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青鸟朝鸣决

    “总算好了,”张子冲见状不由得舒下心来,“这半柱香的时间,可着实难拖。”

    “不会让你们失望的,”离荀笑道,随后转头看了眼离轩。

    二人相视后点了点头,遂同催动法杖,将玄力灌入空中五彩斑斓的光束当中。

    “今日便让你们见识番,合为真正的法修!”离轩则狂傲地大笑着,不断对空中的五彩光柱灌入玄力。

    “轰隆!”“轰隆隆!”

    五彩光柱不断散发波动,肆意地朝周围扩散而出。

    疾风营弟子赫然感觉到,股剧烈的威压正猛地朝下方倾泻而下,令他们感到阵呼吸困难,仿佛窒息了般。

    紧接着,便见光柱骤然开始变化,急剧收拢,变为只青色巨鸟,不断煽动着羽翼,于空中嗥叫着,宛若真实存在般。

    青鸟仿佛吸收玄力的黑洞般,不断煽动着羽翼,每煽动次,周围的玄力,便被其吸收部分。

    王峰见状不由得大惊,他自知已无法阻挡,因此,虽和上官晨打着,却也匆忙向疾风营弟子下令。

    “快!马上施展金蝉御力阵!”

    话音刚落,上官晨的记重拳,便猛地呼在其脸上。

    上官晨的实力,即使放眼内门也属顶尖,哪怕是王峰,若是单打独斗,赢面却也不比上官晨大,甚至可能还稍逊于上官晨,而此番王峰心二用,自然并非上官晨的对手,因而漏出了破绽,被上官晨抓住了破绽,在其脸上呼了拳。

    只是王峰毕竟也非凡辈,早在上官晨重拳出手之前,便已然催动玄力护在其脸颊之上。

    因此,虽然正中拳,被狠狠地轰击在地上,但伤势却不算太过严重。

    而另边,随着王峰号令过后,疾风营众弟子,立即便站到每处阵眼上,随后快速催动阵法,显得训练有素。

    金蝉御力阵与五行御玄阵般,是门极为强大的防御阵法。

    但二者也有所不同,五行御玄阵,虽然范围广,但却无法移动,只能作为守护类似圣龙营这种大本营的阵法使用。

    而金蝉御力阵则不同,虽然防御性上大不如五行御玄阵,但它却有个特有的优势,便是阵眼可以移动,也就是能够在战斗中使用。

    因此,虽然金蝉御力阵防御性远不如五行御玄阵,但却仍不失为门顶尖的防御阵法。

    显然,在阵法这方面,王峰特意对疾风营弟子训练过。

    而随着疾风营众人将金蝉御力阵施展完毕后,便见只金色的巨蝉幻象逐渐于空中浮现而出,不断煽动着双翼,将所有的疾风营弟子,都护在双翼之下。

    “不好!”上官晨见状登时大惊,“若是此招不成,只怕我们都要死在疾风营了!”

    唯尚有战斗力的海月柔见状,身形猛地暴起,莲步踏空,跃跳到了金蝉御力阵的正上方。

    紧接着,海月柔在空中刻画阵纹,直接将二三意剑阵,布在了金蝉御力阵之上。

    “二三意剑阵,起!”

    海月柔毫不迟疑地便催动了二三意剑阵,凝聚出二十三把剑,猛地朝底部的金蝉幻象刺去。

    “锵!”“锵锵!”

    金属碰撞声不断响起,只见金蝉的羽翼,仿佛磐石般,坚不可摧,剑阵丝毫没有对其造成任何伤害。而攻击金蝉的二十三柄剑,却在撞击当中,柄柄地断裂开来。二十三柄剑,无幸免,最终都断裂开来,而二三意剑阵,也在最后柄剑断裂开来后,轰然湮灭。

    显然,以人之力施展的二三意剑阵,根本无法与数十人合力施展的金蝉御力阵所匹敌。

    海月柔见状不禁蹙眉,手中的炎黄剑不由得握的更紧了些许。

    “金蝉御力阵已然催动,即使离轩二人的功法,成功破了金蝉御力阵,威力也所剩无几,根本无法对疾风营造成致命打击,如此,我们在场所有人,必然无人能够生还!若是使用那招,虽然我很可能会死,但其他人却有了五成的存活率,倒也值得试!”心中想着,海月柔遂看了眼炎黄剑,苦笑道:“真对不起你,你在我手中才这么些许时日,尚未展露锋芒,便要再次沉寂下去了。”

    说罢,海月柔便再次握紧了炎黄剑,缓缓朝疾风营的方位走去。

    “父亲,大哥,家族的仇,柔儿不能给你们报了!”

