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黎镇旧事二

    “我的眼光果然没错,他果真不是般人!”躲在屋外张素蓉,暗自喃喃了声,随后便匆匆离去。

    “王员外,实在抱歉,关于小女,她确实没有出嫁之意,绝非我看不上你。”

    大厅外,张素蓉便赫然听到张镇长正对着王员外致歉。

    “居然找上门来了!”张素蓉心中惊,忍不住偷看了眼。

    这王员外的背景不太简单,在这黎镇内,已然算得上是首屈指,即使她的父亲身为镇长,也要给王员外几分薄面。

    张素蓉料定,定是那王员外心有不甘,此番亲自登门拜访,想再提迎亲之事。

    “王员外的背景不简单,加上爹本身就希望自己嫁给王员外,因而,此番王员外亲自登门拜访,爹说不定心软,就会答应了这门婚事。”

    “不成!”想到这里,张素蓉心中暗道:“时间紧迫,绝不能让王员外得逞!”

    想罢,张素蓉立马弯下身子,匆匆从大厅绕过,转身去了张镇长的居所中。

    黎镇虽只是夷城的个偏远镇子,但好歹也是镇子,总归会偶有修士路过,昔日,张镇长便曾经施恩于名修士,该修士为了感谢张镇长,因而,赠了大堆物品给了张镇长,至今放在张镇长的屋内的压底箱内。

    张素蓉曾经目睹过眼其间物品,她隐约间记得,在这大堆东西中,有着瓶丹药,名为寻欢散,是增强男女房中术能力的种极其厉害的丹药。

    因而,张素蓉便匆匆跑到张镇长的屋内,打开了张镇长的箱子,不断翻找着其间物品。

    片刻后,张素蓉便从箱子中拿起瓶丹药。

    “找到了!”

    张素蓉满脸欣喜地盯着手中的丹药,这瓶丹药,正是昔日那名修士所赠之物中的其中物,寻欢散。

    当时的张镇长还比较年轻,那名修士便相赠寻欢散,想让张镇长利用寻欢散再度诞下个子嗣。

    只是张镇长心系张素蓉,认为如此对张素蓉不公,便并没有使用,寻欢散因而被留了下来。

    找到寻欢散后,张素蓉鬼祟地将寻欢散收入囊中,又将箱子仔细摆正,直至看不出任何痕迹后,才匆匆离开。

    离开张镇长的屋子后,张素蓉径直跑到厨房,将寻欢散倒入了刚刚烧开的草药中,并加以搅拌。

    这是她为玄虚熬制的药,虽然她知道玄虚身为修士,这种草药对他效果不大,但总也聊胜于无,这几日,她每日都为玄虚熬药,玄虚每次也都会将药喝完。

    此时这壶药正好已经熬制完毕,将寻欢散倒入后,她立马便将药倒入碗中,随后深吸口气,端着药便朝自己的闺房行去。

    “老爷子,药来了!”

    张素蓉端起药,有些颤动地递给了玄虚。

    “多谢姑娘,”玄虚接过药,便欲张口喝药,却见张素蓉面色怪异,正紧紧盯着自己,不免有些疑惑,便出言问道:“姑娘怎么了?”

    “没没事,你喝药吧。”张素蓉有些慌张地回道。

    “嗯,”玄虚应了声,将药饮而尽。

    但刚服下,玄虚立马便察觉到了端倪。

    “寻欢散!”玄虚不由得惊,随后立马便想催动玄力将寻欢散逼出体内。

    但他的道伤实在太重,时间竟难以将寻欢散逼出体内,因而,不过片刻功夫,他的面色便骤然变得通红起来。

    “姑娘这是何意?”

    张素蓉将双手放在胸口,面色紧张地望着药效逐渐发作的玄虚,内心“扑腾扑腾”地跳着。

    “啊!”玄虚大吼声,面色变得愈发涨红。

    寻欢散的药力,比张素蓉想像地还要猛烈些,此时的玄虚,眉头两侧青筋暴起,隐约间甚至能看到玄虚头顶正不断地冒着丝丝的热气。

    “轰隆!”

