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侵蚀

    天枢院内。

    玄乾正催动玄力探查慕飞体内的状况。

    盈歆则静候在旁,满脸焦急之色。

    只见慕飞体内,身体各个部位,都已停止运转,陷入了休克状态。

    五脏六腑停止运作,玄力不见星半点,识海亦不再转动,而玄骨小人也沉睡了过去,若是不知情之人,只怕真会把慕飞当成个死人。

    “唉!”

    玄乾见状,停下手中动作,叹了口气。

    盈歆见状,不由得紧张起来,心脏“扑腾扑腾”地直跳着,轻声问道:“哥儿他怎么样了?”

    玄乾淡淡道:“嗜灵焰终归为邪火,虽以对其认主,但火中蕴含的那股无比霸道的力量,却在不知不觉中,侵蚀着他的肉身。”

    “怎么会怎样?”盈歆只感觉双眼黑,感觉周围仿佛天旋地转,猛地瘫倒在旁,喃喃道:“哥儿他会死吗?”

    “不至于,”玄乾摆了摆手,“他确实被嗜灵焰侵蚀了没错,但好在他实力足够,加上此火尚且虚弱,他尚能压制。”

    “只是,嗜灵焰终归是嗜灵焰,会随着他不断地使用,变得越来越强,此时尚能压制,但以后却说不准了。”

    “五次,最多再使用五次,嗜灵焰便会壮大到他无法掌控的地步,届时,即使是他,也会因承受不住嗜灵焰之威,而受到其侵蚀,轻则失去神智,重则当场被嗜灵焰化成灰!”

    盈歆这才缓过神来,追问道:“那可有方法把嗜灵焰从他的身上取出来?”

    “有倒是有,”玄乾笑了笑,眸光扫了眼昏迷不醒的慕飞,却又摇了摇头,叹气道:“只是这小子,恐怕不会肯将嗜灵焰取出。”

    “毕竟嗜灵焰也算得上他最大的底牌了。”

    盈歆继续追问道:“那他此时为何会昏迷不醒?”

    玄乾淡淡道:“此为使用嗜灵焰的后遗症,浑身的力量被嗜灵焰汲取,若无外力相助,短时间内无法恢复。”

    盈歆听罢,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慕飞,良久未语。

    “不过,”玄乾又继续开口问道:“他在内门为何会到了需要动用嗜灵焰的程度?”

    盈歆闻言愣,问道:“你不知道?”

    玄乾捋了捋胡子,淡淡道:“这段时日,我们几个老家伙忙着处理离山书院的事务,小明月又有外门需要管辖,内门因此无人看管,自是不知当中情况。”

    “说说吧,如今的内门,变得如何了?”

    盈歆装傻道:“院长你说笑了,我直身处韵华阁,怎会知晓内门的情况?”

    玄乾摆了摆手,淡淡道:“无需隐藏,你的神识极其强大,只要感知,整个内门,甚至整个书院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见玄乾将话说穿了,盈歆只得叹口气,将内门这段时日的情况如数告知。

    玄乾听罢顿时大感头疼,“这臭小子,还真会给我惹事!”

    “自创阵营,打破内门格局,并手设局,导致内门人员锐减了大半,这篓子捅的,简直和他爹当年模样!”

    盈歆闻言不禁愣,疑惑道:“哥儿他爹?”

    发现自己说漏嘴了,玄乾立即摆了摆手,道:“罢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哥儿他爹这是怎么回事?”盈歆反倒不依不饶,继续追问,“哥儿他爹也曾在玄殷书院待过吗?”

    “他爹在书院待过吗?我怎么不知道?”此时反倒是玄乾装傻充愣了起来。

    盈歆皱眉道:“院长,刚说过的话,马上就忘了不太好吧?”

    玄乾叹了口气,低头思虑着,也不知在想什么。

    良久过后,玄乾忽然盯着盈歆严肃道:“有些事,并非我不想与你们明言,而是时机未到,过早知晓,反倒对你们不利!”

    盈歆愣了片刻,便点了点头,不再追问。

    玄乾继续说道:“还有,方才的事,你万不可与这小子提起,你是个明事理的丫头,应该知道这么做,才是对他好。”

    盈歆点头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那便好,”玄乾点了点头,遂凝聚玄力,灌入慕飞体内,开始为其治疗。

    由于嗜灵焰的缘故,慕飞身上的力量丝毫不剩,且无法恢复,每恢复点,嗜灵焰便吸点。

    “丫头,马上朝他的玄脉内灌输寒气,嗜灵焰为火,属极炎,你的力量为冰,属极寒,你只消将嗜灵焰阻隔段时间,待他的力量恢复些许,他便可自行压制嗜灵焰,从而苏醒过来。”边说着,玄乾边又将玄力灌入慕飞识海之内,欲将因力量枯竭而陷入沉睡的玄骨小人唤醒。

    盈歆听罢,当即凝聚寒气,朝慕飞体内灌输而入。

    盈歆的寒气何其之强,若是换做寻常之时,哪怕是慕飞,只怕也会被当场冻成冰像。

    但此时,嗜灵焰的气息正在慕飞玄脉中肆意横行,盈歆的寒气涌入其体内后,两相碰撞,便相互抵消协力,达到了平衡的效果。

    “好!”玄乾见状大为欣喜,加大了灌输玄力的幅度,道:“坚持半柱香时间便可!”

