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兽蛊

    “村长大爷。”

    众村民见村长,顿时稳了心神,也不再逃跑了。

    “村长么,”慕飞闻言转过头扫了眼。

    这个村长和其他人不同,他的身上,有些许玄力波动,虽然微乎其微,仅仅半阶不到,但也能说明,至少他对玄力有所了解。

    只见村长拄着拐杖,步履平滑,步步地朝众人走来。

    “村长好。”慕飞朝其作揖道。

    “上人好。”村长朝慕飞还了个礼。

    “村长大爷,你刚才说的,他们不是妖怪,是怎么回事?”名没什么耐心的男丁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

    只见村长捋了捋胡子,淡淡道:“他们不是妖怪,而是日后要成为大仙的上人。”

    “大仙?”众村民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时间竟愣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

    “难怪了,原来是大仙,我说怎么这么厉害!”

    “是大仙的话,那他们的容貌定是真的咯?”

    村长说道:“这自然是真的。”

    “那那四名女大仙的样子,也是真的咯?”

    “不愧是仙人啊,长得可真是漂亮。”

    “这么漂亮的仙人,真想娶回家做媳妇啊。”

    “呸呸呸,别乱说话,这可是仙人,亵渎不得的。”

    众村民不断议论着,已然不再畏惧慕飞他们了。

    慕飞见状也是哭笑不得,上前说道:“我们不是什么妖怪,也不是仙人那么大能耐的人,我们只是普通的修仙者而已,也可以叫我们修士。”

    “修仙者?”众村民还是第次听到这个词汇,不免有些疑惑,议论纷纷。

    “修仙者是啥?”

    “你傻啊,他们是大仙,这修仙者,定是他们的个职位,就跟我负责挑水,你负责劈柴个道理。”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懂了,修仙者,是仙人的职位。”

    众人不断议论着,完全没有理解慕飞所言的含义。

    但村长显然是知晓慕飞之言的,毕竟他虽然境界低微,只有不足初阶阶的玄力,但却也算的上是名修仙者。

    慕飞自知和这些连玄力都不知晓的村民解释无异于对牛弹琴,便转头对村长说道:“村长大爷,可否借步说话?”

    村长捋着胡子思虑了片刻,道:“也好,各位皆随我来吧。”

    说罢,村长便拄着拐杖,缓缓朝远处的间房屋走去。

    慕飞等人互相望了眼,跟了上去。

    “各位上人请坐。”村长随手指了指周围的桌椅说道,“毕竟是小村落,还请各位上人海涵。”

    “村长言重了。”慕飞笑道,“我们本就是打扰了这个村子平静的不速之客。”

    海月柔问道:“村长,冒昧问,此地名为何地,我们如今身处何处?”

    村长缓缓道:“这个村长,名为半溪村,地处名沧城境内。”

    慕飞讶异道:“村长还知道名沧城?”

    “呵呵,”村长捋着胡子,笑了几声,道:“我年轻时,曾随名上人,在外修炼过数个月,因此,倒也就知道些东西。”

    “当然,和各位上人比还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你曾外出过?”离荀直抓重点,开口问道。

    村长缓缓道:“曾经有名上人途经此地,到达此地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是血,奄奄息了。”

    “村里人看不过眼,便让他在村里留下了,就居住在我家。”

    “再随后,他足足在村里住了数个月,直至将伤势养好了,才要离去。”

    “他为了感谢我们,便说可以带上村里的其中人,出去看看外面大世界的风景。”

    “而这个人,便是我。”

    “原来如此,”慕飞点了点头,心中的焦虑也随之烟消云散。

    此地既处于名沧城境内,那切就好办了。

    正想着,村长忽然朝慕飞等人下跪下来,哀求道:“上人们,请救救这个村子吧。”

    “这”慕飞见状不由得愣,匆忙上前要将村长扶起,道:“你这是何意?”

    而其余人也是面面相觑。

    但村长却跪地不起,哀求道:“求各位救救这个村子吧!”

    慕飞匆忙道:“我答应你,你先起身。”

    “多谢仙人,多谢仙人。”

    村长这才起身,朝慕飞脸连道谢。

    慕飞疑惑道:“我观这个村子,山水秀美,村民淳朴,乃片祥和之象,又谈何拯救?”

    村长叹了口气,道:“上人有所不知,灵溪村的溪水,有神明的恩泽,喝了之后,能保证自己生无病无忧。”

    上官晨皱眉道:“我观察过溪水,确实有不凡之处!”

