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道别

    独孤胜见状,也抽出自己的天蝉寒鸣剑,欲试剑威。

    但剑刚抽出,独孤胜便发现自己的剑,比起过去,重了不止倍,挥动起来甚为不适。

    “这是何意?”独孤胜转头问道。

    铁三打解释道:“无论是剑,还是你自己本身,都已达到了种稳定的均衡状态,我若贸然锻造,反倒对你不利,因而,我的选择是让它增加重量,如此来,短时间内,你可能会稍有不适,但是时间长,你的剑招,便会比过去,强上不少。”

    “并且”铁三打又指了指剑,道:“剑柄处,被我设了个机关,你只要轻轻按,剑的重量便会恢复成过去的模样。”

    独孤胜闻言,当即按动剑的机关。

    只听见“蹭”的声清脆声响起,剑的重量赫然缩减,变回了锻造前的重量。

    铁三打继续道:“第种形态,力量强,但速度会慢上不少,第二种形态,各方面都很均衡。”

    “你平日里只需使用第种形态便可,待到你习惯过后,再使用第二种形态,那么你无论是身法,还是剑招的威力,都会有极大增强。”

    独孤胜收起剑,向铁三打郑重作揖道:“多谢!”

    铁三打摆了摆手,道:“无妨,我也是看在小飞子的面上,才会出手相助的。”

    “那我这面子可真够大的。”慕飞感叹道:“锻造这些武器,不谈当中过程有多繁琐,光是材料,便消耗了不少吧。”

    铁三打淡淡道:“材料不就是用来消耗的么,况且,我也不打算继续开着铁匠铺了,还留着这些打铁的材料有何用?”

    慕飞和上官晨闻言愣,异口同声道:“你不开铁匠铺了?”

    铁三打笑道:“既然已经有你的下落了,我自然要回天城去了。”

    “你要回天城?”慕飞问道。

    铁三打点了点头,道:“你都已经回来了,我自是要回天城,我还要等着你重立祖龙门呢。”

    “这些年在名沧城,虽然在开设铁匠铺,但修为也没落下,这次回去,我断然不会再让那时之事再度发生。”

    “老铁”慕飞心里不由得酸。

    “行了,少腻歪了,”铁三打鄙夷地看了眼慕飞,道:“你可别让我失望,定要回到天城,重建祖龙门。”

    “定!”慕飞郑重道。

    “行了,”铁三打摆了摆手,道:“日后之事日后再提。”

    “姑娘,还请你试炎黄剑。”

    海月柔点了点头,随手拔出炎黄剑。

    “吼!”

    刚拔出,声颇有威势的龙鸣声便赫然响起。

    “嗡嗡嗡!”

    紧接着,便是剑上不断流动的光泽,将炎黄剑显现的铮亮无比。

    “如何?”铁三打脸骄傲地看着众人,“这派头,不会给神器丢脸了吧?”

    上官晨说道:“派头就免了,我还是想看看它的威力。”

    海月柔听,随手挥动炎黄剑,朝着远处指。

    只听见“噌”地声想起,道锋芒剑光,骤然从炎黄剑中衍化而出,朝海月柔所指之处猛地涌去,紧接着,又化为道凌厉的风刃,将此处的石块,瞬间切割成了粉末,随风消散。

    铁三打解释道:“虽然此招威势不强,但却也不可忽视,试想,每次出招,都夹杂着这么道风刃,定会让对手不胜其扰,从而影响对手的判断,甚至是道心。”

    “好恐怖!”众人呆呆地望着海月柔手中的炎黄剑,脸上满是惊愕之意。

    既要抵御海月柔本人的剑招,又要时刻注意这道风刃的攻击,对于敌人而言,着实是耗费脑力的事,因为旦有所松懈,立马便会被风刃割伤,有了伤势,便有了弱点,在剑修面前暴露弱点,其后果自是不言而喻。

    却见铁三打以脸你们没有见过世面的表情看着众人,道:“这就恐怖了?”

    “更恐怖的还在后面呢。”

    “姑娘,你随便找个人,和你切磋试试。”

    “就小飞子吧,小飞子,你来和他试试。”

    “我?”

    “就你了,你试试。”

    “好吧,”慕飞耸了耸肩,表示同意。

    众人自觉得退开,给二人划出片空间。

    “姑娘,小飞子很强,你无需留情,尽管出手便是,若是打斗中让他缺胳膊少腿了,算我的。”铁三打又趁机喊了嗓子。

    “去你大爷的,有你这么咒我的么,”慕飞转头骂了声,随后便神情严肃地看着海月柔。铁三打的能耐,当年在祖龙门时,他便已经领教过,因而,纵使自己强于海月柔,此时却也丝毫不敢怠惰。

    “看招!”

