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尉迟绝

    “哼!”尉迟绝冷笑声,道:“我不加入,你又能如何?”

    慕飞撇了撇嘴,淡淡道:“那我就只好在此继续等着了。”

    “你!”尉迟绝闻言大怒,沉声道:“你好歹也是圣龙营之主,为何行事却如此无赖!”

    “谬赞了!”慕飞闻言淡淡笑,道:“我从小便立志要当名无赖!”

    “哼,”尉迟绝冷哼声,沉声道:“在我面前无赖之人,都已被我打成残废,你若是再不滚,休怪我不客气!”

    慕飞笑道:“这可不行,我还没招揽到你,怎么能滚呢!”

    “你找死!”尉迟绝勃然大怒,也顾不得什么大力王决,随手将其扔在旁,凝聚玄力,猛地挥出记重拳,朝慕飞轰袭而去。

    尉迟绝毕竟是体修,肉身力量不容小觑,慕飞避其锋芒,身形暴退数步,避开尉迟绝的拳劲轰击。

    却见尉迟绝忽然猛地个转身,再度朝慕飞出手,速度之快,饶是慕飞也难以避开。

    慕飞见状当即出拳抵御。

    双拳相对,引得藏书阁内震动不断,屋檐都仿佛要被二人震散了般。

    慕飞见状不由得无奈道:“尉迟兄,你可别冲动!”

    “这里是藏书阁,若是将此地轰塌,我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那又如何?”尉迟绝冷冷地说道,丝毫没有停歇之意,再度挥动重拳,朝慕飞轰去。

    慕飞见状当即将玄力汇入识海之中,凝聚星辰之力,施展“大音佛拳”便朝尉迟绝轰去。

    “大音佛拳”的施放速度极快,不过半秒的功夫,便已轰出四十余拳,强如尉迟绝,都显得有些吃力。

    但也仅仅是吃力罢了,慕飞眼见尉迟绝已力不从心,当即停下手中动作,身形后撤。

    尉迟绝缓过劲来,倒也没继续追击,立在原处闭口不语,毕竟他知晓慕飞已经留手了。

    慕飞淡淡笑道:“如何?考虑考虑?圣龙营的福利可是很多的。”

    尉迟绝低头思虑片刻,摇了摇头,道:“我能感觉的出来,你不像其他阵营的人,你是诚心想邀我加入。”

    “不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不能加入圣龙营内。”

    慕飞淡淡笑道:“能告诉我我是为何吗?”

    尉迟绝叹了口气,道:“十余年前,我宗门正值内斗,我父亲不想我卷入宗门纷争,便请求书院让我在书院修炼。”

    “书院曾欠过我父亲人情,便点头答应。”

    “但初入书院时,我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本没资格进入内门,是当初的动山营营主陶不容见我似他早夭的弟弟,便硬生生将我拉进内门,并加入动山营内。”

    “加入圣龙营后,由于陶大哥的缘故,动山营的各位师兄都对我关照有加,从未让我在动山营内出手,我甚至连内门的其余三大阵营都尚不知晓,直至三年后,陶大哥从内门晨门毕业,离开书院,我才知晓,内门居然还有其他三大阵营。”

    “我这才知晓,我能安详的在动山营修炼的背后,是陶大哥和动山营的师兄们在内门奋战换来的。”

    “陶大哥离去后,将动山营交给了当时的动山营第高手戴昊手中,在成了新的营主后,陶大哥便委托戴昊对我多加照看。”

    “陶大哥有恩于戴昊大哥,因此,戴昊大哥直遵从陶大哥的委托,对我照顾有加。”

    “如此,我又在动山营平安渡过了三年。”

    “三年过后,戴昊大哥也毕业了要从书院离去,他曾想将下任营主传位于我,但被我拒绝了。”

    “我的能力不足,无法如同陶大哥和戴昊大哥般率领动山营走向巅峰。”

    “戴昊大哥没法,只好将营主令传他人。”

    “但营主传于他人,护法之位,戴昊大哥却传到了我的手中。”

    “当时的我,虽仍实力不足,好歹也算得上份战力,再加上资历老,对动山营的帮助较大,担任护法之位,其他人倒也没什么异议。”

    “从那以后,我便在动山营直担任护法之位,直至那场内乱过为止。”

    慕飞点了点头,道:“看来你对动山营的感情,还是挺深厚的。”

    尉迟绝闻言面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沉声道:“如今的动山营,早已不同往日,此时的我恨不得亲手毁了动山营,好让它的名声不在公良嬴手中不断败坏下去!”

    “奈何我的实力不足,莫说整个动山营,便是公良嬴人,我都并非他对手,实在可恨!”

    慕飞闻言笑道:“这不是正好,你加入圣龙营不就能达成所愿了。”

    尉迟绝闻言冷冷地说道:“你别忘了,动山营变成而今模样,与你也有不少关系!”

