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敲诈

    几十人的修为皆处于在炼气境人境初期到炼气境人境中期之间,就外门而言,已然身处于最顶尖高手之列。

    只是,在修为为炼气境人境巅峰的幕飞面前,却显得有些不够看。

    幕飞随意地扫了眼将其围住的众弟子,显得不以为然。

    “怎么回事?”

    周围围观的弟子望着突然蹿出的几十人,不由得倒吸口凉气。

    炼气境高手,在外门而言,便是绝对的强者,而此时,却突然出现了好几十人,着实令他们震惊不已。

    “怎么突然出来那么多人?”

    “好大的阵势,居然足足出动了几十名炼气境高手!”

    “至于么,这位道友的实力不过锻心境天境后期,而这群人,每人的修为都远胜于他不说,居然还要将他围堵在此。”

    “唉,这位道兄怕是要遭罪了。”

    围观之人纷纷对幕飞表露出同情之意。

    “这也是他活该,次就从石源中取得了石源液和驭玄珠,并且石源还莫名碎裂开来,定是他暗中施展某些手段才会如此!”

    亦有人出言讽刺。

    “哼,这摊主也并非好货,这位道兄刚将两物取走,便立即遭到围堵,若说没有预谋,我是断然不信!”

    众人你言我句,不断议论着。

    正当此时,却见摊主从摊子中缓步走出,至幕飞身前,紧紧盯着幕飞,面色阴冷无比。

    “有些东西,不是你能染指的,你最好把石源液和驭玄珠交出来!”

    幕飞见状心中暗笑声,知晓这是摊主不甘两物被自己取走所为,不由得跳了下眉头,道:“怎么?你莫不是想强抢不成?”

    摊主沉声道:“若你只是单单赌石得到石源液和驭玄珠,我自是无话可说,但你却在背地里出千,以肮脏手段将两物取走,如此,我自是不能任你为之!”

    幕飞闻言不禁哂笑道:“倒是会找借口,说我出千,你可有证据?”

    “我便是证据!”摊主冷冷地说了声,不再与幕飞多言,转头号令这几十人朝幕飞出手。

    “给我上!”

    时间,数十名弟子皆身形暴起,朝幕飞拥而上。

    “轰隆!”

    却见点赤红色的雷光从天而降,瞬间将众人劈的皮开肉绽,惨叫不已。

    雷电不断从幕飞体内涌出,肆意地在几十人之间不断流窜着,没过多久,几十人便承受不住雷电之威,纷纷倒地。

    全场片寂静。

    空气仿佛凝固了般,将画面定格。

    在场所有人都张目结舌地望着幕飞,愣在了原处。

    许久过后,才有人回过神来,咽了口口水,惊叹道:“好强!”

    “这这是什么怪物?”

    “居居然秒秒杀了?”

    “这群人,真的是炼气境强者吧?”

    “定是我眼花了!”亦有人不敢相信事实,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只是情况自然不可能因此改变毫。

    几十名炼气境强者,瘫倒在地上,动不动。

    而这切,都是那个所谓的锻心境天境后期的人所为。

    “你你是何人!”总算从呆滞中反应过来的摊主,愣愣地盯着幕飞,开口问道。

    他已经非常谨慎了,为确保万无失,他次性就将所有的炼气境高手出动,想夺回石源液和驭玄珠。

    不曾想,几十名炼气境高手,居然被个锻心境天境后期的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修士秒杀了!

    “你猜猜看。”慕飞回应道,揶揄之色尽显。

    “外门从未有雷法修为如此精湛之人,此人必是内门弟子!”摊主皱着眉,心中不断暗想着,“不!哪怕是内门,我也未曾听闻对雷法的领悟有如此之深之人!”

    此人想着想着,突然愣在了原处,呆呆地看着眼前之人,颤抖着双手,指着慕飞说道:“你是慕云!”

    慕飞闻言笑了笑,道:“回答正确!”

    说罢,慕飞便施展仪容锻骨决,将自己恢复至慕云模样,脸揶揄地看着摊主。

    摊主只觉得感到阵天旋地转,仿佛内心中有无数只羊驼从其心中飞奔而过。

    什么狗屁锻心境天境后期的修士,眼前之人,就是个扮猪吃虎的流氓!

    慕云,外门的统治者慕云,连昔日八小王都避其锋芒的存在。

    自己怎么就栽在这狠茬身上了呢?

