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人员分配

    日很快过去,四大书院开展的大赛,也正式开始。

    战王殿人满为患,甚至连周围的横道,以及空中的缝隙处,都占满了人。

    这也无怪,不说白玉书院的人数,光是这场大赛的质量,也足以有如此牌面。

    因为这四大书院派出的十人,已经算得上是各自书院最顶尖的批弟子了。

    “嘿,四大书院都把派出了最顶尖批弟子前来出战,这场大赛,定然精彩无比。”

    “谁说不是呢,也不知我们白玉书院能排到第几。”

    “如今咱们的白玉书院,可已不同往日了,那十人,可都是在书院中经历重重磨难挑选而出的精英中的精英,定能让那三家书院大跌眼镜。”

    “不错,这次,还是段师兄亲自带队,有段师兄带队,那玄殷书院,差不多也该把第书院的宝座给让出来了。”

    白玉书院的弟子,望着此刻入场的四大书院的弟子不断议论着。

    正说着,白玉书院的弟子便在议论间入场了,剧烈的欢呼声顿时响彻于整个战王殿当中。

    参赛的白玉弟子,纷纷笑着想众人招呼着,俨然是副胜利者的姿态。

    随后,便是玄殷书院。

    等玄殷书院的弟子入场后,整个战王殿内顿时响起了阵剧烈的嘘声,毫无半分欢迎之意。

    “下去吧!”

    “什么狗屁第书院,第吹牛书院吧。”

    “你懂什么,人那是第美女书院呢,你看看那几个女子,可比咱们白玉书院的这些歪瓜裂枣好多了!”

    “你说什么!”顿时便有不少女子不满此人说的话,面露凶光。

    “我我说笑呢,”此人顿时便焉了,朝这些女子赔罪,道:“我这不是想压压玄殷书院的气势么。”

    “哼,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说我们不如她们,就把你下盘的根给切了!”

    白玉书院的女弟子这才作罢。

    慕飞抬头扫了眼周围不断发出嘘声的弟子,哑然失笑道“看来我们不太受欢迎呢。”

    “小家子气。”红嫣不由得叹息道。

    “看我等下打爆他们便是,”上官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满是恼怒之色,道,“到时看他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行了,理会这些人作甚,”玄虚淡淡道,“好好比赛。”

    正说着,离山书院的人也入了场。

    “嘿嘿,离山的人来了,你看看他们那些人,瘫着个脸,跟个尸鬼似的。”

    入场后,离山书院自然也免不了被白玉的弟子顿嘲讽。

    但离山书院众人,却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而是把目光放在了玄殷书院众人身上。

    玄殷和离山两家书院,结怨极深,可以说是不可能化解。

    因而,数目相对,气氛顿时便变得诡异了起来。

    火药味,在尚未开战前,便已然变得异常浓厚。

    慕飞也在扫视着离山的众人,其余人都正目露凶光,冷笑着盯着慕飞等人,但这其中,有个持剑的男子,满脸呆滞,没有似其余九人般,盯着他们,因而引起了慕飞的注意。

    看似淡然,实则藏锋,这是他给慕飞的第印象。

    “你们都注意下那个那剑的白衣男子,他不简单!”

    正想着,玄虚忽然开口说道,显然,他也已经注意到了此人非常危险。

    “是,”众人闻言不由得多看了此人几眼,却见此人直在放空,呆滞着个脸,根本无法和危险挂上勾,因而只当是玄虚过分谨慎了,没放在心上。

    随后是青风书院。

    青风书院和白玉书院的关系极差,就如同玄殷和离山般,因而,青风书院的人刚入场,震耳欲聋地嘘声,便响彻于整个战王殿内。

    不少弟子,几乎就要冲下看众台,对青风书院的弟子出手了,只是被下方负责看管的白玉长老给拦了下来。

    “滚出白玉!”

    “滚出白玉!”

    “滚出白玉!”

    紧接着,似是有预谋般,白玉书院众人忽然不约而同地喊出了口号,俨然是在针对青风。

    “这么夸张啊,”离轩望着如此状况,不由得叹为观止。

    “这还算好的呢,”张子冲笑道:“这青风和白玉的关系极差,差到几乎影响了整个荒州的格局。”

    “这话从何说起?”离轩闻言顿时疑惑道。

    张子冲道:“因为,他们的关系差,从而导致从书院出去的弟子,也对对方的弟子互有敌视,从而导致两边弟子出去后的势力也势同水火,有青风弟子的宗门家族,必然没有白玉弟子,有白玉弟子的宗门家族,也必然没有青风弟子。”

    “其实,我们玄殷书院和离山书院,也和他们差不多,只是在外界,没他们那般夸张。”

    “这么说来,我们只需把重心,放在白玉和离山上,青风的话,可以试着拉拢。”离荀思索道,“如此,多我们玄殷的状况,也能好不少。”

    “恐怕不太可能,”张子冲摇了摇头。

    “为何?”

