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神秘高手

    此时慕飞的心中,甚为纠结,在考虑是否使用嗜灵焰。

    实际上,他其实并不想施展嗜灵焰。

    毕竟,如若在此施展嗜灵焰,次数减少不说,暴露自己有嗜灵焰,却是必然。

    慕飞身旁之人不提,光是眼前的后荣,便是到难过的坎。

    后荣毕竟是凝神境高手,自己必须要次得手,并保证他不反应过来,才可使用嗜灵焰。

    否则的话,即使自己的嗜灵焰,能成功将后荣击杀,后荣也必会在临死前,将消息向外扩散出去。

    并且,不说后荣,即使是此时,他也不敢保证,祭坛下方,是否有人并未死去。

    如若他又嗜灵焰的风声放了出去,他敢保证,他见不到第二天名沧城的太阳。

    正犹豫着,旁的离轩,总算坚持不住了,身形颤,便扑倒在地。

    “嗖!”

    没了离轩的屏障,众多蛊虫,顿时如冲堤之水般,瞬间朝慕飞众人涌来。

    “盾起!”

    离荀大喝声,骤然将法杖猛地刺穿入地面,再立起道屏障,猛地将蛊虫挤出护盾范围内,这才让慕飞等人又缓了口气。

    “我倒要看看,你们能龟缩到什么时候!”后荣望着屏障之内的慕飞等人,满是戏谑地说道。

    “慕哥,怎么办?”离轩又开口问道。

    上官晨抡起袖子,将玄力凝于手中,沉声道:“实在不行,就冲出去跟这些蛊虫拼了!”

    “莽夫之为,愚昧之极。”独孤胜冷声说道。

    “你说什么!”上官晨当场便怒上眉梢,紧紧盯着独孤胜。

    “哼,”独孤胜却是冷哼声,懒得理会上官晨。

    上官晨见独孤胜如此态度,大为恼怒,沉声道:“小子,我早看你不顺眼了,若非同为参赛之人,我早就对你出手了,如今生死不明,你最好给我注意点,否则休怪我对你出手!”

    “蠢货!”独孤胜又冷冷地回了句。

    这下,上官晨的怒火,顿时便压不住了,当场便要对独孤胜出手。

    独孤胜亦拔出宝剑,欲与上官晨对招。

    “给我停手!”

    就在二人即将要打起来之时,慕飞猛然呵斥声,令二人停下。

    “都什么时候了,还给我搞内讧!”

    “哼!”

    二人异口同声地冷哼声,各自后退,倒也没再继续打斗。

    见二人停手,慕飞也没再理会,转头问道:“青凝,你比我们懂蛊,你可有办法?”

    青凝摇了摇头,道:“蛊也分境界,凝神境高手的蛊,我确实也无能为力。”

    “哎呀!”离轩闻言顿时仰天长啸,“完了完了,今日就要死在这里了。”

    “我好气啊,想我离轩世英名,就算是死,那也要死的漂亮才对,没想到今日居然要死在这些恶心的蛊虫手中,实在不甘啊。”

    “瞎嚷嚷什么!”慕飞不耐烦地说道,“定会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离轩闻言眼巴巴地望着慕飞,问道。

    “容我再想想,定有办法的。”慕飞喃喃了句,随后便低头思索着破解之法。

    “怕是等不到那刻了。”离荀苦笑着说道,“慕兄,我也坚持不住了。”

    说罢,离荀也如离轩般,骤然倒地。

    护盾随之消散。

    大量蛊虫顿时便朝慕飞众人不断逼近。

    众人虽然奋力斩杀,但蛊虫的数目实在太多,众人根本如数清除,杀只,再冒两只。

    眼见蛊虫越来越逼近,慕飞心下狠,暗道:“罢了,便使用嗜灵焰吧,日后之事,便由日后再说!”

    想罢,慕飞便欲将嗜灵焰催动而出。

    但正当此时,道金色圣光,忽然猛地从天而降。

    只听见“轰隆”声想起。

    金色圣光落地,瞬间猛地向外扩散开来,至此地周围的整个范围内。

    蛊虫受到圣光扫荡,瞬间便被轰杀成渣,化入大道之中。

    千只,两千只不过瞬间,整个裂缝内涌出的蛊虫,皆在圣光之威下,化为灰烬,无存活。

    “是谁!”后荣见状顿时勃然大怒,当下环顾四周,想找出对蛊虫出手之人。

    “是你祖宗我!”

    却见道身影,随着圣光骤然从天而降,至后荣身前。

    只见此人剑眉星目,相貌硬朗却又不失俊美,身着身金色华服,正脸傲然地看着后荣。

    后荣见状却是心中不由得惊,“凝神境人境中期!”

