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父子相认

    “虚老头,万万不可!”玄乾闻言大惊,匆忙起身阻挠。

    他不可能会允许玄虚离开的。

    他们五人,从入书院前便已相识,关系甚好。

    共同入书院,共同入内门,共同入日门,共同加入天心阁,又共同成为长老,共同更名改姓,他们的关系,称为莫逆,都算是诋毁他们。

    因此,玄虚要离开玄殷书院,玄乾断然不会允许。

    “就是,虚老头,慎重考虑下。”

    “使不得啊!”

    “师父万不可如此!”

    “定有其他办法!”

    玄贫、玄丘、玄钧以及明月也纷纷出言劝阻。

    “还有何办法,”玄虚无奈地摇了摇头,“若是让其他书院知晓了张子冲的存在,那么我们几万年的心血,便全白费了,书院的声望也会落千丈。”

    “爹”

    张子冲本想叫玄虚声,但望着玄虚满是忧虑又无奈的模样,张了张口,却是没喊出来,只是说道:“各各位长老无需忧虑,子冲这就离去,权当没我这个人便是。”

    说完,张子冲便欲转身离去。

    只是被明月随手抱了回来。

    “倒也算懂事,”玄乾点头赞叹道:“我倒是有法,要不要听听?”

    “说。”玄虚淡淡道。

    “其实很简单,让他在书院住下,但是你不可与他相认,如此,即可保留书院的名誉,又可让他在书院住下。”

    “这”玄虚有些犹豫,留下张子冲,但却不与其相认,这对于张子冲而言,着实是件痛苦之事。

    “当然,也并非是无限期的,”玄乾淡淡道,“只要他实力足够强大,那么即便是他人非议,书院也有个力排众议,让你们相认的理由。”

    “毕竟玄殷书院的宗旨便是实力说话!”

    “如此,当真妥当么?”玄虚有些疑惑。

    “无妨,”玄乾摇了摇头,道:“我要是不把他留下,那虚老头你不得从书院离去了,那不是乱套了。”

    明月追问道:“那他具体得强大到什么程度,才算足够强大?”

    玄乾闻言低头思虑片刻,道:“内门,他至少得进了内门,才算足够强大!”

    “也只好如此了。”众人纷纷点头同意。

    张子冲,最终在书院留了下来,就居住在他母亲昔日所住的石屋内。

    此后,在明月的发掘下,张子冲逐渐将体内的玄根引导而出。

    但张子冲的血脉,有半是张素蓉的血脉,凡人的血脉,会令修士的血液强度大打折扣,因而,张子冲的天赋不算很强,修炼起来,也比书院这些弟子差了不少。

    最终,等到了张子冲年龄足够后,他的实力,也就勉强在书院当个书童,这还是他每日没日没夜修炼的情况下才会如此。

    而由于他重情义,和书院的那帮书童关系好,因此,即便是后来他的实力慢慢上去了些许,他也没转入外门,因为旦他入了外门,本就被王坤欺凌的那般普通书童,便会变得更加凄惨,他的实力不够,无法战胜王坤,因此,他便直留在了书童阁内,虽然无法让那帮书童避免王坤的欺凌,但却也因为足够油滑,而让他们舒服了不少,只是如此,便直耽搁了他入外门的进度,不入外门,他便无法进入内门。

    直至慕飞到来,他的情况,才慢慢地发生了改变。

    说到此处,慕飞等人,也总算明白,张子冲为何见到玄虚,便会完全不在状态了。

    他们没想到,张子冲居然还背负着这样的过去。

    而时至如今,张子冲已经入了内门,实力也足够强大了。

    但因为十几年来,二人都未曾相认,导致张子冲已经不知道如何去和玄虚相认,在加上在书院内,玄虚的事务繁忙,因而直都没有机会,直至此次的大赛,张子冲死命要来,这才有了机会。

    但虽如此,真正相见后,张子冲却又不知该如何相认,而若是不相认他又心有不甘,因而便陷入了认与不认的死循环当中,从而导致他的状态愈发地差。

    “兄弟,”离轩上前拍了拍张子冲的肩膀,道:“实在惭愧,这么久了,我们都未曾发觉,你居然有如此难处。”

    张子冲说道:“这本就是我自己的私事,不该影响各位。”

    “此番连累各位,是我张子冲的不是!”

    慕飞淡淡道:“影不影响暂且不提,如今的关键,是你打算如何解决你的问题。”

    张子冲犹豫道:“慕哥,我是孽种吗?”

    慕飞闻言眉头跳,反问道:“你觉得你是吗?”

