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战王峰

    “真是好胆色啊,”王峰怒目圆睁,字句地说道。

    “昔日旧仇尚未寻你算账,你不在内门某处躲着,居然还胆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

    慕飞哂笑道:“四大阵营的营主,属你最蠢,其他人我都无惧,怎会惧你?”

    “我宰了你!”王峰大为震怒,当即催动太经,于浑身幻化出森然黑气,瞬间覆盖住其全身,在其周身三尺内肆意环绕。

    而王峰的气息,也在此时猛然暴涨数倍,甚有威势,令在场众人不由得忆起先前与阳迁子激战的模样,不由得心中寒颤。

    “没想到才刚照面,王峰竟直接催动了太经!”

    “看来他与慕云积怨甚深啊。”

    慕飞揶揄道:“倒是比你家那条狗厉害那么点。”

    “哼!”王峰冷哼声,道:“昔日王坤所受,今日必以十倍还之!”

    说罢,王峰遂不言语,身形猛地窜动,瞬间至慕飞身后,猛地施展记重拳,朝其轰击而去。

    “正合我意!”慕飞见况大笑声,凝聚星辰之力,翻手施展“大音佛拳”,对上王峰的重拳。

    “嘎哒!”

    只听见声骨骼碎裂声响起,俨然是手骨碎裂的声音。

    王峰感到自己毫无痛楚,只当碎骨之人是慕飞,不由得冷笑道:“你就这点实力?”

    慕飞笑道:“至少比你强些,你看看你的手。”

    “什么!”王峰闻言不由得惊,匆忙低头查探自己的拳头。

    只见其右臂之上,玄脉四处散布,且每道玄脉都充满了他的玄力,浑厚无比,毫无损伤之色。

    王峰这才放下心来,冷声道:“竟敢欺瞒我,饶不了你!”

    说罢,王峰便欲再度凝聚玄力,朝慕飞出手。

    但正当此时,却听见骨骼断裂的“嘎哒”声再次响起。

    “嘎哒!”

    “嘎哒!”

    骨头碎裂声不断响起,从手臂,逐渐蔓延而出,手腕,手肘,乃至整只手。

    王峰这才反应过来,匆忙催动玄力查探自己的骨骼情况。

    却见其体内的手骨,仿佛被虫子蛀了般,不断产生裂纹,且随着玄力的流转,变得越来越大。

    “怎会如此!”王峰登时大惊,匆忙催动玄力,猛地将自身右臂从身上拔下,扔至地面,血迹斑斑,且骨骼仍在碎裂着,显得极为渗人。

    “慕云那是什么招式,好生恐怖!”

    “当真是玄妙无比!”

    “我认出来了,那是青玄门的镇派功法撼山拳,慕云是青玄门之人!”

    “不对,我认识青玄门少主,曾有幸得见其施展撼山拳,虽然强悍,却远没慕云方才施展的功法玄妙!”

    “给我闭嘴!”众人尚在议论,却见王峰转头向众人大声呵斥,将众人的嘴堵住。

    慕飞哂笑道:“你就这等能耐?”

    “倒是小觑你,”王峰面色阴冷,从星光袋中取下枚紫色丹药服下。

    紧接着,便见王峰的伤势,竟逐渐开始恢复,条新的手臂,赫然在其右手间衍生。

    慕飞见况不由得讶异道:“宝贝不少啊,居然连元魂丹都有。”

    “不过,”慕飞随后又变了脸,哂笑道:“但你有多少元魂丹,够你续臂吗?”

    “哼,”王峰冷哼声,沉声道:“此番不过大意,我断然不会再犯。”

    “不过,实话告诉你,我的实力,远不止这点程度,今日,必斩你!”

    “你尽可试试!”慕飞无动于衷,显得毫无兴趣。

    “这是你自找的!”王峰沉声道,随后再度催动太经,周身赫然冒出无数森然黑气,且比起先前更为浓郁。

    王峰的气息,赫然变强数倍,比起先前更为的强大。

    “不还是太经?有何差别?”慕飞见状忍不住出言讥讽道。

    “还没完呢!”

    王峰大喝声,气息忽然再度暴涨,而在其周身不断蔓延的黑气,赫然从黑色,变为了浅白色。

    只见王峰仿佛个巨大的风暴眼般,肆无忌惮地将周身玄力吸纳入内,不断运转周身的浅白色气息。

    “轰隆!”

    四面八方的玄力,都受到王峰疯狂的汲取,令本就是残破的动山营废墟,轰然倒塌,化为无数尘土。

    “啊!”

    紧接着,王峰再度大喝声,气息也随之迅速攀登,转眼间,竟暴涨至起初的十倍。

    “这是何等恐怖的气息!”

    “这便是王峰极限状态下的力量吗?”

    “光是气息,都已如此强大,若真让他打上拳,几条命也不够用啊!”