    村长继续说道:“但三天前,村里却忽然有人病倒了,而且面色发青,病不起,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而紧接着,过了天,便又有人病倒了,症状和先前的村民,模样。”

    “再然后,昨天和今天早晨,都分别有人病倒了,症状依然和先前的村民模样。”

    “按照这个规律,每天病倒人,过不了多久,这个村子,就会完蛋了,因此还请各位上人救救他们。”

    慕飞皱眉道:“如此情形确实算得上诡异,我也无法估算,还请村长带我们去看看那些病人此时的模样。”

    村长点头道:“上仙请随我来!”

    说罢,村长便领着群人,走到了几名病人面前。

    只见几名病人皆昏迷不醒,脸色铁青,身上散发着股令人作呕的怪味。

    “唔!”红绫见状险些就要吐出来。

    其余人也不太好过,胃中翻滚难忍。

    上官晨捂着鼻子嚷嚷道:“这是什么病,怎么比腐烂的尸体还臭?”

    慕飞则紧锁眉头,紧紧盯着几名脸色铁青的病人,想试图找出点蛛丝马迹。

    但光从外表看,根本找不出丝毫异样,慕飞也只好就此作罢。

    “嗖!”

    股玄力骤然从慕飞手中蹿起,猛地涌入其中人的手中。

    慕飞开始着手从病人体内检查,但轮扫视过后,却见几名病人的气血非但没有异样,反而是异常汹涌,时刻处于巅峰状态。

    “怪了!”慕飞见状不禁皱眉,“体外,体内,都没特殊迹象,他们的病,是从何处而来?”

    村长问道:“连上人都无法为他们医治吗?”

    慕飞摆了摆手,道:“再让我检查检查,应该会有法子解决!”

    “嗯!”旁的独孤胜冷哼声,道:“希望你别忘记,我们此次可不是为了帮助村民,而是去参加大赛而来!”

    慕飞淡淡道:“我自有分寸,无需你提醒。”

    说罢,慕飞便继续催动玄力,不断在病人的体内各处游动着,想找出当中的异样。

    但结果,自然还是无所获。

    青凝咯咯地笑道:“你这么找,我敢打赌,即使找到他的尸骨化成灰,都找不出他的异样。”

    慕飞闻言转头问道:“你有办法?”

    青凝淡淡笑道:“办法嘛,自然是有点。”

    “什么办法?”

    只见青凝轻挪莲步,缓缓走到病人身旁,取出数枚银针,开始闭目默念不知是什么含义的咒文,紧接着,又将玄力灌入银针当中,随后,“蹭”地声,便将几枚银针,穿入几名病人的眉心之上。

    病人身上的铁青之色顿时散去,变回了原先模样。

    村长见状不由得喜,“治好了?”

    青凝摇了摇头,道:“哪有那么容易,只是暂时压制住罢了,你们看他们的掌心。”

    慕飞闻言当即将其中名村民的掌心翻开。

    只见掌心之上,只虫子状的生物,正不断地在上方蠕动着,将掌心周围部分沾染成深青色,甚至有些隐隐发黑。

    “蛊?”慕飞下便猜了出来。

    “而且不是般的蛊。”青凝笑盈盈地说道,“这是世间最恐怖的蛊之,兽蛊。”

    “兽蛊?”慕飞闻言不由得皱起眉头。

    对于蛊,他虽然没有什么研究,但兽蛊的强大,在整个荒州都极为出名,因此,他自然也有所耳闻。

    这是种能控制人意识,榨干人所有精力,并瞬间爆发出来,使人失智,不断攻击周围之物,仿佛猛兽般的种蛊。

    蛊越强,或者中蛊之人越强,爆发的力量便越强。

    “你有解决之法吗?”

    青凝笑着摇了摇头,“这是兽蛊,我需炼制三日,才可炼制出解蛊丹药。”

    慕飞闻言看了几名病人眼,沉声道:“好,这三日,便有我们压制住几人的蛊,你就负责炼制解蛊丹药便可。”

    青凝点了点头,道:“好在几人的兽蛊还尚处于幼期,还可医治,如若是到了成年期,或者巅峰期,那么即使是我,也爱莫能助了。”

    说罢,青凝也不多言,转身离去,着手开始准备炼制解蛊丹药的各种药草。

    炼制解蛊丹药的耗费巨大,其余人便被慕飞派去帮助青凝,而自己便独自人,在此稳住几名病人的兽蛊。

    时间飞速流逝。

    三日功夫很快便过去。

    青凝的丹药,也总算炼制完毕,从屋外送了进来。

    慕飞立马上前喂几名病人服下丹药。

    “嗖!”

    只见道黑气,骤然从几人身上猛地冒出,随后消散开来。

    而他们身上的兽蛊,也随之消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