    “我我不知道,”张子冲喃喃了声,“我不想说我是,但我的母亲是凡人,而我的父亲,却是几万岁的玄虚长老,因为二人的孽缘,我才能生出”

    “世间是非,皆有心生,你认为是,便是,你认为不是,那便不是。”张子冲话未说完,便被慕飞粗暴地打断了。

    “这是你的心魔,也是你最大的劫难,你若渡不过,那你便会碌碌无为渡过余生,若能渡过此劫,那么浩瀚天地,便任尔逍遥,成就无上强者之位,也并非幻梦。”

    说罢,慕飞站起身来,转头说道:“都出去吧,让他们二人,好好聊聊。”

    众人闻言,纷纷从小屋子当中出去。

    慕飞也跟着出去。

    “慕哥!”

    至门口处时,张子冲忽然叫住了慕飞。

    慕飞闻言转头望着张子冲,面露询问之意。

    “多谢。”张子冲郑重地道谢了声。

    慕飞笑了笑,转身离去。

    慕飞离去后,屋内,便仅剩张子冲和玄虚二人。

    场面顿时陷入沉默当中。

    玄虚盘膝而坐,闭目凝息。

    而张子冲,则在其身边,满是踌躇,不断思虑着该如何开口。

    “方才那小子所说的话,很有道理。”

    片刻后,没等张子冲开口,玄虚却忽然出言打破了这个局面。

    “啊?”张子冲闻言愣了下,没反应过来。

    玄虚说道:“就像那小子说的,这是你的个劫难,你若渡不过,那便辈子碌碌无为,若能渡过,便能鱼跃龙门,纵横天地间。”

    “劫难么,”张子冲闻言不禁喃喃了声,低头回味着慕飞的话。

    “其实,这不光是你的劫难,同样也是我的劫难。”玄虚又继续说道:“他对道的悟性,是我见过的世间最好的。这个道理,当年我花了足足年,才想明白,但等我想明白后,你娘早已不在了。”

    “如若当初我能早些想明白,兴许,你娘也不会从书院离开,或许也就不会死了。”

    张子冲闻言默然,脑海中不禁浮现起张素蓉那张充满慈爱的面容。

    “说来也惭愧,”玄虚继续说道:“我个活了几万岁的人,对道的悟性,还不如他个毛头小子,他听完便立刻悟出了这个道理,而我当初,却对你娘她”

    “别再说了,”张子冲颤动着,轻声打断了玄虚的话。

    “娘已死,但她若知晓你爹你这么想,她定很高兴。”

    “你恨爹吗?”玄虚问道。

    “不恨,”张子冲摇了摇头,“从来没恨过。”

    “”玄虚没再说话,而是仰着头,紧闭着双眼,想将那股愧疚之意压到心里去。

    “我知道,你是玄殷书院的长老,切以大局为重,”张子冲颤声道,“因此,我以后,依然会叫你长老。”

    “冲儿!”玄虚闻言有些愕然,愣愣地看着张子冲。

    张子冲收了收哀愁的面容,笑道:“只要我们父子心系对方,便比什么都重要了,爹也好,长老也好,不过是个称谓,何须在意。”

    玄虚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但见到张子冲此时的模样,忽然又咽了下去,点头道:“你说的对。”

    “爹也好,长老也好,不过是个称谓,你是张子冲,还是玄冲,又有何差呢?”

    “呵呵,”张子冲忽然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玄虚也跟着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二人越笑越大声,响彻整个整个屋子。

    屋外的众人听到屋内的大笑声,纷纷面露疑惑之意。

    “我靠,这张子冲和玄虚长老,是不是疯了?”上官晨不由得嚷嚷道。

    “疯了么?”靠在屋门的慕飞笑了笑,转头看了眼正在大笑的张子冲和玄虚,道:“或许吧。”

    “都跟我走吧。”

    “去哪?”众人疑惑道。

    “心情好,来陪我练练手。”慕飞笑道,随后转头望向离轩,“你先来。”

    “不了吧?”离轩闻言顿时苦着脸拒绝道,“你想让我还没比赛就被你打残啊。”

    “放心,我会留手。”慕飞默默地催动玄力,道:“来吧,少侠,出手吧。”

    “不行,绝对不行,”离轩则催动玄力,转身就跑。

    “站住!”慕飞立马追了上去。

    紧接着,只听见阵玄力功法的轰击间,离轩的惨叫声,赫然响彻整个偏院当中,引得众人哈哈大笑,饶是不苟言笑的独孤胜,也在此时,低头地浅笑了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