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意外

    “果真有几分本事。”败下阵来的独孤胜,立马便收起了瞳术,风轻云淡地说了句。

    “过奖了!”慕飞冷冷地回了声,心中颇为不快。

    这独孤胜刚个照面,便对自己施展瞳术,若非自己元神足够强大,便已找了他的道,换做是谁,都会觉得不快。

    而独孤胜却仿佛没有发生此事般,紧盯着慕飞,面色严肃道:“你是个强者!”

    “希望我们能有机会打上场!”

    说罢,独孤胜便杵着剑靠在旁的石壁上,独自冥思。

    慕飞也懒得理会他,转头向玄虚行礼。

    “长老好。”

    “嗯。”玄虚应了声,随手从袖子的星光袋中取出块橙色的玉递给慕飞。

    慕飞接过看,只见玉的上方,赫然刻着玄殷二字,二字浑厚有力,充满战意,虽然只是简单的二字,却布满繁杂的纹路,显然不只是为了刻字而刻。

    慕飞又将玉翻过来,只见背面赫然刻着慕云二字,这两字同玄殷般,充满战意,但比起先前的玄殷二字,却是弱了不少,显然不是个人写的。

    慕飞疑惑地看着玄虚,面露询问之意。

    玄虚淡淡道:“这是白玉书院的玉。”

    “白玉书院?”慕飞闻言愣。

    玄虚继续道:“白玉书院不似我们玄殷书院,我们书院,采取的是精英制审核法,只有拥有断虚谷印章或者书院特批的文书才可入院,因而在人数上,无法与其他书院相提并论。”

    “玄殷书院的年岁限制为四十,超过四十,那么无论是多么惊艳绝伦之辈,书院都不会再收。”

    “而白玉书院,却是将年岁限制扩张到了三百岁。只要年岁不超过三百岁之人,皆可加入白玉书院。”

    “因此,白玉书院的人数,乃整个荒州中最多的家,足足有数十万人。”

    “数十万人!”慕飞顿时感到头皮阵发麻,数十万人的书院,得有多恐怖。

    玄虚继续道:“由于人数众多,为了便于管理,他们便以此玉作为书院弟子的腰牌。”

    “白色为四级弟子,蓝色为三级弟子,绿色为二级弟子,紫色为级弟子,金色为特级弟子。”

    慕飞问道:“那橙色为何意?”

    “橙色非他们弟子的腰牌颜色,多用于书院客卿之类的人。”

    “原来如此。”慕飞点了点头。

    “我们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自然得照着人家的方式做。”

    “哼,”慕飞闻言冷笑声,沉声道:“尚未打,先示威!”

    “遇上的四个字,是为了显示他白玉书院实力强大么!”

    “不过些花架子,你理他作甚?”玄虚淡淡说着,边又将剩下的九块玉齐递给慕飞,严肃道:“白玉书院只认腰牌不认人,因此此玉至关重要,你们千万别给我丢了!”

    “我先布传送大阵,你们便先在此等候片刻吧。”

    说罢,玄虚便着手开始布置大阵。

    慕飞拿过玉后,便将众人招呼过来,将玉的来历粗略地讲了遍,随后便将玉递给众人。

    但轮到上官晨时,慕飞刚要交出,又犹豫了下,便将玉收回,淡淡道:“你的玉,还是交由我保管比较妥当。”

    上官晨闻言顿时感到脸上无光,匆忙拉住慕飞,哀求道:“给我个机会!”

    慕飞沉声道:“不行,此玉非同小可,倘若放你身上,非让你丢了不可!”

    “我保证不会!”上官晨正色道,“慕大哥你定要相信我!”

    “我不相信你!”慕飞冷冷地回了句,遂便将玉收了起来。

    却见上官晨忽然“扑腾”声,直接趴在了地上,动不动,“你要是不给我,我就不走了!”

    慕飞望着上官晨此时的模样也是哭笑不得,道:“行了,给你便是!”

    说罢,慕飞便将上官晨的玉从星光袋取出,递给上官晨。

    上官晨见状猛地蹿起,接过慕飞手中的玉,如获珍宝,将其小心翼翼地收进星光袋中,滑稽的模样,引得众人阵哄笑,也算为众人缓解了番焦虑紧张的心情。

    只有其中人是以外,那便是张子冲。

    此时的张子冲正心不在焉,面露忧心忡忡之色。

    慕飞见其状态奇差,便上前询问,“你怎么了?”

    张子冲缓过神来,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慕哥。”

    “你现在的状态太差,令人担忧,要不我找弥真兄替回你如何?”

    张子冲闻言大惊,匆忙道:“别,千万别,慕哥,我状态真的很好。”

    ,慕飞狐疑道:“真的没事?”

    张子冲毅然点头,正色道:“真的没事!”

