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立威,宣告

    只见慕飞立于尘沙之中,纹丝未动,只是紧紧地盯着自己的手。

    而王峰,却在最后的些许尘沙落下后,轰然倒地,昏迷不醒,气息也随之落千丈,瞬间从堪比炼气境天境的实力,猛地跌落至锻心境水平。

    “王峰大人!”

    疾风营众弟子大惊,匆忙上前,将王峰扶起。

    “主人!”王坤心中更是焦虑无比,时间竟忍不住怒气,欲对慕飞出手。

    但当慕飞转过身,扫了王坤眼后,王坤登时便被吓得不住地后退几步,畏惧之色由心而生,不敢再出手。

    这可是连自己主人都打不过的猛人啊!

    “王坤,走吧,先将王峰大人带回去疗伤要紧。”名疾风营弟子出言说道。

    “嗯哦。”王坤总算反应过来,不敢再看慕飞,上前将王峰背起,在众目睽睽之下,同疾风营众人并离开此地。

    而其他阵营的弟子,由于慕飞的原因,时间竟忘了拦截疾风营众人,任由他们离去。

    “赢赢了?”

    “慕云,当真有这么强?”

    “这可是王峰的十几倍战力,怎会如此不堪击?”

    “必是慕云施了什么手段,我们不知晓!”

    “可是,即使是手段,慕云,他也确实将王峰战胜了。”

    “你们怎么看?”葛凌脸严肃之色,转头对公良嬴以及晏舒说道。

    晏舒说道:“慕云的实力很强!”

    “废话!”葛凌白了晏舒眼,“实力强还用你说!”

    “我此时所想的是,他究竟有何目的?”

    “哼,”公良嬴冷哼声,道:“无论何种目的,此番立威,也该说出口了。”

    “静观其变吧。”晏舒淡淡道,遂不再多言,静静盯着正呆立着的慕飞。

    此时慕飞正低头看着自身的手,不知在想什么。

    离轩见状不禁疑惑道:“慕哥在想什么?”

    离荀说道:“方才的王峰,气息之强,直逼炼气境天境,都败在了慕兄的手中,兴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此番还尚未反应过来吧。”

    “不对,”烟儿紧紧盯着慕飞的右手,沉声道:“慕大哥的右手受了道伤!”

    “什么!”红嫣闻言不禁惊,“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乃佛体,对大道的感悟较深,能感知到他右手,正有道道伤正隐隐蹿动。”

    “哼,谁让他逞能!”红绫冷声道。

    海月柔转过头问道:“你的瑶珑心体,能治道伤吗?”

    弥灵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道伤和魔伤,乃天地间最难医治的伤势,施伤者越强,伤势中所蕴含的气息便越繁杂,诡异。”

    “以我目前的实力,王峰那般实力的道伤,便是再寻常的道伤,都难以完全治愈。”

    海月柔闻言,登时面露忧虑之色,紧紧捏着炎黄剑。

    “慕云”

    “我去将他带回来。”上官晨说道,说罢便欲上前将慕飞带回,但却被弥真把拦下。

    “若是此番上前,等于向四大阵营宣告他身受重伤,必会生变。”

    “这”上官晨有些犹豫,“难道任由他在那里待着吗?”

    “只能仰仗他自己了。”弥真叹了口气,无奈道。

    时间流逝,又过了半刻,慕飞仍旧丝毫没有动弹。

    “他怎么回事?”

    总算有弟子反应了过来。

    “该不会,他也受了重伤吧?”

    有弟子说道。

    葛凌闻言,随手指了指名弟子,道:“林群,去看看他如何了。”

    林群闻言登时面露犹豫之色,但见到葛凌阴冷的面容,只得吞了口唾沫,缓缓向慕飞行去。

    却见慕飞忽然转头,看了林群眼。

    林群大惊,匆忙催动身法,猛地飞回徐林营弟子身旁。

    “废物!”葛凌见状大为恼火,“不就个慕云吗,至于如此畏惧吗?”

    “那你自己去!”林群出言反驳道。

    “哼,”葛凌冷哼声,也不再多言,手中凝聚道光束,便欲朝慕飞轰去。

    但尚未出手,慕飞便冷声呵斥道:“你也想如王峰般倒在这里?”

    葛凌闻言,遂收回手中光束,沉声道:“慕云,你确实很强,这点我承认,但是此番你不过是强弩之末,你以为我会惧你?”

