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内门乱起四

    阳迁子淡淡道:“谬赞了,家传之物,非我之力也,无需奉承。”

    “诶,”雁青尘摆了摆手,笑道:“过分谦虚,便是骄傲,金乌藤虽强,那也需实力足够才可发挥其威力。”

    “此战因阳兄而停,在下斗胆,替四大阵营,向阳兄道谢。”

    阳迁子冷声道:“我并非为救你们而出手,不过是不想背后之人太过得意罢了。”

    “阳迁子,你什么意思!”王峰闻言当即大步上前,拎住阳迁子的衣领质问道:“你不是知晓些什么!”

    “放手!”阳迁子冷声呵斥道。

    “你说什么,”王峰恼怒道。

    “嗖!”

    阳迁子把挣脱开王峰的抓去,沉声道:“休要让我对你出手!”

    “就凭你?”王峰闻言不禁冷笑,“你莫不是以为止住战乱,我便不会对你出手不成?”

    “你可以试试!”阳迁子冷声呵斥道。

    “你!”王峰大怒,当即凝聚玄力,欲对阳迁子出手。

    晏舒淡淡道:“就此打住吧,休要再多生事端,还有公良嬴和葛凌,你们也就此停手吧。”

    王峰闻言,冷哼声,将玄力散去,静静站在旁,沉默不语。

    而公良嬴与葛凌,却仍在不断激战,每隔息,便对上数百招之多,招招式式都充满无尽杀意,丝毫没理会晏舒的劝阻。

    “若是想让自己阵营覆灭的话,便尽管继续。”晏舒又说了句,再往后,便不再多言了。

    二人这才停下手来,不再继续对战。

    而随着二人停战,这场对于四大阵营而言毫无意义的斗争,总算落下帷幕。

    但所造成的后果,却已无法弥补。

    尸横遍野,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肆意弥漫。

    各大阵营,皆有大量弟子死在此处,而即使侥幸未死者,也有基本都是重伤,从此断了修仙之路。

    偌大的内门,却因场动乱,死了内门将近半的弟子,着实令人唏嘘。

    王峰大喝道:“疾风营的弟子,速速回我身旁。”

    顿时便有四五十名弟子,从人群中走出,至王峰身旁。

    “该死的!”王峰双拳紧紧捏着,面色阴沉无比,“居然只剩这么些人了。”

    “峰哥,我们算好了,你看看动山营和徐林营,他们比我们还惨,尤其是动山营,如今仅剩三十余人了。”

    王峰冷声问道:“能战之人,尚有几人?”

    “除了几个高层外,差不多都玄力枯竭,暂时无法再战了。”

    “哼!”王峰大为震怒,冷哼声,肆意将气息蔓延而出,气息中,充斥着威凛杀意,令人心惊胆战。

    “阳迁子,你最好趁早将你所知之事告知,如今的我,没那么大耐心!”

    阳迁子闻言眉头跳,紧紧盯着王峰,冷声道:“你在威胁我?”

    “威胁?”王峰不禁冷笑,“威胁你,你还不够格,这是警告!”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最好趁早说!”

    “滚边去!”阳迁子骂道,随后径直离去,没有理会王峰。

    “岂有此理!”本就怒气未消的王峰闻言顿时更加火上眉梢,身形跃上前,对准阳迁子,猛地轰出记重拳。

    阳迁子当即转身,施展“天罡拳”,直直对上王峰的重拳。

    “轰隆!”

    双拳相对,震耳欲聋的声音顿时响彻于整个动山营之内,强横的拳法波动肆意流窜,令众内门弟子,感到阵胸口堵闷。

    “好强横的威力!”

    “这便是阳迁子和王峰的实力么!”

    “啊!我不甘啊!同处内门,差距却如此之大,实在不甘!”

    登时便有名内门弟子受不了打击,忍不住对天呐喊。

    二者拳劲相当,因此,对上拳过后,皆不由得后撤数步。

    “哼,果真有几分实力!”王峰冷声道,“不过,也只能之于此了!”

    说罢,王峰大喝声,于周身逐渐蔓延出道又道黑暗之气,将其覆盖在内,每增添道,便令其气息变得强横了分。

    “哼,”阳迁子冷哼声,淡淡道:“我倒你为何有如此底气,原来是大经。”

    “可惜,”王峰冷笑声,“你此时才知晓已为时过晚,今日,我便好好教教你,内门与外门的差别!”

    说罢,王峰身形骤然闪,再度对准阳迁子出手。

    “神荼像,起!”

    阳迁子大喝声,于半空中召唤出神荼像。

    有了神荼像加持,阳迁子的气息,同样暴涨数倍。

    “给我破!”

