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李崇天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王峰冷笑声,凝聚玄力,将大经施展而出。

    骤然间,无尽黑气猛地从王峰周身冒出,令其气息骤然暴涨,比之原先,足足强悍了七八倍。

    慕飞见状不由得哂笑道:“为何不似上次般全力施展?”

    “哼,”王峰冷哼声,道:“大经第二阶段,过于凶戾,哪怕是我,也只是练成,而从未使用过,这才导致上次大败于你。”

    “败于你后,我身负重伤,耗费了我在内门所积攒的近乎八成的灵源用以兑换药材,这才将伤势恢复过来。”

    “有了上次的教训,此番我断然不会再透支施展大经,八倍乃我如今能承受的极限,比之上次,虽弱了不少,却也能随心所欲,毫无顾忌地使用。”

    慕飞闻言当即面露讥讽之色,道:“你觉得凭你大经八倍之力,能胜我么?”

    “战便知!”王峰冷声回道,遂不再多言,身形骤然暴起,于双拳之中凝聚出璀璨闪光,气息极为强悍,猛地朝慕飞轰去。

    而在其身旁的五人,也并未无动于衷,在王峰出手后,骤然暴起,朝慕飞行人袭来。

    “正合我意,”上官晨战意凛然,摩拳擦掌,静候五人来袭。

    “锵!”

    却见海月柔拔出炎黄剑,主动出击,直朝其中人冲去,与其厮杀起来。

    “海月柔,你太狡猾了,居然抢先出手!”上官晨大为恼怒,匆忙上前,如海月柔般,朝其中人出手。

    “哼,”见海月柔主动出击,红绫自然不甘示弱,亦盯上了其中人。

    “吃肉怎么能不叫我!”离轩嗷嗷地扯了嗓子,身形骤然暴起,凝聚玄力,催动万法决,化出无数炙热的火球,猛地朝地面的其中人轰去。

    却见此人身法诡变,穿梭在火球当中,片叶不沾身,不断朝离轩逼近,很快便冲到了离轩身旁。

    “法修就这点本事么?”近身到离轩身旁,此人登时面露讥讽之意,忍不住出言嘲讽。

    随后,此人便欲对离轩出手,但就在其要对离轩出手时,却见离轩冲其咧嘴笑,随后伸出手打了个响指。

    “轰!”

    只见空中赫然开辟道巨大的裂缝,散发出剧烈波动,猛地开始运转起来。

    股强大的吸力,猛地朝周围散发开来,仿佛个黑洞般,肆意地将周围之物吸入裂缝之内,其中便包括离轩身旁的疾风营弟子。

    “什么!”此人见状不由得惊,匆忙催动玄力逃离,欲从此地离开。

    但强大的吸力却将其牢牢地吸在空中,难以动弹,且正不断地朝裂缝吸去。

    地面上仅剩的疾风营弟子见状自然不能坐视不管,跃上空,挥起长枪,便朝离轩所化的裂缝刺去。

    “轰!”

    但未等其得手,直主意此人的弥真趁机出手,身形骤然暴起,施展“烈焰拳,”双手仿佛冒出火焰般,猛地朝此人的胸口轰去。

    “嘎哒!”

    此人躲闪不及,牢牢地吃下了弥真的拳。

    论及玄力,弥真或许不强,但论及肉身,放眼整个内门,只怕都没强于他的人,此番记重拳下去,再加上其并未催动玄力抵御,此人胸口内的骨骼,登时便响起了声清脆的碎裂声。

    “唔!”

    此人顿时吐出口鲜血,从空中跌落在地,狠狠地将地面砸出个大坑,人事不省。

    “老五!”正与慕飞交手的王峰见状不由得大惊,就欲上前救援。

    却见慕飞道雷光,猛地朝王峰轰去,直接阻断了王峰的去路。

    “你这畜生!”王峰大为恼怒,凝聚浑身玄力,施展记重拳,猛地朝慕飞轰去。

    却见慕飞丝毫无惧,施展“大音佛拳”,直直地对上王峰的拳头。

    两拳相交,登时散发出阵恐怖波动,从周围肆意扩散而开。

    王峰的拳法,名为“太玄拳”,乃世间顶尖的拳法之,特性与慕飞的“大音佛拳”相似,皆是拳比拳强横。

    因此,拳过后,二者毫无停歇,继续对拳。

    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

    二者足足对上了四十拳,威势直令地周围风云变幻,仿佛要将整个疾风营拆了般。

    “太玄拳”,以四十拳为轮,四十拳的威势,却仍是没能将慕飞击败,且隐隐有被慕飞压制之势,因此,在慕飞施展第四十拳“大音佛拳”后,王峰瞬间便被慕飞击败,猛地坠落在地。

    而与此同时,与海月柔、上官晨、离轩以及红绫对战的四名弟子,皆被四人压制,被四人不断逼退,毫无还手之力。

    “怎么会有这么大差距!”倒地的弟子,望着空中不断被压制的四人,面露苦涩之意,“同为内门弟子,修为也相差无几,为何实力差距会有如此悬殊?”