    “好吧,”见张子冲执意坚持,慕飞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便出言提醒了句,“你好自为之吧,万不可勉强。”

    “多谢了,”张子冲感激地看了眼慕飞。

    正当此时,旁的传送大阵,忽然散发出了璀璨的辉光,无尽的玄力以及灵气波动在阵法当中肆意涌动。

    转头看,玄虚已经布置好了传送大阵。

    众人见状纷纷朝玄虚靠拢过去,静待传送。

    “再等等,我看看阵法是否有异样。”玄虚朝众人摆了摆手,又继续摆弄起了大阵。

    张子冲目光复杂地望着玄虚,想要开口,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暗自挣扎了许久,才缓缓叫了声,“玄玄虚长老!”

    “嗯,”玄虚却只是淡淡地应了声,头也不回,声音古井无波,完全看不出其情绪。

    张子冲见状面色顿时黯淡了下来,暗自低下头来,紧紧捏着双拳。

    慕飞的洞察力多强,自然注意到了张子冲的异样,便再度上前问道:“你当真没事?”

    张子冲勉强挤出丝笑容,朝慕飞笑道:“我真的没事,慕哥。”

    慕飞沉声道:“这场比赛,不仅事关书院的荣誉,更事关生死,你若是直以这个状态上前参赛,决然不妥!”

    “我”张子冲知晓慕飞说的是实话,想出言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慕飞笑道:“说说吧,你和玄虚长老,是什么关系?我好想法子解决。”

    张子冲看了眼慕飞,正欲开口,却又犹豫了下,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改口道:“慕哥,给我些时间可以吗?”

    慕飞见状只得叹了口气,拍了拍张子冲的肩膀,道:“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

    “等你想说时再说吧。”

    “多谢慕哥体谅。”张子冲回了句,随后便独自低头思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飞见状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旁的玄虚,扫视了番大阵,确保大阵没有问题,便朝众人吆喝了声,准备开启。

    待众人准备完毕后,玄虚便默念咒文,将阵法催动。

    “嗖!”

    咒文念动过后,只见阵法骤然开始运转起来,如同个巨大的黑洞般,肆意地将四面八方的玄力大肆吸进阵法之内,用以维持阵法运转。

    “噌!”

    片刻后,传送大阵中骤然亮起道光,瞬间将众人收入大阵当中,随后在原地消失。

    空间长流中,玄虚正催动着阵法,迅速朝白玉书院飞去。

    白玉书院位于荒州的最北部,途径名沧城境内,因此,想到白玉书院,便需得先到名沧城内。

    白玉书院虽为书院,但在名沧城境内,却也是数数二的大势力,能量极其强大,除了圣宗之外,便属白玉书院最为强大。

    上官晨说道:“说起来,我听闻名沧城第大宗圣宗,在名沧城这边,几乎是信仰般的存在,有无数狂热的信徒。”

    离轩呛声道:“得了吧,你雁月阁在天城,地位比起圣宗,能低上多少?”

    “这不样!”上官晨瞪大着双眼争辩道,“我们靠的可是实力!”

    离轩说道:“瞧你说的,好像圣宗实力很弱似的。”

    离荀说道:“我曾来过次名沧城,名沧城的氛围,确实比较诡异,圣宗的实力强大固然是方面,但能让名沧城境内众人将圣宗尊为天神般对待,却也必然有某种特殊的手段。”

    “还能有什么手段,”离轩撇了撇嘴,“肯定只是洗脑罢了。”

    “轰隆!”

    正聊着,传送大阵忽然猛地颤动了下,令所有人的身形都忽然变得不稳起来。

    慕飞立马催动玄力稳住身形,问道:“长老,怎么回事?”

    玄虚沉声道:“有人在攻击我们的传送大阵!”

    “什么!”

    众人闻言不禁惊。

    “轰隆!”

    正当此时,第二道攻击已然到来,再度将传送大阵轰得颤动起来,并且,在此次轰击之下,传送大阵,赫然被轰出了道裂纹,濒临破碎。

    “不行,再这样下去,阵法就要被毁了!”玄虚沉声道,“慕云,你来操控传送阵!”

    “那你呢?”

    “我去拖住他们,你们暂且在名沧城等我,若时间不够,便先行前往白玉书院,我定会赶上来的。”

    “玄虚长老!我陪你同作战!”张子冲上前,欲同玄虚同离开传送大阵。

    “胡闹!”玄虚见状大声呵斥道,“凭你的实力,连穿过空间乱流都做不到,谈何作战!”

    “你马上随慕云他们离去,便是对我最好的帮助!”

    张子冲低头思虑片刻,知晓能攻击传送大阵的高手,根本不是他这等档次能帮得上忙的,当下也只能听玄虚的话,打消了这个念头。

    “好,我跟慕哥他们起走,你定要平安归来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