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红绫的反击

    “轰!”

    剑招落下,没对狄横造成丝毫伤害,狄横又冲着红绫冷笑了声,猛地凝聚道气劲,将红绫轰开。

    之所以选择气劲,是因为红绫尚有战之力,二是,气劲,能加速其手上缠尸蛊的拉伸。

    “该死!”感受着玄力不断流逝的红绫,此刻看着眼前的狄横,双眼仿佛要冒出火了般。

    青凝正想传音给红绫,教她破解缠尸蛊的办法,但却被玄虚阻止。

    “离山的长老还在呢,你若传音,必会被其截取!”

    “可是,红绫她再这么下去,怕是又要败给离山了。”

    “相信她吧,”玄虚淡淡道,“别忘了,她可是剑宗弟子,同时,她也是我们玄殷书院的弟子。”

    “若是她坚持不住了,这场我们便认输!”

    青凝闻言,只得收起传音破蛊之心,焦急地望着红绫。

    台上。

    感受着自己玄力不断地流逝,红绫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因为越拖,自己的玄力便会被吞噬的越严重。

    她不再留手,猛地上前,朝着狄横便是顿疾风骤雨般迅速的挥砍。

    红绫毕竟是剑修,因而,纵使狄横确实强大,却也无法轻易抵御,被红绫打的节节败退。

    “喝!”

    见势不妙,狄横当即大喝声,忽然从周身散发出道诡异毒雾,朝红绫涌去。

    红绫匆忙后撤,防止毒雾侵入自己体内,但却也因此断了对狄横的攻势。

    “呵呵呵呵,”狄横再度冷笑起来,道:“只要再拖三分钟,你便会因为玄力枯竭而失去意识,到时,我便可利用缠尸蛊侵入你的神识中,吞噬你的神识,如此,你便是我的了!”

    “你做梦!”红绫娇喝声,猛地提剑暴起,丝毫不顾狄横周围的毒气,猛地朝其胸口刺去。

    结果自是被狄横抵挡了下来。

    而红绫,也因为吸入了狄横的毒气,双唇骤然发紫,丢下了剑,“扑腾”声,便倒在了地上。

    “红绫!”

    众人见状不由得大惊,就欲上前将红绫带下,但都被慕飞拦了下来。

    “她还没输!”

    “可是,再这么下去,她”

    “相信她吧。”慕飞紧紧盯着台上,淡淡道:“她不会让我们失望!”

    台上。

    眼见红绫倒地不起,狄横登时哈哈大笑起来,道:“妙,妙啊,这妙曼的身段,这美丽的面容,这柔韧的腰肢,吹弹可破的玉肌,堪称绝品!”

    说着,狄横缓步上前,就欲将收回红绫体内的缠尸蛊。

    “嗖!”

    骤然间,红绫忽然猛地起身,提起剑,猛地朝其砍去。

    “什么!”狄横大惊,匆忙将玄力凝聚于骨爪之中,用以抵御红绫的剑招。

    却见红绫个瞬步,闪至狄横的后背,随后,“嚓”地声,便将剑刺入狄横的胸膛之中。

    “滴答。”“滴答。”

    鲜红的血液,骤然从其身上滴落而下。

    “唰!”

    红绫趁势猛地拔出青丝藏锋剑,令狄横的血液,再度喷涌而出,狄横,应声倒地。

    “你怎么会?”倒地后,狄横不可置信地看着红绫,满是骇然之意。

    “呲!”

    正当此时,只见毒气,骤然从红绫的体内散去,而其因为中毒而发紫的双唇,也已然恢复正常。

    “为什么”狄横强忍着最后口气追问道。

    “切都只是为了让你轻敌罢了。”红绫冷声道,随后随手将体内的股蓝色气流,凝聚于手中,猛地朝慕飞甩去。

    正是逆引星流,号称万物不侵的逆引星流。

    不光是毒气,连狄横的缠尸蛊,也在红绫的体内,被逆引星流溶解,化为道红烟,飘向空中,缓缓消散。

    “逆引星流!”

    “居然是逆引星流!”

    “那就是逆引星流吗,今日算是长眼了!”

    逆引星流出,顿时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哗然,纷纷把目光放在了慕飞身上。

    “这女人,真是”感受着周围异常的目光,慕飞不由得苦笑声,道:“她还真会给我找麻烦!”

