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黎镇旧事五

    张素蓉的墓前,摆放着个香台,香台之上插满了大大小小的香,这是村民轮流祭祀所用。

    张子冲身裹白布,身着白袍,跪在张素蓉墓前动不动。

    距离张素蓉死已经过去了七日,这七日里,张子冲不吃不喝,只是守在张素蓉的墓前为母亲守墓。

    村民都曾来劝解过他,让他歇歇顺便吃点东西,但他却并未听村民的劝解,仍旧动不动地在墓前侯着。

    个六岁的孩子,七日时间不吃不喝还能够活下来,着实不易,可见其执念之深。

    七日过后,张子冲总算从张素蓉的墓前起身,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断然不会希望看到自己这个模样。

    他要去找他的父亲,而他父亲的切,都在张素蓉的信封当中。

    “娘,我听你的,直到现在才把信拆开。”张子冲喃喃了声,在张素蓉墓前将信拆开。

    信的内容,是个故事。

    “从前,有个镇子,有个好高骛远,异想天开的女子,她不甘平凡,每天望着窗外,幻想着有朝日能有飞天遁地的修士能带她离开镇子,过不平凡的生活。”

    “但她知道如此想法并不现实,因而她除了自顾自的臆想外,倒也并未为此做出格之事。”

    “直至后来,有个受伤的老者,倒在了她的面前,她知道这个受伤的老者不简单,便偷偷把他带了回去。”

    “为了能过上不寻常的生活,她偷偷在这个老者的药中下了寻欢散,背弃伦理,与其行男女之事,从而逼迫这个老者把她从镇子带走。”

    “老者伤好后,确实把她带走了,她也如愿,过上了所谓的不平凡的生活。”

    “老者没有待她不好,但却心存芥蒂,不与她相见。”

    “那个女人知道,这是她自作自受,但她却没有后悔,如果能重来,那个女人还会这么做的。”

    “后来,那个女人发现自己有了老者的身孕,她知道老者不会让她生下这个孩子,于是她选择逃离了老者带着她的地方,到了个小村子把那个孩子生了下来。”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便是娘,切的根源,切的罪恶,都尽归娘所为。”

    “而这个老者,便是在修士界中赫赫有名的玄殷书院中的玄虚长老。”

    “望子莫怪,切都为娘所为,他甚至连你的存在都尚不知晓。”

    “这枚玉戒指,是昔日娘从她身上所取下的,等你到了玄殷书院后,想办法见到他,把玉戒指递给他看,他便会明白切。”

    信的内容,到了这里就结束了。

    张子冲原本因为伤痛而已经有些麻木的内心,却在此时赫然再次颤动起来。

    “娘。”泪水再次潸然落下,这次,他没有选择忍住,而是趴在了张素蓉的目前嚎啕大哭。

    人,墓,以及树上乌鸦的叫声,将此处映衬的分外凄惨。

    好在张子冲的性子足够坚强,嚎啕大哭了阵子后,便渐渐地静了下来。

    他将信在张素蓉的墓前烧掉,随后便决然转身,从张素蓉的墓前离去。

    他拿着村民变卖玉镯所得的盘缠,只身人毅然离开村落,踏上了前往玄殷书院的道路。

    几百里,说远不远,但却也不会太近,尤其是张子冲还只是个六岁的孩童,在遇到些崎岖的山路时,更是显得艰辛无比。

    但虽如此,在水泡几乎长满双脚并被张子冲磨破时,他总算抵达了玄殷书院。

    这个她母亲所说的不平凡的地方,这个他生父所在的地方。

    但到达了玄殷书院后,望着玄殷书院苍梧的大门,张子冲却忽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不敢贸然上前。

    在到达玄殷书院前,张子冲有过无数种和玄虚见面的画面想象,但此时真要见着了,他却有些犹豫了。

    他在害怕,张素蓉曾说过,玄虚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他害怕玄虚不认他,到时候他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此,张子冲便坐在了书院大门外的个石台上,满是踌躇之意。

    此举,自然被守门的弟子发现了,两名弟子眼见张子冲坐在他们大门的石台上,面面相觑,便决定同上前询问。

    “小孩,你哪的?”

    “啊?”张子冲抬起头,有些茫然地看了眼二人。

    “别怪他哪的,多半是胡乱跑,想跑进书院去游玩,去去去,小孩,快回家去。”

    “唉,等等,你看他的脚。”

    “嘿,好家伙,怎么被磨得这么严重!”

    “他会不会是来找人的?”

    “不能吧,找人找到玄殷书院来?还是个小孩?”

