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商议

    天枢院。

    玄乾的居所周围,正布置着数到屏蔽大阵。

    屋内只有玄乾、明月以及慕飞三人。

    慕飞是被玄乾急急忙忙地叫来的,说是有重要的事情与其相谈。

    而慕飞到了后,玄乾却又没说明是何事,只是看着手中的块玄时玉紧皱着眉头,不知在思虑什么。

    慕飞见玄乾望着玄时玉许久不语,便忍不住开口问道:“院长,这玉上说了什么?”

    玄乾叹了口气,淡淡道:“这是离山书院送来的玄时玉,说的是关于两院交战的改动。”

    慕飞闻言愣,“改动?”

    “嗯,”玄乾点了点头,道:“我们和离山书院交战的消息,不知为何,传到了另外两家书院的耳中,这两家见我们和离山要交战,也想凑凑热闹。”

    “因此,离山书院迫于两家的压力,便将规则更改,让那两家也加了进来。”

    “他们来凑什么热闹!”明月恼怒道,“这又不是什么书院的友谊赛,这可是事关生死的比赛!”

    “觊觎荒州第书院之名的,从来就不止离山家。”玄乾淡淡道,“玄殷书院。离山书院、白玉书院、青风书院,为荒州最有名的四家书院,四家书院的实力远超第五位后面的书院,因此地位比之其他书院,也显得有些超然,被世人称为四大书院。”

    “其他书院和四大书院的差距悬殊暂且不提,但四大书院间,却是历来的差距都不大。”

    “因此,四大书院谁都不服谁,时常会为了第书院之位而明争暗斗。”

    “在过去,榜首之位,经常会出现易主,而玄殷书院,却时常是竞争中的垫底之位。”

    明月笑道:“可是,从你成为院长以来,玄殷书院便从垫底之位跃成了四大书院的榜首之位,而且直持续到了如今。”

    慕飞有些讶异地看了玄乾眼,道:“老头,你还有这能耐?”

    玄乾闻言顿时面露傲然之色,道:“当年的我,那可是战遍天下无敌手,话说当年”

    “啧啧,老东西,夸你句,尾巴都翘上天了。”玄乾话没说话,慕飞便毫不犹豫地出言打断,并加以讥讽。

    玄乾面色不善地盯着慕飞,沉声道:“臭小子,你讨打不成?”

    慕飞哂笑道:“怎么,被我说穿便恼羞成怒了?”

    玄乾气地瞪大着双眼,恼怒道:“臭小子,当真以为我不敢动手不成?”

    “怕你不成?敢和我拼元神吗?”

    “嘿,小子,你算计我呢!”

    慕飞哂笑道:“你活了两万多岁,和我个几十岁的小子拼命,不觉的丢脸么?”

    “都给我闭嘴!”就在二人不断斗嘴时,明月清冷的声音,顿时将二人呵斥住,不敢再多言。

    明月盯着慕飞冷冷地说道:“目无尊长,出言不逊,还不懂尊师重道,是不是内门呆久了,在外门学的东西全忘了!”

    慕飞嘿嘿笑道:“明月长老勿怪,我这不是认为我和院长关系近才会出言嘲讽么。”

    “哼!”明月冷哼声,不再理会慕飞,又转过身对玄乾冷声道:“都活了两万多岁的人了,居然和个小辈拌嘴,您老不觉的丢人,我都觉得丢人!”

    “嘿嘿,”玄乾被明月呵斥的哑口无言,只得干笑几声以掩饰尴尬。

    “行了,”明月指了指玄乾手中的玄时玉,沉声道:“继续说下去!”

    玄乾这才继续接下去,沉声道:“正如小明月方才所言,玄殷书院,由于长时间占据了荒州第书院之名,因此不免引得另外三家有些觊觎。”

    “此次,离山书院,虽然看似确实是迫于两家书院的施压,才同意让两家书院加入我们和离山的斗争,但实际上,却也是变相的为他找了两家无形的盟友,对我们反倒更为不利。”

    慕飞严肃道:“那如今的规则如何?”

    玄乾淡淡道:“四大书院,各自派遣十名弟子并以名长老随行至白玉书院内进行大赛。”

    “白玉书院,”慕飞不禁愣,“不是离山书院吗?”

    “放在离山书院,白玉和青风书院断然不肯,而放在我们玄殷,更是万万不可能,青风书院又比较特殊,不是和比赛,因此,能符合的只有白玉书院家了。”

    明月淡淡道:“这也算坏消息中的好消息了,在白玉书院比赛,总好过在离山书院比赛,至少,我们无需担忧离山书院会明着耍手段了。”

    “老头子,我直很奇怪,为何这等大赛,你不选那些日月星三门的师兄们参加,而是选择让我们晨字门的弟子参加呢?”

