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祭坛

    时间飞逝,转眼间,又过了日。

    在慕飞等人的照料下,几名村民的兽蛊总算彻底消散,痊愈过来。

    将几人医好后,慕飞便打算离开半溪村,但却被青凝拦了下来。

    照青凝的话说,这个兽蛊来的蹊跷,最好还是调查清楚为好。

    慕飞估摸着此地处于名沧城境内,距离白玉书院不远,而比赛尚有些时日,也不差这么几天,便同意了青凝的说法。

    此刻,众人正坐在村民提供的茅屋里,商议着兽蛊之事。

    慕飞率先开口问道:“青凝,这兽蛊,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凝淡淡道:“众所周知,兽蛊乃世间最强大的蛊虫之,侵略性极强,但凡中了兽蛊之人,十有都会死在兽蛊身上。”

    “但是,兽蛊虽然强大,但其炼制之法,却是甚为繁琐,需将成千上万种蛊毒泡制在蛊虫身上,并以人血作为引子,泡制七七四十九日后,方可炼成。”

    “试问,如此个凡人的小村子,为何会突然出现兽蛊这等恐怖的蛊?”

    “这点,我也很奇怪,”离轩皱眉道,“这个村子的人基本上都是修不了玄力,没有玄根的凡人,若有人要对他们出手,随便来个哪怕是初阶的修士,只怕他们都难以幸存下来,何需动用兽蛊这等蛊虫。”

    “这说明,这个兽蛊,根本不是针对这个村里人的。”慕飞绷着脸,神情颇为严肃,“我们若想调查清楚,就必须先得找到兽蛊的来源。”

    青凝说道:“兽蛊的来源,其实我已经猜出了七八。”

    “在哪?”众人纷纷将头撇向青凝。

    “随我来便知,”青凝却是不直接与众人说明,露出个狡猾的笑容,道:“兽蛊虽然强,却也难得,如若能想办法得到只兽蛊供我钻研,自是极好不过。”

    说罢,青凝踏着轻盈的莲步,转身向外跑去。

    众人面面相顾,颇为无奈,却也只能跟了上去。

    只见青凝径直跑到半溪村外的溪水处,舀起溪水,轻轻向上挥洒着,水花四溅,在朝阳的照射下,形成五颜六色的美妙弧线,加上青凝清丽脱俗的容貌的映衬,将此画面映衬地如诗画般美丽,让人望之心旷神怡。

    只可惜,此时众人并无心欣赏这赏心悦目的情景,只是疑惑的望着青凝,面露询问之意。

    却见青凝再度舀起丝溪水,再度向上方挥洒而起,边又笑盈盈地说道:“你们仔细看,这溪水,有何异样之处。”

    众人闻言,皆将注意力放在空中的溪水之上。

    在朝阳的照射下,溪水很快便化出道七彩的弧度,甚为漂亮。

    但紧接着,丝诡异的黑气,忽然从溪水当中冒出,缓缓向上飘动着,显得极为渗人,只是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众人见状皆大惊,面露愕然之色。

    离轩惊道:“这诡异的黑气,便是兽蛊吗?”

    青凝笑着摇了摇头,道:“这自然不是兽蛊,但却也和兽蛊脱离不了干系,乃炼化兽蛊的所产生的残骸之气。”

    “不过黑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若是不细看的话,确实很难发觉。”

    离荀皱眉道:“这道黑气有何问题?”

    “嘻嘻,容我再保个密。”青凝却是又卖了个关子。

    慕飞淡淡道:“行了,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便直言吧。”

    “好吧,”青凝摊了摊手,说道:“你们还记得,先前村长所说的,这条小溪,有百病不侵之妙吗?”

    慕飞摆了摆手道:“百病不侵自是不可能,但能强身健体却是事实。”

    青凝笑道:“那你们可知,此水能让兽蛊的成长速度增加数倍。”

    “成长速度增长数倍?”众人闻言纷纷倒吸口冷气。

    论威力,兽蛊乃世间最强大的蛊之,论恐怖,它也在世间排行前列,但就是如此强大的蛊虫,实际上,在养蛊人当中,却是非常的冷门。

    原因便是,兽蛊的成长,实在是太过缓慢了。

    从幼期成长至成年期,所需耗费的时间,足足长达数月之久,这对于蛊虫而言,几乎就是整个存活期,跟遑论后面还有个巅峰期了。

    而眼前这条小溪,居然有催化兽蛊生长的作用,着实令众人震撼不已。

    慕飞皱眉道:“你的意思是,有了这条溪水,数个月才能成长完毕的兽蛊,只需要十几日?”

