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黎镇旧事一

    “这都怨我,”上官晨懊恼道,“都是因为我的腰牌被窃,才会导致我们在名沧城都内逗留了许久。”

    玄虚淡淡道:“既然已经到了,那么此事便无需再提了。”

    “都好好歇息吧,为明日的大赛做准备。”

    “是。”众人纷纷点头。

    旁的张子冲,愣愣地望着玄虚,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叹了口气,也低下头修炼了。

    “玄虚长老。”

    慕飞显然察觉的张子冲此时的状态不妙,遂叫住了玄虚。

    玄虚转过头来,“何事?”

    慕飞将头偏向张子冲,淡淡道:“从玄殷书院起直至如今,张子冲的状态都有些堪忧,如此下去,在大赛上,他怕是有些危险。”

    玄虚闻言也扫了张子冲眼,淡淡道:“当初他本就不该来。”

    “玄虚长老,”慕飞沉声道:“虽然我不清楚其间发生了什么,但你既是张子冲的父亲,就应好好地帮他克服心魔。”

    “你别说了,慕哥。”旁的张子冲显然听到了慕飞的话,出言打断。

    其余人感受到了这股微妙的气氛,皆望着玄虚,想看其有何反应。

    玄虚沉默良久,最终叹了口气,摇头无奈道:“切皆为因果业报,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慕飞追问道:“玄虚长老,可否能将有关张子冲的事告知?”

    “前辈。”红嫣匆忙上前拉了拉慕飞的衣角,轻声提醒道:“莫要越界!”

    慕飞沉声道:“玄虚长老,我知道,追问此事确实有些过分,但张子冲既叫我声慕哥,即使越界,我也要帮他把这心魔给去了。”

    “慕哥,我知道你仗义,”张子冲也上前劝阻道:“但此事,还是不要提为好。”

    玄虚冷眼看了慕飞眼,道:“连他们都知道不该多问,你还要继续追问吗?”

    “请玄虚长老告知!”慕飞郑重道。

    玄虚面色骤然阴沉起来,紧紧盯着慕飞。

    慕飞丝毫不避,正对着玄虚,双眸相视,丝毫没有弱下半分气势。

    二人相视了许久,久久不语。

    而边上之人也面色严肃地在旁看着,生怕事态会发生恶化。

    “好,”却见玄虚忽然点了点头,道:“后辈不知天高地厚也就罢了,但你却也算小有经历,如此还敢对我直言,倒也算是有血性!”

    “张子冲能有你这等好友,也算是他不幸的生中少有的幸运。”

    “既然你想知晓,那我便告诉你们这当中的来龙去脉。”

    “事情,发生在数十年前夷城境内个小镇子中”

    夷城境内,黎镇。

    黎镇,是夷城境内的个普通的小镇,也算小有繁华,当中的镇民也算安家乐业,平静无比。

    这日,平静的黎镇中,忽然有道身影,骤然从黎镇的天际中划过,仿佛要将整片天划出个大洞般。

    身影很快便从天际划过了,速度之快,甚至连身在黎镇的镇民,都丝毫没有察觉到天上的异样。

    而在其身后,数道身影,正迅速追赶着这道身影,且论及速度,比起前面的身影,快了不少,因而很快便追了上来,并将其围困在此。

    被追赶的身影,正是玄虚长老,此时的玄虚长老,身负重伤,气息无比虚浮,正面色阴冷地盯着将其围堵之人。

    围堵之人,各自都长有双翼,并长有鹰爪,显然并非人族。

    “玄虚,你的死期到了。”

    “今日,必斩你!”

    将玄虚追上后,为首的人,便出言呵斥。

    “哼!”玄虚身负重伤,气势却是丝毫没有落下,冷哼声,沉声道:“你藤鹰族仗着人多对我出手,我玄虚认栽,但凭你们几人想斩我,只怕是痴人说梦!”

    “哼,”藤鹰族之人同样冷哼声,沉声道:“那便看看,我们有没有本事斩你!”

    “我们上!”

    说着,藤鹰族为首者,便号令其余几人,对玄虚出手。

    但玄虚虽身负重伤,实力却是不弱,藤鹰族之人虽然强,在玄虚手上,却仍是不敌。

    因而,在阵恐怖的玄力功法的爆发波动间,藤鹰族几人,便纷纷被玄虚斩杀,从空中坠落而下。

    而玄虚,也因耗尽了最后丝玄力,而从空中坠落而下,失去了意识。

    “张镇长,这是我们镇的大富豪王员外送的聘礼,还请收下。”

    “不必了,还请告知王员外,他的好意我们张家心领了,但我们家素蓉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她不同意之事,即使拿刀架在她脖子上,她也不会同意的。”

    “可是,这王员外”

    “唉,”张镇长摆了摆手,催促道:“还请告知王员外,日后我必登门致歉。”

    “请回吧。”

    受王员外之托上门迎亲的人,最终被张镇长给驳回了,只得灰溜溜地离去。

    目送其离去后,张镇长无奈地暗叹口气,摇了摇头,走进屋内。

    “爹,王员外的人走了吗?”

