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独孤胜

    慕飞话音刚落,便见玄乾忽然皱起眉头,紧紧盯着慕飞。

    慕飞被看地浑身不自在,忍不住问道:“你看我干嘛?”

    “小子,你魔症了!”玄乾严肃道,“你是否发现你的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大了?”

    慕飞摸了摸鼻子疑惑道:“有么?”

    “小子,人心不足蛇吞象!”玄乾的面色严肃无比,丝毫没有半分玩笑之意,“你必须马上制止住你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玄乾之言,令慕飞猛然反应过来,他这才发现,自己最近,确实有些贪得无厌了。

    刚得到炎阳功,此番又忍不住想得到些其他之物,若是真得到了,下次又会想得到其他之物,如此循环,便是为贪得无厌,极易影响道心。

    “看来我当真魔症了,”慕飞有些恍然地喃喃了声,随后朝玄乾作揖道:“多谢师父提醒!”

    “你还知道叫我声师父。”玄乾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

    “行了,”玄乾摆了摆手,道:“你赶紧回去准备下,明日,我们便启程前往白玉书院。”

    “弟子告退,”慕飞朝玄乾行了番礼,便从天枢院离开了。

    慕飞离去后,明月有些无语地看了眼玄乾,道:“连亲传弟子都如此诓骗,你还真是毫无下限啊。”

    “哈哈哈哈,”玄乾捋了捋胡子放声大笑道,“这小子跟我斗,还差得远呢。”

    “不过,”玄乾又继续说道,“虽是如此,但他此时,却还有别的因素,正影响着他的道心。”

    “别的因素?”明月愣,“你是指”

    “他的煞气,”玄乾皱眉道,“或许连他自己都尚未发觉,煞气已经隐隐从他体内蔓延而出了。”

    “不过好在尚不严重,我需得在他归来前,炼制枚定心天玄丹,好抑制他的煞气!”

    “定心天玄丹么”明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想炼成定心天玄丹,需燃烧自己的寿元方可炼制,你不能妄加炼制!”

    玄乾摆了摆手,道:“无妨,燃烧几十年的寿元,对于我等而言,完全没有影响。”

    “此事你暂时别和他提起,否则他断然不会同意我如此做法。”

    “”明月望着此时玄乾的模样,有些感叹,这个平时老不正经的老头,其实也是个性情中人啊。

    “唉,”不知该说什么,明月也只好哀叹声,便离开了天枢院。

    圣龙营内。

    慕飞将所有人都叫到了起,将书院比赛之事告知众人。

    说罢,慕飞便问道:“各位可有何意见?”

    离荀问道:“若是我们都走了。圣龙营该如何?”

    “除了独孤胜外,剩下的便全由我们圣龙营中挑选,这九人选,圣龙营的实力,恐怕难以招架四大阵营之力。”

    慕飞笑道:“放心吧,院长已经承诺,只要我们前往白玉书院,他自会派人保护圣龙营的周全。”

    “况且,即使没有他,我们留下来的人,也足够应付了。”

    “越玲珑的阵法,烟儿的头脑再加上尉迟兄的统领才能,守住圣龙营,毫无问题。”

    “嗯,”离荀点头,问道:“人选决定了吗?”

    慕飞说道:“目暂时的选定是,我、你,离轩、上官晨、红嫣、海月柔、青凝、红绫、独孤胜以及弥真兄。”

    “哼!”旁的小幽听,顿时便鼓起了腮帮子,气呼呼地道:“我才刚来,你们便又要走。”

    慕飞见乐了,故意道:“我好像听见了五味陈杂坛子碎开的声音?”

    “哼!”小幽冷哼声,并不多言。

    “嘿嘿,”上官晨冲着小幽傻笑了声,问道:“小幽小妹,要不我把我的名额让出来给你?”

    “我才不要!”小幽当场便拒绝了上官晨。

    “那我的名额然给你吧。”旁的离轩也出言附和道。

    “也不要!”小幽果断地摇了摇头。

    “那你要谁的名额?”

    小幽沉声道:“谁的都不要,我知道这件事很严重,我去了只会徒增麻烦。”

    慕飞闻言不由得会心笑,道:“看来你真是懂事了不少啊,居然能想明白这茬。”

    “那个慕哥。”正当此时,张子冲忽然悠悠地举了举手。

    “何事?”

    张子冲说道:“此次大赛,可否给我个名额?”

