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离山书院的恐怖

    “嗖!”

    骤然间,道金光猛地从大钟当中亮起,将整个大钟覆盖在内。

    金光闪耀,只听见当中有“砰砰砰”的轰击声响起,但却无法看清当中情况,令慕飞不由得眉头皱。

    片刻后,金光消散,只见大钟上方已然布满裂痕,随后“咔嚓”声,轰然碎开。

    而张子冲,也应声倒地。

    “张子冲!”慕飞见状骤然上前,将张子冲扶起,却见道暗红色的光泽,在张子冲手中冒起。

    慕飞打开看,颗拇指大小的红色珠子,正躺在其手中,不断闪烁着暗红色光泽。

    “滚血珠!”慕飞不禁勃然大怒,“你胆敢使用滚血珠!”

    “证据呢?”赵龙却是笑了笑,道:“谁看见我用滚血珠了?况且,这滚血珠明明在他手上,若要说用,那也是他用才对,不是么?”

    说完,赵龙便欣然离去。

    只留慕飞在台上紧紧捏着双拳,怒气冲天。

    “先把他抬下来!”玄虚传音道,“滚血珠的伤势越拖越难治!”

    慕飞这才托起张子冲的身躯,从台上跃而下,交给玄虚。

    玄虚立马催动玄力,开始为张子冲疗伤。

    “离山这群畜生,居然用滚血珠!”上官晨猛地将旁的白石轰碎,恼怒道。

    海月柔沉声道:“这滚血珠能在瞬间爆发出炼气境天境巅峰的战力,而张子冲又是毫无防备,因而才会中招,此番重伤,也不知伤势如何!”

    “无妨,”玄虚边给张子冲疗伤,边沉声道,“有我在,他不会有事,你们继续比赛!”

    “这场,由我上吧,”红绫抽出青丝藏锋剑,周身散发着股凌厉的气势,缓缓道:“离山书院的债,便由我来收!”

    说着,红绫身形跃,便跳上了擂台。

    其他三大书院的弟子也纷纷上台。

    片刻后,抽签分组便出来了。

    由玄殷对阵青风,白玉对阵离山。

    “嘿嘿,小娘子长的倒是俊俏,不知是何宗门之人?要不要哥哥让你手?”

    尚未对决,青风弟子李玄便出言轻薄道。

    “滚!”红绫冷冷地回道。

    “嘿嘿,小娘子别这么冷嘛,”李玄吃了鳖却丝毫不在意,依旧轻佻无比,道,“这样吧,只要你叫我声李哥哥,我保证不会让你输得太难看,如何?”

    “李玄这臭毛病怎么又犯了。”

    青风书院那边的名弟子见状忍不住吐槽道。

    “就是,贪恋女色,你看看他那表情,真是够猥琐的。”

    “是啊,这还没开打,就被这什么叫红绫的迷得团团转,只怕这姑娘要是叫他声李哥哥,他得直接投降了吧?”

    “红绫!”青风长老喃喃了声,问道:“若是我没记错,她背后那柄剑,应该是青丝藏锋剑,这是哪个宗门的剑?”

    “禀长老,青丝藏锋剑是剑原城剑宗的剑!”

    “剑宗!不好!”章明闻言顿时大惊,匆忙喊道:“切勿松懈,她是剑宗弟子!”

    但章明话音刚落,便见红绫已然出手。

    只见红绫凝结玄力,涌入青丝藏锋剑中,剑之上,骤然形成道蕴含浓厚剑意的剑气,威势极强。

    “嗖!”

    骤然间,剑气猛地出手,朝李玄席卷而去。

    李玄见状大惊,匆忙凝聚玄力,猛地化出道浑厚的玄力护盾,用以抵御剑气。

    但刚将剑气抵消,却见红绫个照面间,便已至李玄的身前。

    被个剑修近了身,其后果自是不言而喻。

    只听见“咔嚓”声响起。

    红绫蕴含着恐怖威势的剑,猛地朝李玄的玄力护盾刺去。

    李玄浑厚的玄力护盾,顷刻间便被红绫刺穿。

    李玄干脆利落地落败了,在红绫的剑之威下,骤然倒地。

    “糊涂啊!”章明不由得惋惜道:“面对剑修,居然胆敢如此轻敌,并且还是剑宗的剑修!”

    “可是长老,我觉得这红绫的剑太快了,而且威势也极强,即便李玄师兄并未轻敌,也绝非她的对手。”章明身旁的名身材瘦小的青衣小弟子说道,看其年龄,不过二十余岁的模样。

    “你有何看法?”章明转头问道。

    “方才那剑,足以证明,在年轻辈中,她的实力绝对为顶尖!”青衣小弟子点评道,“但看玄殷书院的阵容中,还有两名剑修,这剑宗弟子红绫如此实力,都未入她们的擂台阵容,说明,红绫的实力,并非他们中最强的位!”

