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收人

    只见三大阵营的弟子,纷纷凝聚玄力,施展大量功法技能从天而降,如疾风骤雨般,从慕飞众人的头顶砸下。

    “雕虫小技!”离轩冷笑声,凝聚玄力,化出道玄冰之柱,骤然立起,将三大阵营弟子的攻击抵御在冰柱外。

    “嘎哒!”

    但三大阵营毕竟人数众多,冰柱不断受到众人轰击,逐渐开始出现裂纹,眼见就要被三大阵营弟子的功法击破。

    离荀见状当即凝聚玄力,催动万法决,化出条深蓝色的雷龙,从天而降,朝人堆里轰去。

    众弟子见状大惊,也顾不上攻击,纷纷后撤,这才避过雷龙轰击。

    但人虽逃离,离荀却并未停手,继续操控雷龙,猛地朝地面袭去。

    “轰!”

    随着声震耳欲聋的巨声响起,动山营内霎时间便尘烟漫布,难以分清方位。

    “该出手了。”红嫣笑了笑,身形骤变,于身后化出无数银针,猛地朝尘烟中的弟子袭去。

    众弟子见状纷纷催动玄力,化出玄力护盾,欲将银针抵御在外。

    “噗!”“噗!”“噗!”

    却见银针瞬间穿过玄力护盾,插在身处最前方的批弟子身上,瞬间将这几人捅成筛子般。

    海月柔见状顺势甩出三道威势无比的剑光,“嗖”地声,朝众人身躯中扫而过,将期击倒在地,血流不止。

    公良赢见状当即破口大骂,“白痴!世仙宫的针,怎能如此轻易抵御!”

    而此时,其余人也并未闲着,纷纷出手。

    占据人数优势的三大阵营,在慕飞行人手中,毫无反手之力,被打的节节败退。

    弥灵歪着头问道:“慕大哥,不是说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差距极大吗?我怎么感觉差不多?”

    “并非如此,”慕飞闻言笑了笑,“先前的内乱,已使他们丧失了大量战斗力,此时早已是强弩之末。”

    “而我们这群人,哪人不是书院高手,你张子冲大哥实力如何?在圣龙营内,是除你和烟儿之外最弱的人。”

    “因此,即使他们人数远多于我们,也并非我们对手。”

    话音刚落,便见圣龙营干人等如慕飞所言,将三大阵营的弟子打的落花流水,皆有以敌十之势。

    “都给我回来!”公良赢最先反应过来,匆忙号令动山营弟子后撤。

    “徐林营弟子听令,速速后撤,不得恋战!”葛凌紧随其后出言,显然也看清了此时局势的不妙。

    “回来吧。”晏舒则随意地号令声,显得颇为随意。

    众弟子闻言,遂不再恋战,纷纷施展身法,欲从打斗中脱离而出。

    “哪里走!”却见离荀不依不饶,凝聚浑身玄力,施展万法决,猛地化出条火龙从天而降,在三大阵营的弟子周围肆意环绕,将众人围困在内。

    正当此时,公良赢身形猛然暴起,双手变得白泽如玉,化出只大手,把将不断游动的火龙抓在手中。

    离荀立马催动火龙不断挣扎,欲从公良赢化出的大手挣脱而出。

    公良赢自然不会任由其挣脱,手上的力道,也逐渐变得比先前更加的重了起来。

    “轰!”

    随着力道逐渐加大,火龙抵御不住,轰然湮灭,化入大道之中。

    众弟子见状匆忙逃离,回到晏舒、葛凌以及公良赢身旁。

    “果然厉害!”离荀紧紧盯着公良赢,字句地说道。

    公良赢没理会离荀,转头盯着慕飞,道:“这便是你创立圣龙营的依仗?”

    慕飞笑了笑,“如何?”

    “哼,”公良赢冷哼声,道:“此番不过是胜在我们力竭罢了,你当真认为你能自立阵营不成?”

    慕飞笑道:“有何不可?”

    公良赢冷声道:“即便是此时,你也只能与我等僵持着,待我等实力恢复,你真以为内门会有你容身之处?”

    慕飞摆了摆手笑道:“这就不是你考虑的问题了。”

    “好!”公良赢气极地点了点头,“此事没完!”

    说罢,公良赢便转头对动山营众弟子说道:“我们走!”

    “你说的不错,此事确实还没完。”

    正当公良赢欲领着动山营弟子离开另寻他处时,慕飞再次出声。

    “圣龙营初立,广邀各大阵营的弟子加入,欢迎各大弟子踊跃跳槽!”