    紧接着,便见阳迁子大喝声,再度施展“天罡拳”,欲再度与其对拳。

    “够了!”正当此时,却见葛凌猛地显现,化出青蛇幻象,瞬间朝二人扑袭而去。

    二人见势当即收招,避开了青蛇撕咬。

    “你这是何意?”王峰冷声道,“你若想参战,我同样奉陪之。”

    葛凌冷笑道:“哼,自己着了道,便拿他人撒气,王峰你好威风啊!”

    “哼!”王峰冷哼声,双手持背,将头撇至旁,没理会葛凌的讽刺。

    “阳迁子,”见王峰没再无理取闹,葛凌这才转过头来,道:“你若真有什么情报讯息,便说出来吧。”

    “此事毕竟事关与整个内门,绝非儿戏!”

    阳迁子这才收敛起怒气,看了眼葛凌,道:“此事,十有,与慕云有关。”

    “慕云?”葛凌闻言不仅皱眉,“他有这能耐?”

    阳迁子冷声道:“内门内,有如此能耐,却又游离于四大阵营之外之人,只有他人。”

    “哟,倒是挺看得起我啊。”

    正当此时,山崖之上忽然响起道慵懒的声音。

    “什么人!”众人闻言登时抬头,警惕地朝山崖方位望去。

    只见山崖之上,赫然站着慕飞行人,正以满脸戏谑之色盯着四大阵营众人。

    “嗖!”

    “嗖!”

    紧接着,众人便见慕飞等人赫然从空中跃下,屹立于四大阵营当中。

    慕飞、离荀、红嫣、红绫、弥真、上官晨、离轩、海月柔、青凝、张子冲、弥灵。

    不过十人,但这十人此时所散发的气息,却丝毫不输于此时的四大阵营所散发的气息。

    “是离荀!”掠火营名弟子眼认出离荀,“他说要辞去掠火营的职务,去追随他人,原来此人是慕云!”

    “他就是慕云?”

    “我听闻外门被慕云人统治,还以为他是如何神武,原来不过是这般小白脸模样。”

    “哼,那也不过是外门,在内门,他可没这个能耐!”

    而疾风营边,则对上官晨颇有不善之意。“哼,疾风营呆不下去了,便去追随慕云了么!”

    “没想到他还敢出现,他莫不是以为投靠了慕云,便能避开我们的追杀了不成?”

    “既然如今他出现了,我们便寻人,将其收拾番!”

    另边,海月柔同样被人认了出来。

    “快看!是女剑魔海月柔,明月长老的亲传弟子!”

    “她怎么也追随慕云?”

    行人刚出现,便引得内门弟子议论纷纷,令慕飞甚为无奈。

    “果然是你!”阳迁子脸阴沉,紧盯着慕飞。

    “哟,身子骨可还硬朗?”慕飞则“亲切”地问候着。

    “要不要再将你打残次?”

    “哼!”阳迁子冷哼声,不再多言。

    “慕云!”葛凌大声呵斥声,道:“内门大乱,是否是你手谋划?”

    慕飞讥讽道:“不过是你们太过愚昧罢了,算不得谋划!”

    “果然是你!”葛凌大为震怒,当即转头指挥徐林营弟子,“徐林营的兄弟,给我上,杀了慕云!”

    “慢!”正当此时,晏舒忽然上前拦住了葛凌。

    “你这是何意?”葛凌恼火道。

    晏舒淡淡道:“你以为,凭你如今的残兵败将,能敌得过他们行人么?”

    “什么!”葛凌闻言不由得愣,这才回过神来,仔细地盯着慕飞行人的人员配置。

    离荀,他自然知晓,内门赫赫有名的顶级高手,还是个法修。

    而另名法修离轩,虽然气息不如离荀,但实力却并不比离荀逊色多少。

    弥真,虽然玄力修为不强,但他曾有所耳闻,他是在圣灵树之下,以敌百的超级猛人。

    弥灵,他也曾有所听闻,虽然没战斗力,但却是瑶珑心体。

    上官晨,虽然初入内门不久,但却是将疾风营搅个天翻地覆的存在。

    海月柔,明月长老亲传弟子,是赫赫有名的女剑魔。

    而另三人,虽然葛凌从未见过,但三人所散发的气息,却让葛凌不得不正视他们。

    “是了,我想起来了,那个深红色服饰女子衣着上的服饰,和青色服饰女子衣着上的标识,是世仙宫的标识!”

    “还有那个淡红色服饰的女子,衣着上的图纹,是剑宗的标识!”

    将三人的标识识出,葛凌赫然面露骇然之色,喃喃道:“慕云才初入内门不久,是何事聚集了如此多的猛人?”

    “这等人员配置,哪怕是我们四大阵营,都没他这般夸张。”

    晏舒淡淡道:“这便是他们有底气在此的理由。”

    “只是暂且不知,他们不惜与四大阵营为敌,手策划的计划,究竟有何目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