    二人不断扯皮着,张子冲看在眼里,想要接口,但却不知从何接起。

    而就在此时,正好从外界归来的明月,偶然路过了此地,正好碰到两弟子在不断扯皮着。

    “不好好看门,在此作甚?”明月绷着脸问道。

    “明明月长老。”二人见明月到来,顿时面色紧张起来,明月的性子,他们可是知晓的,若是惹恼了她,那么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回事?”明月追问道。

    “是是这样的,”名守门弟子随手指了指张子冲,道:“这有个凡人小孩,不知为何,跑到了玄殷书院。”

    “还磨破了双脚。”另名弟子也出言附和道。

    “嗯?”明月这才注意到,在她身旁的张子冲的身影。

    见到张子冲,明月便感觉到,张子冲,特别像个人,个她很熟悉的人。

    是玄虚,明月赫然反应过来,乍看,她还以为这是玄虚儿时的模样呢。

    股不祥的预感,顿时从明月心头涌现,她不由得再多看了张子冲几眼。

    这看,越看越像玄虚,尤其是眼神,几乎和玄虚般无异。

    “你叫什么名字?”明月不由得多问了句。

    “张子冲。”

    “张子冲张素蓉”明月喃喃了句,顿时惊上心来,她忽然想起来,当初张素蓉忽然离去,会不会和眼前的孩子有关,从年龄上看,确实也对得上。

    想到这个可能性,明月拉起张子冲的手就要走,临行前,明月不放心转头对守门弟子撂下了句话,“此事你们不得想书院任何人提起!”

    “是。”两名弟子兢兢业业地应了声。

    明月这才放心下来,带着张子冲,迅速朝玄虚的居所飞去。

    张子冲抬头看了眼明月,清幽的香气,绝美的面容,俨然是个绝世美女,只是此时她的表情当中,却充满了焦虑。

    “是因为自己么,”张子冲心中不由得暗想道。

    他倒也没有害怕,他总觉得他眼前的女人不会害他。

    转眼间,明月便将张子冲带到了玄虚面前。

    “他是”进屋内,玄虚便发现了张子冲的踪影。

    明月淡淡道:“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玄虚闻言不由得愣。

    明月转头直截了当地问道:“张素蓉是你什么人?”

    张子冲打转着手指,有些口吃地说道:“是是我娘。”

    “砰!”

    玄虚身前的灵石台,顿时被其拍而碎。

    玄虚猛地起身,愣愣地看着张子冲,惊道:“张素蓉是你娘?”

    “嗯。”张子冲小心地点了点头,随手从袖子里取出玉戒指,递给玄虚。

    “”玄虚只感觉仿佛道晴天霹雳轰在他头上,令他整个人都蒙了。

    他万万没想到,当初张素蓉离去,居然是因为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

    耻辱!奇耻大辱!

    他,玄虚,堂堂玄殷书院大长老,个几万岁的人了,居然和个凡人女子,生了个孩子。

    这种事,他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啊!”

    玄虚忽然发狂似的,猛地对天吼叫了声,以此泄愤。

    随后,玄虚猛地催动玄力,化出道白光,骤然在此处消失,只留下脸茫然的张子冲,和满是无奈的明月在原处发呆。

    三日后。

    天枢院内,众人齐聚堂。

    玄乾、玄贫、玄钧以及玄丘也知晓了此事。

    过去,玄乾还能嘲笑玄虚,笑他为老不尊,几万岁的人还和凡人女子有肌肤之亲。

    但如今,他却笑不出来了。

    玄虚和张素蓉,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错误的行为下,生出个错误的人。

    而这个错误的人,便是张子冲,个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的人。

    “孽缘啊。”玄乾不由得叹息声,苦笑道,“这算个什么事。”

    玄钧将目光放在了张子冲身上,淡淡道:“这消息要是放出去,只怕我玄殷书院就要颜面尽失了。”

    “绝不能把消息放出去!”玄丘沉声道:“此事暂且就我们几人知晓,不如将张子冲送到别的地方去!”

    “不妥啊,不妥。”玄贫也叹了口气,道:“如此,等于将他往死路上逼。”

    “但也不能把他留下。”玄钧沉声道:“若是留下他,我玄殷书院的名誉不保!”

    玄乾将头偏向玄虚,“你怎么看?”

    此时的玄虚,经过了三日的沉淀,已经冷静下来了。

    玄虚看了目露怯意的张子冲眼,道:“此事因我而起,既然他已经出生,那我应有责任,这样吧,从今日起,我退出玄殷书院,不再是书院长老了,我会负责将他养大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