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黎镇旧事三

    时间流逝,转眼间,便过去了三日。

    从黎镇离开已有三日,三日来,张素蓉以采摘野果为生,又从不知何处的地方,弄来了个拖板,把玄虚放在拖板上,自己则拿着跟绳子,绑住拖板,路拖过来。

    此时,二人正至个山清水秀的溪水处。

    张素蓉口渴难耐,又转头看了眼紧闭双目的玄虚,估摸着他也有些口渴,因而,便放下拖板,转身前去取水。

    但就在取水间,张素蓉赫然发现,水中骤然浮现出玄虚的倒影。

    张素蓉见状不由得喜,匆忙转过身去。

    但刚转过身,等待她的,便是玄虚重重的巴掌。

    这巴掌下来,直打的张素蓉天旋地转,眼冒金星,许久过后,才反应过来,随后眼巴巴地望着满是火气的玄虚。

    张素蓉反应过来,知道这是玄虚要找她算账,便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我已经回不去了,若是死在你手上,那也算是我咎由自取。”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玄虚冷冷地说道。

    张素蓉闭上双目,抬起头来,道:“动手吧。”

    “嗖!”

    道凌厉的掌风,赫然从张素蓉脸颊中滑过,将其因连日奔波而显得有些絮乱的头发不断吹起。

    但意识尚在,便说明自己没死,张素蓉赫然睁开眼,只见玄虚的手掌,赫然立在自己的脖子面前。

    “你不舍得杀我?”张素蓉有些欣喜地问道。

    “不舍得?”玄虚跳了跳眉头,淡淡道:“你怕是痴人说梦吧?”

    “你若想杀我,掌拍死我便是,此时留手,说明你不舍得杀我。”

    玄虚冷声道:“别想太多了,我不过是因为你曾于我有恩,才不与你多做计较!”

    “但从你骗我服下寻欢散的那刻起,你我的恩怨便笔勾销了。”

    “随你怎么说,”张素蓉娇嗔道,举足间,满是花信少女的样子。

    玄虚面色复杂地看了张素蓉眼,心中满是纠结之意。

    这张素蓉,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却不知那根筋搭错了,居然会想出给自己服下寻欢散这种馊主意,导致自己占据了她的身体,取了她的贞节。

    这要是不带到玄殷书院去,他也于心不忍,毕竟张素蓉救过自己是事实,且她也回不去黎镇了,若是自己真的不理会她,独自回书院,那么这张素蓉,必然不会有活路可言,如此,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

    但要是带回书院,这整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丢脸事这每次见面都要想起在黎镇发生的情况,那玄虚估计自己道心都会受到影响。

    “果然还是不能将她带回书院。”玄虚心中不由得暗叹身,遂转身说道:“你可有什么娘家亲戚之类的,我送你过去。”

    张素蓉闻言面色骤变,沉声道:“你还是不打算带我离开么。”

    玄虚淡淡道:“即使我带你离开,你的条件也无法在那个环境中存活下去。”

    “你没有玄根,无法成为修士。”

    “既是如此,那你干脆掌拍死我吧。”张素蓉闭上眼说道,副无畏生死的模样。

    “你!”玄虚有些恼怒,这张素蓉这幅模样,他还真有些没办法,毕竟他不可能真把张素蓉杀了。

    “好,”良久过后,玄虚无奈妥协,“我带你离开。”

    张素蓉闻言顿时面露欣喜之意。

    玄虚则随手刻画了道传送阵催动,随后把将张素蓉抓起,头钻进传送阵内。

    传送阵的通道,直指玄殷书院。

    因而,刚从传送阵出来,张素蓉便被玄殷书院的景象给迷住了。

    富丽堂皇的大殿,令自己倍感精神的“空气”,美丽的花海林木,以及恐怖的魔兽。

    “真是个美丽的地方,”即使被魔兽吓了跳,也丝毫不影响她此刻喜悦的内心。

    “老爷子,话说,我知道此时都不知道你叫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玄虚。”玄虚淡淡道。

