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拼命

    时间流逝,片刻后,以慕飞为阵眼的阵法,便布置完毕。

    紧接着,随着尉迟绝声令下,圣龙营众弟子,瞬间运转玄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紫金山冲去。

    路上,尉迟绝边跑,边催动蔽息石,将众人气息隐蔽在内,就此踏上紫金山。

    上了紫金山后,众人的速度,又忽然骤然减退,开始缓缓地朝紫金山潜伏前进。

    目送众人离去后,越玲珑转头对慕飞说道:“公子,我要开始破解阵法了!”

    “嗯,”慕飞点了点头,默默将体内玄力运转至极限,道:“出手吧。”

    见慕飞准备完毕,越玲珑遂从星光袋中取出定神杖,开始催动起来。

    “嘭!”

    道绚烂的紫色霞光,骤然从定神杖中猛地喷涌而出,直冲云霄。

    慕飞无语道:“越姑娘,这么大阵势,你就不怕把疾风营其余人引过来吗?”

    “起!”

    越玲珑并未回答慕飞,面色严肃,再度挥动法杖,凝聚道璀璨的紫光,朝天际轰去。

    见越玲珑连话都没回,慕飞便知越玲珑此时的状态不太好,恐怕已经到了说话都已是种负荷的程度了。

    但虽如此,越玲珑却丝毫没有停歇之意,第三道紫光,第四道紫光,又相继凝聚而出,朝天际喷涌而出,随后,第五道,第六道,直至第七道紫光轰击至上空时,越玲珑才没继续凝聚。

    只见越玲珑掌控着空中的七道紫色霞光,面色惨白,冷汗直冒,但眼神却显得极为坚毅,丝毫不见其退避之色。

    “公子”越玲珑极为勉强地喊了声,“你准备好!”

    “别再出声了,”慕飞皱眉道,“莫要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负担!”

    越玲珑闻言遂不再多言,将凝于空中的紫光,随手分出其中道,猛地朝紫金山轰去。

    “轰隆!”

    剧烈的撞击,令整个紫金山,都变得剧烈颤动起来,闯山的圣龙营众人,在剧烈的颤动下,都变得身形不稳起来。

    众人匆忙催动玄力稳住身形,直至紫金山的颤动停下,才将玄力散开。

    “好恐怖的威势!”

    “我靠,这下,若是轰在我们身上,会怎么样?”

    “我听闻越玲珑来自阵法大家越家,是越家唯的传人,今日见,果真名不虚传!”

    “是啊,确实厉害!”

    “可是,我也曾听闻,越家貌似被灭门了。”

    “什么?越家被灭门了?”

    “不会吧,越家那么强大,怎么会被灭门?”

    “说的是啊,我们的镇宗阵法,便是越家创的。”

    尉迟绝听着众人的窃窃私语,不由得面色皱,转过身冷声道:“与其有空聊别人的八卦,不如趁早上上,我们绝不能让疾风营有喘息的机会,否则必功亏篑!”

    “是!”众人闻言,纷纷收起脸上的轻松之意,紧绷着脸,迅速朝紫金山攀登而上,其执行力之强,可见斑。

    尉迟绝见状倒是有些惊讶,“这等执行力,可不像是慕兄所言的杂兵啊。”

    “不过,如此最好,有这等凝聚力,占领紫金山,不过是信手拈来之事。”

    说罢,尉迟绝遂不再多言,催动玄力,迅速追赶上圣龙营众人,继续朝上方攀登。

    紫金山腰中,尉迟绝率领着圣龙营众弟子,迅速向上攀登,犹如正在渡河的猛兽般。

    而与此同时,紫金山顶之上,负责看守紫金山的十余名疾风营弟子,却是副懒散之象。

    有的在修炼,有的在烤野味,只有两个面露倦意的人,正勉强盯着紫金山,颇为敷衍,几乎已经和睡着没什么区别了,与山腰上不断攀登的圣龙营众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轰隆!”

    直至第二道剧烈地轰击声响起,负责守山的十余名弟子,才慢慢回过神来。

    “怎么回事?”

    “或许是紫金山的山灵在作祟吧。”

    “那也不能连着轰两次山啊。”

    “说的也是,我看看吧。”

    说罢,其中名弟子,便走上前去,眺望了眼紫金山下围。

    “怎么回事?”

    “是山灵吗?”

    其中有两名弟子脸惬意地问道。

    “”

    “怎么了?”

    “倒是说句话了。”

    “大大事不不好了!”此人颤颤巍巍地说了声,满脸骇然之意。

    见其如此反应,其余众人总算反应过来了,纷纷上前眺望。

    只见尉迟绝,犹如战神般率领着圣龙营众弟子,迅速向山顶逼近,已然近在咫尺了。

    “靠!”顿时便有人忍不住骂了声,随后转头责骂那两名看守之人,“你们怎么守山的!”

    “去你大爷的,”两人异口同声地回道,“你自己怎么不来看!”

    “你!”

    “别吵了,快,马上将阵法催动,快!”

