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赶上

    白玉书院不同于其他三大书院,因为来者不拒的缘故,因而,白玉书院有着数十万的弟子人数,而由于人数众多,若是单论财富而言,白玉书院,自是远胜其余三家,因而,白玉书院的建筑之华丽,范围之广泛,堪称世间绝。

    但就在如此大的地方之下,用以招待其余书院的屋子,却是小的可怜。

    青风书院、离山书院以及玄殷书院的人,全都挤在小小的屋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对着脸,让人不免心生白玉书院招待不周之意。

    事实上他们就是招待不周,同是四大书院,当中的竞争,自是异常激烈,因而导致四大书院间的关系极差。

    因而,其他三大书院的人到来后,便都以客卿的身份,被安排在了这件小屋子内住下。

    “这白玉书院是什么意思,居然把我们三家全部都分配在此,挤在这么个破屋子里!”名青风书院的弟子颇有不忿地嚷嚷道。

    “是啊,这白玉书院如此做法,实在太过分了!”

    青风长老章明摆了摆手,道:“就你们多事,忍了这么多日,还差这么时半会么。”

    “可是,白玉书院如此做法,很明显就是针对我们这三家书院吧?”名青风弟子忿忿不平地骂道:“什么狗屁的白玉书院,居然使这种小手段!”

    “不行,我要找白玉书院去讨个说法!”名气冲的弟子怒气冲天,便欲去找白玉书院理论。

    “行了,”章明淡淡道:“他们小家子气,你们还想和他们样么,好好学学别人玄殷和离山,他们不也和我们样,都在这间屋子里么。”

    “这能样么?”名弟子苦着脸道:“这离山书院的人,本身就是行事怪异,这玄殷书院更是只有个长老在此,弟子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这点,我也很疑惑,”章明扫了眼玄虚,淡淡道:“也不知这玄殷书院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居然只有长老过来,弟子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还有个时辰,便要举行大赛前夕的仪式了,如若玄殷书院的弟子再不赶来,怕是便不能代表玄殷书院参战了。”

    “哼,定是玄殷书院心存畏惧,才使出如此手段,”有人冷笑道:“因为如此,即便是其他三大书院赢了,他玄殷书院,也有个因未能参战而撼负的理由,继续打着第书院的名号继续在外界招摇撞骗!”

    “不至于,”章明淡淡道:“我了解玄虚,他不是这种性子,若玄殷真有如此想法,那来的人必然便不是玄虚了。”

    “想必是他们在过程中遭遇了什而导致耽搁了吧。”

    “但无论是否耽搁,如若他们不能及时到场,对我们而言,对另外两家书院而言,都不失为件好事。”

    “嘿嘿,若是玄殷书院因为缺席而失去比赛资格,只怕要贻笑大方了吧。”名弟子不由得哂笑道。

    “不得胡言!”章明呵斥道,“管好我们自己便可!”

    “是。”这名弟子点头应了声,遂不再多言。

    章明见状也舒下心来,将头偏向坐在旁角落屏息修炼的玄虚眼。

    气息浑厚,气脉平稳,丝毫没有半分焦急之意。

    “这老头,就真的不怕玄殷的学生赶不过来么!”章明不由得喃喃了声,随后也不再多言,开始闭目凝息修炼。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间便过了半个时辰。

    只听见屋门响起“咣当”声,赫然打开。

    众人转头眼,正是白玉书院的人带着参赛的选手过来了。

    为首之人,名为凤凌胜,是此次代表白玉书院的长老。

    只见凤凌胜脸兴致地扫了眼在场的众人,随后将目光放在了玄虚身上,缓步走到玄虚面前,笑道:“哟,玄虚长老,您那帮弟子,还没过来呢?”

    玄虚淡淡道:“不劳费心!”

    “要我说啊,你那帮弟子也太不像话了。”凤凌胜脸愤慨地说道,“你说说,堂堂玄殷书院的弟子,居然如此肆意妄为,胆敢晾着长老,在外界胡作非为,害我们的玄虚长老在白玉书院内丢尽颜面,实在太过分了!”

    “你们说是不是?”

    “是。”白玉书院的众弟子,异口同声的附和了声。

    “哎,实在太丢人了,”凤凌胜随后又做出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沉声道:“我要是你啊,回去后,就让他们从书院滚蛋。”

    “你说说,玄殷书院,何曾受过这种罪,不战而败,简直是奇耻大辱,你们说是不是?”

    “是。”众弟子再次附和了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满是讥讽之意。

    “小人嘴脸!”玄虚淡淡道:“就你白玉书院的水准,还不配给我玄殷书院说教!”

