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前夕

    “尉迟绝!”慕飞闻言喜,“他来了?”

    话音刚落,尉迟绝便缓缓步入圣龙营大殿内,至慕飞身前,朝其作揖,“慕兄,我来了!”

    “居然真的来了,”慕飞欣然道,“尉迟兄果真是守诺之人!”

    “谬赞了。”尉迟绝淡淡笑道,“我也是有私心的。”

    慕飞笑了笑,随手指了指离荀,“介绍下,这是离荀,如今圣龙营的大部分事务,都由他管理。”

    离荀笑道:“尉迟兄好!”

    尉迟绝作揖道:“盛名之下无虚士,离兄的大名在内门如雷贯耳,今日见果真气度非凡!”

    “多谢赞赏!”离荀笑道,“不过仗着是法修而得了些虚名,尉迟兄才是气宇轩昂,英姿非凡!”

    “谬赞了。”尉迟绝淡淡笑道。

    “行了,”慕飞摆了摆手,道:“日后都是个营的弟兄,抬头不见低头见,无需如此。”

    说罢,慕飞又指了指张子冲,道:“这位是张子冲。”

    “张兄弟好!”尉迟绝作揖道。

    “哎,你好你好!”张子冲边说着,边便拉起尉迟绝的手,颇为亲热,仿佛是相识许久的老友般,让初来乍到的尉迟绝,不由得心里暖。

    慕飞挥了挥手,对张子冲说道:“尉迟兄来了,快将他们都叫出来,我们马上集议攻占紫金山的法子!”

    张子冲闻言不禁愣,“这么急?”

    慕飞叹气道:“刻不容缓!”

    “好吧,”张子冲点了点头,遂离开大殿。

    目送张子冲离去后,慕飞便转过头向尉迟绝作揖道歉道:“实在抱歉,刚来便要麻烦尉迟兄,实在是圣龙营急需紫金山作为根本,时间紧迫。”

    “无妨,”尉迟绝笑了笑,道:“如此,我反倒能在加入圣龙营后,为圣龙营立功。”

    “多谢谅解。”

    时间流逝。

    很快,张子冲便将众人带至殿内。

    上官晨见尉迟绝,便面露茫然之色,惊道:“你还真把尉迟绝给招揽来了?”

    慕飞轻声呵斥了声,“说尊语!”

    “无妨,”尉迟绝哈哈大笑道,“上官晨虽然入内门的时日不久,但他的名头却很响,我也曾有所耳闻,对我而言,平语反倒更为顺耳。”

    上官晨闻言也是笑,“好,就冲你这份豁达,我上官晨敬你!”

    “别打岔了,”慕飞打断了上官晨的话,随后又向尉迟绝介绍了番众人。

    介绍过后,慕飞话锋转,直接将话题带到紫金山上,问道:“而今都已相识,我便开门见山地说了,如何占领紫金山,可有良策?”

    尉迟绝问道:“如今圣龙营有多少人?”

    慕飞说道:“除了在场众人,还有三十名弟子。”

    “甚好,”尉迟绝闻言拍大腿,欣然道,“攻坚之事便交由我来吧。”

    “只要将这三十名弟子指派给我让我带领,我定将紫金山拿下。”

    慕飞皱眉道:“你初入圣龙营,想多为圣龙营做事之心我理解,不过此事怕是有些不妥。”

    “为何?”

    慕飞苦笑道:“说来惭愧,这圣龙营的三十名弟子,可不似其他阵营的弟子那般立场坚定,也许尽是些见我们失势后便马上离开圣龙营的弟子,根本靠不住。”

    “没有归属感么,”尉迟绝闻言眉头皱,道:“若是如此的话,这占领紫金山,确实有些许难度。”

    “不过也仅仅是有些难度罢了,此事便交由我,我定将其办妥!”

    慕飞问道:“尉迟兄有何良策?”

    尉迟绝笑道:“良策算不上,不过些小心思还是有的。”

    “哦?”慕飞闻言顿时来了兴致,“愿闻其详。”

    “其实很简单,便是偷袭。”

    “偷袭?”慕飞闻言愣。

    其余人亦是面面相觑,面露疑惑之色。

    毕竟,就偷袭而言,紫金山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最不可能的地方。

    其他矿山,尚且有其他生物藏蔽于矿山当中,但紫金山除了矿兽,便再无其他生物,因而,但凡有人潜伏入紫金山内,必被发现。

    尉迟绝见众人如此反应,笑了笑,“我知道,在紫金山偷袭这种事,或许看上去有些荒唐。”

    “不过也正因如此,王峰和李崇天,定然不会想到,我们会做出偷袭之策。”

    慕飞问道:“那该如何偷袭?”

