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谋划

    与疾风营的大战,在离轩以及离荀二人的合力攻击之下落下帷幕。

    虽有金蝉御力阵护身,但只剩下单翼的金蝉御力阵,自然没了与离荀二人足足凝聚了半柱香功夫才凝聚而出的青鸟朝鸣决抗衡之力。

    因此,所有疾风营弟子,都在此战中受了重伤。

    疾风营元气大伤。

    但虽如此,慕飞等人,却也没赶尽杀绝。

    是李崇天和王峰尚在,二人毕竟是疾风营的把手,必然有自己的手段,真要是对疾风营赶尽杀绝,将二人逼急了,只怕即使成功,圣龙营也要掉层皮下来。

    二便是,慕飞行人当时的状况,实际上并没比疾风营好到哪里去。

    离荀以及离轩二人,施展了青鸟朝鸣决后,玄力瞬间便消耗殆尽,没了战之力。

    而其余人,能有疾风营弟子大战的战斗力的众人,皆身负重伤,同样没了战之力。

    上官晨以及海月柔倒是尚在,却还要抵御王峰和李崇天,无暇管及其他。

    而余下的几人,烟儿,弥灵,越玲珑,可以算得上在内门毫无战斗力。

    慕飞本人更是因为元神消耗透支,而昏迷了过去。

    好在慕飞的元神足够强大,再加上弥灵没日没夜的治疗,三日过后,慕飞便成功苏醒了过来。

    “小飞飞,你醒啦?”睁开眼,便见小幽顶着个黑眼圈,脸憔悴的脸上浮现出了苍白的笑容,正欣喜地望着慕飞。

    慕飞站起身来,奋力地晃了晃头,让自己的意识恢复过来。

    随后,慕飞便催动玄力,朝自己的体内扫视了番。

    肉身上,慕飞在此战倒是没受太大的伤,但是元神,却因为消耗过度,而变得虚弱不已。

    但犹豫弥灵没日没夜为其治疗的缘故,如今查探自己的元神,已然看不到半点虚弱的影子了,并且,他还发现自己的元神,比起先前,更加强劲了分。

    “人的潜力,当真是无穷无尽,”慕飞望着自己的元神,不由得感慨道,“此次如此透支元神,不但没有使元神受损,反而还让元神之力更上层楼,着实难得!”

    感慨过后,慕飞便转过头刮了刮小幽的鼻子,笑道:“不修仙,又不睡觉,你的身体哪能熬得住?”

    小幽则低下头来,脸懊恼之意,“都怪我太任性,害的小飞飞和圣龙营的各位为了我,而与疾风营开战,差点害的你们回不来了。”

    慕飞闻言先是愣了愣,随后道:“不怪你,只怪我太过疏忽,明明有李崇天的法器在前,居然没有料到他当时就在附近,这才害你被他擒走。”

    “不过,”慕飞的嘴角微微上扬了分毫,摸了摸小幽的头,笑道:“既已经救出来了,那么此事便无需再提了。”

    “嗯。”小幽乖巧地点了点头,罕见地没似过去般胡闹。

    慕飞又转口问道:“圣龙营怎么样了?”

    小幽说道:“切都好,有离荀大哥在,整个圣龙营都已经布上了正轨。”

    慕飞闻言点了点头,道:“你好好歇歇吧,我出去看看。”

    说罢,慕飞便欲起身离开,但至门口时,却又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眼弥灵。

    在这几日里,弥灵又要为其他人治疗伤势,又要为慕飞修复元神,好不忙碌,刻都未曾停歇,因此此刻自然是身心疲惫,正趴在旁呼呼大睡着,连慕飞已经醒来都不知道。

    “倒真是为难你了,”慕飞感叹了声,回过头来,将弥灵扶起,将其安置至床上,为其盖上被子,这才再次离开。

    “此次与疾风营大战,若非有弥灵在,只怕我们根本没有与疾风营的战之力,以她的愈力来说,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中,不断为我们治疗毫不停歇,也真是为难她了。”

    路行去,至圣龙营主大殿内,便见离荀正对其中名圣龙营弟子指示着什么,而旁的烟儿,则正对着内门的地图,低头细细观摩着。

    “慕兄,你醒了?”发现慕飞到来,离荀冲其问候了声。

    慕飞点了点头。

    “营主。”在离荀身旁的圣龙营弟子,则战战兢兢地喊了声,颇为紧张。

    慕飞摆了摆手,笑道:“无需如此紧张,圣龙营不同于其他阵营,我也并非王峰葛凌之辈,放轻松便可。”

