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墨柳花茶

    “不错,”铁三打点了点头,道:“正是喝法有错!”

    “那铁大哥,这墨柳花茶,我们该如何去喝?”离轩问道。

    铁三打笑道:“其实也不难,墨柳花茶入口苦涩,但若是久含于口中,却会变了味。”

    众人狐疑地看了铁三打眼,纷纷喝下口墨柳花茶。

    苦涩感顿时从口中传出,众人忍不住想再度吞下墨柳花茶,但却被铁三打阻止。

    “再坚持片刻,待它变了味,各位便知此茶之妙了。”

    众人闻言,只得忍着继续将墨柳花茶含于口中。

    但片刻后,惊愕之情,便流露于在场所有人身上。

    正如铁三打所言,墨柳花茶在口中变了味,但却不是味道,而是回味。

    每个人的回味不尽相同,有酸、有甜、有苦,有辣。

    慕飞的回味是苦。

    儿时孤苦无依,个六七岁的小男孩,独自人在世间生存着,尝尽世间百苦,受尽冷眼,好不容易路辗转,成立了祖龙门,路艰辛走来,眼看就要翻身了,却因为云星华,又再度跌落到了谷底。

    海月柔的回味是酸。

    本是海族的天之骄女,应受尽海族的恩宠才对,却因海族的派系之分,而导致她的童年过得并不太好。天彝族对海族剑门的打击,更是令她难上加难,父亲的重伤,海族剑门大批高手的阵亡,导致剑门在海族中的地位每况愈下,为了挽救剑门,年幼的她,只得只身人来到了玄殷书院学艺,为日后的光复海族剑门做准备。

    离轩的回味是甜。

    儿时胆大且贪玩,偶然间听说了天魔山后,带着几个魔音教的随从,就敢去闯天魔山,结果导致随从失踪,自己则被困在了天魔山当中,足足等了三日,才等到魔音教的救援。

    后来,因为自己埋怨父亲三日才找到他,他便气恼地待在原处,不肯离去。

    于是,离泰遣走了魔音教其余人,自己则独自人陪在自己的身旁,又足足陪了三日,等自己气消了,这才带着自己从天魔山离去。

    红嫣的回味是辣。

    在自己成为世仙宫的弟子后,本应和其余弟子样,在世仙宫开心安然地学习着世仙宫的各种东西,但却因为自己体质的特殊性,而受到了区别对待。

    她被长时间地关在了回梦殿内。

    虽然知道这是为她好,可是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地想要离开回梦殿,留在外面。

    宁千笙知晓她的心思,因而,便时常会抽空将她从回梦殿中带出。

    但每次出来后,她都会遭到他人的非议。

    所有人都会以怪异的眼光看着她,仿佛看怪物般,不光如此,她还经常会听到他人对自己的窃窃私议,虽然每次她都会假装没有听到,但实际上,脸色却是火辣辣地烫。

    而其余人,也各自有不同的感受。

    张子冲、离荀、红绫、青凝、独孤胜,都是如此,都有各自的酸甜苦辣。

    许久过后,众人才从墨柳花茶的回味中反应过来,纷纷对墨柳花茶赞不绝口。

    “三打兄所谓的变味,原来是如此。”离荀顿悟道。

    “这墨柳花茶,真是神了!”上官晨则对墨柳花茶赞叹不已。

    慕飞淡淡道:“世间百态,人情冷暖,尽归于这小小的壶茶中,也难怪墨柳花茶被称为四大茶之首了。”

    “哈哈哈哈,”铁三打哈哈大笑道:“各位满意便可,这墨柳花茶,也算是我而今少有的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了。”

    慕飞点了点头,低下头便欲再喝上口墨柳花茶,但却被铁三打打断。

    “先别喝了,先跟我讲讲,这些年,你都在何处,过得如何?”

    “呃”慕飞闻言犹豫了下。

    红嫣见状顿时反应过来,道:“前辈,你们先慢慢谈,我们便不多听了。”

    慕飞道:“倒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不知该从何处说起。”

    红嫣笑道:“纵是如此,我们也不该多听,我们先走,给前辈和老友点叙旧的空间吧。”

    红嫣说完,便率先起身离去,站在铁匠铺外四处张望着。

    其余人见红嫣如此,倒也没不识趣地继续留在此处,纷纷离去。

    只有上官晨,同慕飞起留在了此处。

    “这姑娘倒是会做人。”铁三打笑着看了眼红嫣,道:“你这小子的艳福可真是让人羡慕,创立祖龙门时便有秋妹陪着你,然后又在天池捡了个盈妹,现在可好,多年不见,边上又跟了两个女人。”

