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魔谷后家

    “各位请。”元临将手指了指旁早已放置好的蒲团说道。

    众人旋即各自寻了处坐下。

    元临直截了当地说道:“各位,闲话就不多说了,其实我邀请各位前来,是想商议下,关于魔谷后家的问题。”

    “魔谷后家么。”慕飞闻言喃喃了声,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后荣的形象,对于这个位居名沧城境内古老的养蛊世家,他本应该是无感才对,但此时却因为后荣的缘故,而对魔谷后家感到阵莫名的厌恶。

    “不知元临兄,想让我们做什么?”

    “各位可知魔谷后家的实力地位如何?”元临望着众人问道。

    离荀说道:“这魔谷后家,乃名沧城内的第养蛊世家,实力自是不言而喻。”

    元临点头道:“确是如此,但魔谷后家毕竟是养蛊世家,蛊这东西虽然诡异,但却也局限了后家的发展,因而,魔谷后家,直是名沧城内的顶尖家族,但却始终成为不了超级家族。”

    “原本,这魔谷后家,虽然以人试蛊的做法令人不齿,但毕竟还算行事低调,加上其不俗的实力,即使是圣宗想对其出手也需掂量番,因而,对于以人试蛊的做法,圣宗除了见到时会出手阻止外,其余时间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但是最近几年,情况却发生了改变,魔谷后家不知为何,忽然变得高调起来。”

    “肆无忌惮地扩张家族势力,并大肆以人试蛊,就在最近几年里,已经有数百个村落以及小镇,遭到了魔谷后家的残害,导致凡人的尸横遍野,甚至连不少修士,也遭到了魔谷后家的毒手,魔谷后家因而引起了名沧城的众怒。”

    “但即使如此,魔谷后家,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倒变本加厉,行事作为变得比过去更为乖张。”

    “类似后荣那等情况,实际上,在如今的名沧城内,时有发生。”

    “真是畜生!”离荀闻言顿时恼怒地锤了下地面,沉声道:“魔谷后家如此做法,难道不怕遭天谴吗?”

    “天谴怕是等不上了,”元临淡淡道,“如今的魔谷后家,实力突飞猛进,已经隐隐有朝超级宗族发展的迹象了。”

    “个成为超级家族的魔谷后家对于名沧城而言代表着什么,我想各位不会不知晓吧。”

    “超级家族么,”慕飞闻言低头斟酌道:“以魔谷后家的手段而言,若真让他们成长为超级家族,至少在名沧城内,他们便能横着走了,哪怕是圣宗,虽能压他们头了,却也不能拿他们如何了。”

    元临淡淡道:“众所周知,在荒州大地,宗门和家族数不胜数,而宗门和家族的数量多,自然便有了高低之分,以家族为例,分为五级家族、四级家族、三级家族、二级家族,级家族、顶级家族和超级家族。”

    “五级家族和四级家族也就罢了,基本都是连凝神境都没有的修士组成,连在荒州内立足都很难做到。”

    “到了三级家族的档次后,有了凝神境高手的助阵,实力也算大幅度提升,倒也勉强能在荒州内立足了,也是目前荒州所有家族中的主流档次了。”

    “而二级家族,纵观整个荒州,都已经算是不错的存在了。”

    “级家族,则已经算是整个荒州内排的上号的存在。”

    “而顶级家族更不用说,是举动,都能令整个荒州抖抖的存在。”

    “至于超级家族,那已经是荒州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了,到了这等档次,除非是随着岁月逐渐衰败下去,否则的话,纵观整个荒州,没有任何家宗门或者家族,敢直言能剿灭家超级家族,因为彼此间,即使有差距,也已经不会差到哪里去了。”

    “因此,若是让魔谷后家成长为超级家族,那名沧城内,便无任何家宗门或家族能够直言剿灭它了,若真如此,后果不堪设想!”

    离轩摇头道:“这可未必,昔日在我元阳城内,便有家超级宗门遭到了覆灭,并且是连根拔起!”

    “那不样,”元临摆手道,“确实,赤云宗的赤丰,实力恐怖,手段滔天,这点不假,但赤云宗底子薄,不过立教数千年,虽然名面上,确实是超级宗门的行列,但其实是外强中干,若是换做凤梧阁,断然不会如此。”

    “但魔谷后家却不样,他们的底子足够,若真让他们举成长为超级家族,以他们往日的作风而言,名沧城只怕要腥起场血雨腥风了。”

    慕飞说道:“话虽如此,但顶尖家族和超级家族间虽然只是字之差但实际上却是天差地别,这魔谷后家,又如何能跃进入超级家族的行列?”