    “你?”慕飞闻言不禁愣,“你可知这是事关书院荣誉以及我们生死的比赛。”

    “我知道,可是我有不得已的理由,必须要去。”

    “那好吧,”慕飞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便给你个名额。”

    张子冲闻言不禁喜,道:“多谢慕哥,我定不会拖你们后腿,让你们失望的。”

    慕飞摆了摆手道:“谈何后腿,我们是个团队!”

    “至于你代替的名额,容我思虑番。”

    弥真说道:“把我的名额给他吧,我不在,灵儿会没有安全感。”

    “行吧,”慕飞点了点头,道:“你留下也好,也可顺便照看下小幽。”

    随后,慕飞又转头对尉迟绝说道:“尉迟兄,虽然你入圣龙营不久,但你的能力有目共睹,我相信你,定能护住圣龙营的周全。”

    尉迟绝正色道:“慕兄请放心,圣龙营的周全,交给我便可。”

    慕飞释然地笑了笑,唏嘘道:“如此,我也能心无旁骛地前往白玉书院参赛了。”

    时间流逝,日转瞬而过。

    第二日,慕飞收拾好行装,便前往玄殷书院的入口处等候众人。

    人员陆续而至,很快,九人便如数到齐,只剩下独孤胜以及玄虚二人尚未到场。

    众人等了片刻,却仍不见二人身影。

    “你们说,这独孤胜是个什么样的人?”等得不耐烦了,离轩便拿独孤胜做话题,以此消磨时间。

    “海月柔,你见过独孤胜,快和我说说,独孤胜为人如何。”

    “独孤胜的为人”海月柔喃喃了声,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当初她与独孤胜对战时的场景。

    当时的她,实力远不是独孤胜的对手,连和独孤胜对招都难以做到。

    她的每招,都能被独孤胜轻易化解,而独孤胜的剑招,自己莫说化解,光是接招,便已经让她难以招架了。

    但虽如此,独孤胜当时却并未出手伤她,每当海月柔抵御不住时,独孤胜便会骤然收手,让海月柔缓过神,然后才会继续出手攻击。

    海月柔的性子高傲,落败后自然心有不甘,便忍不住上前质问独孤胜,问他为何让着自己。

    “我的剑不伤女人与可能成为强者的对手,而你两者都是!”当时独孤胜的原话,直至如今,海月柔都觉得记忆犹新。

    独孤胜具体为人如何,海月柔也无法说不清楚,她只知道,独孤胜有双非常锐利的眼睛,如隼鹰般锐利。

    “他应该是个有原则的人?”靠着些旧日的印象,海月柔不敢确信地说了句。

    “是么?”离轩若有所思地回了句,遂不再多言。

    “我倒是见过几次这个独孤胜,”张子冲缓缓开口道,“独孤胜的性子,应该沈桓那厮比较相似,都是好战之人。”

    “当然,比起沈桓,他显然是要好上不少的,至少他明白他手中的剑为何而握。”

    上官晨闻言嗤之以鼻,不以为然地开口道:“不就柄剑么,除了杀敌外,还能为何而握?”

    红绫冷声道:“你非修剑之人,就别在这里胡言乱语!”

    “你!”上官晨听顿时急眼了,他本就是暴脾气,被人这么呵斥,哪还能忍得了,“好!你倒是说说,这独孤胜的剑为何而握?”

    “哼,”红绫冷哼声,并未正面回应。

    上官晨见,只当是红绫说不出口,便出言哂笑道:“说不出口了吧,让你胡乱吹嘘!”

    红绫淡淡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非修剑之人,与你说了也无用!”

    “嘿,你还来劲了是吧!”上官晨见红绫这般态度,不由得怒上心头来。

    “行了,”慕飞摆了摆手,打断了二人的斗嘴,“独孤胜的气息已经能感知到了,说明他已经在附近了,都给我消停点。”

    “哼,”二人冷哼声,各自将头撇向旁,谁也不理睬谁。

    正如慕飞所言,独孤胜,很快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内。

    只见独孤胜身形矫健,迅速朝众人飞来,速度极快,再加上独孤胜如鹰隼般的双眼,仿佛只振翅的老鹰正在空中滑行般。

    “独孤兄。”独孤胜落地后,慕飞便上前向其作揖。

    却见独孤胜忽然紧紧盯着慕飞,双眸散发着异样的光色,让慕飞有种仿佛浑身都被看穿的感觉。

    好在慕飞也并非寻常省油的灯,见独孤胜利用瞳术,他自然也不甘示弱,立马便催动了体内的星辰之力。

    星辰之力催动,慕飞的双瞳骤然变成深不见底的黑洞,仿佛要将切尽数吞噬般。

    慕飞的元神何其之强,哪怕是独孤胜,也并非慕飞的对手,因此,很快便败下阵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