赶紧去帮他!”

    “动山营的道友莫要受他挑唆,他在挑拨我们的关系!”

    徐林营弟子自然不会任由张子冲挑拨,因此,刚说出口,便有人出言提醒。

    “挑拨你大爷,你们老大正和公良嬴打得不可开交,这叫挑唆?”张子冲大骂此人,随后又对动山营弟子说道:“各位弟兄,若是不想动山营被灭,便赶紧上前相助公良嬴!”

    “他说的对啊,公良嬴纵使动机不纯,那也是我们动山营之事,凭什么轮得到他们徐林营出手。”

    “况且,没了公良嬴,我们动山营,还真有可能会就此蹶不振。”

    动山营弟子埋头议论了番,很快有了主意。

    “杀!”

    众人只见动山营的弟子,疯了似的朝徐林营出手,施展无数功法技能,肆意朝徐林营方向狂轰乱炸。

    徐林营众弟子纷纷催动玄力护盾,抵御着动山营弟子不断轰炸而来的功法。

    “靠,动山营这群弟子疯了吗?”

    名徐林营弟子颇为忿然地骂道。

    张子冲混在徐林营弟子中,浑水摸鱼道:“别管他们疯不疯,他们已出手,我们也不能站着挨打!”

    “可是,若真要开打,最终得利的就是疾风营和掠火营了。”

    张子冲辱骂道:“我徐林营何曾畏惧过他们,你如此畏畏缩缩是作甚?”

    “但凡尚有血性的兄弟们,跟我起出手,灭了动山营!”

    “灭了动山营!”

    徐林营弟子皆受到张子冲的情绪感染,变得热血沸腾,纷纷对动山营出手。

    二者交战,登时施展无数功法,犹若山洪海啸般,瞬间将整个动山营吞没。

    偌大个动山营,瞬间被夷为平地。

    而疾风营和掠火营的弟子,自然不能幸免,受到大量功法技能波及,伤亡惨重。

    这时,张子冲再度出现在疾风营内,大声呐喊道:“这两边的人,明摆着是要连带我们起收拾了,我们若不出手,便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若是不想让疾风营灭亡,便赶紧出手!”

    疾风营弟子听,觉得言之有理,纷纷出手,加入这场混战当中。

    搞定疾风营,张子冲又混入掠火营当中。

    但正准备出言挑唆时,却见掠火营的弟子,已然加入这场混战当中。

    张子冲乐了,“嘿,都不用我出手,自己就去了。”

    而由于疾风营弟子和掠火营弟子的加入,本就混乱的局面,顿时变得更为混乱。

    时间,四大阵营的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大量弟子,在此战中,死伤殆尽。

    “停下!”早已醒来的王峰大声呵斥道,满脸震怒之色。

    “疾风营的弟子,都给我停下!”

    王峰开口,倒是令不少疾风营弟子停了下来。

    但刚停下,其他阵营的弟子便立马朝疾风营弟子出手攻击。

    疾风营弟子不得不再度出手,再度卷入混战之中。

    “这群人是疯了吗?”王峰气的浑身颤抖,双眼仿佛要冒出火了般。

    “有人在搞鬼。”晏舒淡淡道,模样颇为平静,丝毫没有为之动摇,仿佛此事与他毫无瓜葛般。

    “掠火营也深陷其中,你居然还能如此平静!”王峰大为恼怒。

    晏舒摇了摇头,道:“仔细想来,这切,都是他人所谋划好的圈套,我们,都中了此人的圈套了。”

    王峰闻言登时惊,道:“什么人?”

    晏舒摇了摇头,道:“暂且不知。”

    言毕,晏舒又加了句,“若非贪念,此人的计划也难以成功,我们,从开始就不应该来此。”

    王峰面色狰狞,紧紧捏着双拳,咬牙切齿道:“不要让我揪出来!”

    “唔。”晏舒摇了摇头,没再多言,转头盯着此时的战局。

    时间流逝,转眼,又过了半个时辰,此时的动山营内,已没了先前那般铺天盖地的功法轰击,战斗也开始缓慢了下来,因为已有大量弟子,没了战之力。

    “这些弟子伤亡惨重,且都已力乏,可让他们停下了。”晏舒淡淡道。

    “让谁去?”王峰恼怒道,“他们都疯了,谁能震得住他们?”

    晏舒指了指在旁冷眼观战的阳迁子,道:“让他去。”

    “哼,”阳迁子冷哼声,并未多言,随手取出金乌藤,猛地朝天际抽打而去。

    “嗖!”

    只见空中赫然响起声震耳欲聋的尖啸声,仿佛要将人的耳膜都震破般。

    而在阳迁子金乌藤抽打之下,道裂纹隐隐显现而出,散发着无尽空间气息,极为渗人。

    剧烈的尖啸声,总算令正在激战的众弟子停下手来,纷纷转头望向阳迁子。

    “群愚人。”阳迁子冷声道,“如此明显的挑唆,居然都能着道,愚昧至极。”

    四大阵营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之所以争斗,不过是他人暗中的几句挑唆罢了,因此不由得脸懊恼。

    “金鞭神威盖云穹,喧天宏音喝动乱,阳兄,佩服。”雁青尘作揖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