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铁三打

    “小子,你给我站住!”上官晨见此人如此态度,顿时气就不打处来,欲上前对他出手。

    “上官兄,别和他般计较了。”离荀上前拉住上官晨说道:“他应该也是无心之举,无需放在心上。”

    “什么态度嘛!”上官晨又嚷嚷了句,这才没再追上去找此人挑衅。

    慕飞淡淡道:“走吧,元临兄曾说过,名沧城内有直接通往白玉书院的传送大阵,我们先去白玉书院等着吧,否则若是玄虚长老先至,而我们又不在的话,会让玄虚长老着急的。”

    于是,慕飞行人,便路前行至白玉书院的传送大阵前。

    “都把腰牌给我。”慕飞伸手向众人索要腰牌。

    其余人皆将腰牌递给了慕飞,但上官晨左翻翻,右翻翻,却始终翻不出腰牌。

    慕飞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这腰牌,你不会搞丢了吧?”

    “啊哈哈,慕大哥别急,定在的,定在的。”上官晨边说着,边又不断地翻找着腰牌,但仍然找不出腰牌。

    “我说什么来着?”慕飞阴沉着脸说道:“早说让你把腰牌给我!”

    “呃,这个”上官晨答不上话,只得悻悻地在旁干笑着。

    离荀说道:“会不会是方才那人,将上官兄的腰牌给偷走了?”

    上官晨闻言低头思虑,道:“靠!定是这孙子无疑了,难怪他撞了人后就匆匆离去了,现在想来,定是做贼心虚!”

    “走,”慕飞沉声道:“我们回去找他!”

    于是,众人又回到了原处,但身披斗篷之人早已消失不见。

    “哼!”上官晨恼怒地将旁地块大石锤成粉末,沉声道:“这孙子,也不知跑哪去了!”

    “无妨,自由追踪之法。”慕飞淡淡道,旋即转过头望向红嫣。

    红嫣心领神会,当即于眉心中化出道图纹,图纹亮出道蓝色光芒,朝此处照射而去。

    身着斗篷之人的身影,顿时便显现在了此处,正朝着前方缓缓走去。

    “跟上去。”慕飞说着,便朝此人追了上去。

    其余人紧随其后,亦跟了上去。

    众人路追行,直至黑市内。

    到了黑市,众人正打算继续追踪,但却发现此人的身影赫然消失不见。

    红嫣有些虚弱地说道:“以我现在的玄力,澄澜海心只能坚持这么久了。”

    “足够了,”慕飞摆了摆手,道:“只要将范围锁定在黑市内便好办了。”

    “红嫣,你在此歇息片刻,青凝,你在旁护着她。”

    “上官晨,你随我去找黑市找他,其余人,则在黑市的各个路口堵着,防止他离去,旦遇到,立马出手。”

    说着,慕飞便同上官晨,朝黑市内行去。

    黑市人山人海,光凭着慕飞二人寻找,根本寻不到斗篷之人的踪影,因而,二人寻了片刻未果后,便停了下来。

    “怎么办?”上官晨转头看向慕飞。

    慕飞低头思虑片刻,道:“腰牌的价值不菲,想必是这厮将此玉贩卖给黑市的商贩了,我们只需到些贩卖玉器的商贩出找找,应当便能找到你的腰牌。”

    上官晨叹口气,道:“也只能如此了。”

    于是,二人便分头去寻找这块腰牌,果不其然,片刻后,慕飞便在其中家商贩处,寻到了上官晨的腰牌。

    但腰牌虽然已寻回,上方的字却已被抹除,显然是斗篷男子为了更好售卖而抹去。

    “这下麻烦了,”慕飞看着手中的腰牌不禁皱眉。

    腰牌的字被抹除,便无法证明上官晨的身份,如此来,上官晨便很有可能无法代表玄殷书院参赛。

    这是由白玉书院特殊的记号刻上的字,无法临摹,因而,自己在上方刻字之法,怕是也逃不过白玉书院的法眼。

    “罢了,”事已至此,慕飞也只能叹口气,喃喃道:“还是先去白玉书院,找玄虚长老想想办法吧。”

    说罢,慕飞便欲去找上官晨汇合。

    正当此时,不远的入口处,忽然猛地响起声巨响。

    慕飞猜便猜到是碰到此人了,匆匆追上前去。

    但到了出口,却见张子冲负了伤,倒在地上。

    慕飞匆忙上前将其扶起,问道:“怎么回事?”