    “这也是慕云活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竟害的那么多弟子,死在这场动乱之中。”

    “那是那些老大想的,我们身为内门的普通弟子,还要感谢他呢,此番动乱,死了将内门近半的弟子,这对我们日后争夺资源,大有益处!”

    “你小声点,别让那些老大们听见!”

    “听见又如何,若非他们贪得无厌,慕云的计谋也不能成。”

    “只是,在王峰如此力量下,慕云怕是在劫难逃了。”

    众人仍在议论着,王峰的气息,也开始逐渐缓和下来,强如王峰的肉身,都快承受不住这份力量,面色变得异常扭曲,狰狞。

    但王峰毕竟是王峰,很快便将这股在其体内乱窜的恐怖力量,强行压制在内,变得安稳下来,只是面色有些惨白,显然是透支了大量玄力,才会如此。

    “这是我常年苦修太经所领悟的第二阶段,对自身耗损极大,但威力却也不同凡响。”

    “你是第个让我施展太经第二阶段的人!”

    众人闻言,登时面露骇然之色。

    “他和慕云,真有如此大的仇怨?”

    “谁知道呢,反正他不可能是因为那些死去的弟子才会如此!”

    “何必呢?”慕飞笑道。

    承受了强于原先十几倍力量的王峰,此时面色苍白无比,连呼吸吐纳间,都散发着浓烈气息。

    只见王峰缓缓生出两根手指,在慕飞面前比了番,道:“两年,此次施展太经,我足足透支了两年的玄力,今日,必斩你!”

    “你可以试试!”慕飞不以为然地说道,缓步走上前,紧紧盯着王峰,毫无惧意。

    “慕兄!”离荀见状不由得大惊,道:“王峰疯了,你快走,我们帮你拦住他!”

    “前辈!”红嫣同样脸焦急,“你快走!”

    “慕哥,来日方长,王峰这货透支了两年的玄力,这两年翻不起浪了,你要避其锋芒啊!”张子冲惊道。

    “慕哥!”离轩同样出口阻止。

    “你还要留着命和我哥喝酒呢,可不能死啊!”上官晨满脸担忧之色。

    “劝你千万不要。”连向讨厌慕飞的红绫,都忍不住出言阻止。

    “慕大哥”烟儿同样出言阻止。

    “你先离去,我们帮你拦住他。”弥真沉声道。

    “锵!”

    海月柔并未多语,只是默默拔出炎黄剑,轻挪着莲步,挡在慕飞身前,冷冷地盯着王峰。

    “你来干什么?”慕飞不由得沉声道,把将海月柔拉回身后。

    海月柔沉声道:“你扛不住的!”

    “还是先行离去,避其锋芒为好。”

    “不,”慕飞摇了摇头,道:“我根本逃不了,此时的王峰,若真看准我杀,你们谁也拦不住他。”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王峰冷笑道。

    “你的存在,严重影响了我在内门的格局,今日,必须斩你,否则后患无穷!”

    “你可以试试!”慕飞淡然道,随后伸出手,在王峰面前比了比,道:“出手吧。”

    “成全你!”王峰冷笑声,身形猛地朝慕飞袭去。

    “前辈!”

    “慕哥!”

    “慕兄!”

    慕飞身旁众人皆满脸忧虑。

    “嗖!”

    王峰擅长拳法,此番出拳,在其太经的加持之下,犹如彗星降落般,威势极为猛烈,令空间都产生了扭曲。

    慕飞丝毫无惧,施展气化三清,分为二,同时施展玄月录加持体内,催动万煞死玄决。

    “嗖!”

    猩红色的血气,以及比王峰黑气更为森然的死气,赫然从慕飞体内冒出,在其体内不断盘旋着,使其气息如同王峰般,猛然暴涨。

    “轰!”

    王峰重拳将至,慕飞大喝声,将“大音佛拳”施展而出。

    双拳相至,顿时响起声震耳欲聋的声响。

    恐怖的玄力波动,瞬间从二者周围扩散而开,将整个动山营的尘沙都窜动而起,肆漫布于天,犹如风卷残云般,将二人覆盖在内。

    “会是谁赢?”

    “废话,就王峰那种状态,你把独孤胜找来,只怕都都不定能赢。”

    “唉,王峰,毕竟是王峰。”

    众人脸唏嘘,仿佛大局已定般。

    “前辈!”

    “慕哥!”

    “慕兄!”

    众人则紧紧盯着尘沙,满是担忧之色。

    “淅沥淅沥。”

    数十秒后,漂浮在半空中的尘沙,总算开始缓缓落下。

    众人总算能够见到尘沙中二人的战果。

    但刚见到,所有人都忍不住面露愕然之色。

    “呃这”

    “不是吧?”

    “我是不是眼花了?”

    众人满脸骇然地议论道。

    只见尘沙之中,慕飞的身影,正笔直地屹立在内,宛若战神在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