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炎阳功

    玄乾点了点头,道:“前些时日,离山书院曾向玄殷书院发出战帖,势头甚足!”

    “战帖?”慕飞愣。

    玄乾点头道:“不错,战帖,此次战帖非同寻常,双方书院需各自派出二十名弟子对战,生死不顾!”

    “生死不顾?”慕飞闻言眉头皱,道:“看来,他们可不光是对战这般简单!”

    玄乾点头道:“并且,此次交战的地点定在离山书院。”

    慕飞闻言冷笑声,“好个鸿门宴!”

    “哎,”玄乾捋了捋胡子,叹了口气,道:“我们又何尝不知是鸿门宴,本打算拒绝离山书院,却没想到”

    还在说着,玄乾忽然怒上心头,面色颇为阴沉。

    “却没想到,他们居然向外散布谣言,说我玄殷书院实力弱怕了他离山书院,根本不敢接战。还说如今的玄殷书院,在荒州四大书院中,是排名垫底的存在!”

    “激将法么,”慕飞冷笑道,“关系到书院的荣誉,书院便不得不应战,打的真是好算盘啊。”

    “看来这仗,他们是非打不可了!”

    玄乾点了点头,道:“若是换做先前,正大光明地打场,我玄殷书院,断然不会惧他离山!”

    “可是如今却不同了,你这臭小子害死了内门大半弟子,导致各大阵营弟子对你心生裂隙,如此,待他日交战时,你又如何与他们融洽相处?”

    “而你们若是不和,别说和离山书院交战了,只怕还没到离山书院,你们便会因内讧而多生事端了。”

    慕飞瞥了瞥嘴,道:“你另寻二十名去不就得了,何必非要寻我。”

    “胡闹!”玄乾沉声道,“此战对于玄殷书院而言至关重要,岂是随意寻二十名弟子便能解决的,若真如此容易,我还来寻你作甚?”

    “你可知闭山令?”

    “闭山令?”慕飞愣了愣,摇头道:“未曾听说。”

    玄乾沉声道:“闭山令,顾名思义,为关闭山门之意,简单的说,就是将玄殷书院的大门关闭,至少在百年内,书院不得再次招纳新弟子!”

    “玩这么大?”慕飞闻言不由得惊。

    百年,对于个书院而言,基本算是宣布死刑了。

    即使是玄殷书院这等底蕴,若是关闭山门,百年不招纳新弟子。只怕也难以坚持了。

    玄乾冷声道:“闭山令出,哪怕是我,也得慎重考虑,毕竟旦其中方失败,就要面临散院的后果。”

    慕飞疑惑道:“他们就不怕他们会输吗?”

    “这也正是我最担心的地方,”玄乾沉声道,“他们敢出闭山令,说明他们背后必然有手强大的底牌!”

    “二十人的作战,所需要的战斗素养、战斗经验、战斗力本身缺不可,还需强大的大局观以及敏锐的嗅觉,在内门中,除你以外,便无第二任可再胜任,因此,此战非你前去不可。”

    慕飞撇嘴道:“虽然如此,但即使是把我圣龙营那堆人全部凑上,都不够二十人!”

    “还不是你这小崽子自找的!”玄乾瞪大着眼说道,“你说你没事自立什么阵营!”

    慕飞摊手道:“我若不立阵营,而是加入四大阵营中的家,只怕早就被我的仇敌给摁死了!”

    玄乾冷声道:“谁让你在外门造那么多孽!”

    “你看,现在出事了吧。”

    “无妨,我不去便可。”慕飞随口说道,说罢便欲转身离去。

    玄乾见状大惊,匆忙将慕飞拦住,道:“好徒儿,我在说笑呢,你怎能当真呢?”

    慕飞应都不应,继续前行。

    “这样,只要你答应参战,我便将门炎法绝学教于你,如何?”

    慕飞说道:“我已有“焚炎变”,你若不拿出比“焚炎变”高级的功法,就别想打动我!”

    “肯定比“焚炎变”高级,而且高级的不止星半点!”玄乾肯定地说道。

    “当真?”

    “自然当真!”

    慕飞这才停下脚步,道:“这还差不多。”

    见慕飞肯参战,玄乾这才舒下心来,道:“你肯参战切就好说,至于这二十人,反正还有个月的时日,可以慢慢想办法!”

    慕飞提醒道:“事先说明,我可要先见到功法!”

    “臭小子,”玄乾闻言顿感无奈,“你还怕我诓你不成?”

    “这可说不准。”

    “嘿!你这小子!”玄乾被气乐了,“把我气死莫不是对你有好处不成?”

