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黎镇旧事四

    “这位师兄,烦请通报下,我想见见玄虚长老。”

    “呃,抱歉,玄虚长老不在,还望姑娘见谅。”

    “不在么”张素蓉喃喃了声,转身离去。

    “师兄,麻烦通报下,我想见见玄虚长老。”

    “素蓉姑娘,实在抱歉,玄虚长老不在。”

    “又不在么”张素蓉喃喃了声,再度离去。

    “师兄”

    “素蓉姑娘,今日玄虚长老不在。”

    “”张素蓉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时间流逝,转眼间便过了三个月。

    张素蓉来到玄殷书院已有三个月。

    虽然在玄殷书院过得不差,但张素蓉却日渐消瘦,日不如日。

    自从她的幻想破灭后,她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她不再幻想着逍遥世间,御剑飞行的生活了,而是把心放到了玄虚的身上。

    她每日都会去找玄虚,但每次听到的结果,都是玄虚不在。

    张素蓉知道,这是玄虚刻意在躲着她。

    三个月过去了,她次都没有见到玄虚,这令本就因为幻想破灭的张素蓉,更是愁上心头,导致她的身子变得愈发虚弱。

    这切,都被玄虚看在眼里,他知道张素蓉此时的状态变得越来越差了,但他却不能去见她,这是他的种态度,如若因为心软而去见张素蓉,那先前的切努力都会白费了。

    玄虚希望张素蓉会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死心。

    事实上,张素蓉也确实如他所预料的,渐渐死心了。

    甚至,张素蓉此时都有了轻生的,想死了之。

    然而就在她绝望之际,有件事,却将近乎崩溃的她给从死亡深渊中拉了回来。

    便是,次偶然间,她竟发现自己居然有了身孕。

    这让濒临崩溃的张素蓉,无疑是打了针强心剂。

    发现有了身孕后,她先是欣喜若狂,但紧接着的,便是无尽的忧虑。

    张素蓉知道,若是自己有了身孕之事让玄虚发现,那这个孩子,必然不可能会诞生于世间,玄虚不可能会让孩子出生的。

    她不再想着轻生,而是把重心放在了肚子里的孩子身上,她要想办法让孩子活下来。

    她不再每日去找玄虚了,而是躲在石屋中不出来,连便是好几日。

    这让直在观察她所作所为的玄虚有喜有忧。

    喜的是张素蓉看样子终于死心了,忧的是他又怕张素蓉的状态又会出了问题。

    但因为正好那几日,玄虚的事物较为繁忙,他也就无暇顾及,等他忙活好后,再想着去解决张素蓉的问题时,却赫然听弟子说,张素蓉离开了玄殷书院。

    “什么,离开了?”听弟子说张素蓉离开后,玄虚猛地起身惊道。

    “抱歉,玄虚长老,你说过,除了不让她到此处外,其他的随素蓉姑娘的心意,因而,她要离开玄殷书院,我们也没敢阻拦。”

    “离开了么,”玄虚喃喃了声,随后叹了口气,道:“也罢,离开了也好,想必她已有自己的打算了,此事就此作罢吧。”

    “是。”

    从玄殷书院离开,张素蓉茫无目的地地行走着,最终,走了数天后,在玄殷书院数百里外的个小村落里昏迷了过去,幸得村民的救助,才得以苏醒。

    醒来后,张素蓉没有去处,加上村民比较热情,她也就在此处住了下来。

    住,就是六年多。

    六年后,张素蓉的孩子已然出生,由于此处距离书院不过数百里,她有所忌讳,因而,她并没有让孩子姓玄,而是随她姓张,名子冲。

    而将张子冲生出来后,本就身子不行的张素蓉,久居这个小村落内,又要照顾年幼的张子冲,因而身子变得愈发的差,在张子冲六岁那年,张素蓉便病倒了,卧病不起。

    村里的大夫也曾给张素蓉看过了,但心病这种事,莫说凡人,即便是修士,也难以医治,因而大夫自然也是无能为力。

    村民热情,便轮流照顾卧病在床的张素蓉和张子冲,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张素蓉终归是撑不住了。

    此时,众村民正窝在张素蓉的屋子中,满是遗憾地看着眼见就要不行了的张素蓉。

    而张子冲则跪在张素蓉的床前,紧紧握着张素蓉的手。

    张子冲没有哭,只是直看着张素蓉,清苦的环境,让张子冲远比其他同龄的孩子成熟,他知道此时他不能哭,他要让自己的母亲看到,自己很坚强,即便没有她,自己也能安然地活下去。