    只见海月柔提起剑,将浑身玄力凝聚于剑中,其气息,也逐渐变得凶戾起来,仿佛变为了真正的女剑魔。

    然而正当此时,却见道天雷,猛地朝海月柔轰劈而下,打断海月柔的聚力。

    正是慕飞施展天雷劈打而至。

    海月柔见状不由得愣,转过头来茫然地看着慕飞。

    此时的慕飞,肉身虽然无碍,但元神显然并未恢复,因而脸色显得有些许惨白。

    “你想干什么?”慕飞紧紧盯着海月柔冷声说道。

    “我”

    海月柔支支吾吾地,不敢正对着慕飞。

    慕飞继续说道:“阳迁子还在徐林营内好好地呆着,你却想死了之,莫不是想逃避不成?”

    “自然不是!”海月柔闻言当即解释道,“我自是想寻天彝族寻仇,但如今的情况,若是不能破解金蝉御力阵,我们个人都活不下去!”

    “那也不需要你去送死!”慕飞冷声说道,“你好好歇着便可,金蝉御力阵,自有我去解决!”

    说罢,慕飞毅然打断了弥灵的治疗,起身朝疾风营弟子的方向行去。

    “慕大哥,不行!”弥灵见状大惊,“你的元神消耗太大,若是再次使用消耗元神,便有很大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放心吧,”慕飞转头对弥灵笑了笑,道:“我可是小天王,大不了,不用元神便是!”

    说罢,慕飞便毅然朝金蝉御力阵行去。

    “公子,等等!”正当此时,越玲珑忽然快步上前,把拦下慕飞。

    “何事?”

    越玲珑当即从星光袋中取出枚紫色玉珠,递给慕飞,笑道:“小女子实力不强,但自问对阵法还是较为精通的,在打斗方面帮不上忙,只能以此物为公子献上分绵薄之力了。”

    慕飞疑惑地接过紫色玉珠,问道:“这是何物?”

    越玲珑笑道:“玉封珠,乃我越家独门法宝,专门对付防御阵法所用。”

    “公子只需将其扔向阵法当中,便能将金蝉的其中翼震断,等若削减了阵法的五成威力!”

    慕飞闻言,不由得多看了眼玉封珠,随后向越玲珑郑重道谢道:“多谢越姑娘了,有了此物,这金蝉御力阵,已然不在话下了!”

    说罢,慕飞握紧玉封珠,施展踏空九行,毅然朝疾风营弟子方向飞去。

    而与此同时,离荀二人的功法,也已然准备就绪。

    “青鸟朝鸣决,起!”

    只见青鸟,煽动着双翼,不断向天嗥叫,栩栩如生,光是其周身所散发的玄力波动,便已极为恐怖,令人骇然。

    “嗖。”

    紧接着,便见青鸟猛地朝金蝉御力阵扑袭而去,所过之处,皆散发着无数星点流光,其威势可想而知。

    与此同时,慕飞亦携玉封珠,猛地冲入金蝉御力阵中,催动玉封珠,猛地朝金蝉御力阵飘去。

    “不会让你得逞!”然而就在此时,先前久未清醒的李崇天,不知何时却已醒了过来,于手中凝聚出道光束,猛地朝慕飞轰去。

    “锵!”

    就在李崇天的光束要轰向慕飞时,却见海月柔个瞬身,猛地跳至慕飞面前,将李崇天的攻击拦下。

    “你!”李崇天见状不由得大怒。

    “有我在,你伤不到他分毫!”海月柔冷冷地盯着李崇天,双眸之中尽是冰冷之色,如极冰之地般寒冷,饶是李崇天,都明显地感受到了丝危险的气息!

    王峰被上官晨拦下,李崇天被海月柔拦下,慕飞自然横行无阻,迅速跳到金蝉的双翼之上,凝聚浑身玄力灌入玉封珠中,把将其按进金蝉幻象当中。

    “滋滋!”

    顿时,雷光四起。

    震耳欲聋的雷响声,不断在金蝉的右翼上劈打着,威势极强。

    紧接着,便见金蝉的右翼之上,骤然燃起道白黄色的火焰,是道火。

    玉封珠内,含有大道之力,因而令金蝉右翼燃起了道火。

    金蝉御力阵,以金蝉的双翼防守,此时没了右翼,金蝉御力阵的气息,顿时便锐减下去,足足减了大半。

    而此时,青鸟已然朝阵法袭来。

    慕飞见势自然毫不犹疑,当即施展踏空九行,全力撤退,逃离处了青鸟轰击的范围。

    “嗖!”

    只见青鸟不断嗥鸣着,瞬间从金蝉御力阵中穿而过,随后逐渐消散。

    时间仿佛在这刻定格住般,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紧紧地盯着金蝉御力阵的情况。

    “嘭!”

    只见金蝉的幻象,在青鸟的扑袭之下,猛地碎裂开来,化入大道之中。

    而与此同时,底下施展金蝉御力阵的众疾风营弟子,皆已扑倒在地,无人能够再站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