    慕飞摆了摆手笑道:“别这么说嘛,赵严和袁立已然如此,即使没有我,其他三大阵营,仍会趁虚而入,对动山营出手,我不过是借力打力,让他们也尝点苦头罢了。”

    “哼!”尉迟绝冷哼声,没再多言。

    但随后,尉迟绝又长叹声,道:“不过虽然你能得手,却少不了那个唐巧巧的帮助。”

    “你是何时将唐巧巧安插到动山营内的?”

    “不,”慕飞摇了摇头,道:“我根本不认识唐巧巧。”

    “不认识?”尉迟绝不禁愣,“这就怪了,她既不认识你,又为何如此费尽心思地你铺路?”

    慕飞笑道:“她可不是为我铺路,她是为她背后指示她之人铺路,只是被我抢先了步。”

    “若是我没猜错,当时我若不出手,暗中指示她之人必会现身,平了动山营之乱,并击退了其他三大阵营。”

    “击退三大阵营?”尉迟绝闻言愣,“此人当真有如此本事?”

    慕飞笑道:“能布下如此大棋局之人,自然由他的手段。”

    尉迟绝说道:“只可惜此人千算万算,却算不到你这个异类会在内门崛起。”

    慕飞耸了耸肩,道:“我也是迫于无奈嘛,我若不自立阵营,根本无法在其他四大阵营中立足!”

    尉迟绝忽然扫了眼慕飞,如同看怪物般地看着他。

    慕飞不由得起了身鸡皮疙瘩,道:“这么看着我干嘛?”

    尉迟绝沉声道:“此人无论手段、谋略都极为可怕,但却被你眼看穿,说明你的可怕远胜于他!”

    慕飞闻言笑了笑,道:“我可没看穿,只是误打误撞罢了。”

    “若是真与此人正面交锋,我未必比得过他。”

    尉迟绝这才回过头去,低头思虑着,也不知在思虑什么。

    慕飞继续问道:“你说了那么多,还没告诉我,你为何不加入圣龙营?”

    尉迟绝说道:“以你的手段,即使没有我,圣龙营样能发展起来,第五大阵营,已是内门的趋势,无法避免。”

    慕飞直言道:“但有你的话发展的就更快了。”

    尉迟绝摇了摇头,道:“我是喜旧之人,若是加入你圣龙营,你在内门时尚好,但几年后,你离开了圣龙营,圣龙营又该何去何从?”

    慕飞说道:“自是顺其自然,任其发展。”

    “这就对了,”尉迟绝点了点头,道:“陶大哥,戴昊大哥,还有你,甚至是掠火营的晏舒,都是手段极强之人,有你们在,阵营必能达到非常辉煌的境地,但你们旦从内门毕业,离开书院,阵营必会迅速衰落下去,这是我不忍所看到的。”

    慕飞闻言先是愣了下,随后哂笑道:“想不到你外表如此粗狂,心思却如此细腻。”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固然是好事,但你有没有想过,这种事,我们根本无法甚至是无力解决。”

    “内门就像大世界的个缩影般,四大阵营有兴衰荣辱,外界的宗门,家族,甚至是种族,有何尝没有兴衰荣辱,我们无法也无力解决,因为这本就只是自然的规律,也就是世人常言的道,何为道?遵循自然规律,此便为道!”

    “你想改变这等现象,便如同要改变自然规律,改变道,是断然不可能实现的。”

    尉迟绝愣愣地看着慕飞,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慕飞则静静地站在旁,仍其思虑着。

    良久过后,尉迟绝忽然猛地起身,向慕飞行大礼。

    慕飞见状大惊,匆忙将其扶起,问道:“你这是何意?”

    尉迟绝起身严肃道:“君之言,如醍醐灌顶,令我豁然开朗,值我行此大礼!”

    慕飞笑道:“我不过是胡言罢了,无需如此。”

    “不,”尉迟绝摇了摇头,沉声道:“君之心性修为之深,乃我生平所见之致,比之些前辈高人,尚且强大不少!”

    “呃,”尉迟绝突然如此反应,令慕飞时间竟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好,只得干咳两声掩饰尴尬。

    尉迟绝又继续沉声道:“慕兄,让我拜你为师吧!”

    “啊?”慕飞闻言愣,“拜我为师?”

    尉迟绝点头,沉声道:“所谓修道,最重要的便是悟道,慕兄的道已走了甚远,我望尘莫及,若能让我追随之,尉迟绝感激不尽!”

    “咳咳,这个拜师就不必了,你若真想随我,便加入圣龙营吧。”

    尉迟绝闻言当即向慕飞行礼,郑重道:“圣龙营门人尉迟绝拜见营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