    屋内,名气质出众,相貌姣好的女子正低头刺绣,见张镇长进来,便抬头问道。

    此女便是张镇长的女儿,张素蓉。

    张镇长叹气道:“走了走了。”

    “那便好。”张素蓉闻言低下头来,继续刺绣。

    “唉,”张镇长见状却是叹了口气,道:“素蓉啊,你说你,这王员外,年轻有为又多金,而且长得也不差,你怎么就看不上呢?”

    张素蓉刺着绣,头也不抬地回道:“再年轻有为,也不过是凡人,我的意中人,是能上天入地的仙人。”

    “什么仙人,你勿要因为你的痴人说梦而误了你的终生大事。”张镇长劝阻道:“你已经二十有五了,再拖下去,就真嫁不出去了。”

    “爹,”张素蓉抬起头来,“我自有分寸。”

    见张素蓉如此说了,张镇长也只好唉声叹气地离去了。

    见张镇长离去,张素蓉立马放下刺绣,跑到床边拉开帘布。

    只见重伤的玄虚,赫然躺在张素蓉的闺床之上。

    “我爹走了。”张素蓉淡淡道。

    “多谢姑娘了。”

    玄虚有气无力地回道。

    此时的玄虚,实在是太虚弱了,连坐起来都难,若非这个凡人女子相救,他恐怕真的就要死于藤鹰族的追杀了。

    张素蓉淡淡道:“你且在此好好歇息,若有人来,千万不可出声。”

    玄虚点头道:“我知道,定不会辱了姑娘名节。”

    张素蓉应了声,道:“我去为你熬药。”

    说罢,张素蓉遂拉上帘布,跑了出去,只留玄虚人独自在此。

    见张素蓉离去,玄虚勉强翻过身来,欲催动玄力修复自己的残躯。

    但先前的追杀,对他造成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此时他的体内,赫然有不少处道伤,令他难以催动玄力。

    “看来,怕是要在这凡人镇子中住上些时日了。”眼见如此,玄虚不由得叹息道。

    所幸,他那身眼望去就知道其不凡的玄殷书院的道服,已经在追杀中变得破碎不堪,此时的他,看起来,活脱脱地就像个乞丐糟老头,旁人是绝对不会猜到,也不会知道,他是修士界中赫赫有名的荒州第书院玄殷书院中的大长老之。

    时间流逝。

    转眼间,便过去了个星期。

    玄虚在张素蓉的床上,也足足躺了七日。

    道伤也恢复了不少,至少,已经能催动玄力了。

    能催动玄力了,他自是有玄力开启星光袋了,于是,趁着张素蓉外出,玄虚立马取出星光袋,从当中取出个镜子状的法宝,催动玄力灌入镜子当中。

    这是玄殷书院特有的玄空镜,能在千里之外与人相见。

    玄虚催动玄空镜后,第个见的,便是玄乾。

    “嘿,虚老头,这么久才联络,我还以为你已经被藤鹰族人给弄死了呢!”刚通上玄空镜,玄乾立马便对玄虚出言嘲讽。

    “现在没空和你闲聊!”玄虚板着脸沉声道:“我现在身处夷城的个小镇子中,暂时无大碍,但你要注意下,藤鹰族的人马上就要出手了。”

    玄乾闻言面色也严肃了起来,沉声道:“你可知何时出手?”

    玄虚沉声道:“就在三日后。”

    “你马上和丘老头他们去伏击藤鹰族。”

    “好,我这就去准备!”

    “等等!”玄虚又叫住了玄乾,道:“把小明月留在书院,藤鹰族,很可能会以攻击书院的手段,逼迫我们回去守护书院从而无力伏击他们。”

    “小明月”玄乾闻言皱了皱眉头,道:“她能行吗?”

    玄虚沉声道:“她是我的弟子,我说她行就行,别忘了,如今她也是书院的大长老了!”

    “这好吧,”玄乾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安排!”

    “好,”玄虚点了点头,道:“我已将此事告知,便不再多言了,待日后再和书院联系。”

    说罢,玄虚便切断了玄空镜内和玄乾的联系,将玄空镜收入星光袋中,随后又将星光袋收起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所作所为,此时赫然已经被站在屋外的张素蓉看的清二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