    “唉,”周围的村民望着二人此时的模样,感慨不已。

    “这对母子,也真是命苦。”个村妇叹息道。

    “谁说不是呢?”令名村妇也附和道,“个身子骨这么弱的女人,个人把孩子生出来,又含辛茹苦地照顾他到现在,也真是够苦的了。”

    “也不知是哪个天杀的男人,占了素蓉的身子又把她抛弃了,害得她只能个人孤苦无依地把孩子拉扯到大,她身子本就弱,这不,现在病倒了。”

    “我们也问过,可是素蓉她死活不说啊,也不知这素蓉在想什么,碰上这么个混蛋,还死命的要去维护他。”

    “各位,”就在众人议论间,张素蓉却勉强支起身子,打断了众人。

    “娘,你别起身了。”张子冲匆忙劝阻道。

    “不碍事,”张素蓉有气无力地笑道,“我自知命不久矣,躺不躺,都已经无大碍了。”

    “哎哟,素蓉,你可别这么说。”

    “就是,素蓉,你定能好起来的,李大夫已经去找隔壁村子的王大夫了,王大夫的看医术,那可比李大夫高多了。”

    “我的病我心里清楚,”张素蓉虚弱地说道,“各位的心意,素蓉心领了。”

    “我只希望,在我死后,各位能帮我个忙。”

    “素蓉你说。”众人纷纷说道。

    张素蓉勉强支起身子,拿起直藏在她床头的匣子打开。

    匣子内,个玉镯和枚玉戒指正安然地躺在当中。

    玉戒指是昔日在黎镇玄虚重伤时她从玄虚手上脱下的,玄虚伤好后也没追要,她也就留在了身边。

    而玉镯,则是昔日张镇长给她的生辰贺礼。

    这两物,她直都放在身边留着,哪怕在如此清贫的情况下,她也没有拿去售卖。

    张素蓉并未拿起两物,而是先行问道:“冲儿,你恨你爹吗?”

    张子冲摇了摇头,道:“不恨。”

    “那便好,”张素蓉点了点头,随手从匣子中取出玉镯,递给村民,道:“这个玉镯,请各位帮我卖了吧,换成盘缠,半用来感谢各位几年来的照顾,半则给冲儿,让他有个去见他父亲的盘缠。”

    “素蓉,这”众人都有些为难,倒不是不想帮张素蓉,而是,他们实在是对这个抛弃张素蓉母女的男人心存芥蒂,认为此举不妥。

    “素蓉在此求各位了,”张素蓉眼见众人为难,心有焦虑,竟打算起身跪下,吓得众人匆忙拦下张素蓉。

    “素蓉你别这样,我们答应你便是。”

    张素蓉这才没再继续,舒下心来,继续躺下。

    众人接过玉镯后,又和张素蓉寒暄了阵,便纷纷离去。

    安慰归安慰,张素蓉的病,他们看在眼里又如何会不清楚,因而,从张素蓉屋内离开后,他们便着手去售卖这玉镯。他们知道,这是张素蓉的最后个心愿,因而他们自然要尽心去完成。

    而众村民离去后,张素蓉,又拿起先前的匣子打开。

    张子冲这才发现,原来匣子里面尚有个暗格,张素蓉打开暗格后,便见当中,封信,正赫然放置在暗格当中。

    张素蓉将信递给张子冲,笑道:“这是有关于你父亲的切信息,待你看完后,便立刻把他烧掉。”

    张子冲闻言接过信,就欲打开,但却被张素蓉拦下。

    “此时莫要打开,待村民将你的盘缠换上后,你再打开。”

    “是,娘。”张子冲点了点头,泪水从眼眶中潸然落下。

    再如何,他毕竟还是六岁的孩子,眼看着自己母亲就要死去,他自然承受不住。

    “傻孩子,”张素蓉勉强伸出手,摸了摸张子冲的脸颊,道:“人终有死,你娘这生,虽算不上波澜壮阔,但也不算平静无奇,这辈子也算没白活了,你应该为娘高兴才对。”

    “是,”张子冲点了点头,随手把眼泪擦干,静静地陪着张素蓉。

    张素蓉,也终于随着时间不断流逝,而香消玉殒了。

    只留下想哭又不敢哭的张子冲在其身旁不断哽咽着。

    其实,张子冲还有点不知道。

    那便是,先前玉镯和玉戒指的选择。

    如若当时他说的是恨自己的父亲的话,那么张素蓉,便会把玉镯留下,把玉戒指拿给村民去售卖,好让张子冲回到黎镇张镇长的身边。

    命运的转折,有时往往就在念之间。

    就像过去在黎镇时,因为向往着她心中所想的那种生活,而在念之间,干出了在旁人眼中无比荒唐的事,从而改变了她的命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