    “也罢,”玄乾又从星光袋中掏出本赤红色的功法,递给慕飞,“拿着吧。”

    慕飞大为欣喜,匆忙接过功法。

    刚触摸到功法,股古朴的炙热之气,便从功法中呼之而出,朝慕飞扑面而来。

    “好东西啊,”慕飞不由得赞叹道。

    只见功法上方,炎阳功三个字,赫然刻印在功法的左上角,三个字的形状,如同三只振翅飞舞的金乌般,栩栩如生。

    随后,慕飞便将功法翻看,欲睹炎阳功,但上方的字符尚未见着,却见功法中忽然显现出道金光,猛地蹿出,钻入慕飞眉心当中。

    慕飞顿时感到眉头阵刺痛,不由得瘫倒在地上。

    “哥儿!”盈歆见状大惊,匆忙上前将慕飞扶起,“你怎么样了?”

    慕飞摇了摇头,“我没事。”

    玄乾上前问道:“感觉如何?”

    慕飞赞叹道:“炎阳功果真强大,比起雷王的雷王诀,都不逊色多少。”

    玄乾笑道:“炎阳功,乃当年的炎王所铸,炎王本就是与雷王个档次的人,只是二者的道不同,个为雷,个为火。”

    “原来如此,”慕飞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又疑惑道:“不过,我怎么感觉,它好像有点排斥我?”

    “废话,”玄乾白了慕飞眼,道:“这等档次的功法,怎么可能会不排外。”

    “功法到了这等档次,虽不敢说算的上圣灵,却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岂是你想修炼就修炼的。”

    慕飞疑惑道:“可是我修炼雷王诀的时候,并不会如此,为何这炎阳功却”

    玄乾淡淡道:“雷王诀之所以不排斥你,是因为雷王就在你的身边,你长期与他起,或多或少,都沾染了些许他的气息。”

    “原来如此。”慕飞点了点头,又低头看看手中的炎阳功,不知在想什么。

    玄乾又继续说道:“炎阳功能与你的嗜灵焰相辅相成,若是你能得到它的认可,成功修炼,那么到时不止你的炎阳功威力会大幅度增强,嗜灵焰亦会更上层楼。”

    慕飞闻言喜,道:“意思是我若能将炎阳功练成,便能直使用嗜灵焰了?”

    “不能!”玄乾冷冷地回道。

    “”

    “不过,”玄乾淡淡道,“虽然不能让你使用嗜灵焰的次数变多,但是却能让它的威力,更进步增强。”

    “是么,”慕飞应了声,又继续拿起炎阳功看了眼,道:“若真能增强嗜灵焰的威力,在离山书院,我也能有底气点。”

    “好了,”玄乾摆了摆手,“你的伤也好了,功法也给力,任务也交代了,便先回你那个什么破圣龙营去吧,我还需与其他几位长老好好调查离山书院的情况。”

    “弟子告退。”

    慕飞向玄乾行了师徒礼,遂拉着盈歆从天枢院离去。

    路上。

    “哥儿,这院长所说的二十人,你打算怎么办?”

    慕飞摇了摇头,道:“暂且不知。”

    “这老头也没说离山书院二十人究竟是什么比赛,我也不知该找谁。”

    盈歆忽然快步上前,拦在慕飞身前,严肃道:“我也去!”

    “不行!”慕飞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盈歆。

    盈歆说道:“如今我的实力比哥儿你强,过去直是哥儿你保护我,这次,要换我保护你了!”

    “哥儿不用你保护,”慕飞淡淡道。

    “此次离山之行,危机重重,哥儿不会让你去冒险的。”

    “”见慕飞如此决绝,盈歆自知无法改变慕飞的心意,遂不再多言,心中暗道:“既然哥儿不让我去,我便偷偷跟着去!”

    将盈歆送回韵华阁后,慕飞便只身回到圣龙营内。

    回圣龙营后,慕飞又在圣龙营内寻了许久,欲寻到尉迟绝的踪影,但转了几圈,慕飞都未在圣龙营中寻到尉迟绝,不由得叹息道:“果然还是不肯么。”

    随后,慕飞便回到了圣龙营大殿当中。

    “慕兄,你在寻何人?”离荀见慕飞不断在圣龙营中转悠,便开口问道。

    慕飞说道:“我在寻尉迟绝。”

    “尉迟绝?”离荀闻言愣,“他来了么?”

    “哎,”慕飞叹了口气,淡淡道:“他倒是说过,他要来圣龙营。”

    “不过现在看来,他应是不会来了。”

    话音刚落,却见张子冲忽然急急忙忙地跑进大殿,气喘吁吁地说道:“慕哥,出事了!”

    “怎么回事?”慕飞顿时严肃起来。

    “尉尉尉迟绝来了!”张子冲上气不接下气地,总算将话给说完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