    元临皱眉道:“这点,我们圣宗也甚为疑惑,因而,这些年才会直调查魔谷后家之事。”

    “但魔谷后家的反调查手段无比强大,即便是圣宗,也并未调查出什么结果,唯的收获,便是魔谷后家的背后,有只神秘的推手,在助他们发展!”

    “推手?”慕飞闻言微微愣,问道:“照元临兄的意思是,这魔谷后家的背后,有人在帮它?”

    “不错,”元临点了点头,道:“并且,在背后帮助他们的神秘存在,来历怕是不会小到哪里去,至少,不会比我圣宗弱。”

    慕飞疑惑道:“即是如此,这等恐怖的存在,我们这些不过炼气境的修士,又有何处能帮得上元临兄?”

    “自然有能帮得上之处,”元临笑着指了指青凝,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姑娘,是药谷青家之人吧,并且,地位还不太低。”

    青凝闻言愣,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

    元临尴尬道:“说来惭愧,其实,先前在祭坛之外,我曾无意间听到了你们的谈话,实在抱歉。”

    “靠!”上官晨顿时炸毛了,“元临兄不厚道啊,居然偷听我们谈话!”

    “实在抱歉了!”元临赔笑道:“当时我正因圣宗之事心烦意乱,正从那处路过,只是见你们气质不凡,便忍不住听了几句。”

    “况且,我若是不听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在座的各位的来历,居然如此不凡。”

    “哦?”上官晨顿时来了兴趣,问道:“怎么个不凡法?”

    “我若没猜错,阁下应该便是雁月阁的二公子上官晨。”元临笑道,随后又转头望着红嫣说道:“而这位姑娘,应该是世仙宫的弟子,并且地位绝不会低。”

    随后,元临又分别指了指红绫,离轩以及离荀,说道:“这位姑娘,应该便是剑宗的弟子,而你们二位,方才你们自己便已经说明了,是魔音教的弟子。”

    “而这两位,”元临又指了指海月柔和独孤胜,说道:“二位应该分别是海族和天城剑道世家独孤家的子女。”

    “神了你,”上官晨拍大腿,说道:“还真给你猜对了。”

    “那你说说,张子冲和慕哥,又分别是何处之人?”

    元临尴尬地笑了笑,道:“这二位,我便猜不出了,这位张兄弟,我未见过他出手,尚不知晓,但慕兄弟,我虽见过你出手,但你的招式,恕我孤陋寡闻,分辨不出来,实在惭愧。”

    慕飞摆了摆手,道:“我不过是个没什么背景的小修士罢了,元临兄身居圣宗少主之位,自是分辨不出。”

    “我等的身份暂且不提,不知元临兄,需要我们做什么?”

    元临笑道:“养蛊世家,自然也需要养蛊世家来治,药谷青家作为整个荒州内唯的家靠养蛊成为超级家族的家族,面对同样用蛊的魔谷后家,想必也有自己的针对之法吧。”

    青凝笑道:“若是想依仗药谷青家之力,来解决魔谷后家,那元临兄便找错人了,虽然我在青家的地位不低是不假,但如此大事,我却根本做不了主。”

    “不,姑娘做得了主,”元临摆手笑道:“魔谷后家,乃名沧城内的势力,若是沦落到需要其他城都的势力来剿灭,那我圣宗,只怕也无颜面在名沧城内存在了。”

    “其实,圣宗在近来,已经有了不少线索,并且,也有了针对魔谷后家之法。”

    “但是,布置针对魔谷后家的方法需要数年,十年甚至数十年之久,以魔谷后家目前的发展来看,若是任由他们发展个数年、数十年,只怕他们早已成长为超级家族了,到时我们便真的拿他们没办法了。”

    “所以,在此,我想以圣宗少主的身份,恳求青凝姑娘,将破解他们兽蛊之法,告诉我们。”

    “这”青凝闻言顿时面露犹豫之色,“破解兽蛊之法,我药谷确实有,但是,此法乃我药谷的不传之密,如此轻易地交出,只怕有些不妥吧?”

    元临沉声道:“我知道,我的要求,确实让姑娘有点为难,但是,实在是事出紧急,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还请姑娘成全,事后必有重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