    公良赢停下脚步,转头冷冷地盯着慕飞。

    “慕云,你什么意思?”葛凌闻言面色骤然变得阴冷,死死盯着慕飞。

    “当真我们的面,就敢挖我们的墙角,”晏舒淡淡道,“倒是有胆色。”

    “哼,”公良赢冷哼声,再次号令声,便欲领众弟子离去。

    毕竟,没有人会傻到冒着得罪整个阵营的危险,去加入个前途未卜的新阵营当中。

    除非有足够的诱惑。

    “诱惑!”公良赢忽然顿了顿,似是想到了什么般,转头紧紧盯着慕飞,面色狰狞,冷汗不断从其额头之上流下。

    “各位可曾听过瑶珑心体?”慕飞淡淡笑道。

    “慕云!”公良赢登时盯着慕飞,大吼了声。

    “居然用这种手段。”晏舒闻言,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

    “慕云,你别太过了!”葛凌同样面色阴冷,紧紧盯着慕飞。

    慕飞笑道:“众所周知,身处内门之中,最重要的东西,便是灵石。”

    “在内门,灵石便是修炼的关键。”

    “虽然内门有八座灵矿,但比起身处内门的弟子来说,却完全不够用,因此,争夺灵石成了必然。”

    “而即使在灵矿内侥幸得到了灵石,还要时刻注意灵兽的袭击。”

    “而这八座灵矿内的灵兽实力如何,我想便无需我多言了吧。”

    “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想要得到灵石,也是难之又难,受伤在所难免。”

    “若是此番,有名瑶珑心体给你们治疗,助你们采集灵石,又会如何?”

    三大阵营中的弟子闻言皆面面相觑。

    有不少弟子,已心生向往之意。

    “谁敢去圣龙营,杀无赦!”公良嬴当即冷声呵斥声,打断这些弟子的思绪。

    话音刚落,先前还跃跃欲试的动山营弟子,便悻悻地收回了欲前往圣龙营之心。

    慕飞笑道:“但凡来我圣龙营者,我必保之!”

    “我看你们谁敢去!”葛凌同样出言呵斥,“他慕云不过是个初入内门的外门弟子,有何能力保住你们,你们最好想清楚!”

    慕飞闻言笑道:“王峰的实力如何我想无需我多言了,连他都不是我的对手,难不成我还保不住你们不成?”

    众人闻言顿时恍然过来。

    对啊,王峰是何许人,疾风营营主,以手太经名震内门,连他都不是慕云的对手,何愁慕云保不住他们。

    于是乎,当场便有弟子迈出脚步,朝慕飞方向走去。

    “你找死!”公良嬴冷哼声,当即化出道光束,朝这名弟子轰去。

    “嗖!”

    正当光束要轰向这名弟子时,海月柔脚踏莲步,身形暴起,瞬间冲至该名弟子面前,挥动炎黄剑,把将光束斩落而下。

    “这”

    “不不是吧?连光束都能斩断?”

    “海月柔已经强到这等程度了吗?”

    “男剑魔独孤胜,女剑魔海月柔,果然,号称剑魔的都是怪胎!”

    众人满脸愕然之色,呆呆地盯着海月柔。

    “哼,道光束罢了,我也能斩断!”红绫则是脸不忿,气鼓鼓地说道。

    慕飞见状不由得会心笑。

    他自然知晓,这是海月柔在帮他。

    他能拦下这道光束,这点,在场所有人都不会怀疑。

    但若是除了他以外,便无人能拦下的话,那众人也便不会对圣龙营抱太大希望。

    个只靠着个人的阵营,绝不会有好的前程。

    但此时此刻,出手阻挡公良嬴光束之人并非慕飞,而是海月柔,这切瞬间就变得不同了。

    “多谢了。”慕飞淡淡笑道。

    “你我无需如此。”海月柔歪着头笑道。

    “海月柔,”公良嬴淡淡道,“以你的实力而言,放眼内门,哪个阵营都会任你挑选,你何须冒险,选择个初立的阵营?”

    “与你无关。”海月柔淡淡道,遂带着这名弟子,走到慕飞身旁。

    “营营主。”这名弟子怯生生地喊了声。

    照理而言,但凡能入内门的弟子,实力都不会太弱,必然心高气傲,但此人面对慕飞,却毫无高傲之意,而是怯生生地喊了声,足间慕飞在此人心中有多恐怖。

    “无需如此,”慕飞摆了摆手,“莫因我强大的实力而心存畏惧,我很平易近人的。”

    “嘁。”话音刚落,上官晨和离轩以及红绫,便给了慕飞个大大的嘘声。

    “你可真是不害臊。”红绫冷声说道。

    “什么话?”慕飞脸义正言辞之色,“我这是实事求是!”

    这名弟子见慕飞如此,紧张的心绪,也稍微有些平复了下来。

    其余弟子见状,同样心有所向,纷纷前往圣龙营。

    时间,三大阵营中,瞬间分离出了批人,朝慕飞的方位行去。

    足足有三十人。

    三十名弟子,此番朝慕飞身后靠拢后,圣龙营的人数,已然不输于四大阵营的任何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