    盈歆点了点头,不断朝慕飞体内灌入寒气。

    时间流逝,半柱香时间飞快而过。

    盈歆的气息变得稍有絮乱,但却仍在咬着牙坚持。

    玄骨小人,则在玄乾玄力的引导下,逐渐清醒过来。

    随着玄骨小人清醒,慕飞的心脏,同样开始“扑腾”“扑腾”地跳动了起来。

    紧接着,慕飞仿佛块威力巨大的磁石般,肆无忌惮地将周围的玄力吸收入体,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饶是玄乾见到此景,都不由得倒吸口冷气,“好生恐怖的吸收能力!”

    “这哪是在吸收玄力,简直就是在搜刮玄力!”

    盈歆笑了笑,并未多言,这种状况,她早在过去见过不知多少次了。

    在恐怖的玄力吸收下,慕飞的气息,很快便恢复了过来,至炼气境人境巅峰。

    “唔,呃!”与此同时,股积攒于慕飞体内的浊气,猛地朝慕飞口中吐出。

    “咳咳!”

    紧接着便是慕飞不断地咳嗽,许久过后,才缓过气来。

    “哥儿,你终于醒了!”盈歆见状大为欣喜,把上前将慕飞紧紧抱住。

    慕飞轻拍了拍盈歆的背,道:“让你担心了,哥儿没事。”

    “没事了?”玄乾忽然很不友好地打断了二人,冷冷地说道。

    慕飞松开盈歆的手,起身说道:“没事了。”

    玄乾面色不善地盯着慕飞,做出摩拳擦掌状道:“既然没事了,咱就该算算这内门的账了!”

    慕飞听罢不由得愣,“什么内门的账?”

    玄乾阴沉着脸说道:“你害得我内门损失了大半高手,你说我该不该找你算账!”

    慕飞疑惑道:“内门虽不提倡杀戮,却也不禁杀戮,顺其自然,为的就是把内门作为世界的个缩影,既然不禁杀戮,我杀人又怎能找我算账?”

    玄乾沉声道:“你杀两人也就罢了,这将整个内门大半高手弄死,导致内门实力大减,你说我该不该找你麻烦!”

    慕飞撇了撇嘴,淡淡道:“有话不妨直言,拐那么多弯作甚?”

    “嘿,你这臭小子,”玄乾顿时被气乐了,道:“你这嘴下不留情,不怕把你师父气死,就没人教你功法吗?”

    “屁师父,”慕飞撇了撇嘴,丝毫不跟玄乾客气,“从拜师以来,连招式都没教过我!”

    “那那是因为我忙!”玄乾解释道,只是言语间,充斥着愧疚之意。

    确实,他的确是在忙着处理离山书院的事务,但从将慕飞收为亲传弟子后,从未教过他招半式,却还是有些说不过去,明月管理着外门,不知比他忙碌多少,但却仍能抽出空去教琴衣和海月柔,自己却未曾教过慕飞招半式。

    是不想教?自然不是,个天资不输于上官颜的妖孽级天才,谁会不想教?

    实际上,玄乾不是不想教,而是不敢教。

    他怕教了慕飞后,他会踏上和他父亲样的路,最终重蹈覆辙。

    “也罢,”玄乾暗自叹了口气,心想道:“我如此做,总归不妥,他是他,他爹是他爹,二者的道不同,得到的结局自然也不同。”

    慕飞何其敏感,玄乾这犹豫,他虽不知具体情况,却也猜出了个七七,便开口道:“你有自己的苦衷,我不勉强。”

    “若是书院因为我的缘故,而有所影响,便尽管名言,我若能帮得上忙便全力相助。”

    玄乾见状暗自惊讶道:“光凭察言观色,便将事情猜出个七七,着实了不得!”

    想罢,玄乾也不多扭捏,便开口道:“纵观整个荒州,有实力的书院,不敢说很多,却也算不得少,玄殷书院,历尽无数岁月,路崛起,最终成为荒州第书院。”

    “而成了荒州第书院后,实际上,时常会有其他书院的弟子以及长老上门,或拜访,或挑衅,总之是各有目的。”

    “而离山书院,作为昔日的第书院,被玄殷书院挤下后,自然心有不甘,因而,直在找玄殷书院的麻烦。”

    “也正是因此,玄殷书院和离山书院的关系,直很差,直至如今都未曾改变。”

    慕飞点了点头,道:“先前你们曾说过,我们书院曾和离山书院,发生过次大规模大战!”

    “怎么,离山书院又挑衅书院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