    “你什么时候把逆引星流给她的?”青凝瞪大着双眼,不可置信地问道。

    这慕飞直在她身旁,她从未看到慕飞将逆引星流传入了红绫的体内。

    “唔,就是方才我拍她肩膀的时候。”慕飞笑着解释道。

    “这就难怪了,”众人恍然道,“难怪眼见红绫就要被缠尸蛊吞噬,你还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行啊慕哥,”上官晨拍了拍慕飞的肩膀,笑道:“你可真是神机妙算呢,料定这狄横会用缠尸蛊和毒气对付红绫,居然提早将逆引星流传入了她的体内。”

    “那不至于,”慕飞摇了摇头,道:“本只是让她抵御狄横的毒气的,却没想到会连狄横的缠尸蛊也起抵挡了。”

    青凝沉声道:“说到缠尸蛊,据我所知,这离山书院这十人当中,可没有谁是擅用蛊术的,这狄横的缠尸蛊,是从何而来?”

    众人闻言,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皆绷着个脸,严肃无比。

    另边,离山书院。

    “狄横这个蠢货,真是不成事!”离山长老怒骂道。

    “无妨,”白衣男子摆了摆手,淡淡道:“他还是有点用的,起码让我们看到了好东西!”

    “逆引星流么。”离山长老喃喃了声,沉声道:“这个东西,对我们离山,确实有不小的限制。”

    “逆引星流不算什么,”白衣男子道,“关键是他的拥有者。”

    “那个慕云?”离山长老问道,“个炼气境地境初期的弟子,有什么好理会的。”

    “他可不是什么炼气境地境初期的弟子,他是当年不逊色于雁月阁绝世天骄上官颜的,在天城有小天王之称的慕飞!”

    “慕飞!”离山长老闻言愣,“你是说,他是慕飞?”

    “错不了,”白衣男子淡淡道,“虽然他的气息,他的模样都已发生改变,但他骨子里的那股傲气,却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的。”

    “并且,这逆引星流,可不是随便在哪都能见到的宝物,我敢说,纵观整个荒州,逆引星流的拥有者不会超过三个!”

    离山长老皱眉道:“这慕飞,不好好在天城呆着,怎么会跑到玄殷书院去?”

    “呵呵,”白衣男子却是没有解释,只是紧紧盯着玄殷书院这边的慕飞,满是玩味之色。

    “本以为你已经死在了大哥的剑下,没想到居然还活着,还去了玄殷书院。”

    “也好,天城小天王慕飞,对我而言也是个好的对手,我倒要看看,当初能和大哥和上官颜争锋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个存在!”

    “此事暂且不提,”玄殷书院这边,沉默了许久后,慕飞起身说道,“先把大赛比了才是关键,上官晨,下场你上,乘胜追击,再赢他个局。”

    上官晨贼嘻嘻地问道:“那这逆引星流,要不要也分给我点?”

    “去你的,”慕飞没好气地骂了具上官晨,道:“你的实力还需要逆引星流吗?”

    “嘿嘿,这话我爱听!”上官晨闻言顿时起劲了,遂走上台去,对着台下的众人竖了个大拇指,便开始抽签。

    抽签结果,为玄殷对白玉,青风对离山。

    “靠,怎么又是玄殷!”

    结果出来,顿时便有白玉书院的弟子忍不住哀嚎。

    “玄殷怎么了,告诉你,这场,就算是玄殷,他也得输,这场,咱白玉书院上的,可是那个猛人梁齐!”

    “我去,梁齐怎么上了,以他的实力,应该在擂台赛再出场才对啊。”

    “没办法,谁让咱白玉书院,到现在还是零分,看看那玄殷和离山书院,都已各自得了三分了。”

    “说起来,那青风,现在也是零分,也算是和我们同甘共苦呢。”

    “去你的同甘共苦,我们即便是和那耍阴招的离山书院,和我们的头号敌人玄殷书院同甘共苦,也不会和青风同甘共苦。”

    “说得不错,况且这场,我们可是把梁齐派上了,梁齐上场了,必能旗开得胜,至于青风书院,还是让他继续攒零蛋吧,哈哈。”

    整个战王殿内,充满了乐观的笑声。

    而在众人的笑声中,梁齐总算上场了。

    “哟,”刚见到梁齐,上官晨便不由地讶异道:“还是个半体修?”

    所谓半体修,值得是以肉身为基础,但却并非完全以肉身为基础的体修,这种体修,虽然肉身没有纯体修强大,但却也有着纯体修没有的优势,比如,体修只能近战,而半体修却有可能也能远程攻击,是种极为难缠的存在,比起那些尚未修炼到家的纯体修强上不少。

    “你是上官晨?”梁齐挑了挑眉追问道。

    “正是你爷爷我!”

    “上官颜,是你什么人?”

    “那是你爷爷的大哥,你说他是我什么人。”

    “果然如此,”梁齐闻言不禁皱眉,“传闻雁月阁绝世天骄上官颜有弟弟也是绝顶天才,今日见却不曾想是满嘴粗鄙之语之人,真是给你大哥蒙羞!”

    “蒙不蒙羞,不是你说了算,”上官晨哂笑道:“拳打爆你,倒是再看看,是你蒙羞还是我蒙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