    “你别胡说。”慕飞没好气地回道。

    “怎么就胡说了?”铁三打笑道:“你可别想诓我,我可看的出来,那个姑娘和另个蓝衣服的姑娘看你的眼神可不般啊。”

    上官晨顿时乐了,道:“三打哥,你还真行,这都给你猜出来了,实不相瞒,其实,不止这两个,在书院可还有个姑娘围在慕飞大哥边上转悠呢。”

    “别胡说了,”慕飞摆了摆手道:“或许她们对我却有些心仪,但我心里只有歆儿人,断然不会耽误她们。”

    话音刚落,便见铁三打故意撅起嘴,脸不屑,学着慕飞的口气说道:“但我心里只有歆儿人,断然不会耽误她们。”

    “你大爷的!”慕飞伸手打了铁三打下。

    铁三打笑道:“这话说出口,你自己信吗?”

    “你敢说,你当真对她们毫无感情?”

    慕飞闻言低头思虑片刻,随后严肃道:“说丝毫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我毕竟也是人,或许早些遇到她们中的人”

    “行了行了,”铁三打不耐烦地打断慕飞的话,鄙夷道:“你不就是想说,早些遇到她们中人,她们在你心中占据的位置,便是如今盈歆的位置。”

    “你可拉倒吧小飞子,我还不了解你,在其他方面,你可以说刚毅果决,但在男女的感情上,没有人能比你更优柔寡断了。”

    “其实你如今和她们的关系,非常地微妙,进步,可发展成情理连枝的道侣,退步,又能变为只是彼此交心的好友,你可知这是为何?”

    慕飞摇了摇头,道:“我不知。”

    “因为在你的潜意识里,你既不想和她们更进步,又不想和她们疏离来开。”

    “”铁三打的话,让慕飞有些哑口无言,不知该说什么好,因为他知道,铁三打的话,确实说到了点上。

    “其实吧,”铁三打又继续说道:“你完全没必要如此,这种关系,时间短也就罢了,时间长,十几年,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成千上万年,你都和她们保持这种关系,你想想,这会让她们多痛苦。”

    “那依老铁你的意思呢?”慕飞有些没底地问道。

    “你们的关系,我毕竟也不是特别清楚,无法拿捏好究竟该如何,但是,有点可以肯定的是,定要遵循本心。”铁三打干脆地说道:“实在不行,干脆就将她们全收了。”

    慕飞说道:“可是如此的话,不是对歆儿很不公平吗?”

    “你瞧瞧你瞧瞧,又来了。”铁三打鄙夷道:“你又能代表盈妹了?你可曾问过她的想法?”

    “呃这”慕飞再度无言,实在是铁三打的话太过犀利了。

    铁三打淡淡道:“据我所知,当初在祖龙门时,她可从未对秋妹展现过丝排斥之意。”

    “她的心胸,远比你想的要广。”

    “即使如此,这也对她们很不公平!”

    铁三打淡淡道:“你又代表她们了?”

    “你何曾亲口问过她们?”

    “我”慕飞哑口无言。

    铁三打继续道:“你直接问她们,能不能包容其他人,如是不能,那自然会自己退出,如是能,那也能顺理成章地和你在起,如此,不是比你如今好死不活半吊着要好得多吗?”

    “或许你说的多,”慕飞叹了口气,道:“只是如今的我,却不知该如何和她们开口。”

    “唉,”铁三打拍了拍慕飞的肩膀,说道:“此事急不得,否则会弄巧成拙。”

    “算了,不说你的感情了,来说说吧,这些年,你过得如何?”

    “说来话长了。”慕飞叹了口气,将从天城路辗转到元阳城并得高人相助修复玄根,并路修炼过来之事说了通,听的铁三打惊奇不已。

    “小飞子真不愧为小飞子,玄力跌倒初阶,都还能再爬起来。”

    “从初阶到炼气境人境巅峰,只用了几年功夫,这要是说出其,只怕要惊得别人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吧。”

    慕飞摆了摆手,道:“那不过是我曾经达到过这个境界,才会如此迅捷,你看你,都已经到了凝神境,这点,我就完全及不上了。”

    “得了吧,”铁三打摇头晃脑道:“我敢打包票,最多几年功夫,你便能突破到凝神境,之后再过些年头,便能赶上我们,再过几年,又重新把我们拉过条街,你这逆天的天资,除了这小子的大哥之外,还有谁能和你相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