    “轰隆。”

    葛凌话音刚落,便见慕飞随手催动玄力,化出道天雷,威势凌人,猛地朝葛凌劈打而下。

    “什么!”葛凌见状大惊,匆忙后撤,避开天雷轰击。

    却见天雷轰击之处,登时被轰出道巨大的坑洼,令人骇然。

    “还认为我是强弩之末么?”慕飞揶揄道。

    “哼,”葛凌冷哼声,退回徐林营内,不再多语。

    晏舒问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圣龙营。”慕飞淡淡道。

    “圣龙营?”晏舒面露疑惑之色。

    慕飞嘴角上扬,勾画出个自信的弧度,道:“从今日起,我便向内门所有人宣布,我慕云,今日起将正式在内门创立第五大阵营,圣龙营。”

    众人闻言,登时变得呆如木鸡。

    “太狂妄了!”好会儿后,总算有弟子反应过来,当即面露怒色,出言辱骂。

    “四大阵营,在书院历史悠久,经过无数岁月的繁衍,才成如今模样,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在内门自创新阵营!”

    葛凌冷声道:“你这是要与内门所有人为敌!”

    “内门,不会有人帮你的!”

    “话可别说的太满!”

    慕飞尚未开口,红嫣便忍不住走上前来出言反驳。

    只见红嫣身着袭飘飘红色连衣长纱,缎带如柳絮般随风飘动,秀丽长发宛若青丝飘拂,加上其宛若天仙般的面容,令本欲对其出言呵斥的葛凌,都不由得吞了口唾沫,忍不住多看了红嫣几眼,没了辱骂之心。

    “你是世仙宫的人?”

    红嫣笑道:“正是。”

    “敢问姑娘芳名?”

    “哟呵?”上官晨见状不禁哂笑,“方才还面色狰狞犹如鬼刹,此番见其貌美便换了张脸,你这脸变的,可真够快的。”

    “上官晨!”葛凌冷哼声,道:“此地可不是你雁月阁,你莫要以为仗着雁月阁之势,便能在书院为非作歹,胡言乱语!”

    上官晨闻言不禁哂笑:“你可真好笑,我不过是说穿了你的真面目,怎就变成了为非作歹,胡言乱语了?”

    “似慕云这等内门皆知的恶人,本应除之,你不但不出手,还追随与他,助纣为虐,这难道不是为非作歹?”

    “好大顶帽子啊!”慕飞不禁冷笑道。

    葛凌冷声道:“我说错了不成?手策划此次内乱,害的四大阵营的弟子死伤过半,说你恶人,已经算抬举你了!”

    “你害人无数,本就有违天道,此番在内门创立圣龙营,更是逆天而行,莫说内门弟子不会放过你,长老不会放过你,连天,也不会放过你!”

    “是么?”慕飞闻言眉头不禁跳,道:“今日,我还就立圣龙营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个不放过我之法!”

    “哼,”葛凌冷笑道:“你若真敢立圣龙营,今日便走不出动山营,四大阵营是不会放过你的!”

    “哟,你又代表四大阵营了么?”慕飞不禁哂笑。

    公良嬴冷声道:“他自然代表不了,但你若想立圣龙营,也得先问过我动山营才可!”

    晏舒淡淡道:“四大阵营,便已让内门的资源匮乏无比,此番你再立第五大阵营,我们自然是不会让你轻易得逞。”

    “哼,”葛凌见状不由得冷笑声,道:“徐林营、掠火营、动山营都已表态,而你先前刚将王峰击败,已与疾风营结了梁子,疾风营必不可能助你,你此举,已是将自己退到了四大阵营的对立面!”

    “那又如何?”慕飞脸不以为然,颇有事不关己之意。

    “那就请你去死!”葛凌面色骤然变得狰狞起来,“徐林营的弟子听令,谁若能斩杀此番内乱的罪魁祸首慕云,徐林营空缺的名护法之位,非他莫属!”

    “动山营听令!”公良嬴也出言表态,“斩慕云者,副营主、护法之位,任尔等选之!”

    “唔,你们就随便出手吧。”晏舒同样表了态,只是比起公良嬴和葛凌,显得有些敷衍。

    “我看你们谁敢!”

    慕飞身后的群人,纷纷上前,护在慕飞的周围。

    弥灵也在此番出手,施展愈力,恢复着慕飞的伤势。

    “慕大哥,虽然你的道伤我无能为力,但是其他伤势,我还是可你将你医好的。”

    “傻丫头,”慕飞笑了笑,道:“我的道伤没你们想得那么夸张,我先前走神,不过是回忆着先前与王峰的对战细节罢了。”

    “啊?”弥灵有些疑惑。

    慕飞笑道:“王峰的力量,确实增强了十几倍,哪怕是我,也难以承受,但是,他的肉身,不足以让其驾驭如此强大的力量,先前我与他对拳时,虽险些被他震破拳骨骼,但尚未碎裂,他便遭到了自身反噬,倒在了地上。”

    “他此战战败,完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蠢得像头猪。”

    “噗,”弥灵闻言不禁笑了出来,道:“都这时候了,慕大哥你还有心思在此说笑。”

    慕飞摸了摸弥灵的头,笑道:“放心吧,他们翻不起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