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出事

    “快!”徐阳见状大吼声,道:“快逃出阵法,阵法只锁定慕云人,对我们无恙!”

    众人反应过来,纷纷朝阵法之外逃离而去,这才没被嗜灵焰继续追击。

    只见嗜灵焰不断冲击着极灵冰寒阵,不断消磨着阵法中隐含的力量。

    但阵法力量虽在不断削弱,慕飞却被阻隔在了阵法之内,无法再继续追击。

    逃到阵法之外,徐阳转过身扫了眼,料定慕飞从阵法中挣脱而出不过是时间问题,不由得心生退意。但此番耗费三千灵石招募这群弟子,不但没将慕飞成功暗杀,反被慕飞在众人的围攻中斩杀十人,颜面尽失,因而不免有些心有不甘。

    “徐大哥,现在怎么办?”名徐林营的弟子上前问候道。

    徐阳闻言低头思虑片刻,心想道:“慕云此招之威,着实恐怖,但必然负荷极大,无法再度施展,此番他即使冲破阵法而出,想必也无法再度施展此招,届时我们若要杀他,易如反掌!”

    想罢,徐阳当即开口沉声道:“重整阵容,待慕云从极灵冰寒阵中破阵而出,便朝其出手!”

    “徐大人,恕不奉陪了。”正当此时,其中名动山营弟子却忽然站出来反驳道,“慕云在如此多人的围攻之下尚能斩杀十人,太过邪乎,比起你的灵石,我还是认为命比较重要,便不陪你继续了!”

    说罢,此人便欲转身离去。

    “站住!”

    徐阳见状当即将其喝住,事至如今,他自己说走可以,但若是其他人说要走,他是断然不可能答应的,这事关他在内门的威信。

    因此,将此人喝住后,徐阳便缓步走至其面前,沉声道:“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你当我徐阳是何人?”

    此人想出言反驳,但又碍于徐阳的实力,不敢多言,只得闭口不语。

    将此人喝住,徐阳的目的便达成,因此,徐阳并未继续追究,而是转身朝后方余下之人说道:“慕云此招太过诡异,你们心中忧惧我能理解。”

    “但如此奇招,我不信慕云能在短时间内使用第二次。”

    “出灵石暗杀慕云之人是我不错,但若能将慕云斩杀,无论是对我徐林营,还是你们疾风营、略火营还是动山营,都有莫大的好处,想必你们也不想任由圣龙营在内门崛起吧!”

    众弟子闻言面面相觑片刻,纷纷点头同意。

    毕竟,圣龙营的存在,对他们而言,确实太过碍眼。

    阵法很快便出现破口,只见破口出现后,慕飞身形暴起,很快便从破口中跃而出。

    只见慕飞手中,道深蓝色的雷光正肆意地在其手中蹿动着,嗜灵焰则藏蔽于雷光之中,蓄势待发。

    而在其双眸当中,两道暗黑色的光泽,正不断在其双眸当中流动,扩散着,没过多久,便将其双眸如数覆盖在内。

    杀气!令人胆寒的杀气,正不断从慕飞周身散发而出极为渗人。

    饶是他们乃堂堂玄殷书院的内门弟子,饶是慕飞只是孤身人,恐惧却仍是不断从众人的心中浮现而出。

    “咚!”

    就在此时,慕飞忽然缓缓向前挪动步脚步。

    明明只是向前挪动了步,但与慕飞对立的四大阵营弟子,却忍不住向后退了三步。

    “呵呵,”慕飞见状不由得冷笑声,道:“既要斩我,为何又如此惧我?”

    “惧你?你你莫不是在痴人说梦不成?你不过人,而我们有数十人,理应是你惧我等才对!”名弟子壮着胆对慕飞出言呵斥道,想籍此逼退慕飞,言语间,充斥着浓厚的恐惧之意。

    徐阳见势不妙,为免夜长梦多,当即号令道:“速速出手,莫要被他乱了心志!”

    众弟子闻言纷纷朝慕飞出手。

    但众人心中有所畏惧,虽已出手,却不似先前般不留余力,皆留了手,随时准备从此地逃离。

    慕飞因此非常轻松地便避开了众人的轰击,朝众人缓缓逼近。

    只见慕飞的双眸此刻已然被暗黑色的光泽覆盖,片漆黑,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般,令人望而畏之。

    “呵呵呵呵,”诡笑声不断从慕飞口中发出,众弟子听在耳中,感觉就像死神在勾魂般,恐惧之意愈发之深。

    “嗖!”“滋滋!”

    只见慕飞凝聚玄力,手中雷光变得愈发铮亮,并逐渐扩大,很快便扩张至先前的雷鸣光柱般大嗜灵焰在其中不断蹿动着,却丝毫不为外界所见。

    “今日既然你们心存杀我之心,便休怪我有斩你们之意!”