    “你!”凤凌胜闻言勃然大怒,指着玄虚说道:“好!我倒要看看,你那群弟子,能不能从外界赶来。”

    “不,我倒是希望让他们赶来,如此来,我白玉书院便能在胜过你玄殷书院后,名正言顺地“教育”你们了!”

    凤凌胜的话,玄虚不闻不问,自顾自地修炼着,如此模样,着实让凤凌胜气恼不已。

    “好!很好!”凤凌胜指着玄虚的鼻子,许久说不出话来,最后憋出了三个字,便带着弟子从此地离开了。

    “明明是四大书院中最有钱的家,却也是最小家子气的家,着实可叹。”章明见状不由得感叹了声,随后摇了摇头,便继续修炼了。

    时间流逝,又过去了十五分钟。

    三大书院开始动身,从屋内离开,前往白玉书院的比赛聚集地战王殿上。

    战王殿,乃白玉书院最大的个大殿,足足可容纳数万人之多。

    但即使能容纳数万人,此时的战王殿,却已是人满为患。

    四大书院排名重新洗牌的大赛,自是空前盛况。

    殿内的嘈杂声不断,且声响极大,哪怕身边之人所说的话,亦能被嘈杂声掩盖而过,实在是人太多了。

    能容纳几万人的战王殿,却还是人满为患,令人唏嘘不已。

    并且,这还是大赛尚未开始的情况,只是为了睹四大书院各自风采的个大赛前夕的仪式,真正的大赛,是在明日才会正式开始。

    台上,白玉书院的名长老,正紧闭着双眼,面色严肃。

    几分钟后,该名长老便骤然睁眼,沉声道:“三大书院,请上交腰牌!”

    “离山书院!”

    离山书院弟子闻言纷纷起身,缓步走到该名长老面前,将腰牌递给他。

    白玉长老接过腰牌,挨个扫了眼,随后朝离山书院众人点了点头,示意他们有了参赛资格。

    离山书院众弟子退下,白玉长老又继续喊道:“青风书院!”

    青风书院的弟子也站起身来,走到长老面前,将腰牌递给他。

    “玄殷书院!”

    “”

    玄殷书院自是无人回应他。

    “玄殷书院!”长老再喊了遍。

    依然没人回应他。

    “玄虚长老,”白玉书院的长老将头撇向玄虚,淡淡道:“若是玄殷方面无人赶来,那玄殷书院的参赛资格,便会被取消!”

    玄虚淡淡道:“他们会来的。”

    白玉长老扫了眼边上不断燃着的香,淡淡道:“还有三分钟。”

    “过了这个时辰,那么即使他们赶来了也已无用。”

    白玉长老的话,顿时令台下的众白玉书院的弟子窃窃私议。

    “怎么回事?这玄殷书院的弟子,当真不打算来了不成?”

    “这不是还有三分钟么?”

    “三分钟顶个屁用,难不成玄殷书院的弟子还能在此时以划破天际的速度赶来不成?”

    “嗖!”

    话音刚落,便见战王殿外,忽然响起声尖锐的啸声。

    紧接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十道身影骤然窜入战王殿内,停滞而下。

    正是慕飞等人。

    “总算赶上了。”离轩气喘吁吁地说道。

    慕飞在大殿中四处环顾,很快便在旁看到了玄虚的身影。

    “玄虚长老。”

    “嗯,”玄虚点了点头,道:“去吧。”

    慕飞也默契地点了点头,同离轩等人走上台去,将腰牌递给了白玉书院的长老。

    白玉长老接过腰牌扫了眼,也点了点头,表示慕飞等人有资格参赛了。

    慕飞等人见状不由得松了口气,先前,他们还在担心上官晨的腰牌,能否能瞒过白玉书院,现在看来,铁三打的技术,确实是炉火纯青,连白玉书院本身,都被瞒了过去。

    玄殷书院方到齐后,白玉长老便开始在高台上侃侃而谈,其内容,也无非是什么友谊第,比赛第二之类的场面话。

    或许是知晓别人懒得听这些场面话,白玉长老随意说了几句,便宣布了仪式结束。

    众人纷纷退场,慕飞等人也不例外,同玄虚长老回到那间屋子当中。

    但离山书院和青风书院,却并未回到这里,不知身处何处,显然是在为赛前做准备。

    “抱歉了,玄虚长老,”屋内,慕飞正向玄虚行礼道歉。

    “差点就害的玄殷书院赶不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