    “不说如今我们尚不知晓规则,不知和青风结盟对我们是否有理,便说青风书院中有他,”张子冲说着,指了指远处青风弟子中的其中个长地贼眉鼠眼的人,道:“我们便不可能和青风结盟。”

    “嗯?”众人闻言纷纷疑惑地看着张子冲。

    “他便是先前在名沧城偷上官晨腰牌的人。”

    “靠!”上官晨闻言顿时火冒三丈,抡起袖子就要朝其走去,“看我不宰了这孙子!”

    “行了,”慕飞把拦下上官晨,淡淡道:“有怨,也得等开始再说。”

    正在此时,此人似乎注意到了慕飞等人正在盯着他,随后面露诡笑,对着上官晨比了个偷东西的手势,气的上官晨面色通红。

    “都别拦着我,我要去宰了他!”

    “行了,”当然,慕飞再次拦下了他。

    “到时想办法让你和他组便是。”

    上官晨这才作罢,忿忿不然地坐在旁。

    四大书院的弟子都已入场,紧接着,便有名负责比赛的白玉长老,匆匆走上了场,先是说了几句大赛的什么友谊第比赛第二之类的场面话,随后便将此次大赛的规则,公布了出来。

    大赛,分为五场个人战和个五人的擂台战。

    也就是说,在这场大赛中,每个人的出场机会,只有次。

    这样,便抹去了个人扛起整个书院大旗的行径,显然是用以防止其他书院中可能出现的个两个实力恐怖的人,直接把所有人都挑翻了的情况。

    而人只出场次的情况下,白玉书院几十万的人数优势,自然便能显现出来了。

    并且,如此规则下,也不会存在所谓的结盟,这很显然是针对青风和玄殷可能会结盟的情况,毕竟他们还不知晓上官晨的情况。

    如此规则,既没有不公平,又能不动神色地让白玉书院得利,可谓煞费苦心。

    比赛采取的是积分制,哪家书院的积分最高,哪家便是第书院。

    其中,个人战中,以抽签决定对战书院,这样,也能避免各家书院选择对手,是又对于白玉而言能得利的个规则。

    两组书院分别对战,胜者积分,随后两边的胜者再对战,胜者再积分。

    而擂台赛,则是以人头数算积分,能胜对方几人,则得几分,若获胜,则进入胜者组。

    胜者组对战,同样如此,而最终获胜的队伍,则额外加五分。

    如此来,擂台上,便成了重中之重,而个人赛,也同样不能忽视。

    知晓了规则后,慕飞心中便已拟定好了人选,但他还是觉得不妥,便转头问道:“长老,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分配?”

    玄虚淡淡道:“你心中可有拟定阵容?”

    慕飞点头道:“有,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玄虚摆了摆手,道:“不用,你的能力我了解,切皆有你定夺。”

    “这好吧,”慕飞犹豫了片刻,遂点头同意,转身开始布置玄殷书院的参战人员分配。

    “擂台上,为重中之重,因此,我打算留在擂台赛中压轴。”

    “而擂台第二人,我拟定为离荀,离兄是法修,实力也足够,只要不遇到针对法修的人,基本可以能战胜两到三个人。”

    “第三人,我拟定为海月柔或独孤胜,他们的实力足够,若是离兄除了岔子,也能及时弥补。”

    “让我在擂台赛吧,”海月柔说道,“我想试试,如今的我有多强。”

    “独孤胜?”慕飞闻言将头偏向独孤胜,询问其意。

    “我无所谓。”

    “那好,”慕飞点了点头,道:“那这擂台赛第三人,便拟定为海月柔。”

    “至于第四人和第五人,我拟定为红嫣和青凝。”

    “世仙宫的特殊性便在于此,她们本身的实力足够,但其他书院肯定也有高手,尤其是离山书院,他们的实力不输于我们多少,因此,若是有特别难缠的对手出现,她们二人便可仰仗着世仙宫功法的特殊性,削减对手的战力,从而让后来人,更容易击败对手,从而达到胜利。”

    “妙啊,慕哥。”离轩不由得赞叹道,“你这法子,是不是可以说咱玄殷书院,擂台赛万无失了?”

    “那可未必,”慕飞淡淡道,将目光扫向了离山书院那个满脸呆滞的白衣剑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