    尉迟绝笑着从星光袋中取出样法宝,在众人面前晃了晃。

    众人盯着尉迟绝手中之物看了又看,愣是看不出这是何法宝。

    慕飞开口问道:“尉迟兄,这是何物?”

    尉迟绝笑道:“蔽息石,有藏蔽气息之用。”

    “倒是个好东西,”慕飞反应过来,不由得赞叹道。

    烟儿针见血,开口问道:“蔽息石能藏蔽几人的气息?”

    尉迟绝笑道:“至少藏蔽几十人的气息,还是绰绰有余的。”

    离荀点头道:“若真是如此,这偷袭之法,倒确实可行。”

    慕飞说道:“既是如此,此事便就此决定!”

    “尉迟兄,明日,便由我和你,带着圣龙营的三十名弟子,前去占领紫金山。”

    越玲珑忽然开口道:“公子,带上我吧,若是紫金山中有什么难缠的阵法,也可交给我解决。”

    “也好,”慕飞点了点头,道:“你便随我们同前去吧。”

    第二日,紫金山脚下。

    数十道身影,正在紫金山外的幽静小道中飞速蹿动,速度极为迅捷,正是圣龙营众人。

    片刻后,慕飞身形逐渐停顿下来,随后挥了挥手,示意后方的人也停下。

    但停下后,其余人尚好,越玲珑的状况却不太好。

    她的修为为炼气境人境初期,就内门而言自是有所不足,因而,光是跟上慕飞,对于她而言便已经非常勉强了,此番停下,越玲珑登时便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怎么样了?”慕飞向其递水,问候道。

    “谢公子关心,小女子无碍。”越玲珑边大口喘着气,边说道。

    “越姑娘,”其中名圣龙营弟子看不下去了,道:“若是你跟不上,不如回去吧,攻占矿山这等事,还是交由我们来吧。”

    越玲珑闻言浅笑道:“不必了,论战斗我虽然不如你们,但论阵法而言,你们可不如我。”

    尉迟绝问道:“越姑娘,你且看这矿山当中,可有难缠的大阵?”

    越玲珑闻言,转头朝紫金山望去,双眸当中,赫然显现出道紫色微光,于紫金山中扫而过。

    不看还好,看,越玲珑登时吓了跳。

    察觉到越玲珑脸色不对,慕飞便开口问道:“怎么了?有何问题吗?”

    越玲珑摇了摇头,叹息道:“我方才用我的家族神通,扫视了番紫金山的情况,紫金山内,有人数而言,实际上并不算多,不过十余人,但阵法,却有足足七道之多,其中两道,为杀伐大阵,另外两道,为防御大阵,还有两道,为禁锢大阵,最后道,则是监视大阵!”

    “并且,七道大阵互相叠加,几乎合为了体,如此,便无法将单独将破除了。”

    “如此手段,即使是我,都不定能轻易做到。”

    慕飞问道:“连你也破不了阵法?”

    越玲珑说道:“倒也不是破不掉,只是成功率比较低,最多只有五成!”

    “这倒是有些难办了,”慕飞闻言不由得眉头皱。

    “营主,我们直接杀上去吧!”名脾气暴涨的圣龙营弟子说道。

    慕飞摇了摇头,“万万不可,紫金山内有两道禁锢大阵,若我们真的直接杀上去,只怕我们还未占领紫金山,便要先被困在山中了,到时,等疾风营弟子的的支援来,我们便会全军覆没,再无逃生的可能!”

    “那现在怎么办?”

    “是啊,总不能再次干等吧。”

    众弟子纷纷开口说道。

    慕飞低头思虑道:“各位稍安勿躁。此事得容我捋捋。”

    尉迟绝开口问道:“七阵不破,我们便无法占领紫金山,越姑娘,你再想想,可有其他的法子,能解决这七个大阵?”

    越玲珑叹了口气,道:“若是我单独破阵,便只有五成概率可破,但若是你们肯辅助我的话,成功率便会增加到八成!”

    慕飞问道:“如何辅助?”

    越玲珑说道:“以阵克阵!我也布置道阵法,用以克制紫金山的大阵!”

    “只是如此布阵,需要个强大的人作为阵眼!”

    “又是阵眼么,”慕飞不由得撇了撇嘴,道:“罢了,这阵眼之位,便由我来做吧,反正圣龙营的五行御玄阵,便已是已我为阵眼了,也不差这个大阵。”

    越玲珑犹豫道:“可是这个阵眼,十分危险,公子还是甚重考虑吧,实在不行,我们便赌那五成的几率!”

    “不可!”慕飞摆了摆手,道:“此战不能败,圣龙营败不起!”

    “可是公子”

    “无妨,”慕飞笑了笑,道:“我的命,可不是区区方大阵,便能夺走的。”

    “布阵吧。”

    见慕飞如此决绝,越玲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咬牙,便着手开始布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