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越玲珑入营

    越玲珑笑道:“公子自立新阵营,将自己推向四大阵营的对立面,自然免不了有奸人暗施奸计,对圣龙营出手!”

    慕飞闻言点了点头,道:“我能想到四大阵营会对付我,却未曾想到,居然会用如此恐怖的手段对付我,若非越姑娘相助,只怕此次圣龙营的灵气,就要在在吞灵蛊的蚕食之下消散殆尽了。”

    越玲珑笑道:“公子乃大机缘之人,此次不但避过此灾,还可将此物毁灭,也算对暗施手段之人个重创了。”

    “嗯,”慕飞点头应道,随后凝聚玄力,施展万煞死玄决,化出大量死气以及血气缠绕于身,显得极为森然。

    越玲珑见状心中不由得打了阵寒颤,昔日的梦中,慕飞正是以此番模样,施展雷法向其劈来。

    “你怎么了?”见越玲珑表情怪异,慕飞转过头问道。

    “没没什么,公子快出手吧。”越玲珑颤颤巍巍得回应道。

    慕飞遂不再理会越玲珑,转头紧盯着空中不断转动的漩涡。

    “嗖。”

    骤然间,慕飞脚踏浮空,跃冲至漩涡面前,施展“大音佛拳”,汇集星辰之力,猛地开始对漩涡出手。

    “轰!”“轰隆!”

    疾风骤雨般的拳法,瞬间令空中的漩涡,猛地碎裂开来,爆发出股极为恐怖的法器波动,强入慕飞,亦不由得被其恐怖的波动,震退了数米远。

    随着波动消散,漩涡亦开始逐渐退散,个银色的项圈,逐渐于空中显现而出,发出“咣当”地声,猛地掉落在地。

    慕飞上前捡起项圈细看,发觉上方已然隐隐出现了道裂纹,不由得叹息道:“材质倒也算得上是上乘,只是方才被我出手打出了道裂纹,其间蕴含的力量已然消散,可惜了。”

    越玲珑咯咯得笑了起来,道:“公子若觉得可惜,为何不尝试着修修?”

    慕飞摇了摇头,道:“这等档次的武器,光是修复,便需耗费大量精力,且即使修复,也已无法如同方才那般强大了。”

    “也罢,此物的材质终归还算不错,回头将其融了,炼入其他法宝之内,也未尝不可。”慕飞低头喃喃了声,将项圈收了起来,随后向越玲珑作揖,“越姑娘,我尚有要事,便先行离去了,他日姑娘若有难处,在下必全力相助,告辞!”

    说吧,慕飞便挥了挥手,示意小幽随其前往圣龙营。

    “公子,等等。”

    越玲珑见状匆忙叫住慕飞。

    慕飞停下脚步,转过头来问道:“越姑娘还有何事?”

    “那个”越玲珑低下头来,面色羞红,双手不断地打转着,仿佛在犹豫般,颇有小女儿神态。

    慕飞见状笑了笑,道:“越姑娘有话不妨直言。”

    “公子,可否让我加入圣龙营?”越玲珑扭扭捏捏地,许久才将话说了出口。

    慕飞闻言不禁愣,“你要加入圣龙营?”

    “公子不肯吗?”

    “这倒不是,”慕飞摇了摇头,随后又开口问道:“可是越姑娘,你不是陆玥的侍女吗?”

    越玲珑闻言当即面露黯淡之色,道:“公子是看不起小女子是侍女么,如此的话,小女子便告退了。”

    说罢,越玲珑便转身欲离去。

    “你别误会,越姑娘,”慕飞匆忙出言解释,“我并非此意,只是,陆玥身处掠火营,你若是前来圣龙营,陆玥那边,你又该如何向她说?”

    越玲珑这才回过头,笑道:“这点公子请放心,小女子必会妥善处理!”

    “不行!”

    慕飞尚未开口,小幽却急吼吼地冲了上来,把拦在慕飞身前。

    “你别以为帮了我们,我们就会感激你,盈歆姐姐已经有红嫣和海月柔这两个敌人了,绝不能再让你也趁虚而入!”

    “什么?”越玲珑闻言不禁愣。

    “小幽!”慕飞登时板起了脸,“你答应过我什么?”

    小幽呛声道:“我这可是未雨绸缪,防止你堕入这些妖艳女子的温柔乡中,就把盈歆姐姐给忘了!”

    “”慕飞脸无语,把将小幽拉开,向越玲珑作揖道:“越姑娘,实在抱歉了,她年岁尚轻,胡言胡语,越姑娘无需放在心上。”

    越玲珑浅笑道:“这位小妹性情率真,直言直语,着实令人讨喜,我又怎会怪她。”

    “如此便好,”慕飞点了点头,道:“此番圣龙营初立,虽有三十名新晋弟子的加入,却也远远不足,越姑娘精通阵法,若能加入,圣龙营自然大为欢迎。”

    越玲珑闻言大喜,“公子此话当真?”