    到了凝神境后,境界间的差距便是巨大的,哪怕对方只是比后荣自己的初期高阶,后荣也知晓自己绝非他的对手。

    当下,后荣便稳了稳心神,笑着向此人作揖道:“道友侠义心肠,在下佩服,但他们毁我祭坛,斩我几十名弟子,还请不要插手此事。”

    却见此人咂了咂嘴,问道:“那又如何?”

    后荣闻言面色微微僵,但很快又恢复过来,道:“道友,在下乃魔谷后家的后荣,还请给在下个面子,日后必有重谢!”

    “魔谷后家!”此人闻言眉头挑了挑,淡淡道:“找的就是你魔谷后家!”

    “道友你这事何意?”后荣闻言顿时绷着脸问道。

    此人却是冷笑声,道:“先不说你魔谷后家在名沧城内,有多令人唾弃,那药谷青家,虽远在苍炎城内,但在名沧城的名头却压你魔谷后家头,你居然拿魔谷后家这等身份压我,实在可笑。”

    “你!”后荣闻言顿时大怒,指着此人说道:“道友,我敬你才礼让三分,你休要太过了!”

    “哈哈哈哈,礼让三分?”此人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疯狂大笑着,许久过后,才收起情绪,出言讽刺道:“你不过是见我境界高你等,心中畏惧罢了,何须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道友,魔谷后家,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起的,”后荣冷冷得说道,“我奉劝你,不要为了这些人,而去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哟,好大的口气啊,”此人闻言却是嗤之以鼻,道:“在这个名沧城内,我还真就不怕你魔谷后家,你能如何?”

    “所以道友你是铁了心要保他们了吗?”后荣面色阴冷地说道。

    “不错,你能如何?”

    “好!好!好!”后荣连说三个好,紧紧盯着此人,“今日之事,我后荣记下了。”

    “敢问道友可敢告知真名?”

    “你让我说我便说,岂非很没颜面?”

    “你!”

    “也罢!”后荣沉声道:“我已记下你的气息,待我回魔谷后家后,定会前来寻你!”

    “随时欢迎!”此人摊手道,“只盼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变好。”

    “哼!”后荣闻言冷哼声,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此地。

    此人倒也没去追击,而是转过身去寻慕飞等人。

    毕竟无论如何,后荣也是凝神境的高手,虽然打不过他,但若真要心想逃,他还真拿后荣没什么办法。

    “小子们,你们如何了?”

    “多谢前辈相救!”慕飞朝其郑重抱拳道。

    “多谢前辈相救!”其余人也纷纷郑重道谢。

    却见此人摆了摆手,笑道:“举足之劳罢了,何足挂齿。”

    “敢问前辈大名!”慕飞开口问道。

    却见此人笑了笑,道:“我观你也应活了二十七八载有余,我不过大你七八载,算不得前辈。”

    “恕我冒昧问,各位,为何会去破坏着后荣的祭坛?”

    离荀沉声道:“后荣为了炼制蛊虫,而令此河发生质变,变得剧毒无比,导致河水下游的凡人百姓们纷纷得病,我们看不过眼,便出手毁了他的祭坛。”

    “倒也是侠义之士,”此人不由得赞叹道,“我没救错人。”

    “只可惜,这祭坛虽毁,这河水,却已被后荣那厮毁了,这毒,也不知该害死多人凡间百姓了。”

    “前辈无需担忧,我能解决此事,”青凝笑盈盈地说道,随后从星光袋中取出瓶装满绿色液体的小瓶子,往河水中倒了进去。

    只见绿色液体在河水中顿时扩散开来,化为绿色的星点光芒,在河水中逐渐发酵,发出绚烂的光芒,照射着河水四周。而伴随着光泽,气泡也不断向上冒起,不断发出“咕噜咕噜”地声音。

    “滋滋!”

    却见每个气泡中,都多多少少地吸收了不少黑气,在河面飘动着,而随着气泡破碎后,黑气亦不断从气泡中冒出,逐渐飘向空中,在烈阳的照射下,消散殆尽。

    片刻后,便再无黑气涌出,河水,也总算恢复了正常。

    “成了!”

    青凝拍了拍手,对众人做出个胜利的姿势。

    “姑娘好手段!”此人见状不由得讶异道。

    “前辈多礼了。”

    此人说道:“我可不是多礼,连我们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却被姑娘轻而易举的解决,着实厉害,在下佩服。”

    “后荣这厮,想必也应该没胆再来此地了,各位不妨随我前去名沧城,如何?”

    “多谢前辈,”慕飞朝此人作揖道,随后又继续道:“但我尚有同伴还落在下游的村落内,我们需得寻到他后,才可进入名沧城。”

    “我随你们起,”此人豪迈地笑道,“正好,来路上能有个伴,二来,我也有事想请你们相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