    “不好了,阵法,已经被破了两道了!”

    “什么!”

    “轰隆!”

    就在疾风营众人还在不断争吵时时,只见空中忽然骤然亮起道紫光,正以陨石般的速度,迅速朝紫金山轰击而下。

    “轰隆!”

    随着声震耳欲聋的轰击声响起,紫金山再度剧烈地颤动起来。

    疾风营众人匆忙催动玄力稳住身形,欲将阵法催动。

    但刚要催动阵法时,却不由得傻眼了。

    就在刚才的撞击中,又有道阵法被破,已然无法再催动。

    “怎么办?”

    众人顿时方寸大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不知所措。

    “慌什么!”就在此时,其中名实力较强的弟子出面冷声呵斥了声,“马上催动剩下的四道阵法,其余人,则分散开来逃跑,去找王峰大人求援!”

    仿佛救命稻草般,这道命令下,众人顿时平复了过来,随后,其中四人,开始将剩下的四道阵法催动。

    而余下众人,则朝紫金山下迅速飞奔,分散开来。

    处于山腰上的尉迟绝见状,当即取出紫金山地图,催动玄力,将上方化出三个光点,号令道:“在场众人,以六人组,分成三队,锁住这三点,绝不能让疾风营逃离人!”

    “其余人,跟着我去抓落单的弟子!”

    命令下,圣龙营众人便迅速开始执行起来。

    “如此执行力,莫说疾风营了,便是最有执行力的徐林营,都未必能比得上!”尉迟绝边感叹着,已经朝落单的疾风营弟子追击而去了。

    另边,随着紫金山上的四道阵法催动,慕飞登时便感觉到阵法运转的巨大压力,猛地朝自己体内侵袭而来,令其疼痛不已。

    “呃!”剧烈的疼痛,令慕飞不由得闷哼声。

    “公子!”越玲珑见状,不由得惊叫了声,哪怕她自己其实也不太好过。

    “喝!”

    慕飞大喝声,将全身玄力迅速运转起来,用以抵御阵法力量侵体之痛,总算慢慢变得安稳了下来。

    “无需担忧,我无碍,”慕飞这才回应道,“你也快些破阵,拖得越久,对你身体的负荷越大!”

    “嗯!”越玲珑点了点头,再度催动其中道阵法,猛地朝远处正在催动的其中道阵法,轰击而下。

    在越玲珑的紫光之威下,紫金山上看似强大的阵法,如同纸糊的般,轰然湮灭。

    但阵法被破除的瞬间,慕飞仿佛被食人蚁不断撕咬着般,剧烈的疼痛,不断波及至慕飞的整个身躯之内,其疼痛之程度,令慕飞都险些昏阙过去。

    “啊!”

    慕飞大吼声,于周身化出森然死气以及诡异的血气,在其身旁环绕,仿佛入了魔般。

    “公子!”越玲珑担忧不已,欲停下手中动作。

    “继续!”慕飞立马大吼了声,阻止越玲珑。

    越玲珑焦急地看了眼慕飞,见慕飞神色坚毅,咬了咬牙,随后毅然转过头,再度催动道紫光,猛地朝紫金山轰下。

    “唔,”剧烈的疼痛,令慕飞的双眼都变得猩红起来,但虽如此,慕飞却只是闷哼了声,便再无其余反应,足见其意志之强。

    “嗖!”

    紧接着,越玲珑再度催动道紫光,朝着阵法轰击而去。

    “轰隆!”

    随着声撞击声响起,慕飞再度闷哼了声,但闷哼过后,便稳住了身形,毅然忍受着体内的剧痛。

    但慕飞能熬得住,越玲珑,却已然开始透支。

    巨大的负荷,令越玲珑的身躯,变得瘫软了些许,几乎站都快站不稳了,甚至,嘴角都不由得流出了丝鲜血。

    “越玲珑!”这回则是轮到慕飞反过来叫了声。

    越玲珑的身形,本已有微微倾泻之意,但随着慕飞的声叫喊,又再度稳了过来,极为勉强地挤了个笑脸,颤声道:“公子我无碍。”

    说罢,越玲珑将身上的最后丝玄力,都倾注入最后道紫光之内,猛地朝紫金山轰去。

    “轰隆!”

    随着声撞击声响起,紫金山内的最后道阵法,也轰然湮灭。

    而与此同时,越玲珑的娇躯,也在阵法消散后,便瘫软在地上。

    而慕飞则在承受了最后次阵法湮灭的冲击,赫然从阵法中解脱而出。

    “越玲珑!”解脱过后,慕飞匆忙上前将越玲珑扶起。

    只见越玲珑面色惨白,半掩着眼,身上已然不剩下丝玄力,甚至连玄脉,都在此次破阵中,收缩了些许。

    慕飞见状,心中犹如打碎了五味杂陈般,万般不是滋味,“既然承受不住,为何还要如此!”

    “为何要这么拼命。”

    越玲珑已无力在多言,勉强挤出个笑容,对慕飞微微笑,随后,便赫然昏阙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