    药力变得愈发地重,玄虚欲火难耐,随手掌将后方的墙壁轰出个大洞,随后便捂着头,弓着身子趴在了床上。

    “老爷子,”张素蓉见玄虚如此模样有些于心不忍,但想到眼前的男人不般,张素蓉又狠下心来,几步便挪到了玄虚面前。

    “啊!”刚走到床头,便见玄虚忽然猛地起身,此时的玄虚已然双眼通红,失去了意识,把将张素蓉拖到了床中。

    紧接着,只听见“滋”地声响起,张素蓉的衣物,便赫然被发狂的玄虚撕碎,丝不挂地暴露在玄虚的面前。

    随后,便是阵翻云覆雨。

    张素蓉紧闭着双眼,任由玄虚拨弄着自己,直至此时,她的心也是分外纠结,不知她如此做法究竟值不值。

    玄虚的年龄,无疑与她是有巨大差距的,莫说凡人,即便是在修士当中,玄虚的年龄,也已经算是偏末尾的了,而她却不过是个二十五岁的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

    为了能和她眼中的仙人搭上关系,她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她也知道,自己后半辈子的颜面,也会在此后丢尽。

    究竟图的什么,此时的她,自己也已经有些茫然了,但木已成舟,此时的她,确实已经和玄虚有了肌肤之亲。

    等张素蓉回过神来,玄虚的药力已然消散,正躺在旁闭目小憩。

    玄虚毕竟是修士,即便没有玄力,力道之大也是她难以承受的,因而,此时的张素蓉,身上赫然出现了不少淤青,尤其是花房,在玄虚不断地摧残之下,直至此时,都还隐隐作痛。

    自己后悔吗?此时张素蓉不断地追问着自己。

    但最后,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后悔。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即便赔上后半生,她也不后悔。

    她在赌,赌玄虚不会杀她,会把她从黎镇带走,带到她向往的那个,上天入地的世界当中去。

    想到此处,张素蓉也有些心满意足,就这么躺在床上,慢慢地睡了过去。

    “嘭!”

    骤然间,屋门被狠狠地轰开。

    张素蓉被惊醒过来,转头看,只见张镇长和王员外,正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

    “素蓉,你!”许久过后,张镇长才反应过来,怒目圆睁地指着张素蓉,脸怒其不争的模样。

    “对不起,爹。”张素蓉没有辩驳,她也不想辩驳。

    “张镇长,这是怎么回事!”王员外指着张素蓉冷声呵斥道。

    “王员外!”不等张镇长接口,张素蓉便率先开了口。

    只见张素蓉指了指床便的玄虚,冷声道:“我不会嫁给你的,你也永远别想得到我,我即使是把身子给这个老头,我也断然不会给你!”

    “张素蓉,你!”王员外闻言更是努上眉梢,也不顾张镇长的劝阻,便忿然离去。

    “素蓉!”此时的张镇长,更是火冒三丈,“你!”

    “对不起,爹。”张素蓉淡淡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为了不嫁给王员外,你竟会如此不惜代价!”张镇长痛心疾首地说道:“你就这么讨厌王员外吗?”

    “对不起,爹,”张素蓉摇了摇头,道:“我并非讨厌王员外,我只是想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和这么个糟老头行苟且之事,便是你想要的吗?”张镇长大声呵斥道。

    “还是那句话,对不起,爹,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张素蓉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强硬。

    此时的她,不知为何,感觉内心出奇地平静。

    “好!好!好!”张镇长连说三个好,沉声道:“丫鬟和我说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你竟真做出了如此败坏门风之事,你给我滚,马上给我滚,从今以后,你张素蓉,不再是我的女儿了!”

    张素蓉闻言随手拿了件衣物穿上,“扑腾”声跪倒在地上,对着张镇长叩了十个响头。

    “女儿不孝,从今以后,不能在孝敬你了。”

    “哼!”张镇长冷哼声,把头撇过去,看也不看张素蓉眼。

    “爹,女儿不在时,还请爹好好保重。”

    张素蓉又给张镇长磕了个响头,随后便摇摇晃晃地,拖着虚弱的身躯,把将玄虚从床上扶下,步步,极为勉强地,从屋门中走出去。

    俗语言,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明明才发生没多久的事,此时已经传的满城风雨了。

    整个镇子的人都知道,张镇长待嫁的闺女,和个不知从哪里来的糟老头行了苟且之事。

    因而,走出家门不久,便有人对她指指点点。

    “她就是那个张镇长的女儿,和老头通奸的那个?”

    “不错,就是她,这长得这么水灵,这脑子怎么就这么不灵光,找谁不好,居然找个老头,看那老头衣服的模样,可能还是个乞丐。”

    “哼,无非是个臭不要脸的贱货罢了。”

    “没错,她就是个贱货,我就搞不明白了,这张镇长,这么好的个人,怎么就生出这么个败坏门风的女儿。”

    “谁知道呢?据说是为了不和王员外通婚。”

    “靠,这王员外招谁惹谁了,为了不和他结婚,居然干得这么绝,这让王员外,以后还怎么在黎镇抬头啊。”

    “谁说不是呢,不光是王员外,张镇长不也是在镇民面前,抬不起头了么。”

    众人议论纷纷,而在众人议论间,张素蓉则拖着自己虚弱的身躯,抱着昏迷的玄虚,步步地,从镇子中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