    青凝点了点头,继续道:“还有点更为重要的,便是炼化兽蛊遗留下的残骸之气,若是进入了人体内,是很有可能会再度存活过来的。”

    “这就难怪了,”慕飞皱眉道,“如此,倒也解释的通,为何村民会身中兽蛊了。”

    海月柔问道:“若是如此,为何其余人又没事?”

    青凝笑道:“很简单,村子里的稻田,需要村民料理,我曾询问过村民,这几人,分别是这几日料理稻田的村民。”

    “他们身处稻田内,在烈阳的暴晒下,自然燥热难当,对溪水的服用远远超过了其余村民,因此,兽蛊的残骸之气,便在他们体内重新生为了幼期的兽蛊。”

    慕飞皱眉道:“如此说来,这兽蛊的源头,便在这溪水上游,我们若想解决此事,便须得去这上游探究竟。”

    “不错。”青凝点头。

    慕飞说道:“既是如此,事不宜迟,我们即可便动身,前往上游。”

    众人没有异议,便同和村民道别,并朝上游行去。

    路上,离轩忍不住问道:“青凝,难不成你也是哪个养蛊世家的?”

    青凝歪着头问道:“为何这么问?”

    “不然你为何会知晓这么多关于蛊的事情?”

    青凝笑嘻嘻地回道:“我确实和养蛊世家有些关系,但至于是什么关系,这是个秘密,不能说。”

    离轩自觉无趣,便也没再追问。

    顺着溪水,足足行了上百里,众人总算见到了这兽蛊之乱的源头。

    座蛊族的祭坛,正堂而皇之地盖在上方。

    时不时有修士在此处来回出入,手上拿着的,都是炼制蛊虫所用的蛊毒,光能见到的修士,便有二三十人之多。并且,每人的修为,都不低于炼气境,着实恐怖。

    要知道,修士当中,炼气境已经算是绝对的高手了,少有人能达到。

    离荀望着眼前此景,顿时气就不打处来。

    “他们在此炼蛊,却丝毫不顾下游的凡人们,实在是气人!”

    慕飞见状不禁打趣道:“我们的热血青年又准备打抱不平了吗?”

    离荀沉声道:“既然让我碰见,我自是不会撒手不管。”

    慕飞笑道:“虽是如此,但也不可莽撞,还须得从长计议。”

    离荀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股脑地便冲上前去和祭坛众人厮杀,只是面色严肃地盯着前方的祭坛。

    慕飞看在眼里心中也是不由得感叹,如今的离荀,比起过去,显然已经成熟了不少,和当初在莲溪镇时的模样,已大不相同。

    上官晨沉声道:“光是炼气境的高手,便已有二三十名,这还是不算祭坛内人员的情况,这滩浑水,怕是不太好趟!”

    独孤胜冷眼扫了上官晨眼,冷笑道:“堂堂天城第大帮雁月阁,弟子竟如此胆着实可笑!”

    “你什么意思?”上官晨闻言顿时怒气上涌,紧紧盯着独孤胜。

    独孤胜冷声道:“胆小之辈尔,你若是怕了,便先离去!”

    “我会怕?”上官晨怒极反笑,道:“当初我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时,你怕是还躲在某个角落里磨剑呢!”

    “行了!”慕飞大喝声,打断了二人的争吵。

    “有空争吵,不如给我好好想想,怎么解决这祭坛之事。”

    红嫣说道:“前辈,我有法,只是不知当不当说。”

    “说!”

    “其实,我们可以在这座祭坛上下手脚。”

    “哦?”慕飞闻言讶异地看了眼红嫣,问道:“为何?”

    红嫣正色道:“他们立这座祭坛的目的,乃为了炼制兽蛊,我们若是毁了这座祭坛,他们会如何?”

    “毁祭坛容易,但是毁灭祭坛后,必然要遭到他们疯狂的报复,到时该如何是好?”

    红嫣笑道:“所以,我们还需要在毁灭祭坛前,准备两手。”

    “哪两手?”

    “第手,便是离轩和离荀二人的合力技能,他们的功法,威力强大,范围广阔,即使他们有再多的炼气境高手,也难以抵御。”

    “不失为法,”慕飞点了点头,问道:“那第二手呢?”

    红嫣笑道:“第二手,便是我和青凝对他们的控制。”

    “你们合力将祭坛毁灭,而趁着他们尚未反应过来,我们立马施展功法将控制住他们,让他们无法动弹,如此,离荀二人的功法,便能将敌方全灭。”

    “好办法!”上官晨锤手说道,“如此方法,即使到时候,有那么两个漏之鱼,我们也能快速追击,将他们击杀!”

    慕飞问道:“控制住他们,你有几成把握?”

    红嫣笑道:“五成!”

    “才五成?”慕飞闻言不禁皱眉。

    “加上我的五成,不就十成咯。”旁的青凝和红嫣相视笑,随后笑盈盈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