    张子冲干咳两声,无力道:“对不起,慕哥,我让他跑了。”

    说罢,张子冲便昏迷了过去。

    慕飞立马喂其服下枚雪玉蟾蜍丸,并催动玄力为张子冲疗伤。

    其余人陆续赶了过来,见张子冲负伤,立马便猜到是被窃腰牌之人所伤,便欲追赶上去,但却被慕飞拦了下来。

    “别追了,玉已经找回,跑了就跑了。”

    众人也只好就此作罢。

    张子冲的伤势不深,没过多久,便在雪玉蟾蜍丸的药力下恢复过来。

    慕飞站起身来,扫了眼窃玉之人逃跑的方向,道:“此时再寻到他也无济于事,上官晨的腰牌已经找到了,但腰牌已被抹去了名字,只得先去书院想找玄虚长老想想办法了。”

    “上官晨呢?”离轩问道。

    慕飞闻言将头偏向黑市,道:“应该还在黑市里找腰牌,我们去将他寻回,便赶往白玉书院吧。”

    众人没有异议,皆进入黑市,去寻找上官晨。

    但众人多番寻找,却直没有上官晨的踪影。

    “离兄,你那边如何?”

    离荀摇头道:“没有上官晨的踪影。”

    “红嫣,海月柔,你们那边呢?”

    二女摇了摇头。

    “那你们呢?”慕飞又转头看向其余人。

    众人皆摇了摇头,表示没有看到上官晨。

    “这小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慕飞不禁恼怒道。

    “慕哥,你看,”离轩忽然指了指不远处的个铁匠坊内的身影,道:“那不是上官晨吗?”

    众人闻言纷纷朝铁匠坊望去,瞧,上官晨还真在里面。

    于是众人纷纷朝铁匠坊行去。

    “慕大哥,你们来了。”上官晨笑着对慕飞说道。

    慕飞皱眉道:“你在搞什么?”

    上官晨指了指旁不断打铁的铁匠,道:“你看看,这是谁?”

    “嗯?”慕飞闻言将头偏向了这个铁匠。

    张熟悉的脸孔,赫然显现在眼前。

    虎背熊腰,虽然相貌粗狂却很让人亲近,身着身黑色布衫,正对着自己憨憨地笑着。

    “你是老铁?”

    “是我,是我,你是小飞子吧,多年不见,变化可大了。”

    “你怎么在这?”

    “当年你受奸人所害,身负重伤,不知所踪,云星华那厮便带着堆人,将祖龙门的人全部驱散,我没有办法,路辗转,直到此处,开了个铁匠铺,才得以立足。”

    “云星华么,”慕飞闻言不自然地捏紧了拳头,戾气骤然而生。

    “小飞子,”铁匠拍了拍慕飞的肩膀,示意其冷静些。

    慕飞这才调整心绪,收起心中怒气,恢复过来。

    “慕哥,这位是?”离轩疑惑地望着慕飞出言问道。

    慕飞笑着指了指铁匠,道:“他名为铁三打,是武器大家铁三通之子,亦是我昔日的名挚友。”

    “各位都是小飞子的朋友吧,”铁三打边说着,边屋内摆上了堆蒲团,随后道:“里边请。”

    众人面面相觑片刻,在蒲团上端坐而下。

    铁三打随后又跑进屋内,鼓捣了壶茶,为众人倒上。

    “小铁匠铺没什么好招待的,只有这壶茶,算的上是有些排场,还请见谅。”

    离轩低头看了眼茶,不由得欣喜道:“墨柳花茶,好东西啊。”

    “小友懂茶?”

    离轩嘿嘿笑道:“倒也不是很懂,只是听说过罢了。”

    “毕竟,墨柳花茶,是作为四大茶之首的存在,总归也见到过。”

    铁三打欣然道:“小友好见识,众所周知,四大茶分为碧仙温兰、安泠花茶、白兰花茶已经墨柳花茶,但却不知,墨柳花茶是四大茶之首。”

    “虽然它没有碧仙温兰的清香怡人,没有白兰花茶的甘甜可口,没有安泠花茶的悟通道性,却有着三茶没有的诸多感触。”

    “感触?”众人疑惑。

    铁三打哈哈大笑道:“喝上口便可知晓。”

    众人闻言,纷纷服用墨柳花茶。

    茶入口,股苦涩感,顿时涌入众人的口中。

    红嫣强忍着苦涩,强行将墨柳花茶吞了进去,道:“好好难喝。”

    这也无怪她如此反应,对于昔日在世仙宫喝惯了白兰花茶的她,能喝下这种苦涩的茶,已经着实为难她了。

    而其他人,虽然没红嫣那么夸张,却也觉得墨柳花茶,毫无可取之处,除了苦涩,就是苦涩。

    铁三打呵呵笑道:“姑娘,想必在过去,没少喝白兰花茶吧?”

    红嫣愣,“你怎么知道?”

    铁三打笑道:“只有喝惯白兰花茶的人,才会对墨柳花茶如此反应,毕竟,白兰花茶的味道,确实是茶中之极。”

    “墨柳花茶,论及味道,自是不如以味道著称的白兰花茶的,况且,你们的喝法都有错。”

    “喝法有错?”众人闻言面面相觑,这墨柳花茶,难不成还有什么特殊的喝法不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