    “快走!”王峰强撑着身子大喝声,“入殿!”

    四人听,纷纷从星光袋中取出枚银色珠子,施展玄力将其催动。

    “嗖。”

    只见道银芒骤然从空中浮现而出,从四人中闪而过。

    四人瞬间消失不见。

    “不见了?”众人见状不由得大惊。

    趁着众人愣神的功夫,王峰立马同四人般,从星光袋中取出银色珠子,便欲催动。

    却见倒在地上的弟子,面色苦涩,道心俨然受到了影响。

    “老五!”王峰大喝声,强行催动玄力,猛地跳至此人身旁,随后催动玄力,灌入银色珠子当中。

    “哪里走!”

    离荀匆忙催动玄力,施展万法决,化出道光束,猛地朝王峰二人轰去。

    只见银芒瞬间浮现,从二人中闪而过,王峰以及被弥真所伤的弟子,同样在银芒中,消失不见。

    离荀的光束扑了个空,直直地轰在地面,将地面轰出个巨大的洞。

    “该死的,让他们跑了!”离荀大为恼怒。

    “追,他们在殿内!”离轩大吼声,就欲朝殿内追去,但却被离荀把拦下。

    “别追了,殿内机关重重,贸然闯入,恐有不妥!”

    “可是小幽她此时很危险!”离轩脸焦急地说道。

    “那也不能莽撞,”离荀沉声道,“看慕兄如何抉择吧。”

    众人闻言皆朝慕飞望去,等其拿主意。

    慕飞低头思虑片刻,道:“殿内危机四伏已是必然,小幽也不能不救。”

    “只能看你的了。”

    说罢,慕飞便将头偏向海月柔。

    海月柔看了慕飞眼,心领神会,便踏着莲步,走到大殿面前,缓缓拔出炎黄剑。

    “嗖。”

    只见炎黄剑之上的凤凰图纹忽然亮起璀璨金光,显得绚烂无比。

    声凤鸣骤然从炎黄剑中所散发而出,仿佛真凤朝鸣般,威势极强。

    凤鸣过后,炎黄剑中所散发的气息,也骤然变得强大起来,压迫力十足,仿佛身上被压了座大山般。

    “好恐怖的气息!”

    “这便是炎黄剑真正的威势么!”

    “光是这股压迫力,便足以证明其强大的实力!”

    众人目瞪口呆地望着炎黄剑,满是惊讶之意。

    海月柔紧握炎黄剑,闭目凝神,将身心合,达到无我之境。

    “嗖。”

    骤然间,道巨大的剑气,猛地从炎黄剑中挥出,迅速朝疾风营的主大殿横扫而去。

    “锵!”“锵锵!”

    剑光带着无尽威势,直接朝大殿中穿梭而过。

    “轰!”

    偌大的座大殿,在海月柔剑气下,骤然开始坍塌,引得此地仿佛地震般,震动不断。

    剑之威,直接劈开了疾风营的主殿,而在其殿内的杀伐大阵,由于尚未布置完毕,在海月柔的剑威下,自然也是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场面的震撼,直接令在场除慕飞外的其余人,都看呆在了原处。

    “猛!”过了好会儿,上官晨才反应过来,当即对海月柔竖起大拇指。

    “靠!”张子冲则是忍不住咒骂了声,“还有没有天理了!”

    “你又变强了?”红绫则紧紧盯着海月柔质问道。

    海月柔笑了笑,并未多语。

    “走!”慕飞淡淡道,便欲朝殿内行去。

    “嗖。”

    “嗖!”

    正当此时,疾风营外,忽然猛地显现出股暴戾的气息,正朝慕飞行人迅速迅速逼近。

    “来了么,”慕飞停下脚步,转过头紧紧盯着不断逼近的气息方位。

    气息不断逼近,很快,众人便看清了此人的真面目,正是李崇天。

    只见李崇天面色阴冷,到达疾风营后,立于空中,紧紧地盯着木诶,而在其身旁,小幽赫然被其五花大绑,昏迷不醒。

    “李崇天!”慕飞面色狰狞地盯着李崇天,咬牙切齿地吼了声,“果然是你!”

    李崇天盯着慕飞冷冷地说道:“真是好胆啊,居然敢硬闯疾风营!”

    “放了她!”慕飞的面色狰狞无比,双眼仿佛要冒出火般,其周身散发的暴戾之气,饶是其身旁之人,都忍不住感到阵寒颤。

    李崇天闻言眉头挑了挑,淡淡道:“我若不放,你又能如何?”

    “那就死!”

    慕飞咬牙切齿地吼了声,身形骤然暴起,凝聚浑身玄力,化出道鲜红色的雷光凝聚拳中,猛地朝李崇天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