    为什么偏偏是慕云!他只觉得有点想哭。

    对方是慕云的话,这石源液和驭玄珠就再也不用想着拿回来了。

    外人不知晓,他可是明白的很,这次石源碎裂开来,都是他自己失误而导致,而并非向外人所言的出千。

    若只是寻常人也就罢了,即使知晓了他在背地施展手段,他亦可仰仗背后强大雄厚的实力,将其嘴堵住。但想要堵住慕云的嘴?还是算了吧,别人没听说,他可是听说了,哪怕是在内门,慕云都是绝对的高手,手段滔天,手策划了场内乱,令内门格局发生了剧变,之后甚至领着十几个人,直接就挑上疾风营的大本营去,且还成功战胜了疾风营。

    若是先前他知晓眼前之人,居然就是慕云,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会出手。

    但如今事已至此,即使他后悔也已然无用。

    以慕云的实力而言,若对自己出手,他毫无半点还手之力。

    望着慕飞笑眯眯地表情,股不详的预感,瞬间笼罩于他的身心当中。

    果不其然,慕飞接下来的句话,直接就令摊主绝望了。

    “你猜的不错,就赏你三道天雷吧,若是能接下,此事我便不再多做计较。”

    说罢,慕飞便从手中凝聚出三道天雷,每道都仿佛有通天彻地之势,威势极强。

    “放心,外门毕竟是外门,不得残杀,我也不会杀了你,只是皮肉伤,怕是在所难免了。”

    “道兄,不慕云兄,你千万别出手!”摊主当场就焉了,匆忙求饶,“只要你不出手,什么都好说!”

    “两千灵石!”慕飞随口说了个数字,“给我两千灵石,此事就此揭过!”

    这个摊主只觉得有股想吐血的冲动。

    两千灵石,你丫的还真敢开口,你当这是铸币呢?

    摊主心中不断腹诽着,但想到如今自己的命脉掌握在他的手中,比起灵石,自己的未来,显然更为重要。

    因此,摊主只得开口讨价还价,道:“能能少点吗?加上先前从那位修士处所得的灵石,我总共才千灵石。”

    慕飞不耐烦地说道:“我数三声,若是交不出两千灵石,马上出手!”

    说罢,慕飞当立即便开始倒数,“三!”

    “慕云兄,慕云哥,你别这样,我是真的交不出两千灵石!”

    “二!”

    “这样吧,千五灵石如何,这已经是我的所有积蓄了。”

    “!”

    慕飞冷冷地喊出最后声,凝聚玄力灌入雷电之中,雷电骤然变得铮亮起来,不断闪烁着。

    “给!我给!”

    摊主见势不妙,匆忙求饶,随后迅速从星光袋中取出两千灵石,递给了慕飞。

    “早这样不就好了,”慕飞笑眯眯地收起两千铸币,将手中雷电化开,颇为满意。

    摊主见状,总算舒了口气,开口问道:“可以放了我们了?”

    “走吧,走吧。”慕飞摆了摆手,也没再理会眼前的摊主,任由其离去。

    石源液加上两千灵石,再加上顶级法宝驭玄珠,如此盆钵满贯,他哪还有空管这些人。

    而就在摊主以及地上这几十名炼气境高手的离去,慕飞也没在此多留,转身离去。

    路上,慕飞不断拨弄着驭玄珠,数着灵石的数目,感到有些飘飘然。

    “有了石源液,我的体质便能得到进步的改善,有了五千灵石,不仅圣龙营的那些弟子能够借着灵石修炼,连我们自己也有灵石可修炼了。”

    “而最关键的便是驭玄珠,驭玄珠的到手,不论是对弥灵,还是对圣龙营而言,都是至大的福音。”

    转眼,便过去了三个时辰。

    先前从慕飞手中逃离的摊主,此时正与其身后那群炼气境高手跪在地上,望着高台之人,满脸畏惧之色。

    “事情就就是这样,两千灵石、石源液以及驭玄珠,都已被慕云抢走了!”摊主战战兢兢地将事情的原委告知给高台之人。当然过程中免不了有些添油加醋,比如去掉了自己为了求饶而交出灵石之事,将切罪责都甩在了慕飞的身上。

    “废物!”

    高台之人闻言登时火冒三丈,随手掌将手中张由地灵石制成的桌子,拍而散,随后随手吸起块石板,猛地朝摊主砸去。

    摊主受到轰击,身形猛地向后甩飞了数十米,狠狠地撞倒在地上。

    这只是高台之人没有催动玄力的击,便将炼气境人境中期修为的摊主甩飞了数十米,由此可见,其力道究竟有多大。

    “好个慕云!”高台之人面色狰狞无比,怒声道:“你还真能翻了天不成!”

    紧接着,此人又指了指摊主,沉声道:“你!”

    “是!”摊主强忍着伤痛,起身跪地应了声。

    “速传我命令,联系其他三营,告诉他们,每个阵营我出千灵石,让他们每人出十名弟子供我驱使,今晚,我要宰了慕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