    “玄虚,”张素蓉喃喃了声,随后便踏着莲步,快步地朝前方跑去。

    “玄虚老爷子!”途中,张素蓉还转头冲着玄虚笑着呐喊了声,随后又转头不断朝书院内跑去,丝毫不在意书院弟子满是疑惑的目光。

    二人路前行,朝天枢院走去,此时,玄乾等人也已经从外界归来。

    正巧,此时的天枢院,玄乾、玄钧、玄丘、玄贫以及明月,都在此处聚集着。

    “嘿,虚老头回来了。”见玄虚回来,玄乾便指着玄虚笑了笑。

    “虚老头,她是?”玄丘则目露疑惑地扫了眼张素蓉。

    玄虚黑着脸,把在黎镇的事讲了遍。

    几人听完后,纷纷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

    玄虚本就黑着的脸,顿时变得更黑了。

    “虚老头,你可当真是老当益壮啊!哈哈哈哈!”尤其是玄乾,此时更是笑的合不拢嘴,人仰马翻的,要多夸张有多夸张。

    “去你的!”玄虚上前猛地朝了玄乾脚。

    玄钧和玄贫,也笑的非常开心,饶是平日里比较正经的玄丘,此时都在竭力忍受着,努力地憋着笑。

    只有明月人是在此时笑不出来的。

    不但如此,此时她的脸色,仿佛有股要讲玄虚活吞了的味道。

    在过去,她是玄虚的亲传弟子,自入书院来,她路修炼,路晋升,从外门入内门,从内门升为星字门弟子,又升为地字门弟子,然后又升为天字门、天心阁弟子,最后又从长老路慢慢升起,至而今的大长老,到了已经升无可升的程度,奋力攀爬至而今这个程度,为的就是追赶上玄虚的脚步,而之所以如此,都是因为在明月心中,玄虚都是敬若神明般的存在。

    可是,如今这个存在,下子被从高高在上的需要仰望的层面上拉了下来。

    堂堂玄殷书院的大长老,居然和个凡间女子发生了男女关系。

    而且,还是个二十五六岁的花信年华的女子。

    她不敢想想,她以后,究竟该怎么面对玄虚,还有,她该叫这个凡间女子什么,师母?

    叫个二十五岁的凡间女子师母,明月想想就有些头大了。

    因而,在众人忍不住嘲笑玄虚的时候,她却是怒不可揭。

    “咳咳,”似是感受到了明月此时有些凶戾的脸色,玄乾不由得干咳两声,道:“这个,小明月啊,此事也怪不得你师父,毕竟当时的情况,他也没法解这寻欢散的药力,你说对吧。”

    “说的不错!”明月闻言,赫然将头撇向旁的张素蓉,冷冷地盯着她,“要怪也得怪这个女人!”

    敌意这种东西,即使没有玄力,也能感受的到,尤其是此时明月对张素蓉的敌意这么重,张素蓉,自然也感受到了明月的敌意,不由得瘫倒在地。

    “行了行了,”玄贫上前阻止道:“无论如何,她也不过是个凡人罢了。”

    明月冷声道:“她的所作所为,可不像是凡人。”

    “为了踏上修仙之路,千方百计,甚至不惜利用寻欢散,将自己贞节献出也要踏上此路,如此心计,即便是修士,也少有人能和她相比!”

    “没那么夸张,”玄丘摇了摇头,淡淡道:“不过是个有些偏执的凡人罢了。”

    “偏执?”明月眉头跳,“这未免也太给她贴金了。”

    “行了,”玄乾摆了摆手,严肃道:“偏执也好,心计也罢,这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我们还是想想,该怎么安顿着张素蓉吧。”

    “还能怎么安顿?”明月皱眉道,“直接把她送出书院,此后她爱去何处就去何处。”

    “这就太不人道了,”玄乾说道:“好歹也把身子先给虚老头了,这样吧,虚老头,你说说怎么办?”

    “便让她留下吧,”玄虚淡淡道,“她也回不去黎镇了。”

    “师父,你!”

    “行了,”玄虚摆了摆手,淡淡道:“但留在书院,不代表要会面,便把她安置到处远离长老殿的居所柱着吧。”

    “也只好如此了。”玄乾叹了口气,转头望着张素蓉淡淡道。

    凡人毕竟是凡人,而明月又是修士中的顶尖高手,因而,经过明月那么恐吓,张素蓉当场便被吓傻了,直至此时,都尚未恢复过来。

    而等她回过神过来后,她已经被安排到了玄殷书院偏角落的处石屋当中。

    周围尽是玄殷书院的灵珍异果,奇珍异兽,至少,在吃穿上,她丝毫不愁。

    但她心中所期盼的,却并非这种生活,若真只论吃穿,她根本无需拒绝王员外,王员外是黎镇有名的大富豪。

    她所期盼的,是修士那仗剑而行,飞天遁地的神仙般的生活,原本到了此处,她便以为能够见到。

    但现实却完全非她所想的样子。

    每个修士,也都只是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的“凡人”,凡人该有的特性,修士都有,并且犹过之而不及。那种对天当歌,逍遥世间的她心目中所想的“仙人”,实际上并不存在。

    她,倍感绝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