    僵持片刻,海月柔骤然出手,提着炎黄剑,便朝慕飞砍去。

    道展翅的青鸢幻象,骤然在其背后衍生,为其增添了分威势。

    慕飞丝毫不退,于手中凝结出道红褐色的雷电,猛地朝海月柔劈打而去。

    “轰隆!”

    雷电狠狠地轰击在了海月柔身上,闪烁着耀眼的红光,颇有威势。

    但海月柔,在雷击过后,却是赫然不见身影,连气息也在此处消失不见,仿佛凭空消失般。

    “不见了?”众人不禁惊,纷纷四处寻觅,但却始终不见海月柔的踪影。

    慕飞也愣了下,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知晓海月柔定是藏蔽在某个角落,遂眼光四顾,耳听八方,不放过任何个角落。

    果不其然,海月柔的身影,骤然在其身后显现,挥着炎黄剑,朝着慕飞砍去。

    慕飞早已准备,当下个转身,猛地施展“大音佛拳”,朝海月柔轰去。

    但拳劲刚至海月柔身上,慕飞立马便发现了不对劲。

    他的拳头,仿佛轰击在了空气上般,丝毫没有对海月柔造成丝毫伤害。

    危机感骤然在慕飞心头涌现,他当即收手,身形开始急速后撤。

    但为时已晚,只见海月柔身影,在电光石火间便浮现在了慕飞身前,挥动着炎黄剑,朝慕飞刺去。

    慕飞匆忙在身前化出道护体佛光,用以抵御海月柔的攻击。

    攻击算是抵御下来了,但慕飞却被剑的余威,猛地轰退了数十米,重重地撞到了后方的房屋内,将房屋撞个粉碎。

    海月柔见状立马将剑收入剑鞘,露出胜利的表情,朝慕飞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慕飞苦笑着从房屋废墟中起身,道:“你这招,还真是让人措手不及啊。”

    “怎么回事?”远处的黑市管理员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立马跑了过来。

    慕飞赔笑道:“只是在试武器的威力,不小心让动静大了点,实在抱歉。”

    说着,慕飞便从星光袋中取出枚地灵石交给黑市管理员,用以赔罪。

    黑市管理员,拿着地灵石看了慕飞眼,道:“下不例外。”

    说罢,便拿着地灵石,从此处离去了。

    “老铁,厉害。”目送黑市管理员离去,慕飞转头对铁三打赞叹道。

    “这是自然,咱也不能给武器世家丢脸啊。”铁三打脸傲然地说道。

    “毕竟是神器,咱在它上面花的心思,自然也要多些。”

    “多谢铁大哥!”海月柔作揖道。

    铁三打摆了摆手道:“无妨,你是小飞子的好友,自然也是我铁三打的好友,既是好友,那这点小事,便不足挂齿了。”

    慕飞说道:“行了老铁,知道你厉害了,快把腰牌给我们,我们要赶着去白玉书院报道了。”

    “你不说我还忘了,”铁三打说着,随手从星光袋中将腰牌取出,扔给慕飞,道:“你还别说,这白玉书院别的不说,光是这字符的铭刻,还真是有手,这也就是我,你要是找其他人,断然不会成功。”

    慕飞接过腰牌看,玄殷书院和上官晨的字样,确实铭刻了上去,且当中所含的气息和纹路,都和慕飞自己的腰牌般无异。

    “谢了,老铁。”

    “行了,”铁三打摆了摆手,道:“赶紧滚蛋吧,我也要赶紧收拾收拾,把这铁匠铺给腾出去,早日回天城了。”

    “我再说次啊,你可得尽早给我回天城,不要让我们等太久!”

    “定!”慕飞郑重道,“你回到天城后,昔日的那些人,能找回几个是几个,还有,好好照顾秋她们。”

    “行了行了,”铁三打摆了摆手,转身走进屋内,从屋内响起了他的嚷嚷声,“尽把麻烦事塞给我。”

    随后,便直没见铁三打从铁匠铺出来。

    慕飞看了眼铁匠铺,叹了口气,道:“走吧,去白玉书院。”

    红嫣疑惑道:“不和铁大哥道个别吗?”

    “你看不出来吗?”慕飞转头问道:“这便是他和我们道别的方式。”

    “老铁他不喜欢这种分别的情景。”

    “好吧,”红嫣点了点头,转头朝铁匠铺内喊了声:“铁大哥,我们走了,保重!”

    “走吧。”慕飞则催促着众人离去。

    众人离去后,慕飞却是在此处多停留了片刻。

    “老铁,保重!”

    慕飞又淡淡地看了眼铁匠铺,喃喃了句,这才离去。

    “保重!”慕飞离去后,铁三打便从铁匠铺走了出来,路目送着慕飞行人离去,直至从街角口消失不见后,才转头又扎进铁匠铺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