    徐阳见状登时大惊道:“快阻止他!莫要让他出手!”

    “而今没有极灵冰寒阵,若是让他出手,我们所有人的活不了!”

    说罢,徐阳便率先出手,将浑身玄力凝聚于重拳之中,化出道拳劲,猛地朝慕飞轰袭而去。

    众弟子也反应过来,知晓此时若是再不出手,待慕飞出招,他们必死无疑,便纷纷凝聚玄力,化出无数功法,朝慕飞轰去。

    “给我破!”

    却见慕飞大喝声,催动雷光,猛地朝前方轰去。

    众人的功法与慕飞的雷光碰撞上,却见众弟子的功法,如同纸糊的般,刚照面,便被雷光冲散,化入大道中。

    雷光迅速向众弟子袭涌而去,迅捷无比,快到令众弟子连逃跑之心都没有。

    “我们要死在此地了么?”

    此时,绝望感浮现在所有人的心中。

    为什么!这个人能强到这等程度!几十个人围攻人,不但没有将其斩杀,而今反而要被其如数歼灭!

    “轰隆!”

    在雷鸣声中,嗜灵焰骤然蹿动,猛地朝众人袭去。

    众人甚至连还手的心都没有,只能闭目等死。

    但就在此时,嗜灵焰忽然猛地停滞于空中,逐渐消散开来。

    与此同时,包裹嗜灵焰的雷鸣光柱,亦忽然淡化开来,慢慢消散殆尽。

    股失力感,赫然从慕飞体内传出。

    无论是玄力,力量,甚至是意识,都仿佛在逐渐地消失。

    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愈发模糊,很快便看不清了。

    “不不妙了啊。”慕飞无力地喃喃了句,便扑腾声,扑倒在地。

    远处,道身着青絮长裙的倩影,正朝此地迅速逼近,这是慕飞看到的最后的幕。

    紧接着,慕飞便两眼黑,什么都管不着了。

    徐阳见状不由得大喜道:“果然,此招对他的负荷极大,他已经撑不住了!”

    说罢,徐阳身形暴起,跃跳至半空中,将浑身玄力凝于重拳之中,猛地朝慕飞抡起。

    “呼!”

    正当此时,股寒气忽然从远处飘动而来,朝徐阳飘去。

    徐阳躲闪不及,习惯性地伸出手抵御寒气。

    “滋滋!”

    只见寒气刚沾上徐阳的右手,瞬间便将其凝结为冰,动弹不得,甚至连手的感知,都赫然消失。

    “我的手!”徐阳见状登时大惊,落回地面,匆忙催动玄力,开始化解手中的寒气。

    然而寒气威势之强,远超乎徐阳想象,根本不是时半会便能化解之物。

    “好恐怖的寒气,”众弟子见状不由得倒吸口冷气,“是谁?”

    只见远处,盈歆的身影赫然显现,身着青絮长裙,肤若白雪,貌若繁花,虽阴沉着脸,却丝毫不能掩盖其惊艳绝美之姿。

    所有人都被盈歆的姿容惊呆了,皆目不转睛地盯着盈歆。

    盈歆迅速飞至慕飞身旁,把将其扶起,颤声道:“哥儿,你快醒醒,歆儿来了!”

    然而慕飞已失去意识,自然不会清醒过来。

    盈歆见状,当即将其扶起,道:“哥儿,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去找院长!”

    说罢,盈歆扶着慕飞,跃从此地离去。

    “站住!”徐阳见状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大喝声,也顾不得被冻结的手,身形猛地蹿起,拦在了盈歆身前。

    而与此同时,其余人也反应过来,也顾不得惊叹盈歆的美色,纷纷追赶了上去,将其拦住。

    “敢问小娘子芳名?”见盈歆被拦下,便又有人按捺不住心中欲火,忍不住对盈歆出言调戏道。

    盈歆不发语,随手化出道寒气,朝众人撒去。

    “嗖!”

    寒气飘过,众人瞬间便被盈歆冻结为冰人,失去了意识。

    而寒气飘过的周围之地,亦已变为了片寒冰雪域,晶光闪烁。

    “若不是哥儿此时命在旦夕,你们人都活不了!”盈歆冷冷地说了声,随后便扶着慕飞,迅速朝天枢院飞去。

    而就在盈歆离去后,唯名藏蔽于角落,没有上前的弟子,则满脸惊恐之色,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寒气所过之处,皆已变为冰天雪地,而受到寒气侵蚀的众人,此时也已然失去了意识。

    “不过随手施展了道寒气,便有如此威能,这到底是怎样恐怖的位存在!”

    另边,盈歆扶着慕飞迅速朝天枢院飞去,很快便进入天枢院内。

    “院长,你快救救哥儿,他快不醒了!”盈歆焦急的声音,响彻于整个天枢院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