    “那独孤胜不提,光是本身散发的气质,便掩盖不了其强大的实力,虽然尚未出手,但却给了我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而那个叫海月柔的剑修更是不凡,她手上的佩剑,据我判断,便是玄殷书院当年的建院院祖欧阳玄的佩剑,炎黄剑!”

    “你倒是眼尖,”章明笑着摸了摸青衣小弟子的头,道:“正如你所言,那柄剑,确实是玄殷书院的炎黄剑,没想到居然还能重现于世。”

    “也正如你所言,这两名剑修,比起这剑宗弟子红绫,只强不弱。”

    “这说明,玄殷书院的弟子,确实是非常强大啊,那五个老头,还宝刀未老啊。”

    “长老,我觉得,或许我们应该改变下策略了。”青衣小弟子抬头说道。

    “哦?”章明闻言转头问道:“什么策略?”

    “白玉不足为虑,最难缠的是离山和玄殷,尤其是玄殷,他是我们最大的对手,但他们的实力,目前来看,我认为是比我们强的,因此,弟子认为,我们应该保存力量,将重心放在后续的擂台赛上。”

    “我也有如此想法,”章明淡淡道,“但我尚不敢妄下结论,万这是玄殷书院设的计,故意摆出迷阵,而他们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强大的战力,那我们若是积攒力量,将重心放在擂台赛,那便着了玄殷的道了。”

    “那长老你的意思呢?”

    章明望着擂台,捋着胡子说道:“再试轮,下轮,让周宏天上,若是他的实力赢不了玄殷书院,那便将重心放在擂台赛上。”

    “长老言之有理。”青衣小弟子点了点头,遂不再多言,继续关注着场上情况。

    另边,白玉和离山的对战中,由离山获胜,但比赛的过程,却引起了白玉书院看众的强烈不满。

    他们认为,离山书院的攻击手段太过阴暗,不能在场上使用,因而纷纷强烈要求白玉和离山重赛,并要求离山不能使用阴毒的手段。

    当然,此举自然没有任何意义,他们不过是看众,若真按他们要求的,重赛,那么白玉书院的脸面,就要丢尽了。

    最终,第二轮的比赛,以玄殷和离山对决。

    “离山书院的弟子手段阴毒,切勿疏忽大意,否则下场便和张子冲般,需万分注意!”

    尚未开始,慕飞上前拍了拍红绫的肩膀,出言提醒道。

    “不用你多言!”红绫冷冷地回了声,道:“我自有分寸!”

    说着,红绫便自顾自地走上台去,留慕飞在台下风中凌乱。

    “咱没招惹她吧?”慕飞摸了摸鼻子,尴尬地问道。

    “没有。”众人纷纷摇头。

    擂台上,红绫神情严肃,紧紧盯着离山弟子。

    这名弟子名为狄横,实力为炼气境地境后期,手段极为阴毒,先前那名白玉弟子,此时正双唇发紫,受着三四名白玉长老的治疗,比张子冲还要惨。

    而狄横,则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随后舔了舔手上的骨爪,正面露诡笑地看着红绫。

    “看招!”红绫率先发难,挪着莲步,瞬间冲至狄横身前,随后猛地挥剑刺去,形成股巨大的旋转气流,随后轰然爆炸,威势极强。

    这剑之威,比起先前对战李玄的剑招还要强大。

    红绫是想剑就解决狄横,不给他丝毫出手的机会,但她却低估了狄横。

    待爆炸的火花散去后,只见狄横安然无恙地站在当中,脸上的笑意变得愈发明显。

    “你笑什么?”红绫警惕地问道。

    “似你这等既有实力又有倾国之姿的美人,放眼世间能有几人能与之相比,若是直接杀了便太可惜了,待会我定会为你种上缠尸蛊,如此,既能为你永葆容颜,又能让你唯我所有,你说我该笑否?”

    红绫冷笑道:“只怕你没这个本事!”

    “是么?”狄横闻言笑了笑,道:“你何不看看你的玉臂?”

    红绫闻言当即低头望着自己的手臂,只见道浅红色的丝线,赫然在其其手臂当中缓缓变长,与此同时,红绫赫然感觉自己的玄力,正不断被这道红丝吞噬。

    “什么!”红绫不由得惊,“你是什么时候”

    “我说了,”狄横冷笑道,“我要为你种上缠尸蛊,如此,你既能永葆容颜,又能为我所用!”

    “你!”红绫勃然大怒,当即挥剑朝狄横砍去。

    只听见“锵”地声响起,却见红绫的剑威,已然比起先前弱了不少,再加上狄横手上的骨爪也非寻常法器,居然能吞噬玄力,因而这剑下去,红绫的剑威,没有丝毫,落到狄横的身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