    玄乾说道:“哪有那么简单,日月星三门的弟子,虽然名面上确实还是书院的弟子,但实际上,已经差不多可以算为书院的势力了,其他书院,也有类似的组织,这些力量,是作为各大书院核心力量的存在,是不会轻易出战的,旦出战,所代表的,可不仅仅是比赛这么简单了,而是众书院间宣战的种信号!”

    “原来如此。”慕飞点了点头。

    玄乾继续说道:“此次,我打算让虚老头带你们前往白玉书院参战。”

    “玄虚长老么,”慕飞暗自喃喃了声。

    书院的五大长老中,他对玄虚的了解是最少的,只知道,玄虚的实力非常强,为五大长老之首,仅次于身为院长的玄乾。

    “原本,我打算亲自同你们前往白玉书院,但我尚有要事,便以玄虚长老来替代我。”

    “小子,虚老头可不像我和丘老头这般,他可是个很严肃的人,你可不能和同我般和他开玩笑啊,还有,千万不可惹事,如若你惹了事,那么即使你是代表书院参战的人,他也会毫不留情地对你出手。”

    “我像是会惹事的人么?”慕飞撇了撇嘴随口埋怨道。

    明月紧盯着慕飞,冷声道:“你惹的事还少么?”

    “明月长老,你可不能凭空污人清白啊,我可是个很本分的人!”

    “本分?”明月闻言不由得冷笑声,“你才入内门多久,这内门就死了大半人,害得我又要从外门精心挑选弟子,用以他日送入内门当中,你还敢说本分!”

    “挑选弟子?”慕飞听罢不禁愣,“难道书院还有什么神秘组织,是用以填补内门空缺的?”

    玄乾沉声道:“废话,有你这种活宝在,若是我们没点其他填补空缺的手段,内门吃在会被你给整垮!”

    “这倒是个好消息,”慕飞心中暗想道,“若是我能乘此机会,争取再多吸纳些人,那么圣龙营的实力,便会进步扩大!”

    明月面色阴冷地瞪了慕飞眼,冷声道:“我警告你,收人可以,但你只能老老实实地收,不可再使什么花招!”

    “行了,弟子的事,以后再说,”玄乾摆了摆手说道:“小子,你想想,此次书院的人选,都由谁去比较合适?”

    慕飞闻言低头思虑片刻,道:“便由我,海月柔、红嫣、青凝、离轩、离荀、上官晨”

    “打住!”玄乾听着听着,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匆忙出言打断慕飞的话,随后面色阴冷地盯着慕飞,沉声道:“小子,你莫不是想把你边上那群人全部派过去不成?”

    “怎么会呢?”慕飞笑了笑,道:“我这可是为了书院着想啊,让我和他们起,总比和其他阵营的人起好吧,如此,也可避免到时候还没和其他人打,自己就先打起来的情况了。”

    “你们易走,就不怕其他阵营突然入侵你们圣龙营?”

    “无妨,”慕飞摆了摆手道:“这不是有院长你么,只要你声令下,四大阵营,还有谁敢入侵我圣龙营?”

    “况且,即使没有你,以越玲珑的阵法、烟儿的谋略再加上尉迟绝的领兵手段,这圣龙营,即使没有我,圣龙营也不会倒的。”

    “行了,”玄乾摆了摆手,淡淡道:“只要你能将其他三书院战胜,稳固住玄殷书院第的大名,随你怎么处理,只要你能再加上人便好。”

    “谁?”

    玄乾淡淡道:“独孤胜。”

    “独孤胜?”慕飞愣,不由得低头思索起来。

    从他进入内门以来,莫说实力了,即便是独孤胜的面,慕飞都未曾见到过次,只听说是个嗜剑如痴的狂人,战斗力极强,被称为男剑魔。

    “他能来吗?”

    玄乾淡淡道:“我会想办法让他来的,你只要等他来时,留个位置给他便可。”

    “弟子遵命!”

    “行了,回去好好歇息吧,时间紧迫,三日后,你们便要踏上前往白玉书院之路了。”

    慕飞皱眉道:“话虽如此,不过老头,你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东西?”

    “东西?”玄乾有些疑惑。

    慕飞面露期盼之色,问道:“我们的奖赏呢?”

    “什么奖赏?”玄乾装傻反问道。

    “别给我装傻,”慕飞不由冷笑道,“这么辛苦地帮你参赛,你总得表示表示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