    “当不得真,当不得真,”小幽立马出言阻止,“这只是小飞飞的客套话!”

    “咚!”

    慕飞当即在其额头之上,猛地敲了记板栗,令小幽疼痛不已。

    “小飞飞,”小幽登时面露委屈之色,不断抚摸着额头,气恼道:“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我不理你了!”

    说罢,小幽便急匆匆地朝圣龙营相反的跑去。

    “公子,这”

    慕飞摆了摆手,道:“无妨,待她想通了便会回来。”

    “不过,你想加入圣龙营的话,光是我人,恐怕也无法做主。”

    越玲珑闻言不禁愣,“公子不是圣龙营的营主吗?”

    “不,”慕飞摇了摇头,“那不过是为了收人所立的临时的营主,实际上,除了圣龙营的建立,乃由我指挥之外,我从未以营主的架子指示过圣龙营内的任何人。”

    越玲珑听罢顿时肃然起敬,“公子身处高位而不贪权,小女子佩服!”

    “谬赞了,”慕飞笑了笑,继续说道:“因此,你的加入,我须得问的他们同意才可,若是他们有半数以上不同意的话,那么我也就无能为力了。”

    “你要随我去圣龙营吗?”

    “这是自然,”越玲珑笑着点了点头,同慕飞进入圣龙营当中。

    “越玲珑,你胆敢坏我好事!”

    远处的某个角落,个鬼祟的身影望着眼前幕,气的面色狰狞,双拳捏的“嘎吱”作响,“居然将我的镇天环给毁了,我定不会轻饶你!”

    “慕云,此次算你运气好,躲过劫,下次,你不会再如此好运了!”

    说罢,此人便欲起身离去,但正当此时,此人忽然转过头望向小幽离去的方向,思虑片刻,转而露出了无比诡异的笑容。

    “慕云啊慕云,这可是你自己留下的弱点!”

    说罢,此人便朝小幽的方向快速行去。

    时间流逝,转眼便过去半日。

    圣龙营内,众人齐聚堂,对于越玲珑的加入,看法意见不。

    离荀淡淡道:“越姑娘,我并非针对你,只是你乃陆玥的侍女,而陆玥身处掠火营,恐有不妥。”

    越玲珑浅笑道:“想必公子是怕我是掠火营的探子吧。”

    离荀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越玲珑笑道:“我确实主人的侍女不错,但同时我也有自己的心念,我与主人的关系,并非离荀公子想得这般简单,我前往圣龙营,主人是断然不会拦着我的。”

    “正因你和陆玥关系甚好,我才更加担心,毕竟,她总归是在掠火营当中,他日若是圣龙营与掠火营开战,你又该帮谁?”

    越玲珑笑道:“小女子的修为不高,不过初入炼气境,自然不会参与任何打斗,唯有阵法方面,小女子理解较深,可助圣龙营布阵,而这与主人身处掠火营,并无冲突。”

    “你为何放着你主人的掠火营不加,要加入圣龙营?”海月柔针见血地说道,“掠火营本就强于其他三大阵营些许,再经由上次的内乱,其他三营元气大损,而掠火营虽有损伤,却远没另三营严重,再加上陆玥身处掠火营,于情于理,你都应加入圣龙营。”

    “月柔姑娘不愧为女剑魔,连言语都如刀剑般犀利,”越玲珑笑了笑,道:“我加入圣龙营的原因有二,第便是圣龙营的前景。”

    “无论是公子本身,还是公子身旁的众人,都非泛泛之辈,光凭在座的各位,便足以在内门安营扎寨,更遑论此番又加入了三十名弟子,因此,圣龙营的前景,可谓片大好。”

    “良禽择木而栖,圣龙营有如此前景,我自然也就选择加入圣龙营了。”

    海月柔听罢,紧紧地盯着越玲珑。

    越玲珑顿时心中颤,感觉自己的内心仿佛都要被海月柔看穿了般。

    “好了,月柔姑娘,”红嫣笑着将海月柔拉开,“无论如何,越姑娘总归是前辈请来的客人,就算没有加入圣龙营,也无需如此。”

    海月柔看了眼红嫣,只得无奈地叹口气,继续问道:“那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个原因”越玲珑说着,忽然停了下来,将头埋得非常低,但虽如此,却仍未将其脸上露出的娇羞之意掩盖住。

    众人顿时感到阵无语。

    离轩出言打趣道:“韵华阁有个,圣龙营有两个,这下又来了个,慕哥你的魅力不凡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