    慕飞领着圣龙营核心的十来人,直接攻上疾风营大本营,并且还战胜了疾风营的战果,早已在内门传了开来,已并非什么秘密,这名弟子,自然也听说了此事。

    再加上先前,在内门动乱中,慕飞设计四大阵营厮杀得手后,慕飞自然便被神化成了个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却又手段滔天的狠人。只是他不曾想,如今和慕飞面对面相见后,发现慕飞居然是个和蔼甚至有些慵懒之人,令这名弟子紧绷着的心,不由得放了下来。

    见慕飞到来,离荀便转头说道:“具体事项我已向你言明,我与营主尚有要事相议,你便先行离去吧。”

    这名弟子点了点头,同离荀作揖告退。

    “还请道兄多多尽心,圣龙营的将来,可就仰仗各位了。”慕飞又喊了嗓子,随后直目送此人离开。

    “慕云和王峰葛凌,还真有些不样。”出了大门后,这名弟子不由得感慨道,“先前在徐林营时,葛凌每每召见我等,不是号令我们,就是责骂我们,这才让我衍生出离开徐林营的想法,正好圣龙营横空出世,我冒着赌把的风险,加入圣龙营内,如今看来,还真给我赌对了。”

    “跟着慕云,或许真能在内门闯出番天地!”

    “唉,果真还是有些头疼啊。”另边,慕飞则扶着额,满脸忧虑之色。

    离荀说道:“先前与疾风营战,已大致了解了如今四大阵营的战斗力,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来看,仍旧无法与其抗衡,如今的他们,必然对我们有所防备了,尤其是我和轩弟的合力功法,已无法再对他们使用。”

    “虽然新入了三十名弟子,但他们的心,却暂未对圣龙营产生归属感,不堪大用,因此,这占领紫金山,怕是有不少难度,并且,即使勉强占领了紫金山,对我们而言,想要将其成功守住,亦是难上加难。”

    “容我捋捋吧。”慕飞摆了摆手回道,随后便不再多言,瞅着脸,不断思虑着。

    “慕大哥,”正当此时,直在看内门地图,久未出言的烟儿,忽然开了口。

    “嗯?”慕飞将头偏向烟儿面露询问之意。

    烟儿指着内门地图中紫金山的地段说道:“慕大哥你且看,我们可否在紫金山内甚至阵法?”

    慕飞摇了摇头,道:“紫金山地势崎岖,难以设立阵法,即使勉强设立,也必是破绽重重。”

    烟儿问道:“若是我们将阵法重叠了,又如何呢?”

    “这”慕飞闻言,低头思虑了片刻,又继续问道:“这能行吗?”

    “我研究过紫金山,虽然紫金山的出入口很多,但多数都不是易走之路,且无论从何处走,都需在这三处走过,”烟儿说时,又指了指其中的三处,道:“因此,若是能在这三处设下阵法,并将其重叠,紫金山的防守问题,便游刃而解了。”

    “只是不知道,越姑娘是否有如此本事。”

    离荀说道:“以她在与疾风营大战时的表现来看,将三道阵法重叠在这三处,应是没什么问题,只是防守的问题解决了,进攻的问题,却仍未解决。”

    “在将圣龙营弟子的心笼络之前,我们毫无制胜的把握,可是若是我们长时间未占据灵山,造成圣龙营内众弟子无灵源可摄取,后果则更为严重!”

    “罢了,”慕飞摆了摆手,“越玲珑那边,便由我向其说明,至于紫金山,三十名弟子,直接让其倾巢出动即可,到时候我便亲自上前去督促他们,若是他们当真不尽心的话,我便亲自上阵!”

    离荀说道:“那我们陪你同前去。”

    “不可,”慕飞当即拒绝了离荀的要求,“若是你们都来了,圣龙营会立刻被其他阵营占领,若真到那时,圣龙营顷刻间便会土崩瓦解,不复存在!”

    “可是你人的话”离荀仍有犹豫之色。

    慕飞淡然道:“无碍,若真占不下紫金山,我还不能跑吗?”

    “也只有这样了。”离荀叹息道。

    “也罢,”慕飞继续说道,“我这就去找越玲珑,若她无能为力,我们也好再想他法。”

    说罢,慕飞当即便起身,前往越玲珑的闺阁,将事情原委向其讲了清楚。

    “如何,你能设置三道重叠阵法吗?”慕飞开口问道。

    “当然可以。”越玲珑笑盈盈地应道,“将阵法重叠,对于我越家而言,易如反掌。”

    “如此便好。”听到越玲珑地肯定后,慕飞总算便放下心来。

    若是越玲珑无能